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军民融合”,准备打仗?
作者:关风祥


  

今天(元月22号,周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会,决定 习近平担任“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主任。这条消息不大起眼,但十分重要,明显有“准备打仗”的味道。

什么是“军民融合发展”?这个新词儿以前不大听说。但“军民团结”、“军民共建”、“军地两用”、“三军两支”等类似名词,记忆犹新。莫非它们是同一会事?带着疑问上网搜索,结果有四个疑似“新发现”,引人深思,值得写出来跟读者分享。

 

第一个发现:用词虽然十分新颖,指导思想源远流长。新华社说,“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是中央层面军民融合发展重大问题的决策和议事协调机构,统一领导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向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负责。” 又说,是习近平要求“把军民融合发展战略上升为国家战略”。一方面说是“国家战略”,另一方面又只向“政治局”和“常委会”负责,似乎没有国家机构(国务院、人大和政协)什么事。所谓“国家战略”等同“党的战略”。看来,一元化的“党国体系”正式完成,下一步要做的,可能是“军国体系”一元化,发明一个“军民融合发展”新名词,也算一种“与时俱进”吧。

可是细究起来,民词虽新,但观念不新,因为官媒报道,“军民融合”并非什么新鲜事物,它早在上世纪50年代之前就有,沿用至今。只不过,不同时代有不同含义: 50年代之前,它是“全民皆兵军民一体”;50年代中后期,是“军民两用”; 60年代,是“军民结合,平战结合,以军为主”; 70年代,是“军民结合”;到2011年,又“将军民融合发展定位为国家发展战略”。由此观之,这应该是党国优良传统。记得文革年代有句口号:“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今天提升为“国家战略”,也不是什么新举措,不过“新瓶装旧酒”,换个名称而已。当年毛、邓、江、胡四代高层,好像并没有亲自挂帅管那么具体,只不过交给总后、总装、国防科工委一类专业机构。如今习核心亲自上阵,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第二个发现:简单类比中美体制,忽略二者本质区别。官媒又说,“军民融合在发达国家已有范例。美国建立的国防科技工业体系即是‘军民融合’的一个典型。…… 军民融合给美国国防部每年节约300 亿美元,相当于其采办费总额的20%以上。”这个说法过于笼统,仅触及到采购研发的表面雷同,没点出中美两种体制的重大差别,这里有必要点破。在计划经济年代,中国无所谓军工市场,国防工业全由国企中的保密机构垄断,比方八个机械工业部及其研究所之类,除了殿后的八机部主管农机之外,其它七个部全部(或部分)属于军事工业。国民经济的重点,首先保证国防和援外(援朝、援越等)需要。军工厂无一例外,虽然民用企业(那时没有民企,只有非军工的民用国企)也不时接受军工任务,也有表面上的成本核算等等,但都不认真,也没法认真,因为国家给你军工是对你的抬举和信任,赔赚都不重要。赔了国家补,赚了全上缴,只不过是从国家的这个兜出那个兜进,肉烂了在锅里。立项、开工、合并、转产、搬迁等等,都跟效益无关,只要一声令下,一体遵行,谁有怨言,立刻专政!

美国军工又如何?他们是规范化的市场经济,即便战争年代也少有例外。没有一家国企,更没专营军工的国企。军火工业也是企业,要靠利润吃饭、生存和发展,还有同行竞争,国内外竞争。五角大楼是买方,军工企业是卖方,根据合同办事。即便企业所属研究机构,或独立研究所,也必须以法人地位,跟政府签约,都是平等互利的合作关系。有些周期长、风险大的新产品,政府或基金会可能提供研发资助,需要遵循基金会的管理规章,跟中国不计成本由国库“大包大揽”完全是两码事。双方满意就合作,条件谈不拢就走人。至于技术保密、专利保护、出口限制等等,都得依法办事,军工民用都一样。谁也别想压制对方,更不能搞一平二调。美国的军民合作,能在研发领域省钱,节省采购经费,源于政府官营衙门气太重,垄断低效;企业和研究所之所以高效,是因为有竞争和淘汰机制,尊重市场、人才、和科学规律。这些美国特色,跟中国历史悠久的“军民融合”有共同点吗?

