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c China
Economic China
经济中国
经济中国
中国政府参股网络媒体,欲直接插手内容管控
作者:RAYMOND ZHONG, 黄瑞黎

香港——一些野心勃勃的中国网络媒体公司赢得了一个非常强大的投资者的支持:中国政府自己。

根据公司文件和官方媒体的报道,两家小公司——一个叫铁血网的军事新闻网站和一个叫Zaker的新闻聚合软件——最近向中国政府或共产党的隶属机构让出了部分股份。这些交易是政府通过特殊管理股对媒体公司进行监管行动的一部分。相关股份让其持有者对管理和内容拥有巨大的影响力。

这两家公司的规模相对较小。并且过去几个月,随着共产党的一场重要会议即将于下周召开(本文最初发表于10月14日——编注),中国的网络监管机构一直忙于通过更有力的方式加紧控制。

但与这两家网络新闻公司达成的协议,可能预示着未来的趋势。在中国,随着读者和新闻机构向网络和社交媒体转移,新闻媒体的监管难度越来越大。专家称,如果这些交易奏效,当局最终可能会要求持有中国最大、最富有创新精神的一些公司的股份,以便巩固对其服务的影响。

设在北京的科技咨询顾问公司迈博瑞咨询(Marbridge Consulting)的总裁马克·纳特金(Mark Natkin)说,中国当局传统上会向主要的互联网公司发布指导方针和直接下达命令,表明他们希望在网上看到什么,不希望看到什么。

“随着这些公司的规模和影响力增加,”他说,“当局不再满足于这种模式。”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本周援引匿名信源报道,中国的互联网监管机构一直在讨论持有腾讯控股和优酷土豆各1%股份的事宜。腾讯控股开发出了广受欢迎的即时通讯服务微信,优酷土豆则是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一个视频平台。

两家公司和中国最高网络监管机构均拒绝置评。

在中国和在其他地方一样,随着智能手机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平台成了越来越受欢迎的新闻来源。根据政府的统计数据,去年中国逾7.3亿网络用户中超过五分之四的人曾通过网络获取新闻。超过5.7亿人使用新闻应用,同比增幅近五分之一。

但他们获取的信息受到了严格的审查,并且今年的审查力度进一步加强。在本月可能会引起领导层变动的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夕,当局进一步限制网络活动。传统上,在这类会议开幕前,中国官员会视稳定重于一切。

最近几个月,很多帮助用户越过中国的防火长城,接触到被屏蔽内容的虚拟专用网络(virtual private network)受到干扰或是被关停。两个提供外国电视节目和电影的流行网站也遭到清理。这场严厉的打击活动甚至影响到了名人八卦博客和与娱乐有关的社交媒体账号。在监管机构6月要求形成“积极健康、向上向善的网络文化”后,数十个相关账号被关闭。

最近的股份交易可能会让北京对网络媒体的介入更进一步。

大权在握的中国媒体监管机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去年建议政府持有媒体公司规模虽小,但意义重大的股份。它们被称作“特殊管理股”,代表的股份仅为1%。但它们会让中国官员获得公司的董事席位,并有权审查媒体内容。

根据文件和官方新闻媒体,中国政府在铁血网Zaker就是通过这种股份实现持股的。

铁血在中文里的意思是“钢铁般的意志”。该网站刊登有关军事和历史的文章,通常带民族主义色彩。最近的一个下午,铁血网主页上的标题包括“日本石油储备世界第一,是否已经成为了一个危险的信号!”和“惊天逆转!中国这项军工科技领先美国20年”(后者是一篇有关中国在一种安全的信息传输方式量子通讯以及先进武器上取得进步的文章)。

8月的监管备案文件显示,隶属于《人民日报》的网站人民网出资110万美元,收购铁血网1.5%的股份。备案文件称,人民网有权推荐一名董事并审查铁血网的内容。《人民日报》是共产党的官方喉舌。

铁血网的发言人拒绝置评。

根据官方中文媒体1月刊登的一篇文章,Zaker不久前刚结束了与包括南方城市深圳的国有媒体公司深圳报业集团在内的一批投资者进行的一轮融资。文章称这笔交易是特殊管理股结构的“试点”,但没有透露深圳报业集团是否或如何影响Zaker的管理和新闻内容。

Zaker的代表拒绝置评。记者也无法联系到深圳报业集团置评。

上海长江商学院教授滕斌圣说,经济民族主义在中国的复苏正在加剧有关中国科技公司所有权的担忧。这些公司的大股东有时包括跨国私募股权公司。

“人们看到它们的股权结构会说,‘哇,这其实不是中国公司,因为它们最大的股东不是中国的,’”滕斌圣说。

他说,政府在科技公司的股份开始可能比较少。“但一旦打开了这扇门,他们最后要的可能会更多。”

黄瑞黎(Sui-Lee Wee)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Raymond Zhong 自香港、黄瑞黎自北京报道。Cao Li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 原载: 纽约时报中文网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October 16, 2017
关键词: 中国政府 参股 网媒 监管
其他相关文章
神秘的中国老板能化解AC米兰的财务危机吗?
神秘的中国老板能化解AC米兰的财务危机吗?
中国网络购买力继续升温,阿里巴巴利润翻番
习近平权威之下,惴惴不安的中国企业家
习近平权威之下,惴惴不安的中国企业家
自上而下,中国互联网管控新模式
强化网络监管 公安部演练网络“一键关停”
中国政府开始整肃外国影视网站 九〇后们陷入迷茫
中国政府如此打压维权律师究竟为哪般?
即使留学美国,也逃不脱中国政府监视的眼睛
中国政府的规模究竟有多大?
法学家程干远:中国政府蔑视国际法庭南海裁决将在国际上陷于孤立
高西庆:中国政府已放弃市场起决定因素的原则
我为什么拒绝与中国政府交易
中国股市大跌引发对政府救市能力的质疑
中国政府出手救市,暂停新股发行
敦促中国政府履行国际人权标准,迅速释放浦志强律师的声明
监管部门哪里去了?
谈谈中国官方提出的“人均积累碳排放”生态观
“世界已经淡忘了刘晓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