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Nationalism
政治中国
民族主义
蒋祖权:未来注定还要翻天覆地
作者:蒋祖权


历史上爱国们的前科

近代历史上第一波被称为爱国的运动,非(义和团)莫属,教科书上都写过义和团的爱国事迹。有些历史资料误以为义和团爱大清国,并以扶清灭洋的旗号烧杀抢劫,实际上义和团的另一个口号是“先拆电线杆,后扒火车道,杀尽外国人,再与大清闹。”

著名的五四运动中也有很多特色的爱国们,这一场爱国运动,不仅打了卖国贼曹汝霖,还火烧了赵家楼以及相邻的11间民房,也让民国政府失去了很多外交上的利益。当时北京大学一名叫江绍源的学生把曹汝霖家里一床红绸被子拖在地上,撕了一块红绸拿在手里,边晃边喊:胜利了!胜利了!

后来被打的卖国贼没有跟日本人合作,参与放火的爱国者梅思平却成了汉奸,抗战胜利后在南京被枪毙了。

民国的外交还是可圈可点的,尤其是袁世凯和他的英文秘书顾维钧,袁世凯和顾维钧先后都在外交上为中国竭尽全力争取过国家权益,只是义和团的传人们从来就没有理性过,一百多年来他们一直都很狂热,今天还是这样。

九一八事变的时候,又出现了很多这样的爱国们,最著名的是抗日请愿团[青年援马团]在上海抬棺出征,一路宣传,步行去东北抗日。当时就有报纸这样评论:这样一边抬棺一边走,到东北起码三年,为什么这些爱国们不坐火车去东北抗日呢?1936年, 西安事变的时候也是一样,喊抗日喊得最欢的爱国军官孙铭九很快就投靠了太君,做了汉奸。当时还有很多的爱国们,一边高喊抗日,一边往后方跑,有的爱国们干脆跑到根本看不见日本人的地方,然后再大声抗日。这样的基因遗传到抗战结束70多年后,就有跑到日本宾馆里放水爱国的人了。

历史上,有很多真正抗日的爱国者都默默无闻牺牲了,有些活下来的抗日英雄又被自己的同胞在运动中杀掉了,至今也没有把这些英雄的名字写进教科书。

后来,红卫兵们的爱国热情那就更不用说了,历史上有图有真相,红卫兵们留下的史料比义和团的要详细多了,这里就不忍多说了。有一点是必须肯定的,今天很多老红卫兵的内心还是像当年一样爱国的,只是他们的胳膊腿越来越不行了,这算是历史不幸之中的万幸吧。

如今,令老爱国们欣慰的是,小红粉成长起来了,小红粉们不但会翻墙爱国去骂人,还喊出了很多可以媲美纳粹的口号,比如宁可大陆不长草,也要解放什么岛,是什么名字的岛,我不记得了,但肯定不是库页岛,因为那个库页岛“爱国们”是不敢提的。还有一个特色就是,很多这些底层抗日反美跟着导向叫嚣战争的年轻爱国们,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普遍没房,甚至还没有老婆,惨兮兮生活在社会的底层,所谓的爱国就全凭一张义和团的嘴,只有鬼才会相信像他们这样的人能爱国。

今后,当还有人以爱国的名义跳出扎推乱叫唤,继续打算把中国往历史的沟里拖时,大家看好了,这样货色历史上都是有丑恶前科的。

我为清末辟个谣

一百多年前,历史还是清末。那时中国刚有电报和电话,还没有微博和微信。但在那个时候,有预备立宪,有开放报禁,各省有谘议局;有默默等待时机的袁世凯,有极力鼓动革命的孙中山,有后来主张内阁制的宋教仁和主张联省自治的陈炯明,当然还有一个跑龙套的满清摄政王(载沣),现在看清末历史,当时权倾中外的摄政王其实就是一个打酱油的。

这位摄政王的主要台词就是在溥仪登基大典上安慰边哭边喊“我不挨这儿,我要回家”的小皇帝时说的那句话:“快完了,快完了”。后来很多王公大臣和百姓都把大清的迅速灭亡归结在载沣的这句话上,这让载沣一直郁闷到临终,因为载沣说他当时明明说的是“快好了,快好了”呀。

如果清末要有微博和微信就好了,载沣可以先发一条微博,声明自己说的是:快好了,不是快完了。然后将现场视频发到三品以上的微信群,让那些王公大臣的谣传不攻自破。大清亡了,怎么能都怪他的一句话呢。

