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邓相超事件
作者:沈勇平

 

1月5日,中共山东建筑大学委员会作出了《关于邓相超错误言论行为的处理意见》;意见称:”经查,邓相超多次在其新浪个人微博中贴发错误言论,性质恶劣,问题严重,影响很坏。”


                                                                            邓相超的官方职务被一橹到底

请问,什么是”错误言论”?一个大学有什么权力判定一个教授的言论是否对错?

澎湃新闻报道说: “经山东建筑大学党委研究决定,对邓相超作出了以下处理:1、即日起对邓相超作停职检查处理,待山东省政府参事解聘,山东省政协常委免职后,依法依规办理退休手续,并责令其在一定范围内做出深刻检查,停止其在校内的一切教育教学活动,不得以山东建筑大学教师身份从事各类社会活动。2、依规给予邓相超相应行政处分。”

对此,法学者张雪忠评论说:如果只是中共党组织对党员的党纪处分,我无意发表任何意见,但一所大学以”发表错误言论”为由,对一名教授进行行政上的处分,这种钳制言论的恶行必须受到强烈谴责!

关于邓相超教授的事,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认为:他转载微博内容是否合理可以讨论,反对者可以通过摆事实讲道理辩论。举着标语聚集在大学门口,还动手打人,这是标准的寻衅滋事。

贺卫方指,请问:这种游行示威行为得到济南公安机关批准否?若未批准,是否及时出警处理?还有,省政府、省政协以及大学一系列处理举措,迅雷不及掩耳,是否对相关原委认真调查,是否听取当事人解释与意见,遵守相关程序否?左祸肆虐,如此肆无忌惮,如此畅行无阻,岂非咄咄怪事!

对于毛左和毛粉闹事,要求当局处理邓相超。人大教授张鸣说:”毛左一闹,当局就要处理人,前有毕福剑,后有邓相超。这是鼓励毛左闹事的节奏,这样走下去,早晚会出大事。当局真的会太平?”

学者温克坚认为:”毛粉是一群可怜人,他们不学无术,体制有意纵容,教唆,利用毛粉来骚扰敢言人士,恐吓挑战者,造成噤若寒蝉的社会心理效应,这才是真正的邪恶!”

愚民是极权专制下洗脑教育和宣传的产物,比如义和团、红卫兵、毛粉和小粉红,都是愚民政策下的怪胎。如果有公民教育和新闻自由,就不可能有那么多的人被欺骗和蒙蔽。对于毛粉闹事,当局也是有意纵容,公民打个横幅就被抓,毛粉闹这么大动静也没事。

对于邓相超事件,张雪忠分析认为:山东邓相超教授事件绝非一起偶然的、局部的事件。一名学者仅因对公共事务和平发表看法,就要遭受来自当局的打压,这是对公民言论自由的粗暴及蛮横侵犯。

而毛左人员若仅是个别或共同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观点,无论这些观点多么极端和可笑,我们都可以在保持警惕的同时加以容忍。

但当他们竟然公开对持不同观点者施加暴力,而具有治安职责的当局却听之任之,这就成了一个事关国家前途与命运的重大政治问题。

我们每一位中国公民都必须面对这个严肃的问题:一个具有特定政治立场的群体,可以不受惩罚地当街对他人施加暴力,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2017-01-08

【邓相超,男,1955年12月25日出生于山东聊城莘县,硕士,教授。曾任山东省人民政府参事、山东建筑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教授,山东建筑大学广告传播与社会调查研究所所长,山东大学、天津大学、山东师范大学等高校兼职教授和硕士研究生指导教师,山东电视台特约评论员,山东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评审专家。2017年1月因发表错误言论,被山东建筑大学作停职检查处理,被山东省政府解聘参事职务,被山东省政协免了常委职务,将依法依规办理退休手续。】

—— 读者推荐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January 8, 2017
关键词: 邓相超
其他相关文章
从邓相超事件看对毛争论的原因与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