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Global Observer
中国与世界
环球一瞥
欧盟,向何处去
作者:钱跃君

 

英国,因为东欧劳工涌向英国劳工市场而公投脱欧;美国,因为经济全球化冲击美国产业而出现特朗普当选;欧盟,因为东欧国家不愿分担进入欧盟的非洲难民等而面临分裂……世界政坛风起云涌,但各种现象的因果关系还是要理清。一些不太严谨的媒体经常张冠李戴以哗众取宠,例如说英国脱欧是因为欧盟的难民政策,东欧反感欧盟是因为德国接受了叙利亚难民,甚至美国特朗普当选都是因为难民问题。

面临欧盟产生的这些现实危机和民心危机,2017年5月25日又刚好是创立欧共体的《罗马条约》60周年,欧盟理事会主席容克于今年3月1日向欧洲议会递交了《欧洲未来白皮书》,描述了欧盟未来发展的五种可能,以提供给欧盟27国讨论。欧洲媒体普遍认为,欧盟各国发展不平衡,有两个不同的速度,所以欧盟内部会产生这样的政策分歧。笔者从欧盟发展的历史与背景来看,认为这不是东、西欧之间经济发展不平衡造成,而是东、西欧国家对欧盟的理解存在严重的分歧,此后造成许多政策上的分歧是必然的。


欧盟理事会主席、前卢森堡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

◆欧洲联盟与苏维埃联盟◆

欧洲曾经有并行的两个联盟:欧洲联盟(European Union)与苏维埃联盟(Soviet Union)。都是同一个西文词Union(联盟),却被人别有用心地分别译成苏“联”和欧“盟”。

人们都知道,欧盟是一个邦联体,欧盟各成员国是一个个独立的主权国家,自愿加入欧盟,也可以自愿退出欧盟,就如这次的英国脱欧。

但人们却误以为苏联是一个国家,东欧易帜后会说“苏联解体”,似乎一个大的帝国被分裂了。之所以造成这样的误解,是因为苏联名为联盟(表面的法律形式如欧盟),却是俄国用枪杆子强制要求东欧邻国加入的,这些国家无论结合在苏维埃联盟、还是华沙条约,实际上是没有主权的俄国的属国——1956年匈牙利政府打算政治改革,结果俄国出兵占领匈牙利,匈总理纳吉被判绞刑而死。1970年捷克共产党中央决定政治改革,又引来苏联出兵,捷克共产党主席被捕、贬到山上做伐木工……东欧国家不仅对外没有任何主权,对内没有人权,经济上更然被专制制度拖垮。幸好出现了开明政治家戈巴乔夫,才使这些东欧容许独立出来走自己的路。

独立后的东欧国家首要大事就是逃离苏联控制,最好立即加入北约和欧盟这个国防与经济保护伞。北约与欧盟提出什么条件,他们就创造什么条件来满足,就担心苏联这只北极熊什么时候活过来,又要以暴力把他们重新收为属国,他们又得受此奴役。柏林墙倒掉后,两德是否统一?基民盟认为乘势赶快统一,社民党却认为要等一下,有个过渡——从经济角度来说,立即统一既拖累西德经济,更冲垮东德经济。最后尽管统一了,统一初年就遇上经济不景气,处处困境,总理科尔既受到西德社会、还受到东德民众的指责,他去东德视察时,东德抗议民众向他扔臭鸡蛋。不久苏联发生政变,戈巴乔夫被软禁,震惊世界。科尔到电视台上说:你们看,多悬哪!

◆利益共同体与价值共同体◆

即使自愿加入、并能自愿退出的联盟,也要分成两类:利益共同体和价值共同体。

所谓利益共同体(目的共同体,Zweckgemeinschaft/ community of purpose),双方或多方出于各自利益,在互利双赢的前提下结合在一起。世界上大多数双边条约和多边条约都属于利益共同体。但就如丘吉尔所言:没有永久的朋友,只有永久的利益。今天有共同利益的时候双方就联手,明天没有共同利益的时候就分手,后天有利益冲突的时候就互相开战,专制国家之间的分分合合尤其明显。

所谓价值共同体(Wertegemeinschaft/community of value),双方或多方出于共同的价值观(如民主、人权)而结合在一起,经济利益放在第二位。北约就是典型的价值共同体,北约不可能与一个专制政权结成联盟。欧盟也同样。加入欧盟的首要前提不是经济状况,而是该国家是否建立了一定程度的自由民主制度,基本人权是否获得保障。例如土耳其申请加入欧盟三十多年,全国上下不遗余力,但最终还是没有被接受,唯一原因,就是因为土耳其的人权状况与欧盟国家普遍的人权状况相差较大距离。近期土耳其对教育界、新闻界的政治清洗,也证实了欧盟多年的担忧。

欧盟源于西欧的经济共同体,那是在二次世界大战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旨在永久结束欧洲战争——世界上大多数战争都起因于争夺经济利益。通过欧盟把各国经济放在一起,劳工市场放在一起,欧盟任何一个成员国的公民在本国和邻国都享有同等待遇,形成一个家庭,淡化国家与民族界限,因为民族主义(爱国主义)与宗教狂热是发生战争最大的导火线。

