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and USA
中国与世界
中美关系
中美如何才能皆大欢喜?
作者:程映虹
中国商务部长陈德铭昨天在十八大上谈中美贸易,说美国封杀中资企业华为在美国的业务举动有冷战心态,因为美国议员说华为中有共产党员,在美国经营的是敏感的电讯业务。陈要美国国会议员换位思考:“如果中国人大或政府都问在中国的美国企业,跟共和党或民主党有甚麽关系,那就会引起混乱。”
 
陈部长的话非常及时,也完全正确。如果中方也象美方这样计较,一定会引起混乱,而且不仅是中美贸易的混乱,也会是党派观念的昏乱。
 
首先,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政治团体,它和中国政府以及社会各行各业包括企业尤其是大企业之间是一个什么关系,这在中国宪法和其他条文规章中是规定得清清楚楚的,也受到各项制度的切实保障。这种关系和美国两党与美国政府和社会各界之间的关系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
 
其次,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和党员之间的关系和美国两党和它们的追随者之间的关系也完全不同。中国共产党的党章规定了党员要完全忠于党,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为党做贡献,甚至为党牺牲;而美国的两党从来没有这个意义上的党章,更不要说党的追随者有这样的义务。
 
更有甚者,美国两党根本就没有什么“党员”的概念。很多美国人常常这次是共和党的选民,下次变成了民主党的支持者,只需要轻松说一句“我不再喜欢它了”。在中国,这叫做“叛党”,比叛国更严重(“叛党叛国”罪名的顺序就是例证)。
 
在美国,申请工作的人如果说自己是共和党或民主党员,不但不会得到加分,反而会被认为是个有神经病的诈骗犯。因为这个国家根本就没有什么“党员”的概念。
 
但吊诡的是,尽管美国两党并没有正式党员的概念,其核心组织和活动也主要靠募捐支持,来源有限,但它们对社会的影响在最关键的时刻可能要超过世界上的所有政党。为什么呢?因为到了投票的时候,凡是去投票的人,除了极少数投独立候选人票的选民,绝大多数都可以算作是共和或是民主党的基本群众。这样自发吸引群众的“党”,既不靠“觉悟”进门也不用“党纪”约束,倒不愁不比“先锋队”更有社会基础。
 
回到陈部长的话。陈部长正告美方:中方不会像他们一样来问一问在华的美资是姓“共和”还是姓“民主”。这就是说,中方不会陷入美方的圈套,搞什么报复措施。 因为他知道:一方面,美国在中国的任何企业都不可能在共和党或者民主党的领导之下,所以问它们和这两党有什么关系纯粹是胡闹;另一方面,美国这些企业的人员很多又确实是这两党的选民,但又不能用中国衡量“党员”的标准去套,所以要追究他们的“组织关系”也完全是无中生有。这充分说明中方有关部门的头脑是很清醒的。
 
陈部长还提醒美方不要让“冷战心态”影响正常贸易,这虽然可以理解,但恐怕不值得过分担忧。冷战已经成为了历史,证据就是:我在美国写这篇文章之前,浏览了两三个小时中国大陆的网页,从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到老家的日报和晚报,加上一些有影响的网站博客等等无一遗漏,而打开电视又看到央视和一些省级的卫视,二十四小时滚动跟踪报道十八大。来自中国大陆未经过滤原汁原味的即时信息多得让人目不暇接。
 
这样一个在美国能够畅所欲言的外国政府,决不是冷战时候那个被关在铁幕背后的苏联能比拟的。
 
所以,想让冷战在美国死火重温?请先封网把信息自由取消了试试。不要说其他的美国人,首先在这里的几百万华人就绝不会答应。他们一定会运用这个国家宪法的第一条修正案为武器,把白宫和国会告上法庭。
 
写到这里,想到前不久同一个陈部长在夏威夷一个国际会议上再次就美方就中国企业在美国投资做的种种限制发出抱怨,说中方对美资在华是充分开放市场的,美方的这个做法不公平。美方对中资做的很多限制,是以“国家安全“为由。有趣的是,反过来,美国方面一直要求中方开放信息市场,放宽“国家安全”的限制,实现言论自由,而中方的报刊电视网路在美国倒是充分享受这个自由的,美方从来没有用影响“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
 
那么,双方何不再做个交换,签个协定:美方向中方开放投资市场,中方向美方开放信息和言论市场,让中资在美享受美资在华待遇,也让美媒在华享受华媒在美待遇,这样岂不两全其美,皆大欢喜?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November 10, 2012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其他相关文章
美国“一国两制”往事
杰弗逊和美国的奴隶制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希特勒失败前如何评价日本和中国?
罗马教皇与卡斯特罗兄弟
中共也是苏联瓦解的推手
恩克鲁玛下台与文革初期的“政变”疑云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批毛專集】(六十五)
希特勒的女阿凡达
中越自50年代至今的恩怨纠葛
雅妮—闻名世界的古巴博客大V
“敌人也是我们的同胞” ——刘伯承为什么不愿看战争片?
中国知识分子的种族歧视论和民族自大症
克里姆林宫“相夫”术
越南土改中的阮氏南悲剧
驳“进京赶考”论
“中国奇迹”的邪路—纪念“五七指示”48周年
剥出日本军国主义的内核
中国,你的名字叫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