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ultural China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文化中国
共產黨為什麼支持文言文?
作者:余杰

中小學生的國文課本中,文言文究竟應當佔多大的比例?關於這場發生在台灣教育界和文化界的爭論,彼岸的共產黨終於不願作壁上觀,忍不住出面指手畫腳了。中國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在記者會上表示,台灣有股勢力一直處心積慮地在課綱、教材等問題上來做手腳,遭到台灣社會各界強烈反對,他們曾多次提醒,「中華文化是兩岸共同的根和魂、是老祖宗留給我們的無價之寶」。有趣的是,安峰山最後搬出了陶淵明的名作「桃花源記」,痛批「這些動作就是要『滅其文』、『滅其史』」,最終要磨滅「深刻在台灣社會、特別是台灣年輕人心中的」中華文化的痕跡,讓台灣的年輕人「不知有漢,無論魏晉」。

中共當局一貫的做法就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人家明明在討論文化和教育的問題,焦點是如何減輕學生的負擔;共產黨卻偏偏要將所有問題都“泛政治化”,並擺出一副文言文以及中國傳統文化捍衛者的姿態來。

然而,這位看上去受過高等教育的外交部發言人,根本就沒有讀懂陶淵明的《桃花源記》。所謂“桃花源”,其實是陶淵明個人想象出來的一個躲避專制政權、自食其力、自由生活的“烏托邦”。在那裡,人們不必道路以目,也不必風聲鶴唳,不會像嵇康那樣被心胸狹窄的皇帝送上刑場處死,也不會像阮籍那樣靠終日醉酒發瘋來保全首級。桃花源中的居民「不知有漢,無論魏晉」,並不是壞事,而是好事,陶淵明用肯定、讚揚、羨慕的口吻來描述這種“帝力於我何有哉”的生活狀況,絲毫沒有否定、嘲諷或貶斥的意味。安峰山這個忠心耿耿的奴才,又怎麼能體味陶淵明所描述的自由人的快樂和幸福呢?

如果陶淵明有幸生活在今天的中國,早就因為寫下《桃花源記》這樣的“腹誹之作”而“被劉曉波”、“被李明哲”了。社會主義的新中國是何其富強、何其民主、何其法治、何其平等的“和諧社會”,卻偏偏要去幻想一個外在於“動物農莊”的桃花源,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又是什麽呢?

一個沒有言論自由的社會,就算人人都會背誦《昭明文選》、《文心雕龍》、《古文觀止》,就能算是文明國家嗎?中國山東男子王江峰僅僅在網路上說了「習包子」一詞,就遭法院判處兩年有期徒刑。更為奇妙的是,為王江峰辯護的維權律師祝聖武,僅僅是在個人實名認證的新浪微博上發布在法庭上不允許宣讀的辯護詞,就被當局認為涉嫌“危害國家安全”,下令吊銷其律師執照。緊接著,山东省律师协会官网发表会长苏波的声明,力挺山东省司法厅的决定,聲明中譴責祝圣武“拒不悔改、失去了组织上挽救他的机会”。

那麽,祝聖武的辯護詞中究竟有那些文字涉嫌“危害國家安全”呢?祝聖武如是說:“中国不是君主制国家,不存在如同泰国、沙特阿拉伯这样的君主形象神圣不可侵犯的问题。中国不是政教合一的国家,马列主义不是宗教,党国领导人不是哈里发,因而也不存在亵渎宗教的问题。中国是一个世俗的国家。中国宪法上写着自由、民主、法治、人权、共和。世俗国家,国家领导人属于公众人物。按照现代国家的基本理念,政治公众人物,对于老百姓的批评和非议,理当有忍受的义务,对于老百姓的谩骂,理当有更高的忍受义务。”原來如此,祝聖武一不小心說出了中國的真相:中國就是君主制國家、就是政教合一的國家!

安峰山與其“吃飽了飯沒有事幹”(習近平訪問南美時譴責西方干涉中國內時的名言)、跨海關心台灣學生學習多少篇古文,不如去關心王江峰和祝聖武被剝奪的言論自由。安峰山口口聲聲稱頌“中華文化”和“老祖宗”是如何偉大、如何榮耀、如何高山仰止、如何光芒四射,偏偏忘記了半個多世紀以來致力於打擊、摧殘、毀滅中華傳統文化的,正是他為之效忠、為之服務的中共政權。當年,毛澤東掀起的血雨腥風的“文化大革命”,其本質是黨內殘酷的權力鬥爭,而中國傳統文化不幸成為“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的犧牲品,多少珍本古書和字畫遭到焚燒,多少古代建筑和藝術品遭到砸毀,就連曲阜的孔廟和孔陵也差不多被瘋狂的紅衛兵夷為平地。年輕的安峰山應當好好學習一下文革史,毛澤東和紅衛兵的做法才是“滅其文”、“滅其史”呢。

是的,台灣的中小學應當刪減文言文的比例,但應當保留《桃花源記》這篇文章。不是因為這篇文章受到安峰山這位“上國”翰林的推崇,而是因為在中國兩千年的醬缸文化中,這是少有的一篇具有“自由之精神、獨立之人格”的文字。桃花源是一個獨立自主的世界,台灣為何不能成為獨立而美好的國家?將台灣建設成亞洲乃至世界的桃花源,就是今日台灣人的願景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September 13, 2017
关键词: 共產黨 文言文
专栏作家: 余杰 文集
彭斯演講,鐵幕落下
不讓中國孩子留學美國是中國的殺手鐧嗎?
習近平的表
為什麼習近平的六次批示無人執行?
鄭孝胥:民國乃敵國也
中國為何成立“美國研究智庫聯盟”?
中國人比美國人更愛國嗎?
中國人為何歡迎川普的兩千億徵稅決定?
習近平從歷史中汲取了什麽智慧?
賽珍珠:原來故鄉是他鄉
北韓醫院是北韓社會的縮影
誰是習近平的老祖宗?
“新星球大戰”計劃或許將中國掃入塵埃
葉簡明是商業奇才,還是邪教教主?
什麽是“歐威爾式胡言亂語”?
以南方視角和海洋文明打造香港的核心價值
習近平為何公開羞辱江澤民和曾慶紅?
從龔品梅到陳日君:爲信仰自由而戰
BBC中文網比《環球時報》還無恥?
放棄反抗,就是終身為奴
其他相关文章
宋美齡致鄧穎超函
他們如何拯救世界
谁在瓜分中国?——裴敏欣《出卖中国》
北大中文系性侵案為何被雪藏二十載?
陳日君宛如當代的馬丁·路德
武警授旗與習帝集權
摧毀法治最大損失還是共產黨
教廷的綏靖政策與信徒的堅守信仰
走向帝制(1)
共产党就是杀人党 ——苏阳《文革期间中国农村的集体杀戮》
鐵銹地帶的罪與贖 ——傑德·凡斯《絕望者之歌》
值得期許的“商人治國”
王滬寧會成為陳伯達第二嗎?
蔡英文不要重用許信良
深入虎穴成虎子 臥薪嘗膽發虎威
一個“半文盲”的文學素養 ——評析《習近平:我的文學情緣》
黑心律師,還是黑心政府?
“習酒”熱背後令人厭惡的個人崇拜
中國有資格爲拉斯維加斯槍擊案幸災樂禍嗎?
傳統基金會的美國軍力報告傳達了那些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