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orials
Editorials
社论
社论
“常委名單”與“皇族內閣”
作者:陈奎德
皇族內閣企圖以重用血緣親貴以確保江山萬年不墜的心態,來回應危機,回應社會變革的洶洶大勢,其後果如何呢?歷史的判決是:不及半歲,該內閣就早夭了。而“常委名單”與“內閣名單”,二者對國民期望的回應,雖相距百年,卻如出一轍。 因其保命,所以短命。歷史的邏輯豈不令人深長思之。 據報載有某宏圖大志的中共官員在想像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百週年時將如何普天同慶云云。筆者雖不才,亦願效法梁任公而斷言:“政治現象若仍此不變,則將來世 界字典上決無復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百年’九字連屬成一名詞者。” 謂予不信,請以此言為後輩子孫立字據證之。 
 
 
“皇族內閣”的前世今生

11月15日,中共政治局新常委名單公諸天下,筆者的第一反應,是想起了1911年5月出台的滿清第一屆也是最後一屆內閣——“皇族內閣”。

“常委名單”與“內閣名單”,二者對國民期望的回應,雖相距百年,卻如出一轍。

百年前的那個內閣,是在中國一波又一波立憲潮流湧動和國民的熱切期待中浮現出來的。結果,一盆冰水灌頂而下。

連當年最穩健的立憲派中樞張謇,在得知皇族內閣名單後,也失望嘆曰:“均任親貴,非祖制也; 復不更事,舉措乖張,全國為之解體。……朝野上下,不啻加離心力百倍”。而輿論領袖梁啓超更是激憤預言,將來世界字典上決無複以“宣統五年(1913年)四字連屬成一名詞者”,“誠能並力以推翻此惡政府而改造一良政 府,則一切可迎刃而解。”

從此,立憲派頓成清廷陌路人。立憲之路既絕,革命之軍必興矣。

立憲潮流的興起

回望前路,當戊戌變法失敗,六君子喋血之後,中國國勢日下,各國抵制清廷。慈禧惱羞成怒,對多國宣戰,放縱和支持義和團濫殺洋人,引來八國聯軍入京,倉皇逃竄西安的慈禧,在戊戌之後的1901年,於流亡地西安,急不可待地發布了"預約變法"上諭。於是,屠戮戊戌者不得不執行戊戌烈士的遺囑——向憲政移動了。

著名的清末新政,就是在這樣一場大危機中,被迫啟動的。

1904年,慈禧大赦戊戌變法後被捕的維新黨人。 清朝狀元兼實業家張謇草擬了支持立憲的奏章。後來,駐法公使于7月正式奏請立憲。

在此期間,日俄戰爭爆發,日本大勝。國人的解讀是“立憲政治戰勝獨裁統治”,立憲之潮於此獲更大助力。

1905年9月2日,廢除科舉考試。

1905年 12月11日,五名大臣出國考察憲政。

1906年8 月26日,袁世凱到北京,討論五大臣條陳,建議立即實行憲政。

 1906年9月1日,大清國宣示預備立憲,清廷公布了具有歷史意義的《預備立憲之诏》

 1906年11月6日的釐定官制上谕,實質上是重組中央政府。

 1907年8月13日成立了憲政編查館。該館編寫了于1908年采納的23條《憲法大綱》,這個中國有史以來的第一部憲法,呈日憲特色,其皇室特權甚至超過了日本。

1908年,按照日本模式,他們訂出所謂九年預備立憲的時間表,最後頒布憲法。計劃于1916年進行全國選舉,1917年召開國會。

1908年11月14、15日,光緒、慈禧相繼去世,清廷風雨飄搖。民間要求速開國會、速立憲法的呼聲日趨高漲。

此後,從1910年1月而6月而10月,中國立憲派發動了堪與英國大憲章運動相媲美的三次國會請願運動。數百萬民衆簽名,發生了割臂、割股寫血書之壯舉,國民投入無與倫比的熱情以促成這個古老帝國的變革與新生。

