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Global Observer
中国与世界
环球一瞥
欧美进入后真相时代
作者:钱跃君

 

2016,可以写入历史的一年:7月23日英国公投脱欧,出乎意料地以3,8%的微弱多数通过;11月8日美国大选,又出乎意料地政治黑马川普以306:232当选(直接选票相反是46,2%:48,2%)。之所以说“出乎意料”,是指按照欧美通常传统的政治文化,他们不可能胜选。这一年欧美的右倾势力暨民粹主义达到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前所未有的高峰,这在欧美的社会环境下似乎也不应当发生。

◆欧美社会的“后真相”现象◆

2016年国际政坛上出现了几个黑天鹅,黑天鹅的背后正是欧美政治文化的变迁:从理性进入非理性。社会民众不再注重事实本身,有些政治家有意夸张民众的错觉,制造错误信息。而民众不再有耐心去辨别思考,只凭自己的感觉或错觉来投票。健康的民主制度恰恰建立在民众的理性之上:摆事实,讲道理,是人们可以坐在一起讨论的基础,也被人们称之为讨论问题、解决问题的“黄金准则”。否则,一缸浑水,难辨是非。

英国脱欧派代表Boris Johnson大肆宣称英国每周要交付给欧盟3,5亿英镑,应当将这个款用在英国民众的医疗卫生上。他却回避说,欧盟以农业补助、教育科研等项目,回馈给英国多少款。英国统计局给出了英国与欧盟经费往来的实际数据,脱英派却说统计局在“误导”民众;英国财政研究所提交了英国与欧盟经济盈亏的报告,脱英派说研究所的学者们“不明智”。脱欧派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悠忽老百姓。

美国大选时,前纽约市长Rudy Giuliani说,奥巴马当政之前美国没有发生过一次成功的伊斯兰恐怖袭击。言下之意,是奥巴马当政把美国治安搞坏才发生恐怖袭击——奥巴马2009年就任总统,911事件发生在2001年,Giuliani的说法违背最简单的历史常识。尽管如此他说得津津有味,下面观众照样掌声雷动。

特朗普口无遮拦,说得更是离谱。为了保障美国石油公司利益,他否认燃烧石油产生二氧化碳会导致地球气候变暖,一口咬定这是中国传播出来的谎言,尽管99%的学者都认为二氧化碳会使气候变暖。据FBI统计,美国近年来犯罪率下降。但由于媒体炒作,给人感觉美国治安变差。川普就顺着老百姓的错觉,宣称奥巴马当政后,美国治安越来越差。他为了抹黑奥巴马,甚至说伊斯兰国IS恐怖组织就是奥巴马建立的。这点他自己也知道不可能,民众也会知道不可能,但他的追随者还是为他如此明显不实的话而欢呼,因为他的追随者首要想要表达的是对奥巴马政治的不满,具体内容是否属实就不是首要的事。

之前的例子中,那些政治家明明知道事实真相,尽管如此说出不符合事实的言论,所以他们是在“谎言”。而特朗普的情况,几乎连谎言都不如,按照欧美学者分析,只能算不负责任的“胡言乱语”(Bullshit)。但无论谎言还是胡言乱语,把民主的争议文化给破坏了。所以不是偶然,德国与英国的“2016年度之词”(Wort des Jahres / Word of the year)都是“后事实”或“后真相”(post-faktisch / post truth),2016年媒体上使用该词的频率是2015年的20倍——2005年美国的“年度之词”就已经是“后真相”。所谓“后真相”,就是事实真相如何已经不再重要,甚至明明知道这是错误信息也无所谓,重要的是,只凭自己的感觉和愿望来判断。

◆蒙昧与非理性,偏见与错觉◆

没有宗教束缚,人们根据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来判断和决定自己的行为。但人的感觉经常受到各种条件、尤其是各种意识形态的束缚,受到他人或自己经验的负面影响,产生许多偏见,直接的感觉也可能是错觉。例如按照德国民意调查,都认为德国社会最贫困者是老人,显然是出于历史偏见。按照客观统计,德国老人只有3%处于贫困线,而年轻人却达到12%。同样出于历史偏见,人们认为德国从事同样工作的男女雇员,平均女性工资低于男性工资20%——女权主义者如此号称。但这几乎不可能,德国大中型企业都采用级别工资制(Tarif),未招人时就已经定义该职位属于哪个级别,所以招来雇员的工资不可能再因为男性或女性而改变。

