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纪念就是动员、变局呼唤智慧
—— 2017年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纪念“八九-六四”28周年声明
作者: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 (夏明执笔)


“八九-六四”这一组数字是要我们铭记发生在上世纪末的两个重大历史事件:1989年春夏之间全中国范围内发生的持续两个月的学生和市民组织和参与的民主运动,1989年六月四日中共政权从北京开始对手无寸铁的、和平集会示威的平民开枪镇压。

前一个事件是中共建政以后遭遇到的最大的政治合法性危机,它凸显了广大中国人民内心深处对民主和自由的强烈渴望,也向世人宣示了中国民主化冲动的本土性和普遍性。但后一个事件则揭示了中国极权体制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民的残暴本质,也提醒我们:中共作为世界历史上最大的一个专制政党、劫持世界第一大人口、垄断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三大领土,它的残暴滋养于天量的资源,所以其力度和韧性也是必然高于同类的专制政党的。

回忆一下:1989年六月四日,在中国,屠杀在进行;同时在波兰,共产党政权崩溃、团结工会开始组阁。历史的事实是,1989年中国的民主运动激励了苏东人民的反抗,“六四屠杀”更强化了他们绝不放弃、决不妥协的决心,“八九-六四”的冲击波成全了苏东的民主化进程。但面对近百市县、上千万民众的抗议,中共政权还继续存在了二十八年。但在政治学原理上,这一历史并非证明了中共政权的合法性或者强能力,只是验证了《专制者手册》(Bruce Bueno de Mesquita Alastair Smith)里的一个常识性结论:“坏事总是好权术。” 该书还注意到:“腐败加强权力;绝对腐败绝对加强权力。”当然,我们这里所说的权力是与老百姓的权利无缘的:它既不来自于人民通过选举完成的赋权、也不受制于民权的监督制约,更不会为民所用。自然地,中国的权力“厚黑学”建立的体制,从官员的角度来讲,它是世界上最好的。它就是“党/官有、党/官治和党/官享”的政体。所以,中共体制动员的既得利益集团就会一意孤行、植党营私,绞杀自由民主。

抹去“八九-六四”的历史记忆,诋毁“八九民运”的历史遗产,抹黑民主自由薪火的几代传人,打造“千年红色帝国崛起”的神话,唱衰中国自由民主运动,已经成为中共专制者官方“厚黑”手册的主要内容。

中共官方在“六四屠杀”后曾举行“盛大仪式”表彰所谓的“平暴有功的共和国卫士”,高调说“取得彻底胜利”。但从此以后,邓小平就坚决反对任何的“庆祝胜利”的纪念活动。对此事件在官方文本中也隐晦地被描述为“一场政治风波”。这本身就说明“六四屠杀”绝非共产党历史上值得自吹的事件。很快他们就想销赃灭迹,让人忘却,绝不许他人掀揭共产党的丑恶。

但是,富有正义和良心的人们从未停止过回忆、揭露和传播真相。不仅“天安门母亲”从未屈服于暴政压力,北京的女性政治学家陈小雅二十多年不间断完成130万字的鸿篇巨制《八九民运史》,国内的于世文、陈卫夫妇也展开过“公祭六四”的活动并遭受牢狱之灾,“成都酒案四君子”通过“铭记:八酒六四”的行为艺术也展示了民主薪火世代相传。就在2017年“六四”当天,十几位成都青年身穿“六四”纪念衫走上街头、南京的公民史庭福穿上纪念“八九-六四”的白衬衫站在“大屠杀博物馆”前向路人提醒28年前的大屠杀。从香港到台湾,共同关心中国未来命运的华人也几十年如一日,连续举行追思活动。在海外,“八九-六四”一代更是构成了民主运动的主体,所以,纪念“六四屠杀”、光大“八九”遗产、传播民主自由理念、争取建立民主中国的活动从未间断过。

