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 the World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国与世界
一五二七年罗马浩劫的原因
作者:严家祺

政治气象学

          政治就象气候一样,不停地变化着,热极生风,暴风雨就来到。贪污腐败、两极对立日益恶化。广东乌坎村、海门镇发生农民抗议,虽然得到平息,但表明中国政治气候愈来愈热。没有社会理想、不从制度改革入手,暴力“维稳”变得愈来愈不稳。不久前中国放映的日本电影《禅》,借道元法师的话说,任何人都无法通过武力,永远统治人民。如何准确预测中国政治气候的变化,是今天中国的一件大事。对自然界气候的预测愈来愈准确,但人们还很难准确预测政治气候。四十年前的林彪“九•一三事件”,是“文革”的转折点,中国没有人预测到。二十年前,苏联解体,全世界没有人预测到。金融风暴也会影响政治,金融风暴的不可预测性,也增加了政治气候的不可预测性。(本文写于2011年)
    
   政治是人的活动,历史是人创造的。政治气候之所以难预测,其原因就在于“人心叵测”。然而,不论“人心”如何“叵测”,大范围的、长时间的政治变化趋势是可以预测的,就像大范围的、长时间的“大气环流”一样,其变化有规律可循,是可以预测的。用“大尺度时空观”研究大范围的、长时间政治气候的演变及其规律性的学科,可以命名为“政治气象学”。
 与“大气环流”的比拟

 

                      

                                http://upload.bx.tl/blog/temp5/201706250445311.jpg


   
大气环流(general circulation of atmosphere)是大范围的大气层具有一定稳定性的各种气流运行的综合现象。太阳辐射,是地球上大气运动能量的来源。当太阳辐射照射到地球表面时,由于地球的自转和公转,地球表面接受太阳辐射能量是不均匀的。地球表面海陆分布状况、不同地区纬度、地貌、植被的不同,都使太阳辐射在地球表面分布不均匀。太阳辐射能在地球上的非均匀分布,是大气环流的原动力。   

   
地球表面的能量有三大来源,一是太阳辐射能,包括石油、煤炭、天然气中的能量。石油、煤炭、天然气称为“化石燃料”,这是吸收太阳能後的生物遗体转化来的能量。二是地球内部的能量,包括火山地震释放的能量、地幔能、地热能和原子核能。三是地球和太阳之间的“引力能”——潮汐能。
   
在地球表面,在“大气圈”下,有一层薄薄的“生物圈”,“生物圈”中还有一个“人类圈”。“万物生长靠太阳”,在人类利用原子核能、地热能和潮汐能前,“生物圈”和“人类圈”内运动的原动力也是太阳辐射能。当人类逐渐在南极洲以外的各大洲定居下来後,形成村落、城邦和国家,不同地区、不同国家的人群利用的太阳能数量也就不同。十八世纪从欧洲开始的工业革命,由于使用煤炭、石油、天然气和核能,大大拉开了国与国之间能源利用的数量,欧美发达工业国家能源消耗数量迅速上升。近几十年来,中国、印度等国开始了工业革命,能耗急剧上升,二00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全球能耗最大的国家,印度在美国後,列全球第三。
   
在“大气圈”中,地球表面接受的太阳能不同,就会产生大气环流,产生东风、南风、西风、北风、暴风、龙卷风。在“人类圈”中,地球表面不同地区、不同国家利用的太阳能和其他能源数量的不同,也同时伴随着“人类圈”中的大规模运动。从“外星”角度看, 地区与地区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人员、贸易往来,就相当与于“大气圈”中的“大气”的“运动”。国际贸易、国与国之间的掠夺与战争,就像“大气圈”中的“大气环流”一样,是“人类圈”中“大气环流”。
   
从“复杂科学”角度看,“大气圈”和“人类圈”中的现象,都是一个系统中有无数“个体”在吸收不同能量後产生的“大尺度运动”,两者有三项不同:
   
第一,“个体”性质的不同,“大气圈”中的“个体”是无数没有“自主性”的大气分子,而“人类圈”中的“个体”是有“自主性”的人。
   
第二,“大气圈”中“个体”是单一的大气分子,“人类圈”中的“个体”除了一个个有“自主运动能力”的“人”以外,还有“人”组成的企业、团体、国家、国际组织,它们也都有“自主性”,运动受到“国界”的限制。
   