可惜清末还没有这些传播平台,注定要带着“快完了”的谣传真的完了。但如果民国要有微博微信就好了,袁世凯,孙中山,宋教仁,陈炯明都可以发发微博,发发朋友圈,说说各自的主张,或许大家可以在粉丝评论压力下坐到一起,就称帝和二次革命的事情好好谈谈,或许大家就不再真刀真枪决胜负了,或许就不会把好好的一个民国打成战国了。

可恨的是,民国的时候还没有微博和微信;更可恨的是,就算民国的时候有微博微信也没用,因为那个时候中国人百分之九十以上都不识字,发什么也看不懂。不像今天,今天中国人的识字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了。幸运与不幸的是,历史为每个时代关闭一扇门的时候就会打开一扇窗,打开一扇窗的时候也会关闭一扇门,今天这个时代有了很多清末民国没有的优势,有了更多的文化传播和广泛的沟通交流,有了微博和微信,但是清末和民国很多早就有的东西却都没有了。百年之间,一会儿有得有失,一会儿有失有得,让这段历史哭笑不得。

唯有一件事情还在,就是今天的民众还像清末一样相信很多谣传,这是为什么呢?其实,清末的时候很多人心里也是清楚(载沣)不可能说“快完了,快完了”这样的话。溥仪登基大典上的王公大臣也能听到载沣说的是“快好了,快好了”,但是大家还是愿意相信那个谣传。所以,清末就算有微博微信天天辟谣也没有用,因为那个谣能迅速传播是因为说到很多人的心里去了。清末的时候就是这样,那些王公大臣跟普通百姓一起传谣,很快就把谣传变成了历史事实。

死水微澜受不了大河奔流

曾几何时,女子的小脚是一种时尚,也是一种普遍认可的习俗,谁家女子不缠足不仅仅是被耻笑那么简单,恐怕都嫁不出去。

600多年前,有一位叫马秀英的女子坚持让自己的双脚自然生长,健康的脚步却导致端庄温婉的马秀英遭到扭曲世俗的讥讽,甚至她贵为大明帝国的皇后也不能幸免,600年前虽然没有微信,却同样流传着各种丑化马大脚的段子。

现在想想,将四个脚趾折断压在足底,那是一种多么残忍痛苦的过程,当这些精神与肉体备受长期折磨的悲惨经历形成了普遍存在的行为习惯并获得扭曲世俗的一致认可,自然就会主动跟着去嘲笑任何一双自然生长的双脚,让那些正常的生长不得安生无法正常存在。

其实马秀英的脚只是因为正常生长比缠足女子的畸形小脚相对大了点,根本没有传说中那样巨大,但是2017年还能百度到丑化马大脚的段子,可见中国历史上各种禁锢习性深入民众内心的影响有多么恐怖可怕。

历史上,在灭洋的义和团眼里,善良的传教士就是恶魔;在大清的顺民眼里,剪掉辫子的留学生就是假洋鬼子;在民国的道学眼里,一副人体油画就是伤风败俗;在革命的红卫兵眼里,文明的西方就是腐朽的象征。虽然中国的时代不断在变,但是很多看世界的角度依然站在过去的位置上,所以在今天很多中国人眼里,正常表达个人主张的美国就已经是举国大乱了。

当今社会,很多中国人仍然带着各种被禁锢扭曲的习惯看待世界和区分各种事物,还在用不正常的眼光打量很多正常的存在,不仅去担忧和恐惧一些正常的社会发展,而且还在继续讥讽嘲笑与排斥那些没有体验过的健康发展的正常状态,犹如一潭死水惧怕像大河一样奔流,享受不了波涛的起伏。

历史上的满清就是这样一潭死水,清末洋务运动革新以及革新的代表作品北洋舰队曾经让满清这潭死水荡起过几波微澜,但最终还是都沉入到禁锢的死水之中了。

昨日前尘还不算远,历史长河终归如川,地球自转不会因为某些人头晕而减速,文明进步不会因为懦弱的恐惧而停下世纪的车轮,历史上很多在惶恐不安中的愚昧认知与迷茫痛苦中的错误选择,都是因为一个时代接着一个时代把正常与不正常搞反了。

—— 读者推荐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February 16, 2017
其他相关文章
反右前后
有多少悲哀卷土重来(下)
有多少悲哀卷土重来(上)
历史上溃败带来的转折
历史上他们也曾不以为然
灾祸是中国历史的惯性
三峡大坝何去何从?
从破窗效应到国家屋顶
历史上的那些外交
文革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