在內外壓力下,清廷不得不下“縮改于宣統五年開設議院谕”,即將立憲時間由原來的1916年提前到1913年。

皇族內閣:因其保命,所以短命
 
1911年5月8日,按照修訂後的立憲規劃,應當組建責任內閣。舉國上下,翹首以待。然而,攝政王載沣組建的內閣名單甫一公佈,竟至全國輿論大嘩。

何以至此?請看如下內閣名單:

總理大臣慶親王奕劻 (宗室),協理大臣那桐(滿)和徐世昌(漢),外務大臣梁敦彥(漢),民政大臣肅親王善耆(宗室),度支大臣載澤(宗室),學務大臣唐景崇(漢),陸軍大 臣蔭昌(滿),海軍大臣載洵(宗室),司法大臣紹昌(覺羅),農工商大臣溥倫(宗室),郵傳大臣盛宣懷(漢),理藩大臣壽耆(宗室)。
 
內閣總共13人,滿族即占到9人,其中皇族7人,漢族竟然只有4人。難怪這一慶親王內閣史稱“皇族內閣”。國人獲訊,瞠目結舌,抗議之聲,驟然蜂起。立憲派的兩大要求——速開國會,責任內閣,所獲得的回應,誠如梁啟超所言: “當舉國請願國會運動最烈之時,而政府猶日思延宕,以宣統八年、宣統五年等相搪塞。鄙人感憤既極,則在報中大聲疾呼,謂政治現象若仍此不變,則將來世 界字典上決無復以宣統五年四字連屬成一名詞者。此語在《國風報》中凡屢見。” 他在第三次請願之前說“現今之政治組織不改,不及三年,國必大亂,以至于亡,而宣統八年(1916年)召集國會爲將來歷史上必無之事”。

連被目為保皇和改良重鎮的梁啓超都悲憤作此預言,則清朝之自蹈死路,時日無多,恐已無幾人懷疑了。

五個月後,武昌首義,各省通電獨立。皇族內閣隨之解散。企圖以重用血緣親貴以確保江山萬年不墜的心態,來回應危機,回應社會變革的洶洶大勢,其後果如何呢?歷史的判決是:不及半歲,該內閣就早夭了。

因其保命,所以短命。歷史的邏輯豈不令人深長思之?

諷刺的是,正是替清朝草擬了支持君主立憲奏章的滿清狀元張謇,在武昌首義後,又主筆起草了《清帝遜位詔書》,以民軍、清廷、袁世凱三方立約的形式,終結了滿清王朝。

傾聽沈默的心聲

返觀今日之國中,在共產制度瀕臨消亡的歷史潮流中,在一黨專權,貪腐橫行,拆遷盛行,貧富懸殊,經濟下滑,民怨沸騰的大背景下,近一年來,經歷了一系列戲劇性的驚心動魄事件:烏坎村民抗爭、王立軍逃館、谷開來謀殺、薄熙來被擒,反日暴力騷亂,令計劃事件,高層權力結構重新洗牌……。刀光劍影,爭鬥慘烈;北京政權已陷入合法性危機之中。舉國上下,人心思變。於是,“政治改革”之聲不絕於耳,“寧要微詞,不要危機”見諸黨報,“擊鼓傳雷”的政治不作為招致唾棄;拒絕政改,將蹈“死路”,已成廣泛共識。甚至有當局將“非毛化”進而“平反六四”之沸沸傳言,起於青萍之末,蕩漾于茶餘飯後、微博之上。要言之,國際國內,清議喧嘩;群情滔滔,萬口一詞,直指政改。

然而,中共十八大對國民的回應如何?其一,是“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換言之,是繼續走“擊鼓傳雷”,直至炸彈突爆的死路。其二,老人干政,組建了一個退化保守的“內閣”——十八屆政治局常委會。惡名昭著的新聞自由的劊子手劉雲山以及溫州動車追尾大事故掩埋真相的張德江,均赫然名列其中。而且,五位彈冠相慶的“新科”常委,竟然比原先留任的兩位舊常委更為年邁。令翹首以待的善良人們,啼笑皆非,掉頭以去。