第三,自然界中的“大气环流”使地球表面吸收的太阳辐射能“均一化”,而“人类圈”中国与国之间的“国界”,不仅限制了“人类圈”中的“环流”(贸易、抢掠、战争)不会随时发生,而且,大多数情况下,没有自然界中的“均一化”效应。
   
正因为这些不同,“人类圈”中的“风”与“大气圈”中的“风”性质十分不同。   

                        “人类圈”中的四种“风”
   
在人类社会中,一个国家在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中往往主要刮一种“风”,当然“风”的强度、范围时有变化,有时也有小股的“逆风”。在有的世纪,一种“风”会刮遍临近的许多国家,形成“人类圈”中的大风暴。
   
“人类圈”中主要有四种“风”:东风、西风、旋风、福利风。所谓“风”,就是一种“倾向”,“风”的“强度”愈大,“倾向”就愈明显。
   
当一个国家刮“东风”时,政治制度是专制的,除了皇室和少数权贵外,专制统治者凭借手中的权力对财富进行“再分配”,使得全社会财富有一种“平均化”倾向。中国儒家的“仁政”,要求“薄赋敛”、“取于民有制”,就是“东风政治”,但不是“强东风”。公元一世纪初期的中国,王莽改制,废除土地私有制的做法,和二十世纪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实行“人民公社”制度,都是刮的“强东风”。斯大林时代的苏联、波尔布特的柬埔寨、朝鲜金氏世袭王朝的政治,也是“强东风政治”。
   
伊斯兰国家刮的也是“东风”。伊斯兰教十分重视社会平等,要求凡是有财产的人,都要“赈济贫民”、“一人受难,众人相帮”。在某种意义上,伊斯兰教的思想包含着一种既维护私人财产、又主张社会平均的社会主义思想。
   
当一个国家刮“西风”时,政治制度是“非专制的”,统治者或政府的权力受到限制,公民或人民的权利受到保障,统治者或政府除了通过税收等合法手段对财富进行“再分配”外,无权随意掠夺人们财产,全社会财富没有表现出“平均化”倾向。民主只是“非专制政治”的一种形式。所谓“非专制政治”,就是最高权力存在明显限制、有任期、有分权制衡的政治。而民主是政府与人民的一种关系,是人民直接或间接控制“最高权力掌握者”的产生的政治制度。历史上和现代大多数民主国家的政治就是“西风政治”。
   
“福利风”是二十世纪以来的新现象。欧洲北部瑞典、挪威和那些实行“高福利制度”的民主国家,主要刮的是“福利风”。这是在民主制度下,国家通过“财富再分配”,减低社会财富“两极化”的一种倾向。一些刮“西风”的发达工业国家多年来也刮起这种“福利风”。就是在美国,在金融危机情况下,失业救济加剧了失业,失业者等待着救济和补助,使美国怎样也不会产生出大批“廉价劳动力”。在国际资本大规模流动的情况下,现代“福利风”的盛行,很可能是现存发达工业国家庞大的福利制度衰亡的内在动力。这是继二十世纪社会主义衰亡後的新的一波“衰亡”。
   
“旋风”在人类社会中并不多见。这是专制制度下肆意使“贫富悬殊化”的一种政治。文艺复兴时代意大利许多城邦国家,曾经建立过一段共和时期,但出现“政治强人”後,形成“僭主政治”,“共和制”名存实亡,贫富悬殊十分严重,这些国家刮的就是“旋风”。当时许多城市工商业发达,是西欧和东方贸易的枢纽,财富的增加伴随着贫富的分化,在教皇、“僭主”强人、商人、银行家的赞助下,文艺复兴时期的政治虽然是专制的,但产生了许许多多杰出的文学家和艺术家。今天的中国名义上是“共和国”,实际上也是专制政治。专制政治与市场经济相结合,中国出现了迅速的经济增长,对外贸易的发展,没有使中国积累相应黄金储备,却使中国积累了巨额的外汇储备。今天的中国并没有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反神权”的需要,中国既没有产生薄伽丘的《十日谈》,也没有出现波提切利赞美酒神的《春》。


                                                                 【图】波提切利赞美酒神的《春》 

 

