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and USA
中国与世界
中美关系
警惕“共产法西斯”战争狂热
作者:关风祥
 

春节这几天有点邪门,网上热议小说家玄睛的一篇宏文,题目叫《特朗普只是一个开始,人类历史即将面临转折(深度)》(以下简称玄文),在微信群中传得风风火火。(http://cj.sina.com.cn/article/detail/2949462582/152277?column=china&ch=9)

对于小说家写的政论,我一向兴趣不大,最多扫扫标题,懒得细读。印象中,他们的分析往往浮皮潦草,扑风捉影,不证而论,缺乏逻辑和严谨。无奈好友用微博发来,郑重推荐,请我点评,不得不认真拜读。岂料,读后震惊异常,觉得该文具有重要指标意义,有必要点出背后隐藏的玄机。这里先点评三点,供网友拍砖:

 

 

第一,鼓动中国百姓丢弃“和平幻想”,准备以战争实现“伟大抱负”

 

玄文开宗明义,规劝百姓把个人命运跟“党国命运”捆绑。说什么“和平发展不是人类的天赋人权”,“个人奋斗与阶级上升是平民短视的幻觉”“经济上升、国家扩张的时期,一切矛盾都不足以成为矛盾,发展的问题可以用进一步发展来解决。但是说这个话的人,有没有考虑一个问题:如果发展开始停滞了,这些累计的问题该怎么解决?”言外之意是,你们不要幻想通过个人奋斗来谋求处境的改变,只有战争和对外扩张,才能给你们创制美好未来。这显然与联合国人权宣言所主张的“人人有通过劳动追求生存与发展的天赋人权”背道而驰,本质上跟当年纳粹动员德国青年上战场,或者日本天皇宣扬“武士道”精神,宣传手法类似。唯一不同之处,是德国纳粹和日本军国主义,宣扬的是“种族法西斯主义”,而玄文宣扬的是“共产法西斯主义”。

就反文明反人类而言,种族法西斯跟共产法西斯其实没有本质区别,都是对内恐怖专制,对外武力扩张。前者鼓吹种族优越,后者鼓吹信仰优越(三个自信),也不排除包含种族优越论的成分,比方“龙的传人”之类。目标都是用火与血打造理想王国。当年德国人崇拜希特勒的原因之一,是他一度振兴经济,让民众感觉他带来新希望。如果党国如法炮制,把五毛党改编为褐衫党,颁发荣誉证,提高待遇,解决住房,估计他们也能掀起个人崇拜热潮,对内批斗敢言之士,对外充当冲锋陷阵的敢死队。

当前中国经济形势严峻,包括白领在内地许多打工族处境难堪,对前途迷茫。究竟应该向国内权贵讨公道,制止贫富两极化?还是向国外资本主义世界讨公道,实现世界范围的“一平二调”再分配?正是党国高层的头疼问题。玄睛的宏文应运而生,指出了“正确方向”:就是忘记国内矛盾,把怒火和矛头对准国外,鼓吹通过向外扩张来实现“大国崛起”梦想,同时也给迷茫徘徊的青年人勾画出“美好”前景。至于战争后果如何?多少人“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另有多少人要为“圣战”捐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万一时运不济,像“甲午海战”那样全军覆没又怎么样?这些问题都是鼠目寸光者的烦恼!男子汉大丈夫不屑于这般庸俗。中国古诗不是说“男儿立志出乡关,报答国家哪肯还?埋骨岂需桑梓地,人生到处有青山”吗?年轻人,挺起胸膛,拿起刀枪,跟着党国干吧,共产主义的美好愿景,就在眼前!

 

 

第二,鼓吹用战争消灭资本主义世界,实现“共产大同”的乌托邦美梦

对青年进行一番战争鼓动之后,玄文转入正题,开始沿着主旋律谱写的乐章,推销他对战后世界的美妙刻画:“一般来说,战争虽然是毁灭性的,但是也有一些正面影响。它会极大的推动人类的科技进步和发展,彻底的摧毁旧的秩序,这样在一次大战结束之后,人类又可以迎来长久的和平。而现在人类的几个关键科技,比如人工智能、机器人、核聚变、基因工程等技术一旦突破。共产主义社会的到来,就有了最坚实的生产力基础。体力劳动将会退出人类的历史舞台,甚至部分脑力劳动也会被取代,只有科技创新、艺术文化等等领域,需要人类继续前进。而战争,同时也会扫清旧时代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桎梏,使得我们建立更加适合新时代的制度——再也没有人剥削人的制度。”

以上说教,很得马列毛的真传。当年读过马列的中年人,对此都不陌生。什么叫“人剥削人”?如果私有制和商品市场的等价交换属于剥削,那权钱勾结算什么?买官卖官算什么?强迫拆迁又算什么?老毛时代,我们曾经跑步进入过一次“共产主义”,或说差一点就进入“共产主义”,但代价是数千万人冻饿而死,国民经济濒临崩溃边缘。邓胡赵那批老人良心发现,重新恢复私有制和市场经济,迅速融入世界市场,才摆脱饥饿实现小康。怎么刚吃了几天饱饭,共产狂热病又要发作?