有人说,如此活动没有任何意义。这些人有几个论点:第一,“六四屠杀”造就了后来中国三十年的经济繁荣。第二,今天中国的民众已经对“六四”没有兴趣了。第三,民主化只会把中国搞乱,而民主派上台未必会比现今的领导人要强。其实,所有这些观点,要么反映出说话者的恶愿,要么反映出他们缺乏基本的政治学学理和历史常识,要么反映出他们已经成为无知、无思、无良的行尸走肉。首先,中国三十多年的繁荣是由复杂的国际、国内因素促成的,尤其是在屠杀以后中共为了挽救自己合法性丧失殆尽的政权,不得不对人民做出经济自由上的部分让步,从而让中国人的创造力能部分释放出来。但这种释放在全世界无数国家都经历过,印度、印度尼西亚和越南还在进行时中。而且,中国当今的生态、社会和道德危机也直接反映出“邓小平秘方”的诸多弊端。最大的问题在于,绝对专制的中共寡头利用上上下下全方位的腐败,制造出全面的分配不公和贫富差距。

如果,当今中国的路径有通识意义和可持续性,那么我们可以顺着专制发展的逻辑推论出“封建农奴制”会比“自由劳动力市场经济”更有效率,而“奴隶制”又会比“封建农奴制”更能推动生产力。我们应该看到,全世界经济发展水平与民主自由有不可否认的正比例关系。《专制者手册》的两位作者总结道:“生活在自由中的人民很少是又穷困又受欺压的。给人民权利说出他们所想,写出他们所想,聚集在一起分享他们的想法,那你就一定能看到人民的人身和财产都安全、生活会满意。你会看到人民自由地致富或者自由地去尝试结果输得精光。你会看到的人民不仅物质富足,而且精神和肉体也是健康的。”

但是,中共七十年当政的领导人和它所控制的宣传机器总是会“代表”人民说自由民主无价值。海内外还有专家和学者运用复杂的“统计工具”来对中国的“普遍民意”进行分析,迎合政权宣传。中国国内许多事例和国际上的诸多案例都告诉人们,政治表达沟通中有一种现象叫“偏好撒谎”(Preference Falsification):因为在专制社会下说真话会招致迫害,所以人们会掩饰自己的真见,自然地,所谓的民意就一定是吻合官意的。只有在专制政权出现危机时或民主建立以后,真正的民意才会得到表达,公共舆论才有价值。所以,在当下的中国,当记者、律师、教授、作家都已噤若寒蝉,当商人都被逼迫表态“姓公、姓党”,任何所谓的“绝大多数人”就只能是强奸民意。走出这种怪圈的唯一出路就是言论、新闻自由、开放报禁、党禁。而这恰好是“八九民主运动”争取的主要目标。

其实,民主化的目的不是为了哪一派人上台、哪一派人下台。民主制度的根本建制在于承认多元利益和反对意见的合法性。任何一个政党,只要它接受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反对党的合法性和公平选举,就是民主政党。对人民来说,政党更替,而不是某一个特定的、所谓的“伟光正”政党的“党的领导”,才是福利、权利和机会最大化、最优化的制度保障。所以,我们完全不必担心民主派中的某些人是否比共产党的领导人更称职;但我们可以肯定,民主反对派的合法存在就是进步,就是中国人福祉改进的制度前提。

但可悲的是,官方时常用一些似是而非的所谓道理来吓唬中国人,完全把人民置于一种婴儿状态。甚至在反对中共专制的反对派中也有意见认为,年年纪念流于空谈,没有效果也就没有价值。其实这是错误的判断。首先,如果纪念没有价值,中共官方就不会在“六四”日子的前后惊慌失措、甚至杯弓蛇影。正是因为这种纪念,它在不断提醒人民认清中共的罪恶,而且与当下中共的倒行逆施、肆意妄为相对比,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觉醒、在反叛,所以,这种貌似简单的纪念活动其实在彰显反对的声音和力量,是在动员和集结下一次民主运动的主力军,也是在锻炼和培养新的组织化力量,甚至是创立一个新型的民主政党。今天的言辞是对过去民主运动的总结和继承,也是明天行动的准备和沙盘推演。事实上,中共维持专制统治的大棋盘里一个很大的棋子就是要瘫痪海内外的民主力量,它惯用的手法无非是收买、离间、诋毁、或装着视而不见。