欧洲上千年来,几乎没有一代没有亲历过战争。而欧盟已经60年,欧盟国家之间还没有发生过一次战争,甚至都没有发生过一次略微剧烈的冲突。就如欧盟理事会主席容克所言:“60年前,欧盟的创建者选择了法律途径、而不是武力手段来统合欧洲。2017年,就算最黑暗的日子,也远比欧盟的创建者在战场上的日子光明。”

东欧易帜后,如果根据当时东欧与西欧经济状况的巨大差异,西欧绝对不能接受东欧国家进入欧盟,那等于让东欧民众分享西欧民众积累的财富,就像东德民众带着空空的国库与西德统一,现在却要享受与西德民众同样的医疗和养老待遇。但为了欧洲和平,西欧还是接受了东欧,因为欧盟是价值共同体,不是利益共同体。只要这个国家有自由民主制度,相信经济落后是暂时的。既然结合成一个家庭,怎么能嫌弃自己的兄弟姐妹贫困?何况这些贫困恰恰就是专制时代带来。

乌克兰想加入欧盟,被俄国禁止,克里米亚岛被侵吞,东部迄今处于战争状况,代价惨重。如果欧盟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就会权衡利弊,放弃乌克兰还是得罪俄国?但欧盟作为价值共同体,根本不考虑自身利益就对俄国经济制裁,俄国损失惨重。俄国只能利用叙利亚作梗,制造大量难民涌向欧洲,迫使欧盟重新理睬俄国,对俄解禁,欧盟为此也付出了昂贵代价。类似情况,美国特朗普当政后,宣布东欧五个国家(波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克罗地亚,塞浦勒斯)的公民赴美必须申请签证(其它照旧免签)。欧盟出于道义,要求美国公民来到任何一个欧盟国家也必须签证。如果欧盟是利益共同体,美国没有卡到德国与法国公民赴美,德国与法国为何要为了几个东欧国家来得罪美国。

◆西欧与东欧对欧盟观念的差异◆

但不是所有西欧国家都这么想的。英国最初就没想进入欧盟,游说北欧和奥地利七国组成自由贸易区。所以当时西欧就有六国(欧盟)与七国的竞争,美国支持欧盟模式,认为英国的做法是换汤不换药。两年后英国等七国经济发展(3%)明显比不上六国(5,5%),七国自由贸易区解体,全都要求加入欧盟。法国总统戴高乐唯独反对英国加入,说英国以大英帝国曾经的辉煌,进来后一定会在欧盟内部搞特殊化(此后也确实如此),欧盟两次投票接受英国进入欧盟,都被法国一票否决,所以直到戴高乐下任后才放了英国进入欧盟。所以,英国进入欧盟是为了经济利益还是为了欧洲和平?是存疑的。欧盟接受东欧国家后,经济落后国家的劳工自然涌向经济发达的国家。波兰劳工最多的是涌向邻国德国——19世纪就如此,当时涌向鲁尔区的波兰人达到600万——德国没有半句怨言。而且因为历史上的感情欠债,德国是接受波兰进入欧盟与北约的最得力者。但波兰(和保加利亚)劳工进入英国,却闹得英国菲菲扬扬,闹到英国要脱离欧盟。其实,英国脱欧根本不用这么紧张,如果戴高乐活到今天,英国今天还进不了欧盟大门,更谈不上脱离欧盟。

另一个令人寒心的是东欧国家,他们许多是出于经济利益和政治保护而进入欧盟,他们眼中的欧盟更多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他们是欧盟的最大获利者,欧盟内部的许多矛盾(如英国脱欧)也是因为他们而引起。但当欧盟承担一部分义务时,例如分担难民,他们却以种种理由拒绝——法国有7,5%的伊斯兰教人,德国有5%,波兰和匈牙利只有0,01%,德、法在接受战争难民时,波兰和匈牙利却以拒绝伊斯兰而不想接受难民。但无可指责,作为一个利益共同体,各人当然以获得自己的最大利益、尽力减少自己的义务为目的。但相反要问,如果欧盟是利益共同体,当年西欧为什么接受东欧?一个富人家请进几位讨饭的,给予平等地位,为了富人更富?

所以在欧盟内部,西欧、南欧与东欧对欧盟的理解都不一样,以至许多政策得不到通过,因为欧盟要求的是“一致通过”。欧洲议会副主席、自民党A. Graf Lambsdorff就说:28个欧盟国应当减少到16个——恢复到30年前状况?

对欧盟的观念与这些国家的贫富没有直接关联,欧盟初创时欧盟成员国的经济水平远远低于现在的东欧国家。尽管如此,初创者们建立的是价值共同体,而不是利益共同体。但老一代的理想在和平时代已经过时?乌克兰事件对那些东欧国家是一个棒喝:北极熊还在那里虎视眈眈,随时都可能颠覆那些原苏联属国,至少让你鸡犬不宁。到那时,你的“利益朋友们”会一哄而散,留下的,只有你那些不计利益得失的兄弟姐妹。


—— 原载: 华夏文摘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March 19, 2017
其他相关文章
特朗普时代,美国德国外贸大战
欧美进入后真相时代
欧美制裁下的俄国经济困境
为何德国成为世界流亡者的首选之地?
国乐《卿云歌》的历史感思
德国总理默克尔胜选对欧美影响
民主人权是世界和平保障――写在欧盟获诺贝尔和平奖
纳粹下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奥斯茨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