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c China
Economic China
经济中国
经济中国
「灰犀牛」大企業威脅中國經濟
作者:KEITH BRADSHER 黃瑞黎 译者: 紐約時報中文網

  


Jason Lee/Reuters

安邦保險集團的總部,上個月,該集團董事長遭到拘留。

上海——就讓西方去擔心所謂的黑天鵝,即那些罕見的、可能會擾亂金融市場的意外事件吧。中國更擔心「灰犀牛」,即經濟中顯而易見的大問題。在快速惡化之前,這些問題沒能引起重視。

這些犀牛是一群中國商界巨頭,他們結合政治人脈和不加掩飾的野心,創造出了龐大的跨國集團。安邦保險集團、復星國際、海航集團和大連萬達集團等公司享有國有銀行提供的廉價貸款,在打造各自的帝國上出手闊綽。

  • 檢視大圖本月,習近平在柏林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

    Fabrizio Bensch/Reuters

    本月,習近平在柏林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

  • 檢視大圖借來的財富:隨著中國公司將目光方向國境線外,該國交易在過去幾年間迅速增長。這股由借貸支持的支出熱潮致使監管者嚴加審查激進的併購交易。

    Sources: Thomson Reuters;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 By The New York Times

    借來的財富:隨著中國公司將目光方向國境線外,該國交易在過去幾年間迅速增長。這股由借貸支持的支出熱潮致使監管者嚴加審查激進的併購交易。

  • 檢視大圖海南航空公司的母公司海航集團成立之初只是一家地區性的航空公司,現在已經發展成了一個大型跨國集團。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海南航空公司的母公司海航集團成立之初只是一家地區性的航空公司,現在已經發展成了一個大型跨國集團。

  • 檢視大圖江西省的南昌萬達樂園。

    Mark Schiefelbein/Associated Press

    江西省的南昌萬達樂園。


    現在,這類參與者如此巨大和複雜,負債如此之高,在經濟中的關係又如此盤根錯節,以至中國政府突然開始迫使它們就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最近發出警告,金融穩定對國家安全至關重要,共產黨的官方報紙則指出了「灰犀牛」的危險,但沒有點具體公司的名。

    中國的監管機構越來越擔心,一些最大的集團公司債務水平太高,可能對金融系統構成威脅。銀行業官員正在加強對公司資產負債表的審查。

    這種對第一代後毛澤東時代資本家的態度的轉變十分迅速。他們曾被樹立為中國的獨創力和經濟能力的楷模。

    增長迅速的保險公司安邦曾斥資20億美元(約合135億元人民幣),收購紐約的豪華酒店華爾道夫-阿斯特里亞(Waldorf-Astoria)。去年,安邦董事長吳小暉還在華爾道夫-阿斯特里亞與美國商界領袖一同享受美酒和美食,成為矚目的焦點。而上月,他被中國警方帶走,原因不明。

    掌門人被稱作「中國的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復星,與地中海俱樂部(Club Med)、太陽馬戲團(Cirque du Soleil)和其他跨國品牌達成了數以十億美元計的交易。2015年,郭廣昌曾被當局短暫扣留,原因不得而知;最近,該公司被迫否認郭廣昌再次被有關部門帶走的揣測。

    海航在成立之初,只是一家地區性的航空公司,但現在,它已發展成為一個大型跨國集團,持有希爾頓酒店(Hilton Hotels)、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和機場地面服務公司瑞士國際空港(Swissport)的股份。歐洲監管機構眼下正在對其進行審查,而華爾街銀行巨頭之一的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已決定不再與它合作。

    大連萬達與美國娛樂巨頭爭鋒相對,一年前承諾要在中國打敗迪士尼。現在,這家中國公司正在撤退,賣出了自己的主題公園和酒店。

    「這些新公司的問題是,沒有人具備可以控制這些公司的政治或監管實力,」位於上海的精品投資銀行顧問公司Kaiyuan Capital的首席執行官布洛克·西爾沃斯(Block Silvers)說。

    灰犀牛有一個共同的特徵:負債高、交易多。

    多年來,中國的銀行樂於發放貸款,迫切地希望持續向經濟注入資金。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過後,它們雙倍下注,希望促進增長並壓低人民幣的幣值。

    這些集團公司口碑好、盈利高,走在貸款隊伍的前列。海航通過官方控制的銀行獲得了900億美元的信貸額度。安邦三年花去超100億美元,交易資金主要來自銷售所謂的財富管理產品,其實是承諾高收益、低風險的不透明投資。

    手握官方提供的資金,這些公司在政府的敦促下把目光投向了海外。據調研公司迪羅基(Dealogic)稱,過去五年裡,萬達、安邦、海航集團和復星至少完成了410億美元的海外收購。

    中國的債務水平飆升。2011年,延伸至私人非金融公司的貸款總額大約相當於該國經濟產出的120%。現在,這個數字是166%。

    「中國政府扮演了不可或缺的促成者角色,」加利福尼亞州克萊爾蒙特麥克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研究中國政治的教授裴敏欣說。「如果研究它們是怎麼發展到這麼大的,就會發現都是通過舉債。」

