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Transformation
政治中国
政治转型
黎明破晓前 鸡鸣早看天
作者:刘在中


        普天同庆,喜迎新春,公历2017年已经到来了;但按照中国独有的干支纪年法计算,丙申年属猴,猴子还拖着条小尾巴即将过去,接着到来的就是丁酉年。

        酉属鸡,打从猴年到鸡年,大陆政体愈发风雨飘摇,庙堂权斗你死我活白热化,治安形势分外严峻,奇闻异事层出不穷,这让有关鸡的成语似乎有了一些新意——8.19导致苏联解体,联想到雄鸡一唱天下白;柏林墙倒塌东欧变色,联想到金鸡报晓和闻鸡起舞;官场纸醉金迷蝇营狗苟,联想到鸡飞狗跳和鸡鸣狗盗;在所谓反腐倡廉的打虎拍蝇中,前朝高官纷纷中箭落马,联想到鸡飞蛋打和杀鸡儆猴……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若从气象学上讲,此刻正是滴水成冰的隆冬季节。然而,三九严寒却抵不过大陆社会的重重危机。‘’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早已成为国人共识,正被残酷的现实证明着。

        关于这一点,甚至连统治阶级内部也十分清楚了。他们深知:大厦将倾来日无多,三十六计走为上,85%的高官已将家属子女先行移民,或正在转移财产准备移民中,以致央行不得不在新年伊始严格限制外汇。

         2017的新年刚刚过去四天,很多单位和个人尚未恢复到正常上班的节凑,内陆重镇攀枝花市就发生了国土局长在市委会议现场,当众枪击市委书记和市长的特大刑事案件。由于凶手已经自杀身亡,当局可以编造出多种比较体面的说辞,但闹剧本身折射出来的末日景象,却是任何喉舌都掩饰不了的。现职的厅级高官火拼、打死同僚的特大刑事案件,乃是1949年中共在大陆建政以来的头一次,但绝非最后一次。

         当晚的《新闻联播》上只字未提,互联网也不准评论,但微信评论一边倒!网友都说这是狗咬狗的闹剧,没有一个好东西!说到底,就是大狗小狗、饱狗饿狗、宠物狗落水狗之争。众所周知,国土局是腐败重灾区,十之八九局长已被市级领导抛出遭到查处。由于塌方式的团伙腐败,过去沆瀣一气利益均沾、现在落井下石,凶手觉得不够哥们,于是同归于尽拉人垫背,这案由顺理成章。

          为了转移话题,掩盖国内尖锐矛盾,官媒摇动三寸不烂之舌,天天都在攻击美国或翻日本侵略老帐,制造和加剧南海危局,用买来的航母耀武扬威,大搞各军兵种的联合演习。借微信造谣,说某航展期间一下子掉了十架日本飞机,全民欢呼雀跃,不转不是中国人。这个明显的谣言,五毛却不删除,目的是煽动民族主义。

         内政方面,不忘党天下、树立某核心,重复着没有人相信的共产邪教宣传。严厉整饬媒体人,加紧封锁互联网,从各个方面镇压老百姓,甚至于借愤青之口,鼓吹要武统台湾,瞄准蔡英文办公室发导弹……正是‘’上帝要谁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维稳支出——即镇压百姓反抗的费用,两倍于节节高升的国防支出,也算是独一无二的中国特色吧!然而,压力越大,反抗越烈!疲于奔命,顾此失彼,按下葫芦浮起瓢。前不久,就有人当街追砍警察,网上一片叫好声。现在,体制内先打起来了,老百姓都在看笑话。

         国土局不是公安局,局长凭啥有枪?原来,法律只针对平头百姓。山雨欲来风满楼,统治阶级惶惶不可终日,害怕得有些神经过敏了。例如,51岁的赵春华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因摆个气球射击摊赚钱糊口而被天津警方以“非法持有枪支罪”拘捕,近日已由当地法院判刑三年六个月。气枪是武器、老太要造反,抓!这让准许民众持枪的美国情何以堪?

         无独有偶,四川达州的刘大蔚更加无辜,18岁的小青年出于好玩网购玩具枪,包裹还未到手,伟光正怕这玩意,就被判处无期徒刑。但在舆论压力下改判,目前还在申诉中。

         在嚷嚷着依法治国的今天,司法界令人气恼,不由得想起秦始皇。难道要将历史车轮拽回2000年,搜尽天下刀具铸铜人立在中南海,你们才睡得着觉?

        看上去气壮如牛,实际上胆小如鼠。嘻嘻!这就是你们的‘’大无畏‘’精神,‘’无产阶级‘’的雄心壮志。

         在一党专政、警察治国的国度里,奢望依法治国本身就是一个笑话。最典型的例子便是轰动全国的雷洋案。在他们自己的公告中都承认:五个警察以扫黄为名搞钱无着、恼羞成怒滥杀无辜,对雷洋有卡颈锁喉击打面部等导致当事人直接死亡的暴力行为。出了命案后,为了开脱罪责,又逼迫浴足女到殃视‘’坦白交代‘’,制造出雷洋嫖娼的伪证。如此草菅人命、栽赃陷害,那一条都是罪不容诛的故意。半年多来,舆论持续关注,特别是同为人大校友的大学生们群情激愤。为了防止失控酿成类似于89.64的流血事件,由高层核心亲自发话严惩不贷,于是下决心逮捕了五名凶手。但却在警方辞职、怠工等抗拒之下,以‘’情节轻微不予起诉‘’告终,真应了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形容词。 请问,打死人还算情节轻微,是不是要凌迟处死食人心肝才算犯罪?丰台检察院不予起诉的决定遭到口诛笔伐,他们就干脆取消了网友评论,真是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拙劣表演啊!

         透过现象看本质,正好说明:庙堂之上,刀光剑影,风起云涌,派系斗争呈胶着状。于是乎,核心就只能黑心地出尔反尔自打耳光了。最后,昌平警方以2000万元现金和一套高端住房的封口费,诱惑加威吓撤诉,可谓煞费苦心。巨额赔偿金比冤杀的聂树斌和呼格吉勒图之和高出数倍,其代价亦创历史新高!

        高压政策可见效一时,却后患无穷,只能让人把仇恨留在心底。一个绑架了宪法的“警察国家”是绝不会稳定和安全的,勿谓言之不预也!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January 4, 2017
其他相关文章
香港新任特首出炉意味着什么?
拉长版的‘’14年抗战‘’心怀叵测
歇口气吧!尾大不掉的长征神话
恐怖的“压力差”谬论
统战过期作废 政协弃若敝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