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他们就是不改,我们怎么办?
作者:杜导斌
 
   中共十八大结束后这段时间,中共官僚体系从上到下全在“深入学习贯彻”胡紧套刻板的十八大报告。尽管这份充满腐尸气息的缺乏担当的报告,充斥一党私利,罔顾国家兴衰,违逆文明主流,理论上的错误和谬论千出万出,基本上是垃圾!此前人们普遍希望出现的政治体制改革被所谓的“不走邪路”之说击得粉碎,整篇报告,改革暧昧不明,拒绝改革旗帜鲜明,被舆论解读为“我们就是不改,你们怎么办?”
 
    他们就是不改,我们怎么办?
 
    也许有的人会垂头丧气,有的人会感叹中国的事会更难办,有的人会忧虑国家走向动乱,我认为,这事好办!既然他们甘愿做垃圾,那就默认他们为垃圾,把他们扔掉,我们自己前进。他们既然不愿意顺应民意行事,那只说明民意代理人职位空缺出来了,有志于作民意代理人的中国公民,无妨主动去承担这个代理人的工作,把民众的利益、意愿和需要堂堂正正地拿在手上,履行那个空缺出来的职位的职责。
 
    也许有的人会认为,给拒不改革的共产党一冷戳子是最狠的,实际上,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堂堂正正地为人民说话做事才是最有力的。当我们顺应真实的主流民意行事,虽然没有执政的名分,但已经是事实上的执政。只要我们顺应真实的要求民主的主流民意,当局就会陷入被动之中。名义上的执政党的选择空间便会自然缩小,它要么镇压——实为消极抵抗,这只会丢人现眼,进一步削弱执政地位和权威,要么跟随,这就等于民众的意愿得到了实现。只要有志于作民意代理人的民间人士把握并顺应了真实的民意,就会处处主动。成功了,是人民的功臣,失败了,是人民的英雄。事事处处可以通过自己言行获得人民的拥护和支持。反之,不把民众意愿当回事的,一心一意只记挂自身特权地位的当局则将会处处被动,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僚们将会被拖得筋疲力尽。他们将找不到合适的手段回应,左了,沦为反动,右了,沦为陪衬。
 
    胡锦涛任期结束也许能给予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一点新东西的希望,虽然彻底破灭了,但这并不足以让我们灰心丧气。胡锦涛的十八大报告只不过再次验证了“自由不能靠施舍,只能靠自己争取”的道理,同时还验证了通过列宁式的所谓民主集中制选拔出来的领导团队和个人,如果不是豺狼,就只能是狐狸——而不可能是得到民众真心仰慕并把国家带向兴旺强盛的A级团队。中国的民主和自由,不能寄望于中南海里那帮贪婪怯懦的没出息的东西!必须依靠我们自己,依靠公民自觉自愿的行动!
 
    一个国家的激情和活力来源于亿万国民的激情和活力,当执政团队是一个严重缺乏激情和活力的枯木团队时,我们不是要抑制自己的激情和活力以与那些枯木保持一致,而是应该生长得更加蓬勃兴旺,用我们浓茂的枝叶覆盖那些枯枝败叶的空间,用我们发达有力的根须伸进它们脚下的土地,把它们当作腐败了的肥料。既然它们已经腐朽,就定会在优胜劣汰的竞争中逐渐退出生命的舞台,即使表面上“屹立不倒”,实际上却已枯死,倒与不倒没太大区别。今天,专制独裁体制虽然表面强大,有人有枪有钱,却已经从里面腐烂变质了,烂透了!民间力量虽然弱小,却是生机盎然的新生力量。随着时间的推移,需要用钱和地位等来收买追随者的专制独裁体制必定越来越衰弱,越来越孤立。反之,民主生根于亿万人民的切身利害之中,随时会有数不胜数防不胜防的无名英雄加入进来,定会不断发展壮大。
 