值得庆幸的是,自上世纪末苏东波巨变之后,马列说教已经破产,就连中国官方书店,如今也拒绝收购和展销马列原著了。店员说“白给也没人要”。原因很简单,活生生的经济现实证明,人类社会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现比资本主义市场更高明的经济制度。马列主义的苍白说教完全是痴人说梦。只要消灭私有制和市场,停止商品和货币流通,生产立马停滞,经济迅速崩溃,人类只能退回到荒蛮时代,不会再有什么新科技革命和“体力劳动退出历史舞台”之类的奇迹发生。至于为什么马列毛那一套不灵?原因并不复杂。稍有头脑的人都能想明白。第一,除了等价交换,难道还有更能激发人类创造性的灵丹妙药吗?第二,所谓人的觉悟“空前提高”和物质产品的“极大丰富”有可能吗?如果共产党人的觉悟那么高,像玄文说的那样,可能带领全世界奔向共产主义,那干嘛党国还“无官不贪”?非得劳驾王岐山如此费力去打“永远打不完”的老虎呢?

退一步讲,就算共产党人都是圣贤,个个拾金不昧,坐怀不乱,温饱之外,没有更多物质追求,难道社会就能各取所需?敢问玄睛是否知道:人是特殊动物,不同于猪狗,除了生理上的生存需求之外,还有心理上的攀比需求。前者容易满足,现有生产力保证人人吃饱应该不难。麻烦的是后者,心理攀比永难满足,即使科技能做到,资源的稀缺性也没法克服。攀比导致贪婪和追求,好的一面是推动技术创新,坏的一面是引发巧取豪夺和分配不均。难道这个人性特点,是共产主义能解决的吗?

 

 

第三,文章背后有推力, 可能被官方利用并放大

如果这篇充满悬疑的奇文,仅仅是玄睛本人的灵感火花,只在茶杯里掀起一点风浪,也倒罢了。不值得大惊小怪,我也不会有兴趣评论。但遗憾的是,国内网友的转发广度和炒作力度超乎想象,却未见有人反驳。不由令人纳闷,怀疑炒作背后有人推波助澜,很可能跟最近出现的言论左转有关。最近言论收紧,凡不合乎主旋律的文章,悉遭封杀,作者本人和家属,还有受毛左打骂的危险。而附和主旋律的作品,哪怕公然鼓吹以战争推行共产主义的奇文,倒能通行无阻。这种现象本身,比一两篇奇文严重得多。往轻里说,是官方言论审查有偏好性;往重里说,是官方要利用文人的“出格言论”,有意释放试探气球。如果引发国内抗议和国际反弹,他们可以推给“言论自由”,跟党国的顶层设计无关;反之,如果不臭反香,受到网民追捧,说明“共产法西斯”大有市场,从而给党国的下一步行动做好铺垫。

必须指出,公然鼓吹共产法西斯战争狂,史无前例。就连毛共年代,也只说自卫,不提主动出击,大概跟朝鲜战争的痛苦经验有关。马列原著中,也没有以发动战争“结束资本主义”的提法。列宁说“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即使爆发世界大战,那也是“帝国主义分赃不均的结果”,不是共产党人策划的结果。无产阶级应该“用革命制止战争”,或“变帝国主义的国际战争为国内革命战争”。但玄文所说的世界大战,以及军方鹰派鼓吹的“主动出击,先发制人”,并非出于自卫,而是主动挑起大战,甚至核大战。这种“超级”战略构想,不但违背马列祖宗的原意,更挑战维护和平的世界主流文明。

如果说一战、二战的进攻方,都带有攻城掠地、扩张殖民地的色彩,那么近年来的国际冲突,只有俄国吞并克里米亚,和伊斯兰的建国扩张属于对外侵略,欧美民主国家的军事行动,主要是为了维持国际秩序,没有侵占领土和掠夺资源的目的。如果说争夺经济利益,那也是通过贸易和竞争手段,而非炮舰政策。玄文所宣扬的世界战争,谁是攻方谁是守方?为什么而打?除了主义之争,还有什么具体诉求?这些问题都没有展开。但纵观上下文,要表达的意图已经十分明显,那就是中国要做攻方,主动出击,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会是守方,被动挨打。这种蛮横好战的姿态,只能跟二战前夕的德意日法西斯相比。

万一玄文所鼓吹的进攻策略不幸成真,我倒要给中国的好战份子提个醒:别忘了二战的惨痛教训,尽管盟国开始被动挨打,受创连连,但自由社会的民众一旦觉醒,其后劲不可低估。战争的结果,绝对不会是民主资本主义社会的失败,只能是共产乌托邦法西斯主义的彻底消失,永远灭亡。一个没有共产恶魔破坏捣乱的自由民主大同盟,必将获得最后胜利。

 


201721日于北京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February 3, 2017
关键词: 共产法西斯 战争
其他相关文章
司法獨立不等於法治
小丑政治登上舞台
学者:中国可以选择作茧自缚
俄建“悲伤墙”悼念政治迫害遇难者
为啥”入世”十五年不能”转正”?有关WTO和TPP的中国细节
为“占中三子”事先辩护
戏说北戴河信息的“自相矛盾”
数以万计港人大游行声援“良心犯”抗争者
诺贝尔和平奖,中国后继有人
61年之后,这部影片终于算是平反了吧
台北大运开幕有惊无险 中国队如期缺席
国际舆论猛烈批评黄之锋事件港府犹说香港法治世界第三
中国出版审查登堂入室走向世界
企业姓党,也能畅行国际市场?
诺贝尔和平奖应该颁给香港的青年政治犯
北戴河会议开过了吗?
孝文化起源及孝感文化产业发展思考
英媒:共产党正在“重新定义”中华文化
弱国真的无外交吗?
剑桥大学出版社应中国政府要求删除三百余篇《中国季刊》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