近年来中东和非洲难民问题成为欧美社会争议的焦点,人们谈虎变色,担心欧美的基督教世界将被伊斯兰教难民给淹没,德国去年来的Pegida等行动口号就是捍卫基督教世界。但其实,欧美的伊斯兰教问题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这么严重。近日Ipsos-Umfrage研究所对欧美40个国家作了一项民意调查,看看人们估计、即感觉上的伊斯兰教徒比例,与实际比例有多大差别?结果令人汗颜

(括号中为民众的错觉):法国7,5%(31%),比利时7%(23%),荷兰6%(19%),德国5%(21%),英国4,8%(16%),瑞典4,6%(17%),丹麦4,1%(15%),挪威3,7%(12%),意大利3,7%(20%),美国1%(17%),波兰0,01%(7%),匈牙利0,01%(6%)。

到2020年德国的伊斯兰教人将占多少比例?该研究所根据民意调查,普通百姓根据自己的感觉估计是33%,而Pew Research Center做出的科学预算是6,9%。该研究所的一个比较研究:德国人感觉自己幸福吗?人们凭感觉判断,在德国不会有多少人会感觉幸福的,至少幸福者不满50%,而实际在德国社会的民意调查,结果却是84%的德国人感觉幸福。

近月来德国接连发生了三起强奸谋杀案,罪犯都来自中东难民。于是给人们印象,是默克尔为总理的德国政府在2015年接纳了许多中东难民,导致德国社会治安越来越差,默克尔的民意因此惨跌。如果冷静思考这里同样有许多误点。

一、上世纪80年代德国的强奸谋杀案是每年55起,现在每年5起,说现在因为中东难民来德而使强奸谋杀案变多,没有事实依据。据统计,近年难民犯罪率增长最多的是偷窃,人穷志短。

二、2015年德国接受的是叙利亚战争难民,从来没有主动接受过其他难民,尤其历届德国政府都在设法遣送被拒绝的难民。这几起强奸谋杀案没有一起是叙利亚难民所为,“强奸谋杀案”与“接受叙利亚战争难民”没有逻辑关系。相反,在今年的一次恐袭未遂案中主谋是叙利亚难民,但制服他送交警方的也是三位叙利亚难民。

三、法国、比利时、英国并没有像德国和瑞典接受这么多难民,尽管如此,那里发生的伊斯兰恐怖袭击案远远早于、严重于德国。可见恐怖案不完全正比于接纳难民数。

◆理性与科学,谎言与社交媒体◆

为了不被偏见和臆想笼罩,冷静和客观地了解世界,西方科学家发展出各种科学方法,从文艺复兴时期伽利略的实验物理学、培根的数学归纳法,到近代英国达尔文的进化论、美国詹姆生的实验心理学,在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各个领域都是通过实验、统计、归纳或演绎,来客观分析这个世界。即使尼采哲学、弗洛伊德心理学似乎在研究一个非理性社会,但他们自己都是以严谨的科学方法、即秉承理性态度来分析非理性现象。今日的欧美社会,就是建立在这样的理性基础上。理性,尊重事实,是克制偏见与盲动、从而达到社会和谐的最重要武器。任何宗教教义或意识形态,都可以被人根据需要而任意诠释和渲染,而只有既成的“事实”无法改变——当然,也有人为了现实利益而篡改事实,篡改历史,但这不可能长久,历史最终会回归其本来面目。

在东西方冷战时期,东方阵营盛行脱离社会现实的意识形态(Ideologie/ideology),用各种“主义”来确立和诠释他们的政治、经济与社会行为;而西方阵营继承传统的理性精神,以一个个事实(Fakt/Fact)、统计数据和民意调查,来确立和诠释他们的政治、经济与社会行为——没有任何“主义”可以超越人的价值、超越社会现实。最后,如众所周知,理性精神战胜了意识形态,因为任何一种意识形态可以蒙骗社会一时,却无法挽救社会步步衰退的事实。

柏林墙倒塌,东西方冷战结束,世界应当更无阻力地朝向理性的方向发展。但事与愿违。人们失去了冷战压力,至少在政治领域,没有多少谁是谁非问题再有现实需要依靠“事实”去“证明”的。政界时髦的是如何搞公共关系(PR),政治公关顾问或政治化妆师(Spin-Doctor)等。许多政客为了大选成功,不顾事实甚至捏造事实,在媒体作对己有利的宣传。“事实”对他们来说已经不重要,甚至是阻力,最重要的是看到选民的感觉如何,夸张人们本来就存在的偏见和错觉,以投机和煽动民众。

