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Global Observer
中国与世界
环球一瞥
美墨边境围墙与柏林墙
作者:胡平

 
 
美国总统川普下令修建墨西哥边境围墙,引起很大争议。德国首都柏林市长米勒向川普喊话,促请他不要“重走隔离的道路”。米勒警告说,川普的计划会造成“奴役和痛苦”。因为他手下的城市受东西德分治所影响,从1961至1989年期间,被柏林墙所分隔。
 

这里,我暂且不去讨论川普的修墙计划正确不正确的问题。我只是要强调,无论如何,把美墨边境围墙和柏林墙相提并论是完全错误的。美国人修建美墨边境围墙只是防止外国人随便进入美国,并不防止美国人自由出去;柏林墙却是要防止本国人自由出去。前者好比院墙,防外人入内;后者却是监狱的墙,防内人外出。只有后者才造成“奴役和痛苦”。两者的性质截然不同,不可同日而语。

其实,川普关于在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的计划并不是什么新发明。早在上世纪90年代克林顿当总统的时候,美国就在美墨边境开始修建隔离墙了,当时主要是为了阻止人贩子和毒贩子。2001年911事件后,为了加强本土安全,小布什总统进一步扩建隔离墙。现在,美墨边境很多地段已经建有隔离墙,在其他地段,没有砖头砌的墙,而是利用影像扫瞄器和无人机等新技术加强了边境地区的监控。

修建隔离墙的目的之一也是为了阻止偷渡客即非法移民。

看地图,美国东边是大西洋,西边是太平洋,北边与加拿大接壤,加拿大也很富裕,和美国都属于第一世界,南边很大一部分和墨西哥接壤,墨西哥不是富国,过去一直被归为第三世界。漫长的美墨边境是地球上唯一的第一世界与第三世界接壤。其余的第一世界国家,要么是汪洋大海与其他国家相隔离,要么是与别的第一世界国家接壤,或者是和第二世界的国家接壤。只有美墨边境,一边是第一世界,一边是第三世界。两边差距太大,所以从墨西哥非法越境进入美国的人特别多。再加上美国的西南部很多地方原本属于墨西哥,本来就有很多墨西哥人,新来的墨西哥移民(包括非法移民)没有语言障碍和生活习俗的麻烦,很容易适应生存。据说在有些地方,只懂西班牙文不懂英文可以找到工作,只懂英文不懂西班牙文反倒找不到工作。

美国现有三亿多人,其中墨西哥人三千三百万。现在美国境内有一千多万非法移民,其中来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最多,占一半,有六、七百万。在美国,华人有四百多万,非法移民不超过三十万。在美国有多少穆斯林?没有准确的数字,不过一般估计不超过三百万,也就是不到美国总人口的1%。

由此可见,在美国,非法移民的问题主要是墨西哥非法移民的问题,而墨西哥非法移民都是通过漫长的美墨边境偷渡的,因此美墨边境始终是个大问题。不过近些年来,墨西哥的经济有所发展,偷渡美国的墨西哥人在减少,从美国回流的墨西哥人在增多。再加上美墨边境已经加强防范,越境偷渡已经比原来困难多了。现在美国人对川普的修墙计划有争议,主要是说,工程浩大,花费很高,怎么个修法?谁来付钱?有多大用处?是不是有必要?等等。但无论如何,这个美墨边境隔离墙和当年的柏林墙根本是两码事。这一点是很清楚的。

 

—— 读者推荐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February 8, 2017
关键词: 美墨边境围墙 柏林墙
其他相关文章
“危邦不入,乱邦不居”背后的中国危机大逃亡逻辑
全面管治權就是全面威權化
白宫:川普亚洲之行意在让世界避免跌入更黑暗时代
分析:周小川的言辞为何愈发直率?
美防长马蒂斯试图团结东盟抗衡中国
习近平力推大国外交,全球野心引发忧虑与抵制
中共常委人选热猜 官媒更正记者会虚构记录
深入虎穴成虎子 臥薪嘗膽發虎威
十九大选举又要作弊了
金融危机十周年:下一个会是中国么?
强国、矛盾、改革:习近平十九大报告关键词
专访格雷厄姆参议员:中国若想做,明天就能制止朝鲜
一个令人震撼的真实故事
当代对自由民主制度的考验
高票意味着政治死亡 ——前东德共产党选举作弊回观
刘晓波的自由之争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孙政才被指控“阴谋篡党夺权”
平论Live | 十九大周小川警告与中国危机大逃亡
中國濫用香港為北韓吊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