当局提倡“人本主义”的结果,在缺乏政治自由的情况下,高压高热的政治气候使“丰乳文学”和“裸露艺术”不断出现,而官方文艺则表现了畸形的庸俗的繁荣。专制政治下的权钱交易、贪污腐败、两极分化、社会不公愈来愈严重,使中国到处埋下了“大变动”的种子,不要很久,一场“大旋风”会席卷整个中国。

                                     

                                     http://upload.bx.tl/blog/temp5/201706250447271.jpg


   
   
“旋风”是变革的风。不是“西风”转变为“东风”,就是“东风”转变为“西风”。
   

                     全球性的“东风压倒西风”时代


   
一九五七年,毛泽东在莫斯科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我认为目前形势的特点是东风压倒西风,也就是说,社会主义的力量对于帝国主义的力量占了压倒的优势。”
   
毛泽东在这次讲话後三十多年,世界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苏联解体了,“社会主义阵营”不再存在。可以说,西风压倒了东风。苏联解体後,中国开始走“私有化和市场经济”道路,经济发展突飞猛进,中国成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就像毛泽东把中国等同于“东方”一样,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和西方世界的金融危机,又使一些人觉得,现在,“东风”又压倒“西风”了。
   
毛泽东的“东风”、“西风”是比喻,并不是专门术语。但大体上,毛泽东指的“东风”、“西风”,和我在这篇文章中的“东风”、“西风”概念有许多重合之处。
   
在人类最近三千年历史上,公元前六世纪以前,世界上只有“东风”,没有“西风”。古代埃及王国、阿卡德王国、亚述帝国、巴比伦帝国刮的都是“东风”。古代中国与这些国家没有往来,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刮的也是“东风”。
   
从公元前六世纪开始,希腊和爱琴海地区刮起了“西风”。在希腊东方,波斯帝国兴起,刮起了强劲的“东风”。公元前六世纪下半叶,是人类史上第一次东西方冷战的时代,公元前五世纪上半叶的希腊波斯战争,是人类史上第一次东西方大冲突。希波战争的结果,是“西方”希腊的胜利。

  公元前六世纪到公元前一世纪,地中海世界刮的是“西风”。公元前四世纪下半叶,马其顿王亚历山大东征,把西风刮遍了西亚。然而,中国却丝毫没有受西风影响,公元前三世纪下半叶秦始皇结束战国分裂局面,让强劲的东风吹遍了中国。
   
从公元一世纪开始,随着罗马共和国的灭亡和罗马帝国的建立,西风日趋衰竭,罗马帝国和它的後继者拜占庭帝国,从东方的波斯和埃及学来了专制主义。公元七世纪伊斯兰教的兴起,东风更为强劲。埃及、欧洲、西亚、印度和中国,全世界都刮着东风。公元十三世纪,成吉思汗的西征,使整个欧洲感到阵阵紧吹的东风。奥斯曼帝国的兴起,向西欧刮的也是东风。从公元一世纪到十七世纪中叶,这是全球性的“东风压倒西风”的时代。
   
                   文艺复兴使“东风”转向“西风”
   
从十四世纪到十六世纪欧洲文艺复兴时代,欧洲刮的是“东风”,文艺复兴最重要的“成果”是,使欧洲发现了一个不同于当时“刮东风”现实的“新世界”——一个“刮西风”的古代希腊世界。
   
文艺复兴时代的意大利,处于四分五裂状态,但发达的工商业和国际贸易,使地中海世界成了欧洲、西亚和北非的中心。 


                      【图】佩魯吉諾 鑰匙交付聖彼得  1481 - 1482繪於羅馬凡蒂岡西斯汀禮拜堂
                                       
http://upload.bx.tl/blog/temp5/201706250448431.jpg

                       一五二七年五月六日

   
          
“权力产生腐败,绝对权力产生绝对腐败,大人物通常都是坏人。”文艺复兴是一个“灿烂艺术”和“普遍腐败”同时并存的时代。一代又一代教皇和主教,绝大多数不信他们所宣扬的教义,就同今日江胡只信“共产党专政”、不信“共产主义”一样。在马丁•路德发动宗教改革後十年,罗马城刮起了一场空前暴烈的“旋风”。一五二七年五月六日,二万多衣衫褴褛、无鞋可穿的军人,在饥饿的驱使下,入侵罗马,教皇逃出了罗马城。从五月六日後的八天内,入侵者见人就杀。除了两处付了巨额赎金外,罗马每一个住宅都遭到了洗劫。建筑雕刻遭到毁坏,街道上尸体横陈。罗马之所以遭受如此严重的浩劫,在于衣衫褴褛的入侵者相信,教皇和红衣主教这些“大人物”都是“窃贼”,他们的财富都是从欧洲各国偷窃而来的。
   