兩份名單,百年相應:一盆冰水灌頂而下。

由此,人們就不難懂得,當辛亥革命驟然降臨,以往曾維護皇室、反對革命的立憲派和地方官何以竟大都抱持幸災樂禍、樂觀其成的態度。其實,若沒有立憲派和地方官們的支持或默認,各省紛紛“獨立”的革命態勢原本是不可想像的。然而立憲派因失望而與革命派的合流,促成了滿清王朝地崩山摧式的解體。

試看今日之國中,被十八大颟姗僵硬的“政治報告”和保守退化的“常委名單”所激怒,以梁公、張謇傳人自詡者,正在不知不覺之間,轉型成為孫文、黃興的傳薪者。這恐怕是當局不得不面對的現實,也是國人不得不傾聽的未來的先聲。

狀元張謇身份的變遷,為歷史做了最好的註腳,為後人提供了啟迪性範例。

撤除“幕後之簾”

但是,中國的政治文化中,我們永遠不要低估老人的政治能量。雖然,十八大會場上那十位白髮蒼蒼、顫顫巍巍登場的前朝元老以及即將退朝的元老,不知有漢,何論魏晉,還活在他們的“前政治”時代。就像媒體恭維他們的一樣,是“來自另一個星球”。然而,紛紛從穴居十年二十年的洞窟裡破土而出的政治老人,面對激烈殘酷的人事角力,居然返老還童,勁道十足,力挺自己的親貴人選,以保住自己的經濟政治利益,從而構成了一幅血腥的黑箱政治戰爭畫面。他們時日無多,不願也無力正視人間沖天怨憤,卻至死也不肯放棄手中的壟斷權力。恰如百年前的滿清親貴,分明楚歌四面,洪水滔滔,仍然視而不見,充耳不聞,沈浸在江山僅為他們的獨家禁臠,任何外人不得染指的甜夢中。

但是,時間已經不站在他們一邊了。

也許,他們並非不懂得這點。但作為像毛澤東一樣“無所畏懼的”“唯物主義者”,他們不怕天譴,不畏上帝,其共享的心理是:我死之後,哪管洪水滔天。

所以,我有時在想,現代醫學的進展,在中國,恐怕另有妙用。那就是:延緩政治更新的節奏。

著名物理學家普朗克曾經說過一句關于科學真理的真理: “一個新的科學真理取得勝利並不是通過讓它的反對者們信服並看到真理的光明,而是通過這些反對者們最終死去,熟悉它的新一代成長起來。”這一斷言被稱爲普朗克科學定律,並廣爲流傳。

平行移植它到中國政治中,它的變體就是:“一個新的政治制度取得勝利並不是通過讓它的反對者們信服並看到新社會的光明,而是通過這些反對者們最終死去,熟悉新時代特征的新一代成長起來。”

這是中國政治殘酷的悲劇。

君不見:慈禧死,民國興。澤東死,改革行。而中國2012年這場權力轉換的遊戲,倘若沒有十位政治元老的臨場指導,特別是倘若江澤民、李鵬已經去馬克思那裡註冊了,那麼可以斷言,“常委名單”與“政治報告”必將呈現出與目前不同的面貌。

中國政治的變遷節奏與統治者的壽命亦步亦趨。這種老人垂簾、人亡政息的“中國特色”,不僅使中共將來面臨更為兇險的前景,也使21世紀的中國人蒙受羞辱。何時打破了這一中國特色的政治節律,那時中國政治才真正上了軌道,成為文明人類的一員。

雖然,2012中國的權力轉換撒下了滿地雞毛,播種了遍野的失望。但客觀而論,尚未抵達絕境。畢竟,當代的神州已非百年前的皇天后土了。環顧圍繞中國的制度性生態環境,中共黨國已成瀕臨絕種的稀有動物。它的前景是傻子也能看見了。況且,百年奮鬥,仍然留下了諸多足資珍惜的教訓、經驗和精神遺產。而最重要的是百年的政治遺產——中華民國。這只不死的火鳳凰勢將在某一歷史機緣中,變成引領國人脫離政治泥沼的路標嚮導,浴劫火而再生。

