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Global Observer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环球一瞥
土耳其走向民主,還是走向獨裁?
作者:余杰

 

 

2017年7月24的《自由時報》上刊登了署名土耳其總理YILDIRIM的題為《我們的民主贏得大勝》的評論文章。文章宣稱:“土耳其人民向全世界表明,土耳其捍衛了民主,並將一如既往地捍衛民主。”

這是我讀到的一篇極為罕見的顛倒黑白、指鹿為馬的宣傳文章,它將獨裁描述成民主,將暴政改寫成憲政,宛如中共讓劉曉波的兄長出面感謝黨和政府,宛如納粹德國的宣傳部長戈培爾宣稱希特勒最熱愛和平。我不明白《自由時報》為何刊登獨裁者撰寫的劣質文章,多元的言論平臺並不意味做可以讓獨裁者來此胡說八道,這篇文章嚴重地玷汙了“自由”之價值。

這篇文章花費了超過一半的篇幅譴責流亡美國的教士葛蘭是造成土耳其亂象的罪魁禍首。這是獨裁者慣用的轉移國內矛盾的手法,如同斯大林導演的對列寧的“近衛軍”、知識分子及地主富農的大清洗,如同希特勒炮製的“國會縱火案”,如同中共御用媒體攻擊劉曉波等人權活動人士是“西方帝國主義顛覆中國政府的工具”。早在喬治·歐威爾的小說《動物農莊》中就有類似的情節:獨裁者“拿破崙”將逃亡的反對派塑造成可怕的顛覆勢力,將生活中所有不如意的事情都推卸到他們身上,使之成為所謂的“公共污水溝”。

那麽,土耳其的現狀如何?是大步邁向民主嗎?那些被土耳其政府抓捕的數以萬計的作家、記者、律師、教師、公務員、軍人都是這篇文章所定義的“恐怖分子”嗎?都是所謂的“幕后黑手”葛蘭的信徒嗎?

    其實,只要看看國際特赦臺灣分會爲國際特赦土耳其分會秘書長艾德爾·伊瑟(Idil Eser)發出的呼籲書就一清二楚了:

 

土耳其自去年流產政變以來,政府開始以肅清「恐怖主義」的名義大力打壓各行各業的人權捍衛者,包括記者、律師、NGO工作者以及掃蕩公務體系。包括我們遠在土耳其的同事——艾德爾(Idil Eser)和泰納(Taner Kiliç),在不到一個月內陸續遭到土耳其警方以不實的荒謬罪名逮捕。

國際特赦組織理事長泰納被控手機上曾經下載「葛蘭恐怖組織」常用來聯繫的通訊軟體,而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艾德爾則在一次例行的資訊安全工作坊中,和其他9名與會者,遭以「未加入恐怖組織但以恐怖組織名義犯罪」逮捕。這兩項證據均毫無根據,泰納和艾爾德長期以來為土耳其的人權境況而努力。他們不是恐怖份子,他們只是勇於為他人的權利挺身而出。

 

艾德爾·伊瑟只是無數失去自由的土耳其知識分子中的一員。自從去年7月15日土耳其未遂政變後(越來越多的分析人士懷疑,這場拙劣的政變是土耳其政府自編自導的,是爲大清洗尋找藉口),土耳其的人權狀況急速惡化。獨裁者埃爾多瓦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停止憲法對基本人權的保障,大肆清洗異己,鎮壓反對派和少數民族,至今已有4萬人被投進監獄。緊接著,當局主導了修改憲法的公投,在政府的軟硬兼施之下,公投得以通過。土耳其百年來的世俗主義、三權分立的政治模式被顛覆,從此埃爾多瓦擁有了帝國時代蘇丹般的絕對權力。這場公投如同當年希特勒對魏瑪共和國的終結。

就言論自由而言,土耳其更是進入了連皇權帝國時代都不曾有過的黑暗。在715未遂政變後,迄今已有170多家媒體被封,162名記者和作家因為發表異見或批評政府被捕,有的僅因為發表了十幾條推文,即被誣告煽動恐怖言論或參與政變罪。在獄中的作家受到了虐待和死亡威脅。今年二月,德國《世界報》記者Deniz Yuel被捕,他擁有德國和土耳其雙重國籍,被控間諜罪。另一宗案例是土耳其女藝術家兼傳媒人Zehra Dogan,在三月被判刑3年9個月加22天,她的罪行是發表了一幅被戰爭破壞的庫爾德城市的圖畫。到今年1月底,在獄中的土耳其作家、記者、出版人已高達191人。以往關押作家、記者、出版人作家最多的是中國,但現在“全球最大作家記者監獄”的惡名已讓位給土耳其,中國只能排第二了。

在土耳其享有很高聲譽的資深傳媒人康頓達爾沉痛地說,土耳其進入了言論自由最黑暗的日子。康頓達爾曾被埃爾多瓦以叛國罪投入監獄、甚至在出庭受審時候險遭公開暗殺,在去年未遂政變後被迫流亡德國。

而土耳其著名小說家阿什莉·埃爾多安聲稱,在監獄中遭到的惡劣對待給她造成了「永久性損傷」。與阿什莉同時被捕的,還有《自由議程報》20多位名記者和雇員,他們被以「參與恐怖組織罪」和「破壞國家統一罪」起訴——這家報紙跟《自由時報》名稱相似,《自由時報》應當爲被捕的同仁發出呼籲,而不是爲侵犯人權的獨裁者提供說謊的平臺。如果那些在獄中遭受酷刑的作家和記者得知《自由時報》以顯著版面刊登加害者的謊言,不知會怎樣地憤怒和傷心。

