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被击碎还是自我融解?——中国政治改革的前景
作者:程映虹
自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政治改革,在中共十八大以后又有了新的表述。

十八大以前,官方或者准官方(即以学术的面目出现)对政治改革的说法基本上是第一:我们的政治制度的基本是好的,是适应目前中国的需要的,所以用不着大改;第二,我们不是没有政治改革,只不过不是你们所说的那种西方式的民主;第三,我们的政治改革主要是行政改革,即政府系统内部的调整。

但最近光明网评论员发表文章,题目是“政治改革要破冰而进”,配合中共最高领导人最近显得有些急迫的政改言论。文章中不但提到“政治改革,是中国全部改革的核心问题”,而且说了这样一些用词新鲜的话:

利益结构的板结趋向,是政治改革所要遭遇、但却必须面对的难题。政治改革必须进行、必须破冰而进的道理就在于,政治改革,就是要“溶解”板结的利益,对所要调整的利益进行以“最大公约数”为底线的重新安排和调整。这样的改革,是“有商量”的改革,是保证各方基本利益基础上的改革。而如果这样的改革进行不了,进行不下去,政治改革面冰而停、甚至临冰而退,那么,结果就是板结的利益结构不是在“溶解”的基础上被“有商量”的重新分配和调整,而是被没有商量的击碎。

因此,政治改革必须进行、必须破冰而进的根据,就是为了避免板结的利益结构被击碎而不是被“溶解”局面的出现。

这一段话告诉人们,至少官方高层很有一些人真是有摇摇欲坠的感觉了。他们要的是冰块自我“溶解”的结果,而不是被“击碎”的下场。话说到这个份上,差不多就和自由派或者左派眼中中国的严峻现实和这些人口中说的革命一样了。这就说明,过去几十年来官方对政治改革长期坚持的那三个观点,在他们内部也是破绽百出的,只不过用来对外胡乱抵挡一阵。中国政治制度胎里的毛病,其实他们自己比谁都更清楚。

读者当然还不能期待这个评论员的文章明说中国政治制度的问题就是一党专政的,但除此之外,这篇文章还表明这些即使是比较“开明”的党内人士对政治改革还有一些重大的认识问题。这些问题不解决,就不会有他们希望的“溶解”,只会有他们恐惧的“击碎”。

文章说:

因为政治改革解决的是政治权力的运作问题,是涉及到利益调整和分配的问题。。。。权力问题,历来是国家政治中最核心、最本质的问题。改革开放30余年过后,社会的利益分配及其结构,没有随经济增长而及时得到调整,因而没有为进一步的经济增长留有足够的结构空间。由此造成的经济增长成就越大,社会矛盾反而越激化的现象日益突出。“贪污腐败、脱离群众、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问题”不过是这种利益结构的一个现象化的表征而已。

这些说法的问题很明显:第一,政治改革要达到目的,就不能限制在“政治权力的运作”上。权力的运作基本上还是局限在行政领域。政治权力的问题是除了它的运作,更重要的是它的来源,分配和监督。政治改革要达到的是权力的来源必须合法化,由民主的途径来产生和保证,而不是由某个政治集团垄断;权力的分配必须公正,通往权力的途径必须至少在程序和规章上向社会开放,人人都有平等的参政权,而不是由组织部包办;权力的监督必须公开,必须独立,个人和社会团体都有权利知情,并免受由于监督权力的行使而给自己带来麻烦的恐惧。

如此说来,这篇评论员文章强调的“政治权力的运作”只不过是政治改革的四分之一罢了。

第二,这段话给人的印象是政治改革和经济利益的分配以及经济增长密切相关,甚至就是为了后者服务,为“经济增长提供足够空间”。这是完全错误的。政治改革的目的是建立公正合理的政治制度,实现和保障人的政治权利。政治和经济是人类生活的两个不同领域,虽然它们相互是关联的。政治改革和民生之间的关系不是直接的,解决政治权力的来源,分配,行使和监督的问题并不能自动带来经济利益分配的合理化,更不会确保经济增长。如果用能不能马上带来大家都满意的经济利益的重新分配和保证经济的持续增长来衡量政治改革,这样的改革注定是要被放弃的,因为任何严重的经济衰退,股市暴跌,通货膨胀等等都会动摇对政治改革的信心。

上述问题只不过再次提醒人们,长期以来对政治改革的讨论有意无意的压制和扭曲仍然严重地影响着很多人对政治改革的认识,主要表现在限制政治改革的目标,和把政治改革功利化。这两个认识问题不解决,政治改革的前景不会看好,被“击碎”的可能始终大于自我“溶解”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November 19, 2012
关键词: 自我融解 中国政改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其他相关文章
遭左派围攻,作家方方谈《软埋》的“软埋”
诺贝尔委员会:邀请刘晓波来领取和平奖
传刘晓波希望出国就医 亲友遭封口
刘晓波确诊晚期肝癌已转移,刘霞视频中哭泣:“不能手术、不能化疗”
美国国务院就刘晓波保外就医发表声明
所谓的中国模式,没你想的那么好
谁保密了刘晓波的病情?
为晓波祈福
卢作孚悲歌
刘晓波肝癌晚期保外就医
红色资本家被查 中国私企海外角色生变
一五二七年罗马浩劫的原因
傅政华的处境
「軟埋」埋了多少學術道德和做人良知?
落馬中將“懺悔書”,軍中反腐再掀高潮?(视频)
波兰立法推倒塑像去共产主义
新闻观察:中国为何打击网上视听节目?
共产之癌与民主要件——“十月革命”百年痛省
李克强罕见表态 与习近平强硬政治立场划清界限?
美中近期关係:从外交与安全对话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