當下中國,風雨如晦,雞鳴不已。雖狀似百年輪迴,然而已有萌動之新芽參雜其中了。剔除了上一百年最為極端的悲劇場景——20世紀中國最慘烈濃重的毛澤東陰影——之後,歷史的戲劇,將在不知不覺中漸次呈現。可以預期,在接踵而至的歷史舞台上,我們還會依稀辨認出一系列似曾相識的身影,迷濛之中,或許將碰見新時代的康有為、梁啟超、張謇、孫文、袁世凱、嚴復、蔡元培、胡適、段祺瑞、蔣介石、張君勱、陳獨秀、盧作孚、梁漱溟、羅隆基、彭德懷、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雷震、殷海光、蔣經國、林昭、遇羅克、顧準、陳寅恪、劉賓雁、方勵之、王若望、司徒華、李慎之…… 諸多人物,翩然而至。自然,還會有一些我們全然陌生的人物與戲碼浮出水面。倘若21世紀的中國幸運地豁免了重大戰爭的浩劫,所有上述共處一堂的身影,他們反省及釐清歷史功罪的智慧、遵守遊戲規則的博弈之道、寬容和解共生的胸懷,作為精神資源和價值資產,將可能引領中國避免重蹈覆轍,走向真正的文明復興。

誠然,個人的壽命與皇朝的命數、與歷史變革的節奏相比,實在過於短暫。中國士林中瀰漫的悲涼之霧和焦慮心態,大體源出於這種接連受挫而前景迷茫的體驗。實際上,類似的悲涼與焦慮的情結,在各國轉型的進程中都屢有出現。然而,以長程歷史觀之,變遷的端倪仍是不難覺察的。據報載有某宏圖大志的中共官員在想像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百週年時將如何普天同慶云云。筆者雖不才,亦願效法梁任公而斷言:“政治現象若仍此不變,則將來世 界字典上決無復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百年’九字連屬成一名詞者。” 謂予不信,請以此言為後輩子孫立字據證之。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November 19, 2012
关键词: 皇族內閣 政治局常委
特别专辑: 百年中国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追寻逝去的民族魂—筹办辛亥百年风云人物纪念活动侧记
从价值转换到历史还原
辛亥革命失败的当代标志
今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痛悼華叔兼祭辛亥百年
百年風雨︰今朝酒醒何處
革命:摇晃的中国
改良与革命的赛跑
张大春、陈丹青、钱理群、张鸣等聚谈民国话题
著名史家许倬云谈辛亥之后:南京为何让出政权
脱苏入美――两位已故领袖的遗言
一百年前的领导干部
战争岁月——纪念我的姑姑与父亲
雅礼百年沧桑,公益世纪峥嵘
辛亥百年祭
自杀还是他杀?—— “绝望心理学”分析
七律:祭辛亥贺新岁兼给所有朋友拜年
“辛亥百年风云人物学术研讨会暨先贤臧启芳追思会”将在旧金山举行
记忆力的复苏与历史的再发现
辛亥百年祭(外二首)
百年成都访谈
青春剑
辛亥革命百年“大赦天下”议
臧启芳追思研讨会在旧金山举行
中国军队将来是否开枪,取决于下令者开价
中国“国会”百年祭
走出专制统治黑暗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民国对当下立宪进程的意义
中国向何处去?——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就“联邦制”与严家祺先生商榷
民国血脉——百年清华的另一道统
清帝逊位逊给了谁?
美丽岛圆了中国人的百年梦想
辛亥革命是对法国大革命的超越
辛亥革命的侠义精神和未来民主抗争模式
走近宋教仁
「政學系」是中國民主憲政及議會政治最早的踐行者
辛亥革命的政治文明与人道理性——从鲁迅的冷嘲热讽谈起(一)
辛亥革命的政治文明与人道理性--从鲁迅的冷嘲热讽谈起(二)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一)
不仁不义的帝制和亦道亦德的宪政
失蹤的“憲法之父”——張君勱
