Cultural China
Cultural China
文化中国
文化中国
向死而生
作者:吴倩
是谁把那张路线图
送到你的手中/盼望
着故土和新的大陆
引诱如喷血的曼陀罗
                         花色大起大落
 
送你入无尽的黑暗
你每天面对梦里的太阳/跪着
孤零零地仰望十字架/天窗
在狱顶悄然敞开
                        你被光明捕获
 
饶恕出卖者,谋杀者
是不容易的
他们的脑后/
永远有两股冰冷的光柱
 
你的感官已被分裂为二
视觉如一对猎犬
挣脱禁锢/呼啸而去
稳坐天蝎星
高远地俯视大地
蔑视死亡/容纳它的全部
甚至在行动之前/你已把
今生翻转成永生
 
众口沉默着,而流水叮咚
你被分给四野八町
躺卧着/还在写作
仅仅一支笔的孤愤与激情
竟有如此穿透力,它尖锐地呼吁
将在迫近的暴风雨中/沛然回应
 
你所有的文字都将如一磅火星炸裂
                                  星光大开大合
 
这是一个人的战争
大脑冲上天空
蘑菇云令对手战栗
心脏飞出胸腔/向
每一扇窗口演说
 
死去时,虽然轻悄没有名姓
但你的死亡/掀开霉烂的国土
瞬间冒出籽粒
弟兄姊妹们远远赶来
为心爱的弟兄泪雨婆娑
 
2016/12/27
 
 
我们千辛万苦逃离埃及
 
所有的白天都无奈地蜗行,
阳光越伸短。
 并非生活全部充满呻吟,
而是我们彼此撒谎,
被困于劫数难逃的定命。
 
阿阿
 这是它狩猎的季节,
迎面献媚的/是乌鸦的恬噪。
举起道路/它的喇叭弯曲 -
        与其忍受一个僵尸般的召唤
不如拼死挣出网罗。 
我们千辛万苦逃离埃及,
回头向我们的敌人嘶鸣,
但声音如同黑森林,
与它发出相似的声频。
 
2016/12/28 
 
 
小雨花纷呈
 
小雨花纷呈,
只有冷风抚慰我们的伤痕。从最强者到最弱者,
都无名的忧愤。
我们的反抗我们的呐喊
变成腊状凝固于纸上。
没有谁知道,
我们所屈从于一个黑色的无形者,原来是我们自己制造的。
于冥冥中编织命运,
每个人都不再认识自己。
又一对鹭鸶飞过,
灰色的天空下着黑雨,
无处着胎/只有废弃的茅棚。最是寂寞酒肆的黄昏,
有天使叩门。
 
2016/12/29
 
 

而他像冷静的疯子

 

这片浓密的空间混沌,巫魅

早年血红的海洋没有远去

雾霾以涨潮的姿态/ 复临

最锐利的凝视也被妖魔污秽

鸦群/ 趁机抹黑记忆

我们呼吸着海洋/ 没见过天空

而他像冷静的疯子,当身边一切

不再令他顾忌,便会闷声向上爬

猛撞黑色的爻顶(悔龙亢上)

如同撞击自身的黑暗

他们乃是依靠英雄们/ 以血建城

每一条生命都有一个灵魂/ 而只有一生

锡箔式的荣耀/ 锡箔式的青春

子孙们络绎乞讨/ 灵魂多么疲累

 

哪怕两个微信交汇

所有的枪栓都被拉紧

转一个大圈/ 把自己包围

百姓们并不恐惧/ 麻醉剂

浸泡每日的饭食

我们为之倾倒的救星

却原来是女妖扮演的大卫


 2016/12/28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December 31, 2016
关键词: 向死而生
其他相关文章
你在海那边挥手 (五首)
悼念彭明
一个人的革命
《荒原异象》前序
血祭,心祭:文革五十周年祭---------由《牛虻》而引起的联想
一個『向死而生』的民族是不可征服的!——台北「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側記
纪念文革五十周年
对一个悖逆时代的反思与救赎 ——吴倩文集<苦难之轭>序言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净土运动”——电影《巫师追猎》的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