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要闻
要闻
雷洋葬礼前公开信牵头人被上岗 高瑜遭禁言
作者:叶兵
人大硕士毕业生、环保专家雷洋(美国之音网络图片翻拍)
 
 

据传雷洋遗体即将火化,葬礼周五举行。北京国保对一些活动人士加强监控,以防在这敏感时刻发生抗议事件。雷洋案公民联署发起人、北京市民谢小玲周四晚上被公安软禁在家,显然也与抗议雷洋案不起诉的致北京最高当局公开信和要求北京市政府公开雷洋案和解协议内容有关。同日,敢于批评时弊的著名记者高瑜也遭国保上门,禁止她上网评议雷洋事件。美国之音刚刚获悉,谢小玲家门口的警察周五中午已经撤岗。

上周,北京市当局与雷洋家属达成庭外和解,五名雷洋案涉案警务人员免于起诉,雷洋家属放弃申诉并被要求限期火化死者遗体及不得接受媒体采访。雷洋的哥哥雷鹏星期五听到美国之音记者打来的电话后,立即挂断并且不再接听记者电话。

当局以支付雷洋家属巨额人道补偿金附带一套昂贵房产摆平此事,引发舆论强烈反响,并被质疑以金钱交换正义。原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谢韬之女谢小玲发起公民联署,要求彻查雷洋案真相,依法惩办肇事执法人员。1月3日,谢小玲向当局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北京市政府公布与雷洋家属和解协议的内容。

谢小玲周四晚上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当天下午曙光派出所给她打电话,询问其所在位置及当晚是否回家,谢小玲称自己没有义务告诉警察,因此拒绝回答相关问题。待谢小玲回家时发现,楼前停着一辆警车,三名警察已经带着折叠椅和行军床,驻扎在谢小玲家门口的楼道里。谢小玲被告知不得离家,倒垃圾、买菜也由看守人员负责代劳。

要求北京市政府公开雷洋案和解协议内容的北京市民谢小玲。(资料照片)

要求北京市政府公开雷洋案和解协议内容的北京市民谢小玲。(资料照片)

谢小玲以前也曾被上岗,一般都是在敏感日子,由二至六名公安或协警昼夜换班把守。她告诉美国之音,前年高瑜案二审开庭时,也有警察上岗,不准她前往法院围观声援。

周四下午,资深记者高瑜家中也出现国保人员,不准她发推特或微信谈论人大校友雷洋被嫖娼致死事件。高瑜早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致使许多民众感到恐惧不安的雷洋事件最初是在人大校友微信群中发酵,随后才扩展到社会引起广泛关注。

一些关注雷洋事件的微信群盛传,雷洋遗体周五火化,届时将举行葬礼。

周四晚上,遭判刑的新公民运动领导人许志永的公盟团队成员、复员军人王永红发微信披露,他又被上岗了,因为怕他参加雷洋的葬礼。他还表示,当局“做贼心虚的很呀。”

人大96级校友余礼曾因到中南海举牌要求公布雷洋案真相而被行政拘留。他对美国之音表示,他老家湖北鄂州公安已经打电话约他谈话,并且让他亲戚出面劝说不要讨论雷洋事件。

谢小玲曾就《炎黄春秋》杂志社被中国艺术研究院强行接管一事发起联署。谢小玲表示,《炎黄春秋》事件和雷洋事件,都是引发国内外强烈反响的重大公共事件,挑战了依法治国的社会共识。

去年5月7日晚,29岁的人大硕士、政府环保机构工作者雷洋离家前往北京首都机场接机途中,在一家疑为提供色情服务的足疗店不远处“蹲坑”的便衣警察指控他嫖娼。拘捕过程中,雷洋遭到警察暴力,猝然死亡。事后,警方称便衣警察当时携带的执法记录设备被摔落损坏,同时案发现场的监控摄像头也都损坏。

12月23日,北京检方承认肇事警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做虚假陈述并引发公众质疑,但仍认定雷洋接受有偿性服务,并决定对涉案警务人员依法不予起诉,顿时舆论大哗。五名肇事警察所属的昌平警方被怀疑从雷洋体内提取精液作为栽赃诬陷的证据。

去年年末,雷洋家属接受官方和解条件放弃追诉的消息传出后,要求公开、公平、公正和斥责检警公然枉法的公众呼声陡然高涨。谢小玲发起的公开信联署已经得到中国二十多省市的数千公民响应和一些海外华侨的支持。

谢小玲日前对美国之音表示,公开信网上征集签名的电子邮箱遭遇了黑客攻击,她的微信通讯也受到干扰。

关注雷洋案的部分中国公民要求国家最高权力部门彻查相关案件处理情况的请愿公开信。 (网络截图)

关注雷洋案的部分中国公民要求国家最高权力部门彻查相关案件处理情况的请愿公开信。 (网络截图)

这封写给中国人大、国务院和“两高”的公开信引据中国刑法指出,北京检方所谓的依法不予起诉“分明是违法不起诉”,“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公然亵渎。”

雷洋家属委托的律师陈有西此前曾发文指出,雷洋案五名涉案警察只有从重处罚情节而没有从轻发落情节。

有评论指出,无论雷洋是否嫖娼,警方先拘捕雷洋然后再搜证据本身就已违法。

也有分析认为,为了避免一旦上法庭暴露可能牵涉中共高层的黑暗内幕,官方显然力图掩盖真相,包括掩盖警方伙同官媒央视和北京电视台造假诬陷死者的证据链条,但事实上欲盖弥彰。

 
 
—— 原载: VOA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January 6, 2017
关键词: 雷洋 葬礼 上岗 禁言
其他相关文章
德国法西斯 的历史教训
“谁建群谁负责”捅了马蜂窝
中国人不善良,如果都善良就不用“劝善”了
袁世凯的狡猾与“曹三傻子”的厚道
斯大林下令侵占中国国土,为什么我们课本上却不这样讲?
全球领导人齐聚联合国大会,他们要聊些什么?
与朝鲜进行更多对话只会是死路一条
来自中国底层的咆哮:草根“喊麦天王”MC天佑
我相信寒冬已经站不住脚了
聊聊国情论
「制度反腐」漸成 王岐山料功成身退 推《國家監察法》 語紅二代「該休息了」
人格淪陷
金正恩或下令军队实战部署核弹头
日本为什么不拦截朝鲜的导弹?
相望相亲不相知:造反猛将与国军父亲的恩怨
平论 Talkshow | 人民币对内贬值,对美元逆势升值7%,你该怎么办?
为什么中国人没有终极关怀:中西政治文化的气质差异
无辜冤魂的祭念——湘南大屠杀50周年祭
英国香港报告提人权问题 中方促英停止干预
中国拟发行10年来第一笔美元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