开学伊始——怀念东北大学
辛亥革命与中国宪政法统 (视频)
重评袁世凯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二)
百年心事到灯前
人民日报“柯缇祖”受谁指使?
干部子弟学校六十年:难以革除的权力择校
从戊戌变法到辛亥革命
如果我是中国思想的引路人——写给中国的信
民国是历史还是现实?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三)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四)
辛亥的另一张面孔
文革中“非正常死亡”了多少人?
辛亥革命前后的中日关系
朝鲜停战签字,还缘于美国的核威胁
梁旋谈祖父:辛亥革命的启智人——梁启超
一个中国人的影视情结与历史烙印
辛亥革命,一个插曲
中国出版《中华民国史》 台湾心有千千结
“宏大叙事”与“祛魅”——辛亥革命与保路运动的若干解析
辛亥革命与现代中国
袁世凯:“中国华盛顿”的第一天
关于暴力土改与乡村变迁的一点回顾与思考
理想主义或现实主义?
共和国的教科书
回首辛亥革命,重建价值观念
邓小平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们需要另一次新文化运动
被背叛的臺灣寧靜革命
民國法統與中華民國憲法
我以我血荐宪政——汤化龙与宋教仁
重写民国史——从客观评价孙中山开始
中华民国到底还存在不存在?
“大妥协”——清王朝与中华民国的主权连续性
中国需要赶紧迈向“训政中期”
漫长的黎明——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辛亥百年遗产——几个层面的观察(上)
看大陆与台湾如何纪念百年辛亥革命
纵使百年精卫志,依然一梦意难平
对立宪与帝制的历史追问
韦耶劳赫:《中国不引人注目的共和国——世界史阴影中的100年》
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也谈辛亥100年
回首辛亥,展望千年专制的最终倒塌
袁世凯曾孙答问:三项罪名真相大白 (多图)
作为政治家的宋教仁
中華民國建立100週年紀念講話
日《每日新闻》: 《中国》戒严「辛亥革命100年」
清华政治学系——在现实与学术之间
辛亥百年看中国宪政法统
百年辛亥的当下意义
中国大陆“民国热潮”背后
统购统销:中国农民六十年之痛
四十年有感
关于近代史的框架与思路
误入歧途的中国司法
从政治控制到社会控制——中国城乡二元户籍制度的建立
辛亥百年台湾访问报告
辛亥和民国革命是基督新教式的
辛亥歌劇北京禁演內情
“中国特色”和“东方”的科学
从“1957”年说起
兩岸和平,協議什麼?
在什么基础上谈统一?——谈纪念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成立一百周年
政体转型与公民政治社会
黎元洪:备受歪曲的共和元勋
英《每日电讯报》:温家宝披露他的家人在毛时代曾受迫害
辛亥革命的啟示(上)
辛亥革命的啟示(下)
中国大学精神的演变——在一所大学的演讲
历史遗忘与记忆美容
从改革先锋到反革命:对晚清皇族的一个分析
香港民主與多元化視野
孙文容共问题探索
如何“过河”——“法治式威权体制”的“渡轮”论
宪政转型与人格再造的中国使命
红卫兵问题须还原史实后才能说明白!
北京选举观察报告
中国一半多人还处在文革状态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中)
百年中国“人”
一种时间的魔术:回归民国
如何读懂我们的历史
谈论民国
燕京末日的前期
孙中山与章太炎、宋教仁的党见之争
民主如何鞏固?——試析辛亥革命中的「革命軍起、革命黨消」論
五十年代的院系调整与社会变迁
流离两岸六十年
一个共产主义乌托邦的兴衰——公共食堂和《食堂报告》
派系政治无法制度化的根源
中国法治社会何时实现?
当郝柏村与施明德坐在一起
想象的祖国
1952: 中国大学的死与生
《延安頌》讓位給《台灣頌》
