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中国网信办:非公有资本不得介入互联网新闻采编
作者:RFA
有网民发布题为“深圳水贝村拆迁每家赔偿至少2亿”的文章涉嫌散布谣言,已引发微信公众号、朋友圈以及新浪微博等自媒体的大量关注和转发。(网页照)
有网民发布题为“深圳水贝村拆迁每家赔偿至少2亿”的文章涉嫌散布谣言,已引发微信公众号、朋友圈以及新浪微博等自媒体的大量关注和转发。(网页照)

中国网信办公布网络新闻管理规定,禁止非公有资本介入互联网新闻采编领域,禁止中外合资企业进入互联网新闻领域。有分析认为,这一规定违反了中国的宪法,违背了中国当局申请进入世贸组织时所作出的开放市场的承诺。

据北京出版的的《新京报》5月2日报道,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布了的最新《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说,“非公有资本不得介入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业务”。这项规定将自2017年6月1日起施行。《规定》要求,在中国大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的采编业务和经营业务应当分开,非公有资本不得介入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业务。

中国网信办的这一规定是否合法?在北京的律师李静林认为,

“不合法,违反中国宪法。但是又有谁来管呢?中国没有独立的司法制度,没有机构来监管网信办的规定是否合法。”

李静林律师认为,中国网信办的新规定不仅侵犯了《宪法》规定的公民的新闻自由权,同时也违反了中国当局加入世贸组织时所作的开放市场的承诺,

“我记得当年中国加入WTO时,曾经承诺要逐步开放中国的新闻媒体市场,允许外国资本进入。但是,(中国当局)对国际贸组织的承诺都可以打破,我们普通百姓如果向政府争取言论自由?岂不是与虎谋皮?”

虽然这次新规定的名称为“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但是中国政府管理的范围已经远远超出了互联网。报道说,“网络新闻管理规定”明确,通过互联网站、应用程序、论坛、博客、微博客、公众账号、即时通信工具、网络直播等形式向社会公众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应当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禁止未经许可或超越许可范围开展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活动。所谓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包括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发布服务、转载服务、传播平台服务。

本台记者接通了在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的手机,他对此表示,上世纪末,不少外国公司曾经试图抢滩中国网络媒体市场,但是最近几年基本上已经退出,

“网信办的这一新规定,可能使目前在网络新闻采编夹缝中生存的记者感到不寒而栗。尽管现在北京已经是初夏了,但是公民社会的空间越来越狭窄,让人觉得寒意袭人。”

中国网信办的“网络新闻管理规定”对转载新闻信息也有明确规定: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转载新闻信息,应当转载中央新闻单位或省、自治区、直辖市直属新闻单位等国家规定范围内的单位发布的新闻信息,注明新闻信息来源、原作者、原标题、编辑真实姓名等,不得歪曲、篡改标题原意和新闻信息内容,并保证新闻信息来源可追溯。

中国当局一直在指责任何批评中国政府的西方人士充满冷战思维,但胡佳认为,

“其实充满冷战思维的恰恰是中共自己,把新闻自由和人权等普世价值拒之门外。”

报道说,中国网信办的“网络新闻管理规定”还要求, 在中国大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设立总编辑,总编辑对互联网新闻信息内容负总责。

 

—— 原载: RFA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May 3, 2017
关键词: 中国 网信办 公有资本
其他相关文章
美国将中国列为人口贩卖问题最恶劣国家之一
所谓的中国模式,没你想的那么好
红色资本家被查 中国私企海外角色生变
新闻观察:中国为何打击网上视听节目?
中国正在试图把天安门大屠杀变为假新闻吗?
中国自由主义“第三波”
工信部长:“中国制造”没有我们想象那么强大
美国指一中国公司为朝鲜洗钱,或罚190万美元
余志坚葬礼在印第安纳波利斯举行,墓碑刻着“天安门三君子”名言:五千年专制到此告一段落,个人崇拜从今可以休矣
这个享誉世界的中国男人,在婚姻中究竟有多坏,才会被岳母恶毒诅咒,入狱四年,儿子自杀?!
愿你我之心如秋水长天
柏林自由大學發表關于東西德邊境犧牲者的最後研究結果
中国与巴拿马建交峰回路转:幕后有哪些利益考量?
《纽约时报》: 中国工厂领略了美国工会的厉害
中国将被迫开放1亿移民
中国权斗及危机的国际化
美国挑战中国预示川普南海政策微调
纪念就是动员、变局呼唤智慧
警商一体,祸国无穷
要学会煮熟一锅“夹生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