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History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历史
1949年的共產革命是對歷史的反動
作者:李大立

二十世紀中國社會發生過兩場革命和一場改良變革︰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同時結朿了中國數千年的封建社會,建立了亞洲第一個共和國——中華民國;1949年中國共產党用武裝暴力推翻了中華民國政府,成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實現「共產主義」為目標,效法蘇俄,全面消滅工商業、農業及一切行業的私有制,城市裡沒收資本家的工厂,一切私營業主的房產和工商業;農村裡沒收地主富農土地房屋財產,全面實行公有制,大膽魯莾地進行史無前例的公有制社會大實驗,結果折騰一番,弄到國弱民窮,活活餓死了三千八百萬人民,「國家經濟瀕臨崩潰邊緣」,在政權暴力脅迫下,偌大一個中國十几億人口實驗了三十年,以失敗告終,為保政權不得不於1978年實行一場名為「改革開放」的改良大變革,變革什么?49年前的私有制自由資本主義社會制度已被當年的共產革命徹底推翻了,實行了全新的公有制,計划經濟人民公社社會主義制度,三十年社會大試驗失敗告終,此時不得不變革的正是這49年革命成果,失敗的社會主義制度。在城市里全面恢復49年前的私有制自由資本主義制度,開於放民營,允許私營工商業,私菅工厂,私營店舖,甚至私營建築

         

        結果奇跡發生了:你開一間飲食店、我開一間服裝店,街道上一下子熱鬧起來了,國民經濟起死回生,一下子活起來了。你起一幢樓、我建一座高層短短二三十年,城市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高架橋有了、地鐵有了、超市有了,甚至小汽車也走進了尋常百姓家,城市面貌煥然一新,高樓大廈如雨後筍抜地而起。農村取消人民公社,分田到戶,中共猶抱琵琶半遮臉,不敢承認49年革命殘殺地主富農,迫害其子女的滔天大罪,采「土地承包責任制」,只分土地使用權、不分土地所有權。但僅如此,己足以解決十几億人口糧食問題,不至再發生大飢荒了。今天,中國大陸的GDP,民營經濟己佔80%以上。

        

       筆者曾多次掇文建言:中共若有膽量徹底實行土地私有制,否定49年共產革命,全國回复1949年前的土地私有狀態,則中國一切三農問題必將迎刃而解,中國經濟必將更快速十倍百倍增長。

      

       當代世界著名政治家、英國前首相戴卓爾(陸譯撒切爾)夫人說:「中國人勤勞聰明,善營商,中國之所以取得今天如此巨大的經濟成就,北京執政者承認只是給他的人民松了綁而己。人們不禁要問,如果把捆綁人民手腳的繩索全部解開,又或者從來就沒有捆綁過他的人民,今天的中國會是一個什么樣子呢?

       

        其實答案早就有了,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世界經濟學權威雜誌英國《經濟學人》曾預言中國若是沒有發生49年那場共產革命,照戰前二三十年代的經濟發展速度推算,八十年代己可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經濟大國。

     

        歷史沒有如果。

 

         1949年中國歷經殘酷的內戰,發生了共產革命,否定了私有制,實行了公有制,六、七十年代曾一度使整個國家經濟「陷入瀕臨破產的邊緣」,雖然幸好八十年代迷途知返改弦更張,重建私有制,令國民經濟起死回生,但是時光耽誤太多了,至今比英囯經濟學人預言超美的80年代己滯後起碼30多年,還末能達到超美的目標。

 

        如果用一句話概括中國近100年來的現代史,就是哲學語「否定之否定」。

 

       打個比喻,一個傻子佔了一幢古老大房子,嫌它古舊,花三十年時間勞師動眾勞命傷財把它拆了,照老外的藍圖重建一幢,誰知建了一半發覺不倫不類水土不合,覺著還是原來的好,又花三十年時間推倒重來,照原樣重建。

 

         這不是多此一舉瞎折騰嗎?

 

        一戰期間,俄國人民不滿沙皇政府貪污腐敗、喪權辱國,1917年俄歷2月,圣彼得堡首義爆發二月革命,沙皇讓位其弟後先後宣佈下野,政權和平移交臨時政府。照道理,封建王朝既己推翻,全國各族各階級應該和平協商如何退出戰爭重建家園,建設新生民主國家。可是共產黨布爾什維克派列宁偏不幹,為獨佔政權,實現所謂「共產主義」理想,在德國資助下潛回俄國發動「十月革命」,推翻二月臨時政府,建立一党獨裁的無產階級專政國家,血腥統治俄國70多年,由於「共產主義」理論的根本錯誤,暴力政權必然暴力維護、一党獨裁專制必然血腥殘忍,數百萬俄國人民被迫害至死。

 

       歷史驚人地相似,近代中國史簡直就是俄國史的翻版。

 

       不同的只是,俄國列宁出身猶太醫生知識分子家庭,本人受過高等教育,有知識文化,當年抱定「共產主義」為理想宗旨,還可說成是「誤信」;中國毛澤東不過是窮鄉僻壤的農民,自幼以《三國》、《水滸》為最高典范,沒文化沒知識,連「誤信」都談不上。 其以「共產主義」理想名義造反,聚嘯山林,不過是掛羊頭賣狗肉,實以「打天下,坐金鑾殿」為人生目標,趁外敵入侵之機,綁架全國人民為其送死賣命,登基前後,數千萬中國同胞枉死,其滔天大罪不亞蘇俄。

 

    前幾天,公歷117日是蘇俄「十月革命」成功100周年紀念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出席莫斯科市中心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碑〈悲傷之牆〉落成典禮上發表演講說:「這段可怕的過去不能從民族的記憶中抹去,尤其不能以任何方式、以任何最高的所謂人民的利益為名而正當化政治鎮壓對於我們全體人民、對於全社會來說都是悲劇,是對我們人民的沉重打擊,包括它的根基、文化和自我認知。直到現在我們仍然承受著這種迫害的後果。我們的義務是不忘記,記憶本身、評價這些黑暗歷史事件所持的立場清晰和明确,將是避兔歷史重演的強大警示。」

 

         俄國理論學術界同時宣佈取消「十月革命」此一稱謂,改稱「十月政變」。

 

 

          筆者深切期望有一天中國也將公開評毛,同樣建立「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碑」,并共識評價1949暴力革命實質是一場反民主、造成嚴重歷史倒退的武裝叛亂。

 

 

 

 

 10/11/2017香港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November 24, 2017
关键词: 共产革命
其他相关文章
中港矛盾的市井爆點
中共的「政權/權力喪失恐懼症」
私有制威力無窮
公有制是萬惡之源
「如果沒有毛澤東,我們至今還在黑暗中徘徊。」是天大的好事
淺評馬克思主義的「線性思維」
小家庭·大時代——推介李大立《中国——一個普通家庭的故事》(新版姊妹篇《往事如煙》)
中共封殺香港真普選自食其果
天上掉下一塊大饀餅
So What?
以公投結束佔中
「佔中」不如「罷選」
「民國範」、「民國熱」彰顕民心向背
共產黨的「流血土改」和國民黨的「和平土改」
中共的土地政策從來沒有正確過
中國和諧社會是被共產黨徹底破壞的
新土改建議——把土地還給農民
"一朝回到'解放前'"
匪夷所思:千年文明古國出了一個隨地大便的皇帝!
百年前中國的議會政治在這裏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