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不是“三千年的变局”,而是六十年的“毛”病
作者:程映虹
中国面临的,不是什么玄而又玄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而是实实在在的六十年的沉疴。这个沉疴就是中国的“毛”病。
 
中国的《学习时报》发表为政治改革造势的文章,题目说中国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变局”。
 
为改革造势当然好,但为什么要说“三千年”?三千年是个什么概念,所指为何?如果一定要上溯三千年来为改革造势,那等于是说中国三千年都没有大变化。事实并非如此。
 
非要拿几千年说事,1911年的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实践共和,那才真是中华两千年未有的变局。1945年中国抗战胜利,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那又是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对外关系最大的变局。
 
这些才称得上是千百年一遇的“变局”。此后,非要说还有什么千百年一遇的大变,那可能只有变相的帝制复辟和国家民族的灾难。今天要做的无非是清除专制制度下救世主的幻想,告别其变种寡头制度。
 
其实,中国所面临的,不是什么玄而又玄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而是实实在在的六十年的沉疴。
 
这个沉疴就是中国的“毛”病。
 
所谓“毛”病的症状可以说遍布全身。最近的反日风波就是最明显最直接的例证。很多反日人士高举毛像,声称“只有拥有毛主席的魄力才能守住我们中国的南海”。毛像似乎有了辟邪功能,能让“小日本”滚出钓鱼岛。把死人看作力量源泉,指望它能在现实的国际冲突中发挥作用,这是纯粹的巫术。一个公开展示这种巫术的民族,精神和心理的病患当然不轻。 
 
“毛”病不轻的另一个症状是光天化日之下壮年人动手打老人,原因是这个老人对毛言语不敬。这就说明“毛”病不但致人昏聩,而且使人暴虐。这样的人,不但在精神和心理上,更在道德上是一个病夫,病原都是那根“毛”。
 
很有讽刺性的是,“毛”病患者常常指斥对毛不敬者是往一个“去世多年的老人”名誉上泼脏水。而他们倒好,对一个仍然在世的老人搧起了耳光。
 
高举毛像和动手打人其实也就是文革时对毛像毛语录的图腾迷信和对毛的“誓死捍卫”的滑稽翻版。说“滑稽翻版”是因为文革时的红卫兵和其他“革命群众”毕竟还有过真诚单纯的时候。
 
《学习时报》的文章很好,但还是有太多的毫无意义的老调,尤其是那些“时代关口”和“发展关键期”云云。试问,从70年代到现在,有哪一年(或五年,十年)在当时的“宣传口”那里不是最“关键”最“决定性”的?
 
中国要“复兴”,用不着扯什么几千年的变局这种让人头晕的宏大叙事,也不能再含含糊糊地重复什么“关口”和“发展期”这种听上去似乎很有紧迫感但过后没有人会记得的空话,而是首先回答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是继续前三十年的讳疾忌医,掩盖“毛”病,还是痛下决心,正视和根除病源。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October 12, 2012
关键词: 三千年的变局 六十年 毛泽东
特别专辑: 百年中国
人杀人吃人事件一:
中共新领导核心集体亮相 习近平时代大幕开启
纪念范艺
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民国宪政派微博遭到镇压
中国为何无法直面大饥荒?
壬辰年三叹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1912
中共藉台商買媒體 明目張膽
我的香港,我的台湾
3600万中国人的墓碑
申领民国护照第一人再致马英九总统函
一顆裹著糖衣的苦葯 (譯文對照修正新版)
出家、思凡、大还俗——谈《旧制度与大革命》
疯狂的像章——文革期间的毛像章崇拜
一九四二與一九六二有何不同
崔健语出惊人:毛像在 我们都是难民
共产主义乌托邦的兴衰——公共食堂和《食堂报告》
改革共识倡议书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带病生存是个人和社会的常态--推介《疯癫笔记》
七月四日:纪念那些特别的奴隶主
与人斗其乐无穷--特朗普素描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既野蛮又文明的新趋势
朗格拉姆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唱“梅花”?
真的 “竟无一人是男儿”!
中国和菲律宾打起来了?
“共和国长子”—一个反共和的概念
有原子弹的害怕谈价值观的
周口店遗址“被爱国”说明了什么?
有关“炎黄子孙”一词的官方争议
伊力哈木案的一个问题
带走与跳楼
“基因”说能解消世界对中国的疑虑吗?
中国种族主义思维的最新表现
中国“女婿党”党员季建业
宪政:国际共运头上挥之不去的幽灵
文明可以排座次吗?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