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and USA
中国与世界
中美关系
美國難道是中國的殖民地嗎?
作者:余杰


美國有一部有趣的電視劇《高堡奇人》,說的是二戰中美國戰敗,被德國和日本瓜分,東岸成了大德意志帝國的一部分,西岸成了大日本帝國的一部分,中部成為中立的緩衝區,抵抗組織艱苦卓絕地奮起反抗德日兩國的殖民統治。

大概中國領導人也看過《高堡奇人》——習近平和王岐山不是說他們很喜歡看《紙牌屋》嗎?他們都從《紙牌屋》中提煉在比真正的大海更加幽暗的中南海裡面爾虞我詐的技巧。看了《高堡奇人》,中共首腦們或許會突發奇想:為什麼打敗美國、殖民美國的不能是中國呢?或許,中宣部可以投資拍攝一部中國版的《高堡奇人》,收視率一定可以創下歷史記錄。

電視劇還沒有開拍,同樣的劇情就已經上演了:台灣總統蔡英文過境美國,在德州會見了德州州長阿博特和重量級參議員克魯茲。事前,中國駐休士頓領事館要求的當地的美國國會議員不要見蔡英文,甚至要阻止當地的愛國僑民前去“鬧場”;事後,中國外交部更是發表了惱羞成怒的抗議聲明,譴責此次會面“破壞美中關係”。

中國官員真以為,美國已淪為中國的殖民地,美國政府是中國的傀儡,必須卑躬屈膝地聽從中國發號施令。萬達買下了好萊塢的電影公司和院線,安邦買下了紐約的華爾道夫飯店,中國大媽的廣場舞跳到了洛杉磯,歡迎習近平的人群包圍了白宮,這不是“中國崛起”,什麽才是“中國崛起”?

然而,克魯茲沒有屈從於中國的威脅。他在聲明中強硬地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必須了解,在美國我們自己決定要見哪些訪客。」他強調說:「這跟中華人民共和國無關。這是美國與台灣的關係,台灣是法律(《台灣關係法》)規定要保衛的盟友。」

中方所聲稱的“一中政策”,其實只是中方自己一廂情願的幻想。一九七八年,中美兩國發表建交公報,提及台灣問題的時候是這樣說的:「美利堅合眾國政府認知到(acknowledge,認知)中國的立場,即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中國將acknowledge扭曲地翻譯成“承認”,以此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其實,acknowledge的真實含義只是“知道了”而已——我知道你的想法是什麽,但並不意味著我同意和接受你的想法。打個比方說,美國人知道了中國人認為月食是天狗吃月,但並不意味著美國人同樣認為月食是天狗吃月;美國人知道了中國人以女子的“三寸金蓮”爲美,但並不意味著美國人要引進強迫女子裹腳的天朝文明。

正如克魯茲所說,美國不會將台灣當著談判的籌碼。曾任美國在台協會處長的李潔明在回憶錄中寫道,他與十二位大使一起在白宮接受雷根總統頒發派任國書。就技術上來說,在台協會處長不具備大使地位,但雷根偏偏對他另眼相看,將他們全家請入橢圓形辦公室,會談了十五分鐘,其他大使都沒享有此殊榮。最后,雷根以清晰的嗓音對李潔明說:“你要到台灣去,我要你知道,我喜歡這些人。”李潔明由此充分瞭解了雷根的立場:雖然我們與一個新國家建立關係,但絕不拋棄一位舊朋友。他在台灣任職期間,努力將此訊息傳達給每一個台灣朋友。這就是美國的台灣政策,這就是美國的立場。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January 5, 2017
关键词: 美國 中國殖民地
专栏作家: 余杰 文集
自由教会与圣洁国家——王志勇《中国改革与清教徒精神》序
龙象之争,谁是赢家?——评黄亚生《“中国模式”到底有多独特?》
习近平要走回头路吗?
谁吹出了一戳就破的肥皂泡?——评《人民共和国六十年与中国模式》
中国能够避开罗马帝国灭亡的覆辙吗?
像“地下党”的共产党和“没面目”的胡锦涛
从“残次品”胡锦涛看一九四九年之后的清华教育
转型中国需要马丁·路德·金与曼德拉式的人物
披“孔头”卖“毛肉”的孔子学院
存谦卑的心与天安门母亲风雨兼程
倡优蓄之而不自知——读《陈伯达最后口述回忆》
胡锦涛在香港:过街鼠、丧家犬、缩头龟
冯建梅与胡锦涛,谁是卖国贼?
胡锦涛向英国传授什么奥运经验?
胡锦涛与普京的“交杯酒”喝不下去了
在“楚门的世界”里,胡锦涛既导且演
胡锦涛是台湾的“和平天使”吗?
“宽恕”与“被宽恕”:从傲慢到谦卑
动脉硬化的“胖巨人”——读范畴《中国是谁的:从台北看北京》
看哪,这些戴着白手套的教父——读乔•史塔威尔《亚洲教父》
其他相关文章
重磅:金正男遇刺全程监控视频曝光(视频)
“美国第一”和“中国第一” ——“金融全球化”走偏了方向
美国航母舰队开始南海巡航任务
韩国:朝鲜惨无人道杀害金正男
美国:中国有筹码 应对朝施压
分析:金正男遇刺 中朝关系大逆转?
当靠不住的总统遇到靠得住的制度
游蕙禎:將成史上最年輕破產議員?
一九五七年的菊花
思想界对话:2017是中国的临界点吗?(视频)
听了特朗普与习近平通话,台湾应收拾心情走自己的路
中共集體造假的鐵證:《毛澤東選集》真相
中共驻英大使馆侨务参赞卢海田的那些事
對香港特首選舉的觀察
關於“碳積累排放”的笑話
反右既非阴谋也非阳谋——写在反右运动60周年
告别“穆斯林恐惧症”
蒋祖权:未来注定还要翻天覆地
哀悼李佩老师-我的个人记忆
曾俊華民望領先林鄭但卻存暗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