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台海两岸
兩岸走出迷思,中華民國將浴火重生
—— 大華府地區三民主義大同盟紀念國父孫文151誕辰座談會
作者:雪笠 (湛 藍 空 氣)

 


諸位前輩和先進早安!今天我特別榮幸,承蒙諸位的垂青,能在這裏同大家一起緬懷國父一生的奮鬥,探討三民主義和中華民國的未來,真的是非常感激!

大家對我可能還比較陌生,不過對於大陸的民國熱,相信多少都有些耳聞了。今天我就先簡單介紹一下我們大陸三民主義青年的成長,然後談談在目前中華民國被圍剿的情勢下,我所感受到的兩岸三民主義者分別存在的迷思,並分享我對於如何走出這迷思、迎接中華民國浴火重生的一點思考。

我在其他場合曾經大致介紹過大陸民國熱興起和發展的歷程以及民國憲政派的主張,這幾個發言都有收錄在我的個人博客(http://freeair.space/publication ),有興趣深入瞭解的朋友可以找出來看看。今天時間有限,這部分我就總結性地回顧幾句:

我是2002年立誓從事這項工作的。2003年受惠於辛灝年老師《誰是新中國》這本書在大陸的流傳,我們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人集結起來。爲了能在大陸的高壓下也得以傳播三民主義的理念,我的設計是先通過文化運動再來推動政治運動,也就是先推動民國歷史還原,再推動民國文化復興,最終發起民國憲政運動——因爲我們相信,恢復中華民國、重歸1947年的憲政之路是未來中國轉型最便捷、最平穩、成本最低,也最切實可行的方案。我們自稱民國憲政派。

我們和您們三十年來熟知的一部分民運人士有什麼不一樣呢?我們是三民主義者。我們的傳承不是來自中共體制內改革派也不是來自民盟的公知,我們直接繼承的是國父的三民主義思想,接棒的是蔣公力行實踐的精神。我們真正是中國國民黨的「子弟」。

然而歷史弔詭就弔詭在,恰恰我們這代人成長起來的時間,最願意爲「反共復國」赴死的時間,我們視爲依靠的復興基地、我們視爲親人的在臺灣的三民主義者遭遇到了最大的挫折,這個挫折甚至大過大陸淪陷的挫折。

2004年藍營選敗的第二天我就大病一場,莫名其妙地,可能因爲我潛意識裡已經預感到,陳水扁繼續執政下去,臺灣社會結構的變化已經不可避免——這個變化對於臺灣是福是禍,臺灣人比我更清楚;對於大陸淪陷區,意味的就是……復興基地漸行漸遠。

實際上這個結果在臺灣民主化那一天就註定了。

兩岸都有許多小清新的知識分子責備蔣公「獨裁」。事實上,蔣公非但不是獨裁者,而且是一個激進的民主主義者,他一心要實現國父從軍政經訓政到憲政的理想,在外戰剛剛勝利、內戰一觸即發,應該軍政的情況下他都急不可耐地步入了憲政,爲什麼到了臺灣要戒嚴和凍憲這麼多年呢?爲什麼在全力建設臺灣的同時沒有全方位開放民主化呢?

除了汲取在大陸的教訓,應對中共的滲透,我想可能還有一個深層的原因——他應該很清楚:人性都是自私的,臺灣一旦在整個中國民主化之前就全面民主化,普通的臺灣民衆就很難再關心大陸人民的福禍了,臺灣也就再難繼續作爲光復大陸的基地。

大陸的三民主義者早些年對臺灣、對國民黨抱有非常高的期望。我那時候是給他們潑冷水的。我說,你們想要國民黨中央做的事情,中央哪怕有心也未必有條件做了,何況他們現在的心思都不得不耗費在臺灣的選戰上——大陸的事情我們必須要自己努力。

過了幾年,這些朋友們,南望王師,朝盼夕盼,一年一年又一年,王師還是沒上岸…… 他們開始絕望,也有很多怨言。許多人問我,你跟我們說民運早期都是國民黨大力扶持的,你也轉述過紐約三民主義大同盟李勇前輩講的幾個故事,解釋爲什麼民運中有些人有些言行引起了國民黨的反感…… 國民黨不喜歡那些人可以理解,我們也不喜歡他們。但爲什麼黨部對我們這樣「根正苗藍」的「大陸國民黨」(註:非「民革」)也「不聞不問」呢?是害怕共產黨嗎?國民黨黨產沒了沒辦法資助我們我們也理解,但爲什麼要去跟中共推杯換盞呢?爲什麼不積極「光復大陸」了呢?