台湾有没有这么好?——台湾的政情民情及其历史渊源
救亡圖存,天道寧論——評蘇基朗: 〈有法無天?嚴復譯《天演論》 對二十世紀初中國法律的影響〉
大锅(公共大食堂)害死多少人?
真正的奇迹发生在80年代——《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一书的前言和提要
十五年的变和不变
乘着歌声的翅膀——红歌记忆及其他
沉重的墓碑——读杨继绳《墓碑》
五十年代领导干部的工资住房轿车待遇(访谈)
蒋、毛较量成败谈
关于个人崇拜——反思“东方红”
一位远征军的劳改营遭遇
兩岸學生大不同
香港“左派媒体”60年——《大公报》百年沉浮
粮——变成了杀人的武器
中国向何处去?
我对台湾问题的思考
九岁娃自己搓草绳上吊喽
中国民族主义的多重悖论
中國民間論述反思黨國體制
從威權統治到民主開放──台灣五位總統的歷史功過
谁废除了不平等条约?
有关钓鱼岛的题外话
全家死光
十一 我悲哭的日子
辛亥与中国国运
不是“三千年的变局”,而是六十年的“毛”病
培育仇恨的政权
“半殖民地”状态的终结:再谈中国“站起来了”的历程
“以官为贵”国难兴
中國大變革時代的兩岸與民族關係
我的中国梦——致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全体代表的公开信
梦惊天宇白 ——关于国运的一点想法
血腥“土改”的恶果
致中共十八大新領導人
宪法出场,革命退场
人杀人吃人事件一:
中共新领导核心集体亮相 习近平时代大幕开启
纪念范艺
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民国宪政派微博遭到镇压
中国为何无法直面大饥荒?
壬辰年三叹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1912
中共藉台商買媒體 明目張膽
我的香港,我的台湾
3600万中国人的墓碑
申领民国护照第一人再致马英九总统函
一顆裹著糖衣的苦葯 (譯文對照修正新版)
出家、思凡、大还俗——谈《旧制度与大革命》
疯狂的像章——文革期间的毛像章崇拜
一九四二與一九六二有何不同
崔健语出惊人:毛像在 我们都是难民
共产主义乌托邦的兴衰——公共食堂和《食堂报告》
改革共识倡议书
社论文集
《纵览中国》发刊词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当宪政钟声响起——新年献词
“中国模式”的迷思
五四:现代中国回旋曲
趙紫陽的遺產
二十二年家国梦
回儒恩怨.
维汉冲突:维族与汉族在英国剑桥大学“忍痛对话”
【審毛之二】饥饿皇朝
【甲子回眸】败者转胜 胜者转败
《零八宪章》:中国人普遍性身份的宣言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自由无肤色——关于所谓“普遍性死亡”的传说
2009:思想的中国流
春寒料峭,公民兀立——2010新年献词
大势滔滔:军队国家化
與香港共進退
【審毛之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自由荊冠:劉曉波與諾貝爾和平獎》序 (附新書簡介)
其他相关文章
党办企业的经济与社会后果
中国儒家与世界主流文明
民族主義的解毒劑 ——評劉曉波《單刃毒劍——中國民族主義批判》
“党卫军”还是“国防军”?——评中共建军90周年
只待神州响玉箫
劉曉波祭
台湾解严30周年:历史对中国的启迪
海外的与当代中国大陆的新儒家
许志永与新公民运动
奧斯陸宣言
自由的代价:刘晓波留下什么样的精神遗产?
刘晓波:其人其事其思——他的历史定位
自由荊冠
中共失误:至少欠刘晓波三个公道(视频)
九十六岁中共:何去何从?
劉曉波:中國民主憲政運動的一座豐碑
落馬中將“懺悔書”,軍中反腐再掀高潮?(视频)
美中近期关係:从外交与安全对话看
1)吳小暉案来龙去脉 2)八卦媒体遭关闭
美英时代终结,德中主导世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