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小丑政治登上舞台
—— 十九大前夕中国政局观察之一
作者:白信

  

似乎突然间,北京好不容易动员营造出来的“热烈”气氛,就被一个反腐运动的出逃商人颇有中国著名艺人单田芳烟嗓的网上直播所解构。这或许就是中国十九大前夕最为有趣和吊诡的小丑政治。


从知识分子的席间谈话到贩夫走卒和上班族在地铁、公交的聊天,都绕不开郭文贵

十九大前夕的北京,刚刚开过紧张的"省部级干部研讨班",国家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的官僚和职工不仅在"党内生活会"上轮流诵读习近平"重要讲话",而且被要求"人人当播客",自我录一段话发表到微博等社交媒体上,代替了前些年的抄写党章热潮。连同街头到处张贴的"奋战一百天、迎接十九大"横幅,在社交媒体的助力下,在已然转型为新媒体的青年党--共青团组织的全力动员下,中国的政治气氛越来越"热烈"。

这种气氛是前所未有的。虽然知识分子和党内干部多以惴惴之心等待着秋天变局的到来,但是大多普通中国老百姓并不关心十九大上到底要如何修改党章、如何"强化核心地位",他们更热衷的是观赏中印边界的武装对峙和暑期热映的《战狼II》电影,还有已经持续数月的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是北京著名地标盘古大观的所有人,大概也代表过去十数年中国"闷声大发财"政治气氛下官僚-资本以及国家暴力加持而暴富的一批商人,但因习近平上任后对旧利益集团的打击、对"薄、周、徐、令"集团的清洗而出逃美国。过去数月,他先是借用中文《明镜》杂志和美国之音电台的影响、尔后在YouTube和推特上连续发布中国的政商丑闻,特别是对有关政客私生活绘声绘色宛如评书的叙述,吸引了空前关注,推特的中文访问量甚至因此激增,接近2009年的高峰。


国家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的官僚和职工不仅在"党内生活会"上轮流诵读习近平"重要讲话" 资料图片

一时间,北京和各地的政治气氛为之一变,从知识分子的席间谈话到贩夫走卒和上班族在地铁、公交的聊天,都绕不开郭文贵。国内首屈一指的《财经》杂志一再登出"涉郭"的反向报道,"海航"不得不做出大幅的所有者权益调整,连"省部级干部习近平重要讲话研讨班"上也传出中共高层"不惜代价"全力护航的决心。北京街头和各地公共场所,都出现警察检查行人手机视频的状况。

如此变局,大概是中共高层始料未及的,他们遇到一个只受过中学教育的民营资本家如小丑一般的挑战。似乎突然间,北京好不容易动员营造出来的"热烈"气氛,就被一个反腐运动的出逃商人颇有中国著名艺人单田芳烟嗓的网上直播所解构。这或许就是中国十九大前夕最为有趣和吊诡的小丑政治。

至前为止,虽然外界还很难估量这个小丑政治对中共十九大布局的破坏力,也很难将中共高层对郭文贵的厌恶和当前对民营资本的打压以及对他们在党内的庇护者的清洗联系在一起,但是,小丑政治的出现却绝非偶然,暗示着中国政治的专制主义发展。

小丑,或弄臣最初进入政治--无论是亨利八世时期的萨默斯,还是威尔第歌剧《弄臣》所表现的法国宫廷,或者中国汉武帝的东方朔--原本代表着专制体系中的表演角色。这些"未阉割"的近臣,享有"言论自由的特权",以与国王插科打诨的方式纾缓着绝对主义权力下国王的孤独和君臣关系的紧张。但是一旦群臣效仿,趋附之,宫廷气氛可能很快就会被更多小丑类大臣所主导,也就是政治堕落的开始。

Hong Kong Wahlen Leung Chun-ying Kandidat (Reuters/B. Yip)

梁振英屡屡以谄媚之相出现在政治舞台上

这几乎是任何一个专制政权难以避免的,特别是当小丑政治普遍化后,政坛或官场的下流化、假面化、奴化和金钱化便成为主流政治气氛。最近中国影院热映的另一部电影《绣春刀II》便展现了明朝末年因为"阉割的小丑"-魏忠贤而导致的朝廷败坏。苏联崩溃前的长期停滞,也同样伴随着类似的小丑政治,影响着苏联的官僚文化和社会气氛,甚至直接催生民间犬儒主义的盛行。

而在郭文贵以"网红"小丑出现之前,小丑政治其实早已登堂入室,那就是以周小平为代表的政治现象。他以谬误百出但是富有煽动性的互联网言论撩拨着网民,将意识形态通俗化,居然得以因此列席习近平主持的最高级别的"新文艺座谈会",进入中共意识形态话语制造的核心圈子,并且获利颇丰。中国主流知识分子虽然大摇其头,却也怒不敢言。而更多的高官则在过去一年,特别是十九大前的最后时间,争相以最肉麻的语言表达效忠。北京政治气氛的小丑化可谓由内而外。

其堕落甚至波及香港。不仅上至特首梁振英屡屡以谄媚之相出现在政治舞台上,而且最近一周还发生了民主党议员林子建"自编自导自演"被绑架的丑剧,严重败坏了香港民主力量的公共形象。连内地不多的民主力量在普遍的政治堕落风气下,也出现了严重的犬儒化倾向。在周小平式小丑政治兴起的同时,以"早发早移"为代表的犬儒主义情绪甚嚣其上,分化着中国内地的民主抗争,与刚刚去世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所倡导的非暴力民主转型路线渐行渐远。

那些小丑们,无论在海外还是内地或香港,无论属于那个政治阵营,都摆脱不了弄臣的角色,为专制的舞台增加一些私人化色彩,以奴化的假面传递着下流政治的信号。但是,就像雨果笔下和威尔第歌剧中唱出的反抗,一旦阉割的或未阉割的弄臣们代替国王成为众矢之的,小丑政治被揭穿,这样的专制主义终究持续不了太久的。

 

白信为政治学博士、北京独立政治观察家。


—— 原载: DW 德國之聲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August 21, 2017
关键词: 小丑政治 十九大
其他相关文章
中国转型之“民国宪政方案”可行性研究
戰車之下 無修身之處
一八九六年的李鸿章:举国皆欲杀,吾意独怜才
“火箭人”和“疯老头”应该补补朝鲜战争史
地摊上淘来的抗战海报,让人意想不到!美国是这样联合中国打日本的!
張曉明「從未走遠」令人心寒
联盟党得票率大跌仍第一 右翼民粹AfD成第三大党
来了!中国货币超发的最终结局!
谎言之下千奇百怪的表达
“政治正确”及美国的衰落
访问余英时教授随感录
平论Talkshow | 19大后中国计划经济道路大猜想-楼市篇
平论Live | 从马蓉到翟欣欣 ,婚姻诈骗背后的社会危机
中国政治改革新思维
中国宣布限制对朝出口石油产品 朝鲜周六又“地震”
客座评论:双一流大学建设既不公平也无效率
中国肆无忌惮将政治打压范围扩张至海外
宪政国家的言论自由
被“民主”作弄的人——鲜英
从川普总统联大演讲看美中俄朝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