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 the World
中国与世界
中国与世界
中国资本管制抑制了投资流入
作者:FT金融时报

 

         由于投资者担心投在中国的钱会被困住,中国对资本流出的限制已开始抑制投资流入,这与限制措施想要达到的效果背道而驰。
     

         去年,北京方面开始整顿对外投资,阻止企业向境外汇出资金,试图保住其快速缩水的外汇储备。今年1月,中国外汇储备5年来首次降到不足3万亿美元。

    与此同时,中国力求推动对华投资,以吸引更多外汇。
    
    然而,一些全球投资者和顾问表示,他们担心,如果监管机构决定进一步收紧对企业汇款的限制,投资资金可能会被困在中国,这就可能导致投资者无法从投资中获得回报。
    
    “资本管制已产生了一种寒蝉效应,”管理着3300亿美元资产的另类投资管理公司Hamilton Lane的首席执行官马里奥•詹尼尼(Mario Giannini)说,“人们认识到这只是暂时的,但(资本管制)证明了监管机构能够做出什么事情来。”
    
    去年11月下旬,中国监管机构启动了一些资本管制措施,把目标瞄准中国企业去年发起的逾2200亿美元的对外投资浪潮。
    
    限制措施已导致多起并购交易泡汤,但也对跨境汇款的其他领域产生了广泛影响。监管机构已收紧对本国公民换汇的限制,遏止黄金进口,并阻止银行向海外转移资本。就连中国的进口也受到了打击。
    
    私募股权投资者已注意到国际企业在向海外汇出股息方面遇到的挑战。欧盟商会(EU Chamber of Commerce)去年12月表示,欧洲企业向海外转移资金的举动有时受到阻止。
    
    “现在有很多企业乐于进行全球投资,但资本管制真的伤害了投资情绪。”香港投资银行和基金顾问机构Ion Pacific的联席首席执行官伊塔马尔•哈尔-埃文(Itamar Har-Even)说,“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研究如何把资金从中国带出去。”
    
    在2017年经济前景看好、其他投资条件有所改善之际,投资者情绪降温对投资中国而言来得不是时候。
    
    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6.9%,高于分析师的普遍预期。近几个月来,债务水平和不良贷款引发的担忧也有所缓解。
    
    Preqin的数据显示,在今年迄今海外私募股权机构出资的在华收购交易中,流入中国的资金达到28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但远远低于2014年和2015年同期的水平。
    富而德律师事务所(Freshfields Bruckhaus Deringer)常驻香港的合伙人李谦一(Philip Li)表示,有很多对中国的私募股权投资都是通过境外控股公司来架构,降低了资金困在中国境内的风险。
    
    然而,很多投资者还是想在中国退出投资,因为不少企业都以高估值售出。
    “风险一直在那里,”李谦一称,“你可以看到一些投资者仍愿意承担那些在新兴市场并不罕见的风险。如今即使是在成熟市场,投资者也不得不应对各种不确定性。”
    
—— 原载: FT金融时报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April 19, 2017
关键词: 资本管制 投资
其他相关文章
周永康陳情書
梁家傑:期待年輕世代的反作用力
你不能不看的墓碑
重新反思“义和团运动”
许小年评《资本主义简史》:颂扬与怨恨中的飞跃
日本官媒播731部队纪录片中国高调反应
北大法学者金融时报撰文声援吴淦是“模范公民”
香港“冲击广场”案: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改判监禁
刘晓波争议原因论
李克强的老师 长文世界论坛网 评马云 引两派争议
重奪公民廣場案今宣判 黃之鋒:我已準備坐監
多家香港上市国企设中共党支部引发担忧
美报告批华宗教自由 中国回应颠倒黑白
当自由遭遇一丝微风
匈牙利见闻:从李斯特看西方的文明
谈一带一路的前景
组织中的干部
刘晓波的政治遗产与中国宪政转型
一個令人絕望的判決
新常態即大打壓 代議士變代抗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