    与专制独裁需要通过谎言和收买等各种手段加强自身根本不同之处在于,任何一个中国公民加入民主行动的行列都是自觉自愿的,是在追求自己的人生梦想,是把自己的人生价值与国家的强大联系在一起。每个公民的人生既不是为共产党而活着,也没理由被共产党给毁了。公民努力奋斗力图实现的是自己的人生梦想,而不是纸上画出来的那个所谓的共产主义。在实现自己人生梦想的过程中,如果能得到国家公权力的帮助,那当然最好不过——这也应该是公权力存在的正当性所在;如果得不到公权力的帮助,那也没什么,大可自己干自己的,不必乞求于人,也不必看政府的眼色行事;如果公权力成为前进道路上的障碍,也许得费一番周章,或变阻力为助力,或设法排除阻碍,或设法绕过障碍物,无论哪种方法,都绝不表明因为有这些障碍,我们就会或应该放弃自己的梦想。
 
    采取哪种方法回应环境,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意志自主选择——每个人所面临的那些细节的知识,只有当事人自己最清楚,只要不放弃自己的人生梦想就行。有阻力既不可悲也不可怕,即使最终梦想没有实现,或没有完全实现,但只要一生是一个奋斗的过程,就仍然值得自豪,值得尊敬,就会感到活得有价值!只有那些放弃自己梦想的人,才是委屈自己,才是可悲的。这样的人生就是因公权力压迫而变成了畸型。对那些把实现自己人生梦想定位在自己去争取的人们,政府不是决定性的,自己才是自己人生的决定者。只有把人生有意无意寄托给别人的人,政府才格外重要。民主化的过程,很大意义上就是政府的重要性逐步降低,直到与公民平起平坐的过程,认为政府是专制或民主对人生过于重要因而放弃独立行为的人们,不过是仍然在从仰望的视角看政府,把执政地位看得过于重要了,把来自于政府的或者说集体的帮助当作了主要的力量来源,而错误地把自我当作了次要的角色。
 
    执政当局拒不改革,实现自己人生遇到障碍最多,感到阻力最大的,也许要数那些以在政治上服务民众为人生梦想的人们。毫无疑问,这样的人生梦想是高贵的!每一个中国公民都有权拥有自己的政治信念、政治主张、政治追求。每个公民的政治主张都理当接受批评和质疑,但是,只有选民才有权用选票裁定其是对是错。除选票之外的任何裁决——即使是所谓的法庭判决都是不正义的!那些有政治抱负的人们必须明白,没有人会心甘情愿把天下给你,即使在民主国家,执政党也不会将政权拱手相送,逆取顺守才是亘古不变的道理。指望有人把政权拱手相送是幼稚的。孟子说“天子不能以天下与人”,政权乃是“天与之”加“人与之”。用今天的话说,就是获得政权是时势加民众的认可。民主体制下的政权更替需要顺应时势以获得民意支持。民主之前的时势,则必须更多借助于民意的压力,要逐步推进水到渠成,你不改,不变,你要专制独裁,就只有被淘汰。这样,他们才不能不改。所以,民主的要中之要,是得到“人与之”——得到民众的认可。要得到人民的认可,就只有以“行与事示之”——用自己的表现,用百折不挠的勇气和毅力获得人民的最终认可。
 
    身处在野的地位算不了什么。当局执意不改革也不是决定性的,只不过增加了民主进程的难度,但并不表明民主不复可能。只是那些有志于问鼎政权的人士需要作好准备,实现梦想也许会多一些困难。从有志于为民众作利益代理人的角度看,在野与在朝其实并无太多不同。在野可以不惧艰难为民众说话做事,一旦在朝了,就可以像台湾民进党那样迅速腐化堕落?显然不能!即使有朝一日成了执政党,岂不也是得一个样地诚心诚意为民众说话做事?既然无论在野在朝,都以伸张民权增进民利为己任,又何必拘泥于执政在野的那点只有从“封神榜”视角才显出的区别?再换一个角度讲,从公益增量的视角看,这个国家也确实需要一批“努力在我,功成不必在我”的志士。
 
    归根到底,中国的事情是中国人民的事情,当政府顺应民众意愿行事时,自然再好不过,当执政团队丧失了领导威信和意愿时,没有必要去等待他们,更没有必要把希望和行动的动力寄托在他们身上。无妨把这样的政府当作累赘,当作要克服的障碍。当一个执政党不能顺应民意时,最终的结果不是人民要去将就那些行将就木的家伙们,而是自主前进,把他们冷在一边。他们最终的结果也只有被淘汰掉。
 
