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Exchange & Debate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交流与交锋
告别“穆斯林恐惧症”
作者:吴菊生


“历史潮流的真实景象,常常隐藏在纷繁复杂的表象后面,仅从表象看世界,是一切错误思考及其结论的根源。从众永远是人类思考的大敌。”

英国脱欧中的政客操弄以及美国大选川普的惊世表演,背后都有穆斯林的奇怪身影,加之法德等欧洲国家近来不断上演的穆斯林裔恐袭事件,在全球掀起一轮又一轮“穆斯林恐惧症”。就连一向平静如水的澳洲大地,也不时听闻个体穆斯林制造的袭击事件。各种各样的贴子广为传播,各类种族主义宗教极端主义言论纷纷登台,不仅仅是西方,就连对穆斯林印象有限且信息封锁的大陆中国,也是一片愁云惨雾。社会上大多数民众脑力不够,跟着媒体起哄,少数知识精英也不辨是非曲直,以普及知识名义,大肆渲染似是而非的结论。那些喜欢中国“现代奴工”多多益善的所谓人口学者,更是借机兜售他们的私货——鼓吹人口越多文明越强大。其实这些人都错了,世界的未来远不是他们浮浅的眼光所能看清的。

穆斯林的兴起早就过了它们的黄金时代,自“百年翻译运动”(*1)(约公元830年至930年)结束,穆斯林作为一种文明,便再无大的建树。至13世纪,则更由于蒙元帝国的扫荡,一撅不振。其后虽有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的兴起,但已属明日黄花,难以重现旧日光芒。一百年前欧战结束,奥斯曼帝国解体,穆斯林世界从此四分五裂,民族教派之间纷争不断,至今大多数国家无法进入现代文明国家行列。

任何一种文明的兴起和繁荣,其背后皆有经济的原因。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随着国际社会的工业化进程需求大增,借重战略资源——黑金石油,穆斯林世界似乎再度繁荣并积聚了巨额的财富,一时间,中东再次成为世界目光的中心。穆斯林极端主义运动以及伴随而来的恐怖主义活动,一时甚嚣尘上,令世界侧目。穆斯林激进主义“撒拉菲运动”(注2)的兴起后面都有中东石油富豪的影子,法国境内的一百多家撒拉菲教派清真寺都是由他们资助的。然而,这一切即将随风而逝。随着新的能源科技革命的出现,石油的地位日趋没落,其最终被淘汰的历史命运已无法避免。用不了多少年,中东富豪将成为一个历史概念,就像他们曾经是历史的隐者一样,此一地区将再次离开世人的视线,消失在全球地缘政治影响之外。随之而来的是穆斯林恐怖势力的式微和退出历史舞台,他们将重新为自己的生存去努力奋斗,而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去找别人的麻烦。至于很多朋友希冀出现的穆斯林改革运动,只能慢慢来了,一如中国的文明复兴,将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世界纪元第二个千年穆斯林默默无闻,未来如果不伤筋动骨地改造,历史仍旧不属于它们,近几十年它所巧遇的繁荣与中国文明有着共同的历史轨迹,即享用西方文明的“福利”。区别在于前者靠石油,后者则是同为西方资本需要的廉价劳动力,都是基于某种特定资源。红利期已经结束,接下来它们都得重整旗鼓,靠踏踏实实的社会改造,走出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道路。

