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ultural China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文化中国
促进评毛—我看莫言得奖的意义
作者:程映虹
莫言成为诺贝尔文学奖新科状元,对近来中国国内日益高涨的重新评毛的呼声来说十分给力。从很多报道来看,国内的知识界和新闻界确实抓住了这个机会,莫言对毛时代饥饿和死亡的回忆已经成为很多报道和访谈的重点,这是一个让人鼓舞的信息。
 
很多人都知道毛时代的真相,也有很多人写过,说过这方面的历史。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或许并不缺一个这样的作家和学者。但是要看到,尽管在图书馆和网络世界人们可以得到很多有关信息,但毕竟在公共平面媒体的层面,这样的讨论是受到官方严格设限的。
 
但莫言的获奖—尤其是官方对此的肯定--为这样的讨论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几天内有关毛时代的黑暗面一下子借助对莫言获奖的议论在公共媒体上浮出水面,这对于如何评价毛时代这样一个仍然让中国社会分裂的问题来说,具有非常大的意义。
 
应该说,莫言的本意并不是要对毛时代做一个评价,那不是他作为作家的责任。他也从来没有就此为读者提供过一幅广阔的历史画面。但作为作家,他用丰富的细节写出了那种深入骨髓的记忆,指出毛时代很多年中,中国农村不但难有温饱,而且最基本的生存条件都不具备,大量死人(包括自杀)和挨饿是日常生活的普通场景,为了一口食物人可以付出基本尊严(例如小孩学狗叫换得一片豆饼)。他把那种生活经验视为自己创作的源泉,几十年来他的这一立场没有改变,在国内国外多次场合下一直强调。这不但是对于官方的六十年光荣历史的否定,也是对西方左派对毛时代中国的美化的驳斥(例如他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演讲)。 
 
当然,作为当今的中国作家,尤其是具有官方头衔的,莫言对于生存策略的理解和运用并不比其他知识和文艺精英差。如果说在得奖以前,对当代政治问题在公开场合的回避是多数人的选择的话,那么他加入手抄毛《延讲》的行列则可能既是出于生存策略的考虑,也是一次失败的运用。何况手抄《延讲》和他对于毛时代的阴暗记忆严格来说是难以兼容的。但这样一种矛盾,可以在很多人身上发现,与其说它们相互矛盾,不如说它们是同一个制度下的共生物。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October 14, 2012
关键词: 莫言 诺贝尔文学奖 毛泽东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带病生存是个人和社会的常态--推介《疯癫笔记》
七月四日:纪念那些特别的奴隶主
与人斗其乐无穷--特朗普素描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既野蛮又文明的新趋势
朗格拉姆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唱“梅花”?
真的 “竟无一人是男儿”!
中国和菲律宾打起来了?
“共和国长子”—一个反共和的概念
有原子弹的害怕谈价值观的
周口店遗址“被爱国”说明了什么?
有关“炎黄子孙”一词的官方争议
伊力哈木案的一个问题
带走与跳楼
“基因”说能解消世界对中国的疑虑吗?
中国种族主义思维的最新表现
中国“女婿党”党员季建业
宪政:国际共运头上挥之不去的幽灵
文明可以排座次吗?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