    我们当然反对那些阻碍民主进程的人们和作法,但没有必要把民主的成败完全归责于这些沉溺于特权地位不能自拔的懦夫。这些人其实只是些可怜虫!除了完全仰仗专制独裁喂伺,这些可怜虫就一天也无法存活。不否定对专制独裁政权作破坏性工作的人们的价值,也不否定执政党内部改革派的积极作用,但民主的根本动力在于那些把民主当作人生志愿的自觉自愿的建设性工作者。
 
    这里至关重要的,一是自觉自愿,二是行为的建设性,三是可持续性。民主区别于专制的最根本之点,就是否定强迫的正当性,除非其行为危害他人或公益,否则便可自主作为。民主广泛地生长于每个人公民的人生梦想、自身利害和公众福利之中,除非反抗侵害自身的极端情形,通常不需要借助于强迫。每个具备基本理性的公民,只要借助于自由心证,断定自己的行为于私于公都是正当的,就可以理直气壮地付诸实施,可以重视反对者的意见,可以因受到批评而作些修改,却不必看他人眼色行事,更不必在意官员们是否高兴。举凡自主参选,要求和参加听证,参预社区公益,网络问政,公共讨论,发表政见,维权行动,建言献策,学术交流,立法和诉讼旁听,结成守望相助的团体或亚团体,参加公众集会游行……,一切自己能做的事情,一切认为自己能做得更好,托付给官员反而会耽误的事情,都可以自主去做成,大到国家的事,细到社区的事,都可亲历亲为,不推卸责任,不等待谁来发指示,每个人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中国的民主进程作些建设性的工作。在这个过程中,除非情非得已,最好避免与强权发生尖锐冲突,最好能让自己的独立自主和当家作主是可持续的。人们常说民主就是人民当家作主。什么是人民当家作主?就是不仅公民的私事自主抉择,而且所有公益都按自己的愿望和意志去决定,去行动。点滴积累,就会汇成江河。
 
    如果说专制独裁给这个国家和社会捆上了千万条绳索,那么,我们亿万民众人人自发去挣断它,试问,还有什么捆索不会寸断?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December 5, 2012
关键词: 政改 中共
专栏作家: 杜导斌 文集
用“文字狱”惩罚陈平福是国耻!
由“互‘呸’反应”到“超越差异”
中共“十八大”会改革政体吗?
探讨国民如何培养优良品质
我是玩政治的
街头一站之后呢?
社会团结是治疗政治衰败的良方
反思《新青年》留下的精神资源(上)——读张耀杰《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反思《新青年》留下的精神资源(下)
贾灵敏——从废墟上站起来的女英雄
请张晓明先生摆正自己的位置
对建设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思考和建议
反思英国文明
是不是因为英国人种优越?
亲爱的露茜
说说十一年前那件痛苦不堪的往事
我是要你站起来,改变——评梁太平《尾生诗歌选——醒来的稻草》
真相
《大宪章》从何而来?
与张耀杰兄商榷两个问题
其他相关文章
中共已在香港實行一黨專政
香港正從「憲政」倒退到「訓政」
中共派系的寿数
〝十月革命〞百年, 俄呼吁处理列宁尸体,竟提出〝让中共掏钱〞
俄文档案里记录的中共一大
从公安暴力看中共底色
习近平的下一步:提高中共党员忠诚度和使命感
中共十九大意味着什么?
中共新规定:政治局委员要向习近平述职
一瞥中共十九大
中共新一届政治局常委揭晓:陈敏尔胡春华出局
知情人士指中共内斗激烈 习近平集权进程中断
中共十八大的常委班子是怎么产生的?
一次被断送的政改
“党卫军”还是“国防军”?——评中共建军90周年
解放军建军90周年:你可能不知道的中共军史
我看就是一场闹剧!
九十六岁中共:何去何从?
踩了中共七寸的澳廣節目
红二代揭习上台及中共政局四年巨变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