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聊聊国情论
作者:杜导斌
当列宁要在俄国搞共产主义时,他用自己断定的所谓俄国国情对抗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断言,共产主义只能在生产力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晚期才能实现。无产阶级也只有在工业化已经实现的国家才足够强大。列宁则断定可以越过生产力不发达这个所谓的“卡夫丁峡谷”,在当时尚处于农业经济阶段、工业化极为落后、产业工人占人口比例极低的俄国率先实行无产阶级革命,领先于发达国家实现共产主义。
当毛泽东们要照抄照搬苏联模式时,同样根本不顾1927年前后的中国还基本没有产业工人阶级,生产力也极不发达,他及其当时的中共中央,都毫不在乎这个“国情”;同样,当毛泽东要搞“赶英超美”,搞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时,也根本不顾忌什么中国国情,头脑一发热,说搞就搞起来了。结果呢,祸国殃民。
另一面,当邓小平提出“摸着石头过河”时,他实际上是主张走一步看一步,这就无异于否定了那种宏观的国情论。
所谓国情,就是国家的整体情况,是个整体主义的命题。真正的国情,是人言人殊的东西。如同哈耶克所言,市场经济由分立的个体竞争者组成,每个个体都只掌握其所知晓的那部分知识或事实,每个竞争主体都是用自己的那部分知识参与竞争。市场之上,除了上帝,没有任何人全知全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掐指一算,便知过去未来五百年的诸葛亮,只是文盲算命先生瞎诌的胡话。同样的,生活中的每个人也都是从自己角度看社会、看国家和看世界,每个人看到的国情都仅仅是自己眼中的国情,无论是最高领导人,国家领盗集体,还是国家统计局,还是所谓专家,或者人民,等等,其所知道的,无一例外,全是从自己的角度所看到的局部。任何号称自己知晓中国整体国情者,无一例外,都是在夸大自己的智力,索取更多的权力。
至于那些宏观的统计数据,且不论大陆数据普遍存在造假,即使是真实的,它们的价值也只对那些需要这些数据的竞争者或治理者有意义。对于国民,这些数据由于将个人生命的价值、尊严和需要等缩小为一个个冷漠的数字。当它们被灌输给自己时,公民一定要清醒的意识到,这是掌握宏观权力的人们在借宣扬整体以俯瞰万民,宰制万民,强调掌握宏观信息这一权力的重要性;一定要意识到,随着这些冷冰冰整体数字而来的,很可能便是官家对民众尊严权利的压抑、“专家”对只掌握局部信息和意见者的傲慢和公权对私权的侵夺。包裹着宏观数据的国情论,是变相的官本位论,或所谓专家本位论,是官家或专家在从自己的视角看国家,看人民,看问题,并通过宣传机器强加给人民。国情论也是过度迷信智力的伪命题,长期以来,被反复宣扬灌输的国情论,不过是掌权者刻意制造出来,借以操纵国家社会的舆论工具。
一个有几亿十几亿人的国家是极其复杂的,任何建立在统计数据之上的所谓整体国情,都难免会有所遗漏,或隐藏有“反国情”。“重要人物”“重要事件”掩蔽了普通人群和普通事情,相对于所谓的重要人物重要事件,普通人和普通事情很可能才是真正的目的所在。重要有不重要为镜像,主流对应着末流,不重要、末流相对于“重要”、“主流”未必就不重要。如果说真有“国情”这个东西,那么,它也只存在于公正的民意调查和选举之中,准确说来是“多数倾向”。而且,这样的“多数倾向”是流动不居的,因为民众今年倾向于这种政策、这个人,不代表四五年后倾向不会发生改变。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本人在重启公众号后的半个月左右时间里,接连有十篇左右发在公号里的文章被“风沙”,这是今天的新作,还透着热气。欢迎交换意见。
 
​2017.9.18​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September 17, 2017
关键词: 国情
专栏作家: 杜导斌 文集
用“文字狱”惩罚陈平福是国耻!
由“互‘呸’反应”到“超越差异”
中共“十八大”会改革政体吗?
探讨国民如何培养优良品质
他们就是不改,我们怎么办?
我是玩政治的
街头一站之后呢?
社会团结是治疗政治衰败的良方
反思《新青年》留下的精神资源(上)——读张耀杰《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反思《新青年》留下的精神资源(下)
贾灵敏——从废墟上站起来的女英雄
请张晓明先生摆正自己的位置
对建设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思考和建议
反思英国文明
是不是因为英国人种优越?
亲爱的露茜
说说十一年前那件痛苦不堪的往事
我是要你站起来,改变——评梁太平《尾生诗歌选——醒来的稻草》
真相
《大宪章》从何而来?
其他相关文章
中国国情深度报告
每日政商:中国国情深度报告
奥巴马最后的国情咨文:美国不要害怕!
奥巴马国情咨文
理性的反抗就是合作
强烈抗议中共当局拘押本刊专栏作家杜导斌先生
中国国情的八个关键问题(之一)
私有制与中国国情——现代法哲学案例
盛世中国的人、钱、祸
奥巴马总统发表国情咨文演说(摘要)
“民主可以当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