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习时代的中国互联网行业将向何处去?
作者:袁莉

过去五年,习近平一步步攀上中国政治权力的巅峰与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高速发展是几乎同步发生的。

回望2012年10月,也就是距习近平从他的前任手中接过权力指挥棒的一个月,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距离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还有两年。当时中国所有应用程序都还是免费的,因为没有几个人愿意为应用程序掏腰包;当时中国最火爆的社交媒体平台是和Twitter差不多的微博(Weibo),日后这个平台变成了一个自下而上引导中国议程设置的公共论坛。

如今,阿里巴巴和兼有即时通信与游戏业务的科技巨擘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已跻身全球最有价值的十大科技公司,与亚马逊(Amazon.com Inc., AMZN)和Facebook Inc. (FB)齐肩。2016年,中国人在手机应用上的花费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在中国7.51亿网民中,超过一半在手机上购买过产品和服务,中国在手机支付渗透率和交易方面领先世界。

在中国互联网行业繁荣发展的同时,习近平对网上异见派声音和海外内容的打击也毫不手软,监管条例加大了对“谣言”散播者的惩罚力度,聊天群群主也要为所有聊天内容负责。恐吓与逮捕让微博大V噤若寒蝉。审查技术也越来越无孔不入。

中国人现在经常谈论“内联网”,就是关起门来又大又强,但与真正的全球互联网越来越疏离。

刚刚闭幕的十九大赋予了习近平至高无上的权力,在他第二个五年任期内,中国互联网会呈现出怎样的格局?习近平又会如何在控制互联网与继续让互联网扮演经济增长与创新动力之间寻得平衡?

以下是五种可能。

更强大的防火墙

访问外网可能越来越难。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的进步意味着审查网络内容的“防火墙”将更加令人生畏,网络审查将覆盖细微的网络活动并追踪到每个网民的上网足迹。

翻墙软件(虚拟私人网络,简称VPN)一直受到中国政府的打击。根据新出台的一项规定,除政府批准的VPN外,其他所有VPN均属非法,这项规定让中国政府有了监控数据流的新渠道。

内容管制还远不止政治。甚至娱乐博客也受到严格审查。网络小说作者被告知不得描述颈部以下的身体部位。

防火墙内,互联网繁荣依旧

中国互联网成功的关键在于并不只有审查。中国互联网公司能够提供设计精巧且执行力超强的产品和服务,这让中国成为移动互联网的领头羊。

去年习近平在关于互联网的一次讲话中说,中国科技公司应该继续创新,科技行业的增长是国家经济与安全的关键。

虽然网民增长已步入平台期,但网络产品和服务需求依然旺盛。中国的年轻人基本上活在手机上。小城市,农村地区,以及印度和东南亚等发展中国家的新市场也尚待开发。

科技公司必须向习近平证明自己

中国互联网公司掌握着大量的个人数据,可谓坐拥一座金矿。一些行业管理人士说,中国人对个人隐私的关注程度不高,这些数据正好派上用场,让中国的人工智能发展速度超越了全球其他地方。中国社会庞大而活跃,中国政府也希望藉助这些数据加强社会管理,但缺少大型科技公司所拥有的专业技术。

不过中国政府与科技公司之间的合作已经开始,面部识别就是一例。中国对面部识别技术的部署领先全球。中国科技公司正与警察和其他政府部门合作识别违法者,并试图构建一个包含海量信息的数据库,内容涵盖未缴罚款、网上评论和其他行为,以实现对个人“社会信用”的追踪。

科技公司规模越大,需要做出的妥协就越多

阿里巴巴、腾讯和其他大型科技公司将面临更多与政府加强合作的压力。这些公司拥有强大的影响力,从即时通信、电子商务、娱乐活动到金融领域,到处都有他们的身影,这让他们与很多中国人的生活密不可分。

而习近平会认为,这样的角色应该由中共来扮演。习近平早在2016年就提出大型科技企业滥用权力限制竞争的问题,但没有具体点名。他呼吁加强监管,限制这些公司的权力。中国政府也开始参股网络公司,以获得董事会席位和经营话语权。

研发支出大幅增长

随着用户增长放缓,获得竞争优势变得更加重要。科技公司纷纷加大研发投入以寻找这种优势。

阿里巴巴本月宣布,未来三年将把研发支出提高近两倍至150亿美元。目标包括数据分析、量子计算和机器学习等领域。

如此大手笔的投入完美契合了习近平自主研发国家安全尖端技术的计划。在2016年的讲话中,习近平将依赖外国技术比喻为在别人的墙基上砌房子,再大再漂亮也可能经不起风雨,甚至会不堪一击。

—— 原载: 华尔街日报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October 29, 2017
关键词: 互联网
特别专辑: 中共十九大
亚太媒体如何報道中共十九大
美专家:习近平推中国模式是极其危险的趋势
习总亲自面试领导机构人选意味党内投票机制已报废
一瞥中共十九大
法新:习近平的“新时代”没有自由空间
中国集体领导时代走向终结
政治局改为每年要向习近平述职意味架空常委集体领导
中共十九大意味着什么?
中共展开十九大后地方大员人事调整
19大后一带一路上瓜达尔的淘金热
习近平权威之下,惴惴不安的中国企业家
中国新一届领导人希望淡化增长目标
习近平的下一步:提高中共党员忠诚度和使命感
十九大后的中国经济仍是主要矛盾
王岐山“裸退”说明了什么? ——“七上八下”原来已经成为明文规定
习近平是谁?他想干什么?他会输得很惨?
王滬寧會成為陳伯達第二嗎?
习近平会见中美商业领袖,重申深化改革承诺
我和王沪宁的十年交往
习家班选人的四个原则
其他相关文章
习近平力推“互联网经济” 埋下祸根
不生孩子不约会中国迎来“消费降级”时代?
那些和“防火长城”一起长大的中国年轻人
为什么美国无法阻止“中国制造2025”走向成功
意外的审查对象:中国媒体禁提“中国制造2025”
中兴事件与中国的“卫星时刻”
我们该如何使用数据信息
传统经济学还适用于互联网行业吗?
史诗级白眼两会记者夸张表情引爆中国互联网
冲出“防火长城”,中国互联网审查走向世界
阔别八年后谷歌终于重返中国 谷歌地图可以用了
用户隐私意识增强,中国互联网巨头面临挑战
“同一天生日”筹款乱象 折射互联网慈善困境
防火墙内开大会,中国特色互联网能有多开放?(视频)
中国互联网大会:为何西方科技巨头都跑到乌镇去?
虎头蛇尾的‘’世界互联网大会‘’
中国科技巨头为何对政府清退行动集体噤声?
中国“网络沙皇”鲁炜落马
互联网自由度报告:中国蝉联倒数第一
中国出台互联网监管新规,目标对准社交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