我跟他們說,這些或許只是我們看到的表面現象,要考慮到國民黨有許多難處,其中最核心的一點就是——臺灣民主化以後,國民黨首當其衝的任務就不再是光復大陸,而是要贏得臺灣的選舉;爲了贏取選舉,國民黨要服務和迎合的首要對象是兩千三百萬臺灣選民,因此不得不選擇臺灣優先。這樣一個我們無可奈何的苦澀現實,與其責備,不如體諒。

我前面描述的就是大陸三民主義者中常見的一個迷思:從南望王師到王師總是不上岸的心理落差,從一味依賴到徹底絕望,從不切實際的期望到索性放棄尋求結盟。怨恨,因爲期待不能得到滿足而產生的怨恨——這仍然是一種不夠自信的依賴心理。

同樣的,臺灣民主化以後臺灣優先的現實、紅綠的夾擊,也逼迫臺灣藍營出現了兩頭分化的傾向,一頭是本土化,一頭是紅統,中間則是像在座諸位一樣堅守國父遺志的正藍。我還注意到更加複雜的一個現象:在堅守正藍打擊紅統打擊藍皮綠骨的兩側,也同時出現了打擊擴大化。

關於紅統、關於許多藍營被臺獨逼紅的心路,我有過一篇發言專門分析。我個人是比較諒解他們——除了丟棄青天白日全心去擁護五星紅旗的人我會歸爲紅統以外,其餘人,只要還忠實於中華民國,對中共認識上的一些誤差我相信都還有機會糾正。

至於本土化,本土化本身沒有錯,但是一味本土化是沒有前途的。國民黨再本土化,能比民進黨和時代力量更本土化嗎?中國國民黨的根在大陸,中華民國的根在大陸。哪怕現在回不去,將來總是要回去的!回去才有生存和壯大的希望。

2002年就誇過一個海口,假如我可以在大陸發展國民黨員,我相信一定會超過中共黨員的數量。我現在還敢打這個賭。國民黨在大陸的基礎可能是你們想像不到的好,所以臺灣的三民主義者沒有必要因爲臺灣的一點挫折就氣餒,大陸的三民主義者也沒有必要因爲「臺灣黨部不管我們」就哀怨。兩岸都需要走出迷思。大陸三民主義者要調整心態。第一要自信自立自強,第二要嚴以律己寬以待人,諒解臺灣的艱難。無論現在有怎樣的障礙和不便使得我們必須各自努力,兩岸的三民主義者既然最終目標一致,總是要走到一起的,我們期待未來的合流。對於臺灣,我也冒昧提呈幾句建言:大陸要調整的是心態,臺灣要調整的是策略。第一須重振黨魂。凝聚黨魂和吸引選票的目標受衆不同,所以不用擔心三民主義「不合時宜」,三民主義放之四海皆準,不可能不合時宜,有「不合時宜」那也是宣傳方法「不合時宜」。第二須團結一致,在反對所謂紅統和所謂藍皮綠骨的同時注意不擴大化,避免傷及無辜同志。第三要高度警醒,抵禦中共無孔不入的統戰心戰,同時也不妨嘗試用三民主義去「統」或者說去影響中共內尚存良知的幹部。當然我們都知道中共玩統戰更厲害,所以這個反統戰的技巧還需要研究。第四,最重要的一點,須未雨綢繆,經營大陸。如何經營呢,我這裏說的不是到大陸去經商,而是經營大陸的十幾億民心。大陸民國派恰好在中華民國在臺灣遇到挑戰和危機的時刻蓬勃發展起來,或許不是時機不巧,而是時機正好。國民黨可以同大陸民國派「靈活」地合作,可以利用自身的條件去推動大陸的進步,我們可以設計許多溫和的漸進的方案,不一定就會與中共發生立刻的激烈的正面衝突。如果國民黨官方不方便出面,也可以交由民間。我認爲這也可以算是某一種形式的由非執政黨推行的「訓政」,一種「訓政」的嘗試。

有人可能要問,中華民國回大陸,還要等多久?我不會算命,我算不出中共的獨裁哪天垮臺。我只會爲那一天做好我能做到的所有準備。我們的準備越周全,社會動盪的規模越小,民衆受苦越少,中華民國順利光復的預期越大。

當然,讓我們祈求國父在天英靈保佑我們儘早成功,最好成功就在眼前!

最後我要再向三民主義大同盟致敬!我九十年代末在大陸上網就知道有一個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就心嚮往之。我們出生在淪陷區的民國派能走到今天、我們對三民主義能有今天的認識,離不開您們對中華民國的守護、對三民主義的忠誠、對國父精神的傳承。請允許我代表大陸同仁,感謝您們多年以來的堅持不懈!

 

2017.11.11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November 17, 2017
关键词: 中華民國 三民主義大同盟 孫文
其他相关文章
金正恩这一不寻常举动预示将有重大决策
台湾斥责中国驻美公使武統说 官媒环时再呛声
美国减税,中国为什么暴跳如雷?
妻子 你在哪裡
劉曉波遭拘9周年 據指劉霞最新信件曝光
劉夢熊:香港不是紅區
美朝关系紧张引发中国边界恐慌
脱北者还是中国人?朝鲜叛逃者的身份困境
特朗普恐怕點燃了中東的火藥桶
捍衛自主  港澳命運共同體
戴耀廷:鴻溝越深 港獨越真
从机制看中国的个人崇拜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的人权日声明
中国又到了严酷的冬天
普京还能继续“王车易位”吗?
天主教在中国为何停滞不前
平论Live | 国际人权日,让我们一起朗诵《世界人权宣言》(视频)
探寻中华民国的生命力
在《刘晓波纪念文集》 新书发布会上的讲话
《刘晓波纪念文集》发布会暨"刘晓波精神遗产对话会"/多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