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Ethnic Relations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族群关系
拒绝成为问题,觉悟贡献良策
—— 2017年3月10日在纽约西藏抗暴纪念日上的讲话
作者:夏明


在纽约这个寒冷的天气里,我和我的藏人朋友和藏人朋友的朋友站在一起,纪念58年前一场英勇的、但是失败的壮举。我们藏人朋友和我自己作为佛教徒比其他人更清楚,历史并不一定是线性地不断进步、上升演进,而可能在更多时候是循环往复的。冬天的寒气可能并非总是减少,春天的温暖也不是不可阻挡。就像今年纽约的气候,春天似乎已经到来,却又被寒风吹得无影无踪。

我们不得不承认,在追求民主和自由的人类进步历史上,此时此刻,我们遭遇到了寒冬。寒气刺骨,在纽约可以感到自由受挫,在美国可以感到民主的危机,在中国和西藏,更是可以感到暴政的刺骨寒冷。所有这一切都在提醒我们,我们面对的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个专制政党、它统治着世界第一大人口、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第三大国家版图,并以此为基础阻碍人类民主和自由。它的威胁不仅限于西藏,或中国,也不仅限于亚洲,而是直抵美国、弥漫世界。所以,我们必须现实地估计到,中共政权动员了超乎我们能够想象的人力、物力、财力来破坏西藏人民的事业。

因为正如达赖喇嘛尊者所说,他首先是一位藏人,西藏人民的事业与达赖喇嘛不可分离。基于此,要成功阻止藏人的自由事业,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散布各种谬见、误导人们偏离达赖喇嘛的道路,并消减达赖喇嘛的领导地位和影响力。而我们都知道,达赖喇嘛尊者、西藏人民议会和西藏行政中央都致力于推行“中间道路”,所以,破坏“中间道路”已经成为危及藏人事业的重要手法。我们绝不可天真地认为,中共政权不会利用和放大部份藏人或部份汉人对“中间道路”的模糊、混乱的认识,来分裂流亡藏人、分裂海外藏人和境内藏人、分裂藏人和汉人。

我和尊者有无数次交流,尊者对“中间道路”是真诚的、认真的,而绝非权宜之计。而且,我相信这是拯救藏人、保护天下苍生的周全考虑,所以,对我来说,如果我要支持藏人的事业,最简单而又明智的做法就是,追随尊者。尊者曾亲口对我说,一个人的价值不在于他自身,而在于他承载的内容。所以,我愿意作为一个容器,来接受“中间道路”;我愿意作为一个载体,来推行“中间道路”;我愿做一个仆人,来顺应尊者的愿望。英国首相玛格丽特ˑ撒切尔曾说过,如果你试图走中道,将面临来之左右两个方向车辆的冲撞。但我坚信,这样的个人风险并不能让我们怀疑“中间道路”的智慧和前途。

我今天在这里,对我的藏人朋友来说,我是一个汉人。但汉民族这个概念其实对我的身份认同基本不具有什么意义。当世界被全球化和部落化两股势力拉扯事,回归到原始的血统不仅是落后的,而且会成为狭隘、仇视和不宽容的护身。作为一个自由知识份子,我首先是一个接受全球观的世界公民;作为一个佛教徒,我已接受“无生父母、真空家乡”。对我来说,达赖喇嘛的魅力,主要不在于他是一个“西藏人的法王”,而在于他放弃了传统的政教合一的体制,放弃了世俗的政治角色,建立了政教分离的民主体制;尊者的魅力不是体现在他能把汉人变成藏人,而是体现在尊者能把不同肤色的人种吸引到普适的佛教智慧中来;尊者的伟大其实也不在于他作为达赖喇嘛能把天下众生变成了皈依佛陀的信徒,而更多体现在尊者是一位尊重世俗主义的、尊重不同宗教的超越性精神领袖。尊者属于流亡藏人,也属于境内藏人,他也属于所有的华人,更重要的是,他属于整个人类。他的有关慈悲、非暴力和幸福的教导是人类社会解决文明冲突、世界冲突的良方。他已经完美地把普世价值、社区发展、家庭和谐和个人幸福协调在一起。所以,我们加入和支持藏人的事业,并非是以施恩的态度出现。相反,达赖喇嘛给我们提出了解决我们人类矛盾、国家冲突、建立社区和谐和家庭幸福的良策。我们今天的聚会,就是追随这一良策的一部分。我们本身正在通过实践受益。

所以,当我们尊重达赖喇嘛,能够试图从他的高度和视角去理解和解决问题,我们自己才不会成为新的问题,我们也才会成为解决西藏目前紧迫危机的建设性力量和智慧良策的一部分。我们再次感到庆幸,我们有这样的大智慧。依仗这样的智慧,我们今天在此悲痛的纪念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成就为胜利的庆祝。

冰雪总归会融化,春天也会来到。让我们一起成就达赖喇嘛回归西藏的那一天!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March 11, 2017
关键词: 西藏抗暴纪念日
专栏作家: 夏明 文集
高山、流水:解讀西藏的兩個視角
从“发展型国家”到“收租型国家”
聚焦微弱的反抗-—读赵思乐的《她们的征途》
达赖喇嘛会两次敲门吗?——与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部份留学生交流
喜馬拉雅山上的偉人--為達賴喇嘛八十大壽而作
帝國的本質
恐惧之海中渡己渡人
“国保”:中国特色的国宝利器
本性難移、惡習不改
漂游的思者,飄逸的思想
居中夜叉國
漢娜∙阿倫特:困境中知識分子的燈塔
民主女神,自由女神
“红太阳帝国”下的“西单四勇士”
“重庆三部曲”何时乐休舞止?
“门卫国家”与“更夫国家”
习近平的权力基础
培育仇恨的政权
雪域血红自由火
只有反对党能救共产党
其他相关文章
西藏起义一甲子 【音频】
論轉世和達賴喇嘛轉世
推出“旅行对等法”,美国打开习近平的西藏大门?(视频)
讨论: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被全面整肃
观点:中国是否找到可持续的非民主治理模式
部分華人支持和聲援“中間道路”的聲明
韩朝峰会
焦点对话:邓家外戚 “知罪”,体制陷阱延伸海外?(视频)
2018年中国两会述评
關於中共廢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緊急聲明
一、 开创“新时代”,习近平能否超越邓小平?二、春晚愚民,百姓不买账?(视频)
梵蒂冈对中共的妥协及其后果
我和王沪宁的十年交往
一瞥中共十九大
中国:金融风暴、美中贸易战与政治危机
“党卫军”还是“国防军”?——评中共建军90周年
九十六岁中共:何去何从?
纪念就是动员、变局呼唤智慧
“六四”廿八年回眸:上海1989民主运动
陳平生日致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