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Diplomacy
China's Diplomacy
推特 臉書  
外交纵横
外交纵横
平息朝鲜危机需要创造性外交思维
作者:陆克文 译者: 何黎


陆克文:中国需要承认,美国单方面打击朝鲜的威胁是可信的;美国应当讲清楚,中国在此问题上的利害在哪里。

在他备受赞誉的《梦游者》(The Sleepwalkers)一书中,克里斯托弗•克拉克(Christopher Clark)写了1914年的强国是如何陷入一场泛欧洲战争的——这场战争不仅摧毁了大部分的欧洲,而且释放了毁灭性的力量,这些力量定义了接下来一个世纪大部分时间内的全球秩序。

我们一些人担心我们现在正再次梦游,对前方的深渊毫无察觉。正如一名中国朋友最近提醒我的那样,战争拥有它自己的逻辑。危机也一样。历史告诉我们,一旦战争和危机开始就很难停止。

如今全球最大的闪点是朝鲜半岛。大多数分析人士认为不太可能因朝鲜核计划而发生战争和冲突。他们没错。但令人不安的真相是现在这种可能性变大了。

现在有3种基本的可能场景。

第一,中国要么通过政治和外交手段说服朝鲜人放弃核计划,要么通过金融和经济制裁——这将导致平壤真正改变政策——迫使朝鲜人放弃。

第二,美国单方面对朝鲜核设施发动军事打击,摧毁或至少削弱其核计划。

从特朗普领导的白宫的角度看,场景一不再可行。尽管一些人把这视为美国在摆姿态,但华盛顿有种想法认为中国人正在朝鲜问题上和美国拖延时间,无意做任何必要的事情来让平壤方面的行为发生根本性改变。美国现在还有一种新观点认为,为了预先阻止美国采取单方面行动的风险,北京方面将继续给外界一种在对朝鲜采取行动的印象,直到美国最终不得不接受朝鲜成为真正的拥核国家。第三,美国适应朝鲜拥有搭载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这一事实,并寻求实行某种制度来控制朝鲜。

对于场景二,认为美国已经排除采取单方面打击的可能是错误的。尽管日本和韩国会反对此类行动,但这不会是确定美国最终决定的关键因素。问题是,中国认为美国是虚张声势。北京方面无法理解美国的立场,因为它认为,考虑到朝鲜可能对韩国采取报复,美国不可能忽视韩国对单方面打击的反对。中国也认为,美国会冒着摧毁与韩日的安全联盟的风险、而不经韩日同意采取行动,是难以置信的。

至于说让美国接受朝鲜成为核俱乐部的新成员,这个主意在华盛顿没什么市场。朝鲜不被视为一个正常国家,该国也没有展示出任何制定透明核信条的兴趣。此外,朝鲜已多次对美国发出好战威胁。允许朝鲜拥有其期盼已久的洲际弹道导弹核攻击能力,将在美国国内引起相当大的反弹,破坏特朗普想要的“强力”总统形象。

想当然地认为,如果半岛局势恶化、陷入冲突的话,中国将完全袖手旁观,这样的想法也将是错误的。出于根深蒂固的战略原因,在毛泽东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还不满1年的1950年,中国没有选择对朝鲜战争坐视不管。实际上,中国为防止美国获胜而参战。半个多世纪以来,对于美军可能出现在中国东北陆地边界线的深深担忧,是中国安全政策的一大关切。所以,我们也必须要考虑到朝鲜危机触发一场更大范围中美冲突的风险。

我们已进入一个带有极度动荡的轨迹的新的危险时期。那么接下来怎么办?首先,中国需要承认,美国单方面打击的威胁是可信的,可信到中国应该改变对朝鲜外交政策。其次,美国应当跟中国讲清楚,中国在这里的利害是什么。如果中国成功地让朝鲜终止核武器计划并销毁现有核武库,那么美国将接受被讨论很多的朝鲜半岛“大交易”,包括与朝鲜签订正式的和平条约、美国在外交上承认朝鲜、保证朝鲜政权的未来、可能从韩国撤军,以及撤销对朝制裁。