讲到穆斯林,讲到穆斯林恐怖主义,就不能不讲到欧洲。有太多的朋友为欧洲操心(其中糊涂的不少),其实都属于瞎操心!欧洲二战以后出于经济发展的考虑,接纳了不少穆斯林国家民众,近年来又出于人道主义接受了为数可观的穆斯林难民。这些民众中的极少数激进分子也确实构成了欧洲社会很大的问题。但就此得出欧洲将穆斯林化,出现法兰西斯坦,德意志斯坦,欧洲斯坦等,那确实是多虑了。众所周知,穆斯林主义未来的改革路线和方向就是世俗化,这一改革已经在土耳其获得成功,中东穆斯林地区唯一的成功国家也正是土耳其,即使其某一段时间宗教极端势力回潮也无改大的方向。既然如此,怎么可能想象具有深厚基督教文明传统,早已现代化世俗化的欧洲“穆斯林化”呢?这是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的事。依我看,不是什么欧洲穆斯林化,恰恰相反,是欧洲国家内的穆斯林民众现代化世俗化,或者说西方化,这个迹象已经显现。随着中东地区穆斯林石油国家经济式微,ISIS的覆灭,其对欧洲各国穆斯林民众的影响力也将逐步消失,欧洲各国的穆斯林人群逐步融入欧洲现代社会,将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如今欧洲穆斯林的年轻一代上清真寺的正在日益减少,就连尼斯惨案的作案人也并不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既不祷告也不过斋月,仅仅是一个社会的失败者走上了极端的邪路。德国已经开始出现大批穆斯林经严格审查后改教皈依基督,且很快将成为潮流。法国政府也正在切断撒拉菲教派的资金来源,在紧急状态下无须法院批准突击搜查该类清真寺并禁止其传教。人类历史所呈现的一部文明发展史从来都是文明战胜野蛮,先进战胜落后的图象,即使稍有反复,也只是历史的瞬间,不足为训。何况以今日现代文明力量之强大,令其逆转,谈何容易,无疑蚍蜉撼大树!恐怖事态若真到了临界点,欧洲社会几个月内便能剿灭全部的穆斯林极端分子。鉴于最近若干年的穆斯林逆流,欧洲社会的民众和政府必将吸取历史教训,进行一系列的社会经济和文化政策调整,从而加速穆斯林民众的现代化世俗化进程。我对此确信无疑!

谈到欧洲穆斯林问题,有一个事实无法回避,就是穆斯林人口的高生育率。这一问题粗看很严重,有一种传闻说在法国,穆斯林的生育率是八,而非穆斯林生育率仅一点八。如果静止地看问题,无疑给人以巨大的心理冲击。然而进一步深入思考下去,答案或许未必怂动人心。社会的发展并不是简单呈直线型,上一代带着原住地的文化习惯来到欧洲,其下一代未必依照上一代的方式生活,随着环境和观念的变化,生育观念和习惯的改变在情理之中。稍有阅历的朋友想必还记得二十年前,美国的非洲裔也享受过一种待遇——所谓“黑人高生育率占领美国”。如今,此一预言早已消失于历史的云雾之中,徒留一丝记忆。拿中国人来说,传统中国人多子多福观念千年一日,未曾改变。然而到了海外(包括那些改革开放年代之前的华人),尤其到了西方发达国家,随着环境观念的变化,中国人的生育率大幅降低,甚至低于当地民众。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入境随俗,这些简单话语后面,隐藏着深刻的社会经济和文化密码。亨廷顿在他的名著《文明的冲突》里,依据大量的数据分析,也得出了穆斯林社会的高生育率将结束于2025年前后。所以对此类数据(穆斯林高生育率)大可不必担忧恐惧,一切上帝自有安排!

任何一种运动都有它的生命周期,也就是一到两代人时间。二十年前几乎无人谈论穆斯林恐惧,相信二十年后(也许根本用不了二十年)穆斯林恐怖势力对世界及人类和平的威胁也将寿终正寝。历史潮流的真实景象,常常隐藏在纷繁复杂的表象后面,仅从表象看世界,是一切错误思考及其结论的根源。从众永远是人类思考的大敌。告别“穆斯林恐惧症”此其时也!

作者为独立政经评论家,曾在上海、深圳多家报刊任职。

 

2016-08-14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February 16, 2017
关键词: 穆斯林恐惧症
其他相关文章
大萧条来临的前奏?
告别不了的“穆斯林恐惧症”
中美贸易38年恩怨 ——静候贸易世界大战开启
中美战略对抗是南海冲突根源
中美会成为敌国吗?
经济冷战
中共喜欢川普?
一叶落天下秋
中俄蜜月期结束了!
危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