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十九大选举又要作弊了
作者:胡 平

  

中共十九大定于10月24日闭幕。最后一天最重要的议程是与会代表选举产生十九届中央委员和中纪委委员(简称“两委”)。这次“两委”选举将差额产生。

 

20日下午,十九大主席团将“两委”候选人预备人选建议名单提交各代表团酝酿。按照程序,各代表团由21日开始一连3天对预选人名单进行酝酿、预选,24日将选出新一届中央委员、中纪委委员。

 

注意到了吗?这次“两委”选举,又要进行两次!你说怪不怪?五年前的十八大,“两委”选举就进行了两次。当时我写过一篇文章《十八大的“两委”选举是怎样作弊的》,也许读过的人不多,这里不妨全文抄录--

 

十八大的“两委”选举是怎样作弊的

胡平  2012年11月16日

 

中共十八大上,选举“两委”(中央委员和中央纪委委员)是重头戏。

 

据新华社报道,这次“两委”选举采取差额选举。以中央委员的选举为例,提名十八届中央委员候选人224名,差额数19名,应选205名,差额比例为9.3%。

这个差额比例要比以前几次中共党代会的差额比例都高,于是被媒体称为党内民主的重大进步。然而,只要我们对十八大的选举过程稍加考察,就可以发现,十八大的选举程序大有问题,十八大的选举严重作弊。它不是民主选举的重大进步,而是对民主选举原则的公然违犯与肆意践踏。

阅读有关报道,我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次“两委”选举,居然进行了两次!

一次叫预选,另外一次才是正式投票。13日举行了一场预选,是差额选举;14日又举行了第二场选举,是等额选举,这一次选举才算正式投票,“两委”是经过第二次选举才产生的。

这就怪了。同一个选举,为什么要选两次呢?

按理说,第一次选举是差额选举,投票情况一统计,结果就出来了。以中央委员的选举为例。候选人有224名,应选205名。那么,根据得票多少的顺序,后面那19名被淘汰,前面那205名就算当选了。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举行第二次呢?

根据报道,第二次选举是等额选举,这等于是每一个候选人都自动当选。请问,这第二次选举的候选人名单又是怎么确定的呢?

如果是根据头一天的预选结果确定的,以得票多少为准,前205名就是第二次等额选举的候选人,从而也就自动当选。这就意味着头一天的预选实际上已经选出了中央委员,那么,第二次选举就纯属画蛇添足,多此一举。

如果第二次选举的候选人和第一次选举的结果不一致,那问题就更大了:什么人,凭什么权利,可以置第一次选举的结果于不顾,擅自加以改动呢?这不是公然而然的作弊吗?

问题就出在这里。

我们知道,十八大是换届大会。上面的头头们务必要控制选举结果。他们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最后达成妥协,内定了一批人进入中央委员会以及进入政治局进入政治局常委会。可是既然要采取差额选举的方式,因此就有风险:万一头头们内定的人在差额选举中就选输了,就被差了下去?那又怎么办呢?

记得在1987年举行的十三大上,有“左王”之称的邓力群雄心勃勃,打算问鼎总书记,殊不知在中央委员的差额选举中就被差了下来,连中央委员都没当上,自然就进不了政治局当不成总书记了。

现在的中共,内部派别纷争,暗潮汹涌。上面的头头们不得不担心,他们内定的人选,特别是那些内定要入局甚至要入常的人选,在差额选举中遭到被淘汰的命运。

于是,上面的头头们就设计了一套分两次选举的办法,以保证他们内定的人选安全无虞。

新华社报道有两句话暗含玄机:一是说“各代表团以差额选举方式对‘两委’人选进行预选”,一是说“大会主席团第三次会议通过了经预选产生的‘两委’候选人名单”。

这就是说,首先,预选不是全体代表一块儿进行的,而是分成各代表团分别进行的。这样,每个代表只知道他这个代表团的选举结果,不知道别的代表团的选举结果,因此对整个大会的选举结果也就无从估测。

然后,各代表团把本团的预选结果上交给主席团。按理说,主席团唯一该做的是计票,也就是把各代表团的投票结果加在一起,从而得出整个大会的投票结果。但是新华社报道写的却是“大会主席团第三次会议通过了经预选产生的‘两委’候选人名单”。可见,主席团不是只做统计。主席团不是只扮演计票的角色。

这就含蓄地暗示,主席团会议通过的名单,并不一定就是各代表团投票的统计结果。这就意味着,主席团会议可能在其中做了手脚。

主席团可能把他们属意的人选,虽然其得票总数很低,本来是名落孙山的,硬把他放进正式候选人名单里,与此同时,则把一些得票总数比较高,理当列入正式候选人的人,硬是排除在正式候选人的名单之外。