针对这场危机,美中两国能否找到一项具有创造力的外交解决方案,是一个开放性问题——但也是个现在必须回答的问题。

本文作者是澳大利亚前总理,现为纽约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院长。


—— 原载: FT金融时报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August 14, 2017
关键词: 朝鲜危机 外交思维
特別專輯: 北韓危機
朝鲜四枚导弹落入日本经济专属区 中俄美日韩反应不一
朝鲜向日本海发射弹道导弹 发射场逼近中国边境
朝鲜半岛拉警报 美中强硬表态针锋相对
中外长呼吁朝鲜及美韩“亮起红灯、同时刹车”
朝鲜导弹危机考验特朗普
川普发推抨击朝鲜捉弄美国
朝鲜半岛 剑拔弩张 蒂勒森访华备受瞩目
美国拒绝与朝鲜进行谈判
Swift切断朝鲜与全球银行系统所有联系
纽约时报:美是否打北韩 取决中国反应
美国对朝政策转向,中国如何回应是关键
韩国布萨德 中国失道德
韩国向世贸组织投诉中国抵制韩货
美国考虑对朝鲜展开新一轮制裁
朝核危机与中国的真难题
朝鲜挑衅行动时间表:平壤想传达怎样的信息?
朝核危机能否破局? 中美峰会才见真章
中共失败的东北亚外交
美国扩大对朝制裁 11人被纳入黑名单
中国为何对萨德如此忧心忡忡?
日本就朝鲜发射导弹提出严正抗议
美日计划在东海举行联合训练制约朝鲜
《环时》:朝鲜弃核 中国“撑”你
美媒指朝鲜丰溪里核试验场显准备就绪
川普在朝鲜问题上要和北京做大交易
川普:朝鲜问题会得到处理 我喜欢上习主席
朝核危机一触即发 中国警告不要动武
亚太安全热点多 美中冲突风险加剧
中国表示与朝鲜贸易增加
中国国航暂停从北京飞朝鲜航线
朝鲜半岛局势紧绷 周边国家作出回应
近期国际外交格局的急剧演变
“再不能这样过”:美中“正合作”应对朝鲜
朝鲜问题,中国输了过去和现在,还要再输未来?
美国网络攻击"搞砸"朝鲜导弹试射?英爆惊人猛料
不给面子不撕脸皮 平壤北京软招斗法
朝鲜问题为何无解 国小民贫,却成功地要挟了世界
中国学者:北京的朝鲜政策很失败
朝鲜敢再次核试 中国就要出手了
北京摊牌 中美或严厉反制朝核
纽约时报:美朝紧张关系真的会演变为战争吗?
德媒:“北朝鲜是中国潜在的敌人”
中美俄三国面临朝核事件的选择
美国预计朝鲜导弹射程一年内可及美国本土
夏威夷发布核爆求生指南,提防朝鲜导弹
斗“美帝”,求统一:朝鲜学习中国经验
中国施压朝鲜,美对华谨慎欢迎,察言观行
东盟与朝鲜商业联系浮出水面
美国严厉警告 朝鲜还击称先轰炸关岛
俄媒:平壤抨击北京和莫斯科“没良心”
文在寅向美国喊话:未经韩国同意 不得对朝鲜动武
美军上将谈朝鲜危机:战争是最后手段
美国惩治违法涉朝核中企和个人
特朗普到底该不该与金正恩谈判?
美国赴朝旅行禁令影响人道主义行动
专访前民主党副总统参选人凯恩谈朝核:军事选项必须在台面上
朝鲜,中国谋求亚洲主导权的绊脚石
刺杀金正恩?韩国将组建“斩首战队”震慑朝鲜
美国向中俄妥协,联合国升级对朝制裁
与朝鲜进行更多对话只会是死路一条
白宫:中美领导人同意“尽全力对朝施压”
从古巴导弹危机看北韩危机
制裁无用?朝鲜或已具备生产先进火箭燃料能力
