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黑心律師,還是黑心政府?
作者:余杰

 

 

日前,北京市石景山司法局在一個拆迁村庄附近树立了巨大的紅色宣传牌,其内容为:“拒绝黑心律师利诱,严格遵守征迁规范。”該宣傳牌的用意在於,警告村民乖乖接受政府及政府支持的開發商給予的低額拆遷補償款,而不要嘗試找律師幫忙跟政府及開發商打官司。中共當局在對拆遷戶軟硬兼施之際,亦不忘對律師群體進行“妖魔化”,將願意幫助被拆遷戶的律師稱為“黑心律師”。

該宣傳牌引发了中國律师界的普遍憤慨。中國的人權律師群體在近年來當局的殘酷打壓之下,日漸凋零。但是,“壓傷的蘆葦不折斷”,他們仍然勇敢地發出和諧社會的不和諧音調來。有律师尖銳地指出,近年來,在征地拆迁的過程中,中國政府违法滥权层出不穷,当局不思改变,“將權力關進籠子裡”,却污名化那些为被拆迁户提供法律服务的律师,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更為荒誕的是,該宣傳牌是由律師協會的“主管單位”司法局所竪立。司法局本該爲律師協會提供服務和保護,但從這個宣傳牌中可以看出,司法局的工作人員對律師這個職業是何其仇恨與厭惡,恨不得像文革時代那樣乾脆廢除律師制度、取消律師職業。由此可見,中共的司法局根本就是“法盲局”。

在今天的中國,不是律師黑心,而是政府黑心。中共政權自從建立以來,就被“和尚打傘、無法無天”的毛澤東打上了深刻的個人烙印。毛在若干次公開講話中,貶低、嘲諷憲法和法律的地位,而他個人信口開河的講話卻遠遠高於憲法和法律,乃至“句句是真理”、“一句頂萬句”。當毛要打倒副手劉少奇時,對造成毛的個人崇拜負有不可推卸責任的劉少奇,這才想到拿起憲法來保護自己,卻為時已晚,最後只能是死無葬身之地。

習近平執政以來,樣樣學毛澤東,蔑視法律、迫害律師更是有樣學樣。“七·零九”全國範圍內抓捕維權律師事件,堪稱文革結束後中共當局對律師界的一次毀滅性打擊,其危害性至今未被中國民眾及國際社會所充分認識。有評論者指出,迫害律師是習氏“頂層設計”的關鍵一步。反腐的成績給當政者帶來巨大的道德自負,而普通民眾對程序正義的不敏感也授予當政者錯誤的道德光環。由此,習近平以“特務政治”取代司法獨立,律師成為“維穩政策”的犧牲品之一。

習近平上臺之初一度倡導“法治”,讓那些“明君”和“青天”情結濃得化不開的文人們感恩戴德、熱淚盈眶。然而,他們卻不明白,习近平的“法治”跟普世價值的“法治”大相徑庭——後來,在習近平統治的中國,甚至連“普世價值”都成了“七不講”之敏感詞之一。習近平公开宣称“把党的想法变成法律”,然后才能“依法治国”。換言之,在習近平看來,“黨大”還是“法大”從來就不是一個問題,“黨”永遠都比“法”大,法律只是一黨獨裁的遮羞布。所以,律师必須在共产党制定的法律环境下“戴着鐐銬跳舞”, 必須承认和遵守共产党制定的法律规则。如果硬要去踩黨設定的紅線,律師結局就是粉身碎骨。

習近平當然不願將權力者關進籠子裡,反之,他要將律師關進籠子裡。關進籠子,在中國不單單是一個比喻,更是讓人不寒而慄的事實: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八日,四川律师张庭源就因代理“吴太勇看守所死亡案”而自己遭“被嫖娼”事件发表了一封公開声明。在該聲明中,张庭源律师谴责重庆警方滥用警权,要求调查事件真相,并将提起针对天宫殿派出所和相关人员侵害公民权利的行政诉讼。該声明指出,重庆两江新区公安分局天宫殿派出所民警于九月四日,以“根据群众举报涉嫌嫖娼”为由,对张庭源律师进行传唤。期间,张庭源律师被囚禁在铁笼内,直至第二天中午粒米未进。警方在九月五日下午,口头通知张庭源律师没有违法行为,但拒绝出具任何书面文书。张庭源律师认为,因理成都市看守所吴太勇死亡案件,此次传唤意图迫害律师无法行使权利。

在今天的中國,最優秀和勇敢的律師、挺身捍衛基本人權的律師,都被共產黨當作“黑心律師”關進了籠子裡,這就是“法治中國”的現狀。很多參與“敏感案件”的律師,跟他們的當事人一起被關進了監獄,成了國際社會救援的對象。二零一零年,荷蘭人權律師漢斯·卡斯比克 (Hans Gaasbeek) 發起將每年一月二十四日定為『關注受迫害律師日』的活動,以紀念一九七七年在西班牙獨裁政權之下,於馬德里受難的律師們。此後,每年關注一個有律師受迫害的國家。該活動迅即得到多國律師的支持,漸成規模。『關注受迫害律師日』過往曾關注包括洪都拉斯、菲律賓及土耳其等國家,二零一七年則聚焦中國——因為中國律師的執業環境日漸惡化,中國律師進一步遭到“黑心政府”的“黑心化”處置,他們需要得到國際社會更多的關注和支援。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September 27, 2017
关键词: 律師 黑心政府
专栏作家: 余杰 文集
彭斯演講,鐵幕落下
不讓中國孩子留學美國是中國的殺手鐧嗎?
習近平的表
為什麼習近平的六次批示無人執行?
鄭孝胥:民國乃敵國也
中國為何成立“美國研究智庫聯盟”?
中國人比美國人更愛國嗎?
中國人為何歡迎川普的兩千億徵稅決定?
習近平從歷史中汲取了什麽智慧?
賽珍珠:原來故鄉是他鄉
北韓醫院是北韓社會的縮影
誰是習近平的老祖宗?
“新星球大戰”計劃或許將中國掃入塵埃
葉簡明是商業奇才,還是邪教教主?
什麽是“歐威爾式胡言亂語”?
以南方視角和海洋文明打造香港的核心價值
習近平為何公開羞辱江澤民和曾慶紅?
從龔品梅到陳日君:爲信仰自由而戰
BBC中文網比《環球時報》還無恥?
放棄反抗,就是終身為奴
其他相关文章
香港人對港珠澳大橋的冷感
支持还是反对 华人纠结面对哈佛“歧视亚裔”案
澳门中联办主任郑晓松坠亡 中国官员坠楼成高频词
意欲何为 特朗普上台近两年退出国际条约一览
台湾宜兰普悠玛号火车出轨事故:盘点四大技术焦点
平论Live | 美国宣布将退出《中岛条约》 针对俄罗斯还是针对中国?(视频)
醒來吧!香港人
北京移動紅線,摧毀香港自治
我的忏悔——从人到“驴”的自白
疯牛强闯瓷器店之三
维吾尔裔美国人发声,呼吁关注新疆拘禁营
“政治凌驾专业”?逾千亿港珠澳大桥在香港引发的五大争议
与中国相比 为何英国超市食品这么便宜
中国经济现十年来最慢增速 恐持续放缓
平论Live | 债务危机尚未全面爆发,A股已跌破2500点, 凛冬将至的最后忠告(视频)
正被肢解的香港傳媒
評北師大地球院圍堵冰川的宏偉暢想
中国为什么可能重蹈日本覆辙?
从孟宏伟事件彭斯演说看北京的外交处境
我希望贸易战早打大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