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Global Observer
中国与世界
环球一瞥
总统犯错后的制度制约与社会纠偏
作者:林达

 

在川普就任总统后,签署了一系列行政命令,第一周的最后一个行政命令,是在90天内暂停七个穆斯林国家的公民入境,包括了有绿卡的永久居民,并且暂停难民程序120天。

刚执行,立即导致入境机场大乱,甚至影响到国外机场飞往美国的航空公司。即便假设这个行政命令没错,从技术上来说,命令到执行没有给出一个过渡时间和空间,也是鲁莽和荒唐的:很多人已经在飞机上,一下地,说是风云突变、不让入境了;很多人拿到签证,要登机、要入境时,说是签证不算了,要送返原地;即便是有绿卡,也被机场人员扣留审查。没有过渡,机场人员就没有培训,你让一群机场治安人员如何甄别和确认:谁是安全的?谁有危险?在技术上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而有绿卡的永久居民,要查也显然可以让人家先回家再说。给许多人带来不必要的痛苦和困扰,完全没有思想准备,瞬间陷入从天而降的灾难。

在这里,行政分支出现一个错误,自然有不同方向的制度制约和民间纠偏。

首先就是一个个具体的个人,他们需要紧急救助。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立即代理了两个本来要遣返的伊拉克人,向纽约布鲁克林区的联邦法院起诉,得到不得遣返的判决。弗吉尼亚州联邦法院也发出了“一周内不得遣返有绿卡者”的临时禁令。而波士顿的联邦法官裁定:边界安全人员不能拘留永久居民或拥有有效美国签证的任何人。

行政命令仅执行一天,国土安全部长凯利就发表声明:“在执行总统行政命令规定时,我认为合法永久居民的入境,符合国家利益。”“对永久居民,只要没有收到显示其严重威胁公共安全和福祉的重大负面信息,合法永久居民身份就将是我们逐案确定的一个决定因素。”也就是说,在这场风暴中,至少绿卡持有者先行解脱、没问题了。就绿卡持有者这个点上说,不说是朝令夕改,一天改是肯定的了,也给世界各国看了个执政笑话。先不说别的,就技术错误造成的鸡飞狗跳一片混乱,就是完全没有必要的。而且在所谓执法过程中,还可能有侵犯人权的行为。

这个毫无行政经验的总统,在第一个星期,急于想向自己的选民显示自己与众不同地信守竞选承诺,结果更速速凸显了自己是一个没有行政经验的总统。我想,接下来会有一系列起诉,案子进联邦最高法院都可能。新总统正好把美国各方对行政分支的制约机制都好好体验一遍、补上一课。

质疑是全方位的,大家还要求总统给出受禁七国的选择标准,为什么是此七国而非彼七国?为什么这些国家都不是有国民参与911袭击的国家?我看了下,根据川普行政命令文本,这七国是依据奥巴马政府2015年签署的一项法律,该法律是拨款,但涉及紧缩原来的旅行免签计划和预防恐怖主义的内容。(Ban for 30 days all “immigrant and nonimmigrant” entry of individuals from countries designated in Division O, Title II, Section 203 of the 2016 consolidated appropriations act: Iraq, Syria, Iran, Sudan, Libya, Somalia, and Yemen. These countries were targeted last year in restrictions on dual nationals’ and recent travelers’ participation in the visa waiver program.)特别针对了伊拉克、叙利亚、伊朗、苏丹、利比亚、索马里和也门七国。

原来2015年的该法案是:容许38个国家公民、低于90天的旅美免签。但是,这38个国家的公民,如果在五年内、到过如下四个国家: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和苏丹;或者具有其中一国的双重国籍(哪怕他们从未去过这些国家),将失去免签资格。在2016年6月,奥巴马政府又增加了三个国家:利比亚、也门和索马里。对于后增这三国,待遇同前四国,略宽一点的是,假如是有后三国之一的双重国籍,只要没去过,就可以获免签。川普暂时禁令的国家名单注明据此而来。至于奥巴马政府为什么特别针对了这七个穆斯林国家,而不是别的国家?当时并没有人质疑。但在2015年法案通过之前,“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和“全国伊朗裔美国人行动”等民间组织表示过反对,法案最后还是在国会通过了。

