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中国不仅不是市场经济,还更糟糕
作者:练乙铮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中国山东的一个盐田。尽管中国解除了2000多年来国家对盐的垄断,所有盐厂仍然是国有企业。

Wu Hong/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中国山东的一个盐田。尽管中国解除了2000多年来国家对盐的垄断,所有盐厂仍然是国有企业。

他们说:中国不是市场经济。

 

去年12月,在中国加入世贸易组织15年后,欧盟、美国和日本正式拒绝赋予北京一个后者垂涎已久的标签,拒绝在关税和其他贸易限制上对北京做出重要让步。



这部分反映了政府干预所造成的经济扭曲,包括钢铁供应过剩,结果中国向先进的工业化国家出口和倾销钢铁,损害了当地制造厂和工人的利益。事实证明,近年来中国采取的很多高调的市场开放举措,如果不是故意糊弄人,也已经是半心半意在进行了。

尽管中国大肆宣扬解除了2000多年来国家对盐的垄断,但所有盐厂仍然是国有企业。外国资产管理公司现在获许在中国经营外资独资企业,但只能与机构投资者和私募股权基金做交易,不能和散户群体这更大的一块肉打交道。为了达到稳定人民币的目的,北京不再允许中国公民每年从国家换取最高5万额度的美元,而且最近还对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等外国公司的资本汇回进行了限制。

过度控制、干预主义、货币操纵——不,中国不是市场经济。但更糟糕的是:中国共产党已经成系统地渗透到了中国正在增长中的私营部门,已经在超过一半的非国有企业中开展活动;它可以操纵甚至控制这些公司,特别是大型企业,一些外国公司也不例外。现代中国经济是党-企业联合集团式的经济。

这一切始于1927年。当时共产党羽翼未丰的部队和国民党政府对抗,遭受了严重损失,毛泽东及其战友决定在军内建立一个反映党组织结构的等级制度。目的是想在全军上下灌输斗争精神,确保党的最高命令自上而下地传达下去。在连级成立党委,在排和班一级建立党小组,招募那些听党的话的人当兵。在短短几年内,七零八落的农民军就被改造成一支强大的军队。其余的就尽人皆知了。

快进到2002年,在江泽民执政期间,中共召开了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之间的那些年里,中国经历了两次革命。第一次是1949年建立了共产主义国家;第二次是1978年抛弃了停滞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朝着市场经济方向进行改革。到2002年,中国正在与法国争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的位置,中国人的创业精神已经被重新唤醒。很多政治精英已经成为了私营企业老板和管理者,其中不乏党和政府官员的亲属。

为了让这些越来越重要的所谓的新兴社会阶层得到正统地位,中国共产党代表大会征召了许多有影响力的人物入党。按照正统的马克思主义,这种行为可能是离经叛道,但是依循一种合乎时宜的新意识形态——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它变得可以接受了。这也是一种精明的交易。为了在政治上能被接受,资本家和私营公司的高级经理人要服从党的指挥。

在开始控制管理阶层之前那一年,中共已经开始操纵私营公司的运营方式。从2001年起,员工中至少有三名中共党员的所有私营公司都必须成立党支部。它们很像几十年前红军中的党小组,因为按照《中国共产党章程》的规定,公司里的党支部必须“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

从这个共产主义共和国成立起,这种控制机制一直为国有企业所固有。2001年,中国刚刚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没多久,它被正式引入私营部门,在2002年的党代会之后进一步扩大。2006年前后,它被引入沃尔玛等外资私营公司。

2015年的官方数据表明,近52%的非国有公司设有内部党小组。如今在外资公司甚至外国非政府组织,至少是那些规模较大的组织中,这种党小组也很常见。

这肯定会让外资公司和外国政府感到十分担忧,因为《中国共产党章程》要求所有党员“坚持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个人利益服从党和人民的利益”。或者,就像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说的,出现利益冲突时,“党性”要高于人性。

想一想这意味着什么。比如,一间外资公司雇佣了一名中国高级经理,让他可以接触到公司的专利技术,他同时也是一名中共党员,是这间公司的党支部成员。有一天,他在党内的上级命令他把公司的一项商业秘密转给一个当地竞争对手。为了党和国家,他只能服从命令。

换言之,问题不只在于中国经济不是市场经济,政府不允许经济足够自由地运行。它的构造本身,就是为服务于中共经济与政治的意志和利益而设计的,并且一再地据此重新设计。这种党和公司的复杂结合只会进一步扩张,因为大部分国有企业——旧经济中效率低下的残余部分——正被快速发展的私营部门所取代。

虫草是一种昂贵的中草药,据说能治疗肺和肾脏疾病以及勃起功能障碍。它来自一种奇特的生物。冬季到来时,某种蛾子的幼虫被一种微型真菌攻击和侵占。夏季来临时,它们依然看起来像动物幼虫,但实际上已经变成了植物群体。在过去的大约15年里,中共以几乎完全相同的方式占领了中国的私营公司:它们看起来可能依然像一般的公司,但实际上是党的强大产物。

 

练乙铮是香港和亚洲事务的评论作者。


—— 原载: 纽约时报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February 14, 2017
关键词: 中国 市场经济
其他相关文章
这不是党史:方志敏的宇宙真理
艾晓明:困兽犹斗
一份令人憂心忡忡的預算案
鸦片战争
肖建华事件闹大了 上万商界人物遭限制出境 包括李彦宏
分析中国的未来
普林斯顿的京城老炮
沈大偉新著《中國未來》:漫長衰落,還是重回政改?
保衛澳洲家園,守護普世價值
中国社会:座落在火药桶上的金字塔
爱国老兵归故里 党国恩情何处寻?
悲剧人物---邓小平
金正男被谋杀与朝鲜半岛危机的逼近
中国青年一代聆听尊者达赖喇嘛演说的历史意义
曾蔭權入罪的啟示
告别不了的“穆斯林恐惧症”
仇恨“流行”- -是愚蠢的底层相残,还是精明的集体错误?
特朗普时代,美国德国外贸大战
贫贱夫妻百事哀——文革中底层社会缩影
美议员重提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黄之锋对通过表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