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 the World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国与世界
谁的意识形态有危机
作者:乔木
 
    乔木:谁的意识形态有危机


    薄熙来本人在国内唱共产主义的红,安排妻子在资本主义的法国买别墅,送孩子在美国留学不归。
    
    我认识的某位大学领导,给全校师生做报告,题为「美国意识形态的危机与中国的崛起」。有意思的是,这位领导刚把唯一的孩子送到国外留学,而且私下表示,希望孩子将来能在美国发展。
    
    孔子云: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在这位领导的意识里,美国肯定不是危邦,否则他不会让骨肉前往;相反中国可能是乱邦,因为他不希望孩子在此久留。
    
    中国现任领导的孩子不好说,就说倒台的薄熙来,本人在国内唱共产主义的红,安排妻子在资本主义的法国买别墅,送孩子在美国留学不归。比薄官更大的周永康,自己在国内指挥政法工作,抵制美国的意识形态,同时派儿子到美国卧底,并来往于中美之间做生意。他们顺利的时候,搞一家两制。万一碰到危机,就像唱红打黑的干将王立军一样,首先想到的也是往美国领事馆跑。
    
    因此谁的意识形态有危机不是很明白吗?中共十八大说,绝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对此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说:「别总说正路邪路那些莫明其妙的话,人民要求简单明了,你把你家孩子往哪里带,就把百姓往哪里带。你们一个个都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了民主国家,却告诉我们民主是邪路,鬼都不信你们!」
    
    用《独立宣言》概括,美国的意识形态就是平等、自由、追求幸福的权利,这和现在满大街张贴的中共推广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完全一致。而且习近平指出中国梦和美国梦是想通的,说美国意识形态危机,不是相当于自打嘴巴吗?
    
    意识形态其实就是政治价值观,它不是大街上的广告、领导人的讲话和宪法中的条文,而是宪法中规定的政治权利与公民权利在现实中的体现。它是一种政治理念,更是一种生活方式。既然有先进的意识形态,又拥有最有钱的政府、强大的武装、听话的媒体,为何还整天担心和平演变、颜色革命?既然先进,战无不胜,为什么不去渗透别人,反而是相同制度的小伙伴越来越少?
    
    中国在文革后陷入严重的危机,正是由于解放思想、改革开放才走出危机。这其中西方的思想、技术和资本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可当中国有了世界上最有钱的政府,却重新走向老路,反西方,反普世价值,反宪政,反公民社会,限制新闻自由,拒绝选举,排斥200年来人类行之有效的理念和制度,背离30年来让中国焕发新生的经验与活力。
    
    尽管标榜三个自信,却是极度的不自信,只能靠二杆子来统治:军队的枪杆子和媒体的笔杆子。为了从思想和信息上控制民众,更是筑起臭名昭著的互联网长城。可是看看现在仍存的万里长城,历史上没有能保住一个专制王朝;想想坚固的柏林墙,最终被民主和自由的力量摧毁。
    
    真要自信,就应该像80年代一样,容许政治改革的讨论,恢复那时提出的逐步扩大直选的路线图。只有敢于选举,才是真正的自信。权力民选,还政于民,才能走出目前高压维稳和历史上王朝更替的轮回。只有选举,民众才能行使决策权、监督权,才能还利于民,享受到被权贵阶层席卷的经济增长的红利。
    
    意识形态有危机不可怕,承认危机才能自救自强。可怕的是掩盖危机,自欺欺人,折腾国民,惊扰世界。大国真要崛起,一定是意识形态有吸引力,价值观有感召力。2008年中央电视台奥运频道开播仪式,全球直播,在这个借奥运宣扬大国崛起的场合,央视主持人出轨被妻子现场揭穿,其妻引述了一句话:中国在输出自己有吸引力的价值观之前,很难崛起成为真正的大国。
    
    意识形态的危机不解决,即使崛起了,也会像历史上的蒙古帝国、苏联帝国一样,难以持久。或者像德国、日本一样,禁锢思想,独裁扩张,虽得逞于一时,但难免垮台覆亡。最终还是依靠民主化重生,和平崛起,国泰民安。
    

—— 原载: 博讯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November 12, 2017
关键词: 意识形态危机
其他相关文章
辞去教授,从此做一个干净的人
赵紫阳的风格、关怀与胸襟 面对胡乔木薄一波的挑战
为什么只给屈原设个节?
外媒小姐,你错了,中国不是你预测的那样
从邓相超事件看对毛争论的原因与影响
“赵家人”的发明者与研究者——乔木博士访谈录
由守转攻的中国互联网
在上网和上街之间的网络管控
笔杆子胡乔木——“神话“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