在纪念“八九-六四”28周年之际,我们必须反思一个现象:“八九-六四”作为一条历史的分水岭,把专制阵营和民主阵营清楚地分成两块。一方面,中共通过清洗、反腐等方式维持了统治权势集团内部的相对稳定以及它与社会既得利益集团的平衡和团结;与此相比,中国的民主运动不断经历了各种分化分裂,还没有走出原子化状态。民主运动的不断分裂是由于中共的刻意破坏撕裂呢,还是民主人士自我撕裂呢?我们认为两种可能都存在。正如前面我们已经指出,中共垄断了天量的资源,至今还有长袖善舞的资本;它对民主运动的布控、防范、破坏和收买一定会不遗余力。这自然会反映在民主运动、尤其是海外民主运动的诸多困境上。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个严酷的现实:28年来,海外民运人士各自的选择不同,经历时代变迁后各自选择了不同道路,又因为宗教、民族等问题的出现,内部的不一致导致民运团体时常陷入内斗和分裂的危险。无论是涉及法轮功、西藏、新疆、香港、台湾、基督教和天主教、《零八宪章》运动、维权运动还是民族主义,人们都可能有不同解读和态度,都可能引起民主运动内部聚讼纷纭。中共党内内部的派系权力斗争也会波及民主事业,造成民主运动内部意见的差异而兄弟隔墙。面对强大的专制政权,我们必须保持团结和清醒,不会让瞬息万变的形势扰乱我们的视线和判断。一方面,我们支持所有有利于促进中国民主化变局和民主建设的人物和事件。我们会以最大的诚意与各派在实现这一共同目标上合作。另一方面,我们绝不会放弃几十年以来民主党人的坚守,绝不放弃“八九”民主运动奠定的历史基础和思想遗产,绝不用原则做交易,绝不与魔鬼共舞。 “八九-六四”可以给我们的一个重要历史教训就是:民主运动不是中共党内权力和派系斗争的附属,而是有着独立的主体意识,追求自由民主终极目标的政治事业。

如果我们不断地自我撕裂,或让我们强大的专制敌人有机可乘,让自己被中共撕裂,用各种方式把我们原子化的话,那我们民主人士和我们的民主自由事业是没有前途的。当党国对自己的穷途末路日感焦虑时,它就会遣出魔鬼行恶。《圣经》的《启示录》里有一段告诫,其实也适用于我们当下情形:“只是地与海有祸了,因为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愤愤地下到你们那里去了。”现在,我们各路民主运动同志,尤其是民主党同仁,真正经过了28年的坚守,经过了28年的反思,甚至从一个世纪中国争民主的历史来思考,我们应该提升理论、组织、情感多种智慧,对自由的事业有信心,在理念上能看清未来的民主道路,在组织上能深耕布局做好准备,那么,在即将到来的历史巨变的复杂关头,我们就能打好为中国自由而进行的最后一战。 “八九-六四”已经成为至少三代中国人的共同的历史记忆、精神资源和未来感召。我们,所有的中国民主运动的参与者,不是生活在“六四”的阴影下,而是站在“八九”的基础上,继续前行,目标是建立中国民主。

民主、自由、人权、公平、正义,人类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201766日星期二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June 6, 2017
特別專輯: 六四28周年
蔡英文六四文告:两岸之间最大距离是民主与自由
香港人云集维园点亮悼念六四烛光
公民力量纪念“六四”28周年 召开“成都酒案”座谈会
那一晚 ——纪念“六四”二十八周年
纪念“六四”的四层意义
香港11万市民举行烛光追思晚会 纪念六四28周年
決絕之後
“六四”28周年全面禁议 中国民众“曲线”悼念
台湾纪念六四 蔡英文马英九发声
二千中大人联署反对停悼六四言论 称言论无知兼冷血
六四禁忌锁信息 天安门母亲受跟踪
“六四”28周年的 悼念
政治权力、宪章制度与历史悲剧
流亡西藏组织举行六四事件28周年纪念活动
广外学生转发六四照片被逼休学退学
特朗普当局罕见要北京将当年整个六四镇压说清楚
好汉们轶事
柏林自由大學發表關于東西德邊境犧牲者的最後研究結果
由“六四”想到韩国“六月民主运动”
許家屯的人生悲剧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