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林鄭絕不能以董建華為師
作者:盧峯

要不是前特首董建華上周五「自爆」在九八年政府打大鱷期間曾邀請北京派官員到港坐鎮指揮,市民到現在仍被蒙在鼓裏,不知道有此自毀長城破壞一國兩制的惡行。


根據董建華自己的說法,九八年亞洲金融風暴禍延香港,大鱷不斷狙擊港元及質低港股,政府準備入市反擊大鱷。在動手前他主動致電當時主管港澳事務的副總理錢其琛,提議北京派官員來港協助。董建華說,他擔心香港入市打大鱷政策有甚麼盲點,可能影響內地,所以希望內地官員幫忙。過兩天錢其琛回覆,表明不贊成董的建議,不會派京官到港。錢其琛說自己及北京對香港情況不熟悉,未必幫得了甚麼。他還提醒董建華,北京派官員來港協助抗擊大鱷不符合一國兩制高度自治!

向京求助破壞一國兩制

董建華主動披露20年前的舊事是不是為了替北京平反,表明京官們信守一國兩制不會隨便干預香港事務外界不得而知,只知道事件反映這位首任特首根本不懂一國兩制為何物,更沒有堅守香港高度自治的決心,遇上重大問題就二話不說找北京「求救」,找京官干預。由於這樣的「求助」電話屬於機密,要不是董建華自爆的話外界根本無從知曉;更不知他主政七年來向北京打過多少次「求助」電話,主動邀請京官干預特區政府管治。


我們在此強烈譴責董建華破壞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方針的行為,要求他清楚交代在任期間以至落任後有多少次類似的惡行,並希望新任特首林鄭月娥以此為鑑,不要視董建華為甚麼楷模,更不要重蹈他的錯誤。


九八年大鱷借亞洲金融風暴狙擊香港的確影響香港的金融、經濟安全,特區政府當然該以審慎、全面的措施應對。但是,經濟、金融政策從來是香港自治範圍內的事務,不管在中英談判期間以至《基本法》起草的時候,內地官員、草委都強調這些政策由香港自行制訂及執行,以彰顯一國兩制的特點,穩住國際投資者及市民的信心。


其中《基本法》第113條表明,外匯基金由香港管理和支配,用於調節港元匯價;第109條則說明特區政府提供適當的法律和經濟環境以保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只要稍稍翻閱《基本法》,就知道動用外匯基金入市打大鱷完全是香港自己的事,是特區政府的職責,不應假手於人,更不要說主動邀京官來港坐鎮協助。董建華的求助電話明顯是主動破壞一國兩制。

邀中央掌金融開壞先例

退一步看,九八年時中國國力及經濟實力仍然有限,GDP大概一萬億美元左右,外匯儲備也不多,對國際金融市場的運作、資金來去速度之迅速認識極少,對香港的聯匯制度也只知皮毛。董建華找不懂金融運作又沒有應對金融危機經驗的京官來港只會幫倒忙,還可能把北京牽扯入金融風暴中,影響中國的外匯儲備及金融安全,不管對香港以至中國都有害無益。


當然,亞洲金融風暴影響重大,作為特首的董建華也許有需要向北京通報一下香港的情況,讓主管港澳事務的官員有心理及其他準備。可通報問題以至對策是一回事,邀請京官來港主持大局打大鱷卻是另外一回事。前者合乎香港在憲制、政策上地位安排,後者則明顯破壞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原則,把香港的金融經濟政策自主權拱手讓予北京。要是當時錢其琛同意派官員來港,那便會成為慣例及常態,日後任何重要的政府經濟決策京官都有權沾手,港官也大有可能依循董建華的做法主動邀請各級京官協助。這樣下來,香港的高度自治包括經濟金融自主豈不是土崩瓦解!


新任特首林鄭月娥跟董建華關係密切,隱隱然有以他為師的傾向。可他主政七年其實一事無成,現在更「自爆」曾主動邀京官來港干政,破壞一國兩制高度自治。這反映他不但管治無能,並且連最基本的原則包括一國兩制高度自治都守不住,一心只想倚賴北京。像這樣的人林鄭得敬而遠之,絕不能視為甚麼mentor或「師傅」!

—— 原载: 香港《蘋果日報》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July 9, 2017
关键词: 林鄭 董建華 打大鱷
專題: 香港動態
毅行18區 吹起反專制集結號
「有效挑戰」創造區選勝機
建造業索回佣猖獗 投訴急升倍半
單次移交逃犯倡適用兩岸 特首啟動程序取代立會把關
林鄭大撒幣「抓緊機遇」
法治沒北上 腐敗必南下
逾四成港孩體能活動不達
文憑試考生跌約5% 創6年新低
六四30週年 香港六四紀念館將重新開張
引李波案作例 梁美芬:有移交協議增透明
移交逃犯修例 議員:比國歌法更損人權
抗圍標 換法團 小業主血淚起義
今冬勢破135年最暖紀錄
李卓人:泛民與本土派應尋求合作
曾鈺成:政府只聽合意建議
調查:九成煙民反對禁電子煙
不滿新移民逼爆公院 千人上街促撤單程證
陳茂波︰港經濟增長11季最差
大灣區融合 港恐失國際地位
野豬精神不死
其他相关文章
李锐:呼吁宪政的“两头真”中共改革派旗帜
中国人脸识别公司数据被指泄露 或涉数百万维吾尔人
平论Live | 纽约法拉盛新年游行 为何五星红旗飘扬?秦伟平给美国华人三点忠告 (视频)
习近平声称对外斗争要用法律为武器香港将首当其冲
怀念八十年代
用三峡工程要建第二船闸的消息送李锐先生上路 ——如果因修大坝影响了长江航运,就应该把坝炸掉!
劉賓雁良知獎評委會特別悼念
身份是个问题:神秘女性赵清阁
李锐先生为什么能够存在
寧有後覺繼銳翁?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
李南央声明
李銳逝世
粟裕所說的「大炮彈」並非建新所產的「七五彈」
美中两霸争抢格陵兰战略跑道 北京输一局
八十年代“中国文化书院”忆往
美中谈判中的“结构性改革”:到底要改什么?
桂民海女儿鸿门宴惊魂 瑞典大使遭调查
平论Live | 2019工作重点是看好人和钱,习近平特朗普海湖庄园3月再会?(视频)
后六四备忘录(1989-1992)(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