川普:蒂勒森试图与朝鲜谈判是浪费时间
金正恩提拔胞妹,誓用核武器遏制美国
特朗普的对朝策略吓到我了
被西方低估的黑客:朝鲜的“完美武器”
不再是“遁世之国”的朝鲜,还能依靠中国多久?
CIA局长:朝鲜可能“数月后”拥有打击美国的能力
专访格雷厄姆参议员:中国若想做,明天就能制止朝鲜
日本:朝鲜核威胁已到“临界”程度
美众院通过瓦姆比尔法案 扩大对朝金融制裁
美国将增加在韩国部署战略武器
核扩散阴云笼罩亚洲:朝鲜把日韩推向拥核?
朝鲜的威胁不只有核武,还有化武
报道:中国逮捕密谋刺杀金正恩侄子的朝鲜特工
中韩结束萨德争端,恢复经济关系
前朝鲜高官赴美国会作证 吁外交途径解决危机
平壤叛逃外交官太永浩指证朝鲜政权或从内部垮台
川普开启亚洲行之际朝鲜排除核谈判可能
川普:独裁者不得低估美国决心
中国在朝鲜问题上有哪些选择?
特朗普求助习近平,希望中国对朝鲜“动真格”
习特会,贸易与朝鲜问题的外交角力
川普抵菲访问 行前发推再赞习近平制裁朝鲜
中国将派遣特使出访朝鲜
朝核问题不破,难有稳定中美关系
川普宣布将朝鲜放回恐怖主义支持国名单
特朗普坚持高压,谈判缓和朝鲜局势希望渺茫
中朝边境守军开始实战演习
朝鲜发射弹道导弹
应对半岛局势:中国有哪些突出问题需要解决?
朝鲜核危机:什么情况会打破平衡
白宫国安顾问:对朝战争可能性日渐增高
朝鲜对中国发强硬威胁, 可能攻击的战略目标及防范
半岛局势升级,中国媒体整版刊登核武防护常识
澳洲推新法防外国势力干涉内政,中国强势回应
脱北者还是中国人?朝鲜叛逃者的身份困境
美朝关系紧张引发中国边界恐慌
中国计划在中朝边境建朝鲜难民营
朝鲜——中国的生死劫?
为什么无法默认朝鲜拥核?
金正恩可能在新年贺词中宣布完成核武计划
年终报道:2017年,被朝核左右的美中关系
朝鲜称联合国最新制裁是“战争行为”
VOA独家:金正恩靠着中国大哥还能走多远?
字里行间读朝鲜:新年祝贺 普京先于习近平
金正恩的新年新形象
特朗普:我的核按钮比金正恩那个“大得多”
美国情报机构是如何低估了朝鲜的?
金正恩向韩国示好,是善意还是策略?
丹东女富商马晓红和她的对朝贸易帝国
从慕尼黑到板门店:绥靖主义的幽灵在徘徊
美国军方加紧为对朝战争做准备
其他相关文章
莫須有的DQ 打壓民主派的文字獄
这一千年的革命
至亲忍绝,为恶不让
紫阳不朽,人民必胜
人吃与吃人(上篇)
中国无序城镇化的代价
前CIA雇员被捕,涉嫌导致多名美国在华线人被杀
近十年来中国国家主义思潮之批判
讀《余英時回憶錄》隨筆(之一)
夭折的接班人 — 罗征启
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很多人的青春无悔其实是青春无奈
“万豪事件”:中国、台湾、西藏流亡政府说了什么?
人吃与吃人(序言与目录)
平论Live | 人大教授狠批私有制,计划经济时代呼之欲出?(视频)
中国式治污:为什么好政策会出错?
台湾讲古:那段"保密防谍、人人有责"的日子
高校青年教师群体:精神贵族还是知识工人?
“联合国军”重聚谈朝鲜 为何没中俄的份儿?
劉夢熊批王志民把港變成一國一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