    阿什莉·埃爾多安曾被法國文學雜誌《里拉》(Lire)評為「未來50位最有前途的作家」之一。阿什莉日前通過律師納什茹拉·奧茲告訴外界:「我的胰腺和消化系統都有點問題,但他們已經五天沒給我藥了。我患有糖尿病,營養供給也需要特殊對待,但在監獄裡我只能喝到酸奶。即使我患有哮喘和慢性阻塞性肺病,自從入獄之後我還沒能呼吸到一口外面的新鮮空氣。」

以捍衛言論自由爲己任的國際筆會展開了營救行動。英國筆會主席莫琳·弗雷麗(Maureen Freely)說:「從這起逮捕土耳其最知名的、同時也是享譽世界的作家的案件,我們可以看出,在埃爾多安總統治下的土耳其,沒有一個詩人、小說家、戲劇家是安全的。」一份請求釋放阿什莉的請願書已有大約25000人署名,請願書指出阿什莉是「世界最著名的小說家之一」這一事實,並說「她唯一的願望就是讓自己的國家成為一個更加民主、更加文明的社會」,為此,她「為這一願望創作了許多作品,並在全世界推廣土耳其文學」。這份呼籲對身處危難中的土耳其作家說:“你們並不孤獨,我們和你們站在一起。”有三位諾貝和文學獎獲得者——奧地利的耶利內克、南非的科茨和秘魯的略薩參與了聯署。

國際筆會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言論自由在土耳其前所未有的衰落有目共睹,這在土耳其現代歷史上都是少有的。即使以政變為名,也無法將打壓批評和反對聲這一行為合法化。阿什莉·埃爾多安是目前身陷囹圄的記者中的一位,並且面臨著糟糕的生存環境和未知的命運。我們強烈要求土耳其政府停止對言論自由和人權的迫害,並在目前的非常時期遵守國際法義務。」然而,與中共政權一樣,土耳其政府也是“蝨多不癢,債多不愁”,反正在國際社會已經聲名狼藉,反正監獄中已經人滿為患,根本就對國際上的一切呼籲置若罔聞。

在土耳其發生的、持續至今的政治清洗,如同昔日臺灣的美麗島事件和中國正在發生的律師大抓捕,只是規模大得多。土耳其從上個世紀二十年代開始的世俗化、民主化道路,遭到前所未有的挫折。土耳其停止了加入歐盟的談判,因為土耳其當局深知,他們所作所為跟歐盟保護人權和自由的核心價值相衝突。土耳其正在迅速“伊朗化”,埃爾多瓦正在蛻變成一名政教合一的獨裁者。

我在美國接觸過幾位如同我一樣流亡西方的土耳其作家、記者,他們對土耳其的未來極度悲觀,認為土耳其共和國開國之父凱末爾所開創的共和國已經被埃爾多瓦所終結,短期之內看不到民主扭轉獨裁的希望。

今天的土耳其,不是民主贏得了大勝,而是獨裁壓倒了民主、謊言掩蓋了真相,任何有良知的媒體,都不應當成為暴君的傳聲筒。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August 17, 2017
关键词: 土耳其 民主 獨裁
专栏作家: 余杰 文集
彭斯演講,鐵幕落下
不讓中國孩子留學美國是中國的殺手鐧嗎?
習近平的表
為什麼習近平的六次批示無人執行?
鄭孝胥:民國乃敵國也
中國為何成立“美國研究智庫聯盟”?
中國人比美國人更愛國嗎?
中國人為何歡迎川普的兩千億徵稅決定?
習近平從歷史中汲取了什麽智慧?
賽珍珠:原來故鄉是他鄉
北韓醫院是北韓社會的縮影
誰是習近平的老祖宗?
“新星球大戰”計劃或許將中國掃入塵埃
葉簡明是商業奇才,還是邪教教主?
什麽是“歐威爾式胡言亂語”?
以南方視角和海洋文明打造香港的核心價值
習近平為何公開羞辱江澤民和曾慶紅?
從龔品梅到陳日君:爲信仰自由而戰
BBC中文網比《環球時報》還無恥?
放棄反抗,就是終身為奴
其他相关文章
沙特记者卡舒吉被杀案:中情局认定王储下令但白宫称无定论
APEC峰会首次无公报收场 暴露中美角力
香港雨伞运动审讯:占中三子等煽惑公众妨扰案开审
平论Live | 生死存亡的不只是民营企业 还有习近平 (视频)
異於大陸 香港才有價值
中共在美官媒《侨报》董事长谢一宁遭下属枪杀身亡
佔中九子案開審前,陳健民的最後一課
荒謬的內部事務 特府將玩死香港
中國著名首翻冤案聶樹斌案三要人近事
一战终战百年 中国外交的经验教训
中国网监出台新规定 全面彻底扼杀网络不同声音
彭斯:除非北京改弦更张才能避免中美冷战
墨爾本奮戰《洪湖赤衛隊》
回望小岗村事件
“康养小镇”困境,与“四中全会”议题 ——大午土地纠纷的几个看点
余英时先生学术軼事两则
改革开放40年强调港澳贡献 习近平谈话淡化政治?
APEC峰会:南太平洋群岛 中国全球角力新前哨
平论Live | 秦伟平为何要竞选美国国会议员?(视频)
港人為何要有國家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