例如记者问到德国右翼的选择党柏林主席Georg Pazderski:根据统计,在德外国人的犯罪率并不高于德国本土人的犯罪率,98%以上的在德外国人都很和睦地在德国生活,为什么选择党却回避说这些事实?Pazderski回答说:我们不仅要看这些纯粹的统计数据,更要看民众的感觉,人的感觉本身也是一种“事实”——也就是说,他并没有否认统计数据的准确性,但他对此不感兴趣,甚至有意回避,而要说出符合该党宗旨的内容,尽管这个内容不符合事实。主张英国脱欧的政治家Arron Banks更露骨地说:“事实”是没有用处的,我们要与民众建立充满激情的联系。Michael Gove反感记者地说:我们国家的老百姓已经嫌专家太多了。

网络时代,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社交媒体,完全改变了西方的媒体文化。传统媒体如报刊、书籍,其背后有一定学识和职业道德的专家、记者,媒体本身要在市场上占住脚,也必须对发表物的质量、信息等层层把关,由此形成西方比较严谨的媒体文化。而到了网络时代,如脸书、推特、谷歌、个人博客等,人人都可以成为写手,人人都可以成为信息的制造者和传播者。一方面媒体民主化,人们不再受几个媒体集团的垄断;另一方面鱼目混珠,认真写的、随意写的;真消息、假消息,文字满天飞。如此20年,人们面对太多的信息,太多的传闻。信息越多,本来可以让人有更多的见闻,增强人的辨别是非能力。但太多的信息又会使人麻木。于是,人们越来越不在乎“事实”的含金量,不在乎推理的逻辑、文风的严谨——这是文化的进化还是退化?

尼采曾言,世界上没有真相,只有对真相的解释。即在媒体听到的“真相”报道,严格说来是经过媒体记者的有色眼镜过滤。尼采说这话的目的,是要人们带着思考的头脑去看媒体报道和评论,而不能盲从。但到了后真相时代,人们都不想知道真相。

◆理性尊重事实是社会和谐的基础◆

在经济全球化的大潮中,有的得利,有的失利,失利者往往是社会的中层和底层。于是,在全球化的同时,出现了反全球化、即民族保守主义趋势,例如普金号召民众要让俄国重新回归俄罗斯帝国,川普要让美国“重新伟大”,英国脱欧要寻回“失去的英国”,中东伊斯兰教极端分子要创建伊斯兰国……21世纪的欧美不是去寻找新的突破,而是要回归失去的旧的王国(nostalgia)。于是,欧美社会变得焦躁,人心浮动,经常会呈现出非理性,这就演变出2016年的一只只黑天鹅。但如果这种非理性思维发展下去,世界又要回到意识形态的时代,这是自我摧毁健康的、建立在民众理性基础上的民主政治。

理性是欧洲意大利文艺复兴以来最重要的社会进步,曾引导社会民众告别蒙昧,走向思考。笛卡尔甚至提出,任何论点都必须拿出证据、以一定的逻辑来给予证明。甚至,人是否存在都不能由圣经或教会说了算,而要严密证明,他证明的结论就是他著名的“我思考,所以我存在”。

这之前人们受到宗教束缚,只听“上帝”怎么说的,严格说是听上帝在人间的代言人教皇、主教或神父怎么说的,他就怎么做。人们不会静下心来独立思考一下,这些说法是否符合事实, 从而出现了欧洲中世纪的黑暗。现在中东搞“伊斯兰国IS”的人,就是处于这样的蒙昧时代。你无法和他们谈道理,因为他们不面对现实,不承认事实。上帝要他们“替天行道”,便在中东占领的村庄进行大屠杀,在欧美国家以人肉炸弹杀死无辜市民,甚至对救助他们的人都痛下毒手,而不能以我们常人心目中的道德观来分析他们的行为。其实,他们个人也很真诚,但这是对他们上帝的虔诚,而丧失对人性和生命的尊重。

—— 原载: 欧华导报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January 12, 2017
关键词: 欧美 后真相时代
其他相关文章
誰當特首,必先確立香港移民自主權
冷静回应伦敦恐袭,勿让恐怖分子得逞
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
华尔街日报编委预测中共政权
共和国的长子,中国老百姓的钱不带这么烧的!
巨嬰之國?
一个老共产党员想说的几句真话
每一声枪响,都是对这国的礼赞
三十年人文大杀
中南海内幕:中共19大人事安排存重大变数 习近平最后一刻“阻止”6常委会见蒂勒森
李克强摸袋鼠,摸错了地方
美國新任環保署長——“看守雞棚的狐狸”
金文泰:深受港人愛戴的“使君”
警告利益集团谋权 中共是否对症下药?(视频)
一种新东亚秩序的想象:欧盟式的命运共同体*
朝鲜风云 美国双赢中国双输?
曾经有这样一位才子外交部长
川习会在即,中国仍心存疑虑?
英媒: 澳大利亚拒绝与中国一带一路接轨
秦晋致李克强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