我一直特别喜欢的一个记者,科特. 约翰逊(Kirk W. Johnson),今天推出了一连串推特,例举了那些在反恐中帮助过美军、甚至已经牺牲生命的伊拉克人,呼吁川普总统撤销他的行政命令。他写过一本书《做朋友就是永久的:为救出那些美国留下的伊拉克人而奋斗(To Be a Friend Is Fatal: The Fight to Save the Iraqis America Left Behind )》。他还建立了一个项目:《名单--移民我们的伊拉克盟友计划》,试图帮助所有帮助过美国的伊拉克人移民。我特别理解和敬重他,知道他的感情来自哪里。

今天他上了电视,一个专业记者形象,非常平静陈述了他呼吁的朴实理由:你不救助那些帮助过你的朋友,以后没人帮你了。最后说,我和几个海军陆战队员、军人聊了聊,他们也认为川普总统的行政命令是错误的,我希望他撤回。这就是在技术层面之上了:涉及对错。

在川普行政命令触发下,大量个人的移民经历被倾诉出来。我们看到,实际上,在反恐之下,穆斯林国家的国民要移民美国,哪怕是难民,近年来一直就比较困难,这也是科特. 约翰逊从民间推动、建立那个移民项目的原因,因为单靠向美国政府申请,太难了。许多人从2010年、甚至更早,07、08年,就开始努力办理赴美移民,哪怕是对难民、对一些帮助过美军的伊拉克翻译和他们的家属,移民程序都非常缓慢和困难,能两年办成,算是很运气的。

川普在试图为自己辩解的时候,说了一句,“我的政策和2011年奥巴马总统停止六个月伊拉克的难民签证,情况是一样的。”那么,是不是一样呢?

2011年,奥巴马总统暂停难民六个月的行政命令,当时没人知道。直到六个月的期限早已过去很久,2013年,ABC才报道这个旧闻。

据ABC报道,它的起因,是2009年,在肯塔基州,靠近陆军的诺克斯堡和坎贝尔堡的小城, 发现已经安置在那里生活的两名伊拉克难民,是恐怖组织成员。

经过难以置信的、漫长如电影情节一样的故事:布置现线人、在伊拉克多处取证等错综复杂情节,在两年后突袭,逮捕了他们。之后,一名美军士兵读到他们被捕的新闻,举报他们在2005年8月9日,参与了在伊拉克杀死四名来自宾夕法尼亚美军士兵的恐怖袭击,这四名士兵分别是19岁、24岁、31岁和35岁。最后证据确凿地提交法庭审判。此案几星期后,本拉登被击毙,新闻狂扫媒体,淹没了肯塔基案件,没有引起民众关注。

ABC报道:“由于肯塔基州的案件,国务院在2011年暂停处理伊拉克难民六个月,联邦官员告诉ABC新闻,甚至许多勇敢地帮助美军做翻译和情报工作的伊拉克人,他们的申请也被中止。两名美国官员说,因为移民延误,一名帮助美国军队的伊拉克人,在等候重开难民申请时被暗杀。”我相信,那六个月的伊拉克难民故事,只有科特. 约翰逊和他的同伴关心,没有人去调查和写出来。

那么,两个行政分支的暂停是一样的吗?《华盛顿邮报》等主流媒体立即指出,这当然是不一样的。奥巴马总统当时只是暂停了一个国家半年的难民程序;而川普总统是暂停了来自七国移民和非移民入境90天,外加暂停难民入境120天,甚至一度包括了绿卡持有者。奥巴马政府是发生了肯塔基伊拉克恐怖分子以难民身份入境定居事件、因而检讨对一国难民的入境处理;而川普并非针对特定事件、更像是一个广泛的难民政策检讨。更何况,奥巴马的暂停难民政策的决定没有公布,是悄悄执行;而川普公开宣布、立即执行,弄得世界一片恐慌。一个法律网站说,两个行政命令一样吗?答案是:川普的行政命令整体太大、细节太少太少。两个行政命令唯一相似的地方,是两个政府的暂停,原因都是要检讨和思考一下:难民(移民)中,可能混入恐怖分子,下面该怎么办?