 

第三个发现:表面谈论军工技术,实则构建军国体系:认真分析消息的字里行间,感觉“军工技术”也好,“美国先例”也好,都不过是表面文章。实际内涵,很可能是向军国体制转轨的风向标。记得有人说过,共产党搞规范化的市场经济总是别别扭扭,磕磕绊绊,而搞指令经济、战时体制、一平二调等等,就轻车熟路,雷厉风行。报道还说,习近平认为,军民融合还存在“思想观念跟不上、顶层统筹统管体制缺乏、政策法规和运行机制滞后、工作执行力度不够等问题”。如今习亲自挂帅,“是中国军队现代化又一值得关注的举动”。请注意,这里突出的是“顶层统筹统管”,跟市场和效率无关,跟深化改革也无关,所谓“按市场规律配置资源” 也成废话。重点是“军队现代化”,而非“军工现代化”,更不是经济现代化。说来说去,这样的“军民融合”跟美国的军工体制没有一毛钱关系,我看归根结底,还是回归毛年代的指令经济和战时体制。

那时的体制有什么特色?凡经历过从“抗美援朝”到“抗美援越”的人都应该记得,那时候有起码有三大特点:第一,共产风严重。不讲条件、代价,一切由政府说了算,要什么拿什么,让干啥就干啥。哪怕粮食都拿走,饿着肚子也不敢有怨言。不是军队为人民,而是人民为军队。饿死几千万人,跟这有关。最搞笑的是林彪“一号命令”,紧急疏散大城市的工业人口,把许多军工厂搬进大山,许多高校迁出北京。中央财金学院被烟草厂占领,人民大学被二炮进驻,为日后拨乱反正留下无穷后患。康生等人浑水摸鱼,趁机没收大批古玩字画,据为己有。第二,社会生活军事化。许多机关厂矿和大中学校模仿军队建制,以营、连、排为单位,就连生产队也改成几连几排。高潮阶段,是毛下令“三支两军”,建设“五七干校”,也叫“毛泽东思想大学校”,把全国搞成大兵营。第三,行动军事化伴随高度思想控制。任何对毛思想的质疑,更别说挑战,都会受到严厉惩罚,轻则坐牢,重则杀头。司法程序等同虚设,党组织和军代表,是事实上的最高法官。后来胡耀邦费力平反的数百万冤假错案,大都发生在那个体制之下。也可以说,是那个体制的严重后果。

 

第四个发现:全民动员准备打仗?历史经验值得注意:当然上述一切,都围绕“准备打仗”而发生,至于为什么打仗?为谁打仗?如何打仗?代价多少?胜败如何?等等,这些问题,不是小民有权过问的,只有无条件服从的义务。准官媒《多维新闻网》刚刚发出一条消息,题目叫 “习近平添新头衔, 中国或将开启全民备战”,等于间接佐证笔者预测,让我倍感忧虑,不由想起一句毛语录:“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要说老邓复出掌权之后,也搞过什么《若干历史问题决议》等等,对老毛的军国体制有所反思,指出它对国民经济的破坏作用和对正常社会生活与人际关系的毒化后果。老毛后期天怒人怨,民不聊生,国民经济到崩溃边缘。要不是邓、胡、赵一辈有良知的元老重臣当机立断,拨乱反正,哪有后三十年的经济起飞和社会相对宽松?现在好不容易刚刚温饱,还在向小康方向奋力挣扎,怎么突然要“改弦易辙”呢?难道真要时光倒流,再次经历不堪回首的历史伤痛吗?

有人也许会说,“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中美难免决一死战”,现在川普上台,对中国咄咄逼人,我们不搞“全民备战”行吗?且不说类似毛左说词是否有理,就算真是这么回事,难道有必要草木皆兵,全民备战(全面军管)吗?如今党军装备之强,武器之利,士气之壮,据说打台湾只用数小时,为何还要如此神经紧张?依笔者鼠目寸光,川普的大嘴巴信口开河,不过虚声恫赫而已,他不会也不敢把美国推向对华战争。中美两国的恩怨情仇,完全用不着武力解决。通过谈判和互利互让,没有化解不了的矛盾,何必庸人自扰?更重要的是,要警惕康生一类野心家,借“准备打仗”之名,趁火打劫,攫取不义之财。中国的关键还是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深化改革、健全法制,走经济(包括军工)市场化、政治民主化与法制化的正途,其它邪门歪道只能把国家推向灾难。由此观之,胡锦涛坚持 “不折腾”策略,有其合理成分,希望习核心三思而后行。

春节之后不是要召开人大两会吗?既然“军民融合”被提升为“国家战略”,是否应该让国家最高立法机构认真讨论讨论,看看重回毛的军国主义老路究竟是上策、中策、还是下策?

不要等生米煮成熟饭,才端上桌面让代表们划勾举手。都什么时代了,还搞这落伍的老一套,也不怕青史留丑,贻笑大方?

 

201722日于北京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January 24, 2017
关键词: 军民融合
其他相关文章
郭文贵爆料威力大小 全看他的真话有多少
我看郭文贵现象
小心萨克斯给中美两国开错药方
警惕“共产法西斯”战争狂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