由于预选投票是分成各代表团分别进行的,每个代表只知道他那个代表团的选举结果,不知道其他代表团的选举结果,因此对整个大会的选举结果就无从估测。如果主席团会议在通过正式候选人名单时暗中做手脚,广大代表不容易觉察;即使起了疑心,因为不准串联,不准打听其他代表团的情况,因此也很难找到证据。

举例说,假如你是四川代表团的代表,在差额选举的预选中,你知道在你们四川代表团,张三的得票是最少的,是垫底的。可是,后来,在主席团会议通过的正式候选人名单上,你却发现张三赫然名列榜上。你觉得有些蹊跷,但问题是,你无法断定这是不是主席团的人做了手脚;因为那也可能是张三在其他代表团的得票相当高,因此总票数足够上榜。

而实际情况却是,在差额选举的预选中,张三在绝大多数代表团的得票都很低,都是垫底的,按总票数算肯定是名落孙山的。只是各代表团的代表都不知情,他们都以为别的代表团投的和自己不一样呐。

就这样,主席团的大佬们就可以把他们自己属意的人,不顾其得票偏低理当淘汰,欺负代表们不知情,硬是塞进了正式候选人名单,并进而在等额选举的正式投票中,让他们被“选”上中央委员。

由此我们可以断定,十八大“两委”选举有严重作弊:

第一,上面的头头们很可能篡改了预选的结果,虽然到目前为止,由于有关信息保密,我们对这一点还拿不到确凿的证据;

但是第二,分两次选举这种程序本身就极其不合理,本身就该算严重作弊。

 

(说明:上文首发于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链接是: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p2-11162012164256.html )

 

这次十九大,当局一定是重施故技。请读者明查,抓它个现行。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October 22, 2017
关键词: 十九大 选举 作弊
特别专辑: 中共十九大
习家班选人的四个原则
我和王沪宁的十年交往
习近平会见中美商业领袖,重申深化改革承诺
王滬寧會成為陳伯達第二嗎?
习近平是谁?他想干什么?他会输得很惨?
王岐山“裸退”说明了什么? ——“七上八下”原来已经成为明文规定
十九大后的中国经济仍是主要矛盾
习近平的下一步:提高中共党员忠诚度和使命感
中国新一届领导人希望淡化增长目标
习时代的中国互联网行业将向何处去?
习近平权威之下,惴惴不安的中国企业家
19大后一带一路上瓜达尔的淘金热
中共展开十九大后地方大员人事调整
中共十九大意味着什么?
政治局改为每年要向习近平述职意味架空常委集体领导
中国集体领导时代走向终结
法新:习近平的“新时代”没有自由空间
一瞥中共十九大
习总亲自面试领导机构人选意味党内投票机制已报废
美专家:习近平推中国模式是极其危险的趋势
王岐山“裸退”说明了什么? ——“七上八下”原来已经成为明文规定
十九大快评
专栏作家: 胡 平 文集
假如王立军获允避难留在美领馆
美国凭什么要抓中国公民孟晚舟?
李锐的一生是一个奇迹
共产党错了,马克思还能是对的么?
我对控枪问题的一点看法
悼念基恩 ·夏普博士
“剪裙边”与“倒逼”、“先斩后奏”
紫阳不朽,人民必胜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在《刘晓波纪念文集》 新书发布会上的讲话
怪哉“北京倡议”——请帕克尔先生回答
胡平演讲如何解读中国之崛起
中共派系的寿数
为王炳章博士祈祷
习近平竟然把一句流行歌词当真了
王岐山“裸退”说明了什么? ——“七上八下”原来已经成为明文规定
王岐山“裸退”说明了什么? ——“七上八下”原来已经成为明文规定
十九大快评
中共十八大的常委班子是怎么产生的?
北戴河会议开过了吗?
解读新华社关于中共十九大会期报道
其他相关文章
韩国记者真是一个让人佩服的群体
香港的黃金時代還未來臨
泛民訪美晤國安官員 北京緊張
美中对抗与德国站队——试看5G时代之华为命运
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 ——纪念陆铿诞生100周年
「沙田區政」欲發揮獨立民主派區議員的有效平台作用
我为什么离开中国?
以记忆还给记忆,以尊严还给尊严——为「1949」70周年作
欧盟对华政策大转弯
被唤醒的死灵魂
“我反对“
西藏起义一甲子 【音频】
美国谴责中国人权糟糕无人可比 北京回击指美国人权很坏
七律 为大会堂艳歌题记
“大外宣”:中共与西方的意识形态之战
中国两会再提“厕所革命” 四年巨资投入换来什么
中国“平叛”和达赖喇嘛出走,其中的必然和偶然
近千在台湾藏人和支持者参加“解放西藏”游行,《两岸和平协议》成焦点
英国脱欧关键时刻 盘点棘手重要议题
波音面临严峻拷问 埃航事故后中国停飞同款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