    到2015年,中國的經濟失去動力。一直想方設法要對湧入該國的美元進行再投資的政府,突然需要防止這些資金流出。北京不得不拿出大量資金防止人民幣貶值。

    政府開始更近距離地審視那些達成交易最多的公司。去年12月,中國四大監管機構罕見地發表聯合公告,對在海外房地產、娛樂和體育行業的「非理性」投資發出警告,稱這些領域存在「風險隱患」。

    部分集團公司的收購似乎符合這一描述。

    去年,萬達豪擲35億美元收購傳奇影業(Legendary Pictures)。該公司出品過《斯巴達300勇士》(300)和《哥斯拉》(Godzilla)等大片,不料後來的《魔獸爭霸》(Warcraft)和《長城》卻大敗。

    復星收購了英國的伍爾弗漢普頓流浪者足球俱樂部(Wolverhampton Wanderers Football Club)。這是中國公司收購包括AC米蘭(AC Milan)、國際米蘭(Inter Milan)和索肖(FC Sochaux)在內的眾多足球隊交易之一。

    安邦曾為收購連鎖酒店品牌喜達屋(Starwood)而陷入一場曠日持久的爭奪,抬高了競價的同時也引發了關注。最終,萬達退出,喜達屋被萬豪(Marriott)以130億美元的價格拿下。

    最近幾個月,政治和監管環境迅速轉變。中國官方全力投入到了確保共產黨的下一屆大會順利召開之中。中國每五年召開一次這樣的大會,並選舉領導人。在將於今年秋天召開的大會前夕,政府高度重視穩定,不管是金融還是其他方面。

    這種氣候給交易巨頭們蒙上了一層陰影。復星幾乎已經停止了瘋狂的交易行動。海航也放緩了收購步伐。

    兩家公司均表示自己資金狀況良好。「我們堅持嚴格控制金融風險,並將繼續改善債務和現金流,」復星在一份聲明中說。

    海航稱過去七年裡,其資產負債率已經下降。「海航集團是一家財力雄厚的公司,資產負債表強勁、多元,反映出我們持續增長並參與整個資本市場,」該公司說。

    萬達本月宣布將把價值93億美元的酒店和主題公園賣給另一家房地產開發商融創中國。但後來,萬達被迫取消最初的交易,分拆相關資產,將其分別賣給融創和另一個中國買家富力地產。

    「大家都很關心萬達商業的負債問題,」大連萬達集團的董事長王健林在週三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說起該集團的主要房地產子公司時說。

    5月初,對安邦的急速增長感到擔心的中國保險業監管機構叫停了兩款投資產品。此後,安邦的命脈——財富管理產品的銷售——大幅減少

    安邦表示自己業務正常,有充足的資金。長期擔任安邦董事長的吳小暉被有關部門帶走後一直處於休假狀態,但尚未受到任何公開的犯罪指控。

    現在,這些中國巨頭們看上去更像灰犀牛了。這個詞本身並非源自生物學,而是來自一本同名商業書,今年它在中國成為暢銷之作。

    上週,在習近平對債務問題表示擔憂後,中國共產黨的主要報紙《人民日報》在一篇言辭激烈的預警文章中使用了這個詞。「金融領域風險點多面廣,」這篇未署名的評論文章說。「既防『黑天鵝』,也防『灰犀牛』。」

    這些集團公司面臨的擔憂是,它們能否妥善管理付出了高昂代價的擴張,以獲取哪怕是償還低息貸款所需的利潤。如果監管機構或銀行採取更加果斷的行動,控制信貸,這些犀牛可能會面臨危險。

    「停止放貸時,就會有反應,」西爾沃斯說。「究竟是破產還是隨著時間做出調整,目前尚難以預料。」

     

    黃瑞黎(Sui-Lee Wee)是《紐約時報》駐京記者。

    Keith Bradsher自上海、黃瑞黎自北京報導。 Alexandra Stevenson自紐約、Brooks Barnes自洛杉磯對本文有報導貢獻。Ailin Tang和Amy Cheng對本文有研究貢獻。


    —— 原载: 纽约时报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August 14, 2017
    关键词: 灰犀牛 大企業
    其他相关文章
    今天的英国精英如何看待鸦片战争?
    美国的领导力及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未来
    平论Hot | 津巴布韦政变,穆加贝发表电视讲话拒绝辞职(视频)
    《基本法》成了「基本乏」
    《刘晓波纪念文集》序言
    津巴布韦执政党罢免穆加贝主席职务 夫人被开除出党
    平论Live | 骗子为何无处不在 (视频)
    大清帝国1793年城市印象
    从油画《开国大典》说起 —— 图说共产国家的除忆诅咒
    作家薛忆沩:迷人的局外者,在中国以外写中国
    中国官媒给习近平总结的最新“称号”是什么?
    上海维密秀:涉歧视亚裔遭中国网友抵制 超模宣布退出
    中国民族主义搅动澳大利亚学术自由
    中国军队文件外泄令北京尴尬
    为王炳章博士祈祷
    没有熊孩子的国家—— 德国人的教养是如何炼成的
    薛瑞福:美台军舰互访完全符合美一中政策
    政治改革:党政分工和政教合一 —— 从梵蒂冈走段长路来理解本国
    中国在美媒体若贴上“代理人”标签影响如何?
    严家祺向王沪宁喊话:请让王炳章保外就医回到家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