在奥巴马政府的2011年暂停伊拉克难民程序结束后,ABC报道:“那一年,被安置在美国的伊拉克难民,不到一万名。据国务院统计数据显示,是前一年的一半。” 而川普会走得更远。

其实这已经很久了,911以后,行政当局在对待穆斯林入境问题上都很迟疑,不知道到底应该接受多少、怎样甄别、是不是都应该放进来。也就是说,都试图对旅行入境、移民和难民入境的不同程度的紧缩政策,来减少恐怖袭击。那么,这有用吗?

伊斯兰国家的难民和移民,在欧洲各国,都有过一些极端例子,尤其在ISIS出现以后。所以,也都在以各种方式紧缩,这是欧美近几年的老问题了。可是,恐怖袭击本质上只是个人行为、游击形式,说穿了根本无法控制,用控制移民来控制恐怖分子,和反恐战争一样是大炮打蚊子的方式,可是,又有什么别的办法呢?其实是没有。这才是问题所在。

所以不论怎样,在川普时期,美国依然会受到恐怖袭击。多和少,完全看运气,能努力的只是情报部门尽量做得更好些。在2011年肯塔基事件之后,奥巴马政府花了很大力气建立恐怖分子的指纹中心。因为混进来的那两个难民恐怖分子,实际上在伊拉克被抓到过,是有案底有指纹的,如果严格一点,就进不来了。但是大量是没有任何特征的。

记得不久前一个朋友说起,ISIS作为ISIS,已经快结束了。令我想起ISIS刚刚起来时,我写到过,恐怖分子开始聚到一起打常规战争,就是最容易对付的时候。他们迟迟没有被消灭,并不是难消灭,一个原因是外部世界其实没有认真去打。话说回来,他们作为ISIS被消灭的时候,反而是最难对付的时候了。那么多ISIS分子,又突然散开,散到各个国家。估计欧美下面的麻烦都大。而恐怖袭击又会刺激反向的极端分子,这也是无法控制无可预料的。就在美国机场大乱的时候,有人冲进加拿大清真寺,打死了六个穆斯林。加拿大算是被认为最宽容开放的领导和国家了,也无可预料会出这样的恶性事件,这完全是碰巧,有那么两个脑子走极端的人。如果,这碰巧是发生在美国,在那个机场大乱的时刻,那川普也就立马下台了。

所以,我们继续看下去吧。

—— 读者推荐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February 1, 2017
关键词: 川普 总统 制度制约 社会纠偏
其他相关文章
誰當特首,必先確立香港移民自主權
冷静回应伦敦恐袭,勿让恐怖分子得逞
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
华尔街日报编委预测中共政权
共和国的长子,中国老百姓的钱不带这么烧的!
巨嬰之國?
一个老共产党员想说的几句真话
每一声枪响,都是对这国的礼赞
三十年人文大杀
中南海内幕:中共19大人事安排存重大变数 习近平最后一刻“阻止”6常委会见蒂勒森
李克强摸袋鼠,摸错了地方
美國新任環保署長——“看守雞棚的狐狸”
金文泰:深受港人愛戴的“使君”
警告利益集团谋权 中共是否对症下药?(视频)
一种新东亚秩序的想象:欧盟式的命运共同体*
朝鲜风云 美国双赢中国双输?
曾经有这样一位才子外交部长
川习会在即,中国仍心存疑虑?
英媒: 澳大利亚拒绝与中国一带一路接轨
秦晋致李克强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