文艺复兴是欧洲经历了中世纪漫长的黑暗时代发现古希腊文明的时代。
   
文艺复兴在继承和发扬古希腊文学艺术方面作出了非凡的成果,“东风”逐渐变成“旋风”,经过宗教改革,到十八世纪启蒙运动时代,“旋风”愈刮愈烈。在经历推翻专制制度的革命後,西欧一些国家的“东风”转变成“西风”。
   

                   中国正在兴起巨大的“旋风”


   
地球有东方、西方之分,不同地区、不同时代刮着不同的“风”,不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东风压倒西风。欧洲在历史上,大部分时间“东风压倒西风”,近几个世纪以来,西欧才吹起了“西风”。欧洲信仰东正教地区仍然顽强地抵挡着“西风”的蔓延。当“西方世界”的“东风“强劲时,也有微弱的“西风”;当“东方世界”大刮“西风”时,“东风”也不会完全消失。
   
二十年前,信仰东正教的俄国开始刮起“西风”,东欧也刮起“西风”。现在,长期刮着“东风”的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伊斯兰国家,也开始刮起“西风”来了。
   
在发生“六四大屠杀”後,中国从公有制的计划经济国家转变为一个初级阶段的资本主义国家,国际资本和中国廉价劳动力的结合,造成了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中国能源利用率低、单位GDP能耗远高于美国,但中国现在超过美国、已成为全球最大“能源消耗国”。初级阶段的资本主义弊端丛生、权钱交易四处泛滥、人民的权利受到剥夺。当人们听到数以万计的贪官贪污几百万、几千万、几万万财富时,当人们通过电视看到中国经济增长造就了空前的“排场”、“奢华”和层出不穷的“人祸”和灾难时,当中国积累了三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居然有“经济学家”异想天开,提出“把一部分外汇储备无偿分给民众”的主张,这种思潮竟在民众中不断发酵,反映了今天中国社会“打土豪分田地”的情绪。这表明,中国的“东风”正在转变为“旋风”,而且“旋风”将愈刮愈猛、愈刮愈烈。中国并不是在被人“西化”,而是随着“能耗增长”发生的政治气候的自然变化,就像欧洲经历了“东风压倒西风”的漫长的“中世纪”一样,“旋风”後风向开始变化了,“西风”将要压倒“东风”。   
  
   
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政治气候的转变非人力可为。当中国的“东风”减弱时,美国因金融危机和社会福利的过重负担,“西风”也变弱了。中国也没有能力消除正在兴起的“旋风”。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竭尽全力抵抗政治气候的改变,已经失败告终。现在,政治气象学还刚刚诞生,只能大致分析一些政治气候变化的趋势,准确预报政治气候的变化还有许多困难。大概还要几个世纪,人类才能控制全球政治气候的变化,在这之前,政治气象学早就会发展成为一门成熟的学科了。(2011-12-27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原载《前哨》2012-2

2012/01/20 发表)

 

—— 作者惠寄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June 25, 2017
关键词: 罗马浩劫
其他相关文章
中美贸易战的最佳出路
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专制独裁使独裁者时刻处于危险之中
怎样使中美贸易战停息下来
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习近平311复辟帝制得逞的四大因素
习近平的中国梦就是皇帝梦 ——中国修宪面临四大问题
什么是共和国的根本原则?谈中国即将进行的宪法修改
两位数学家为张益唐受攻击而说话
从王沪宁当选政治局常委谈起
严家祺向王沪宁喊话:请让王炳章保外就医回到家人中
访问余英时教授随感录
为“占中三子”事先辩护
刘晓波争议原因论
08宪章将成为中国全民共识
从刘晓波想到王炳章的悲惨状况
“六四”28周年的 悼念
耶路撒冷可实行“一城两国”
严家祺:谈“全球总账本”
兩次“天安門事件”的對比
宗教•理性•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