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中国政府监视手机聊天群 一些人因敏感言论被拘
作者:EVA DOU

中国政府会通过一些方式找出在社交媒体上发泄对政府有不满情绪的人,其中一些人因此遭到警方问话,甚至被拘。这意味着,可能会有更多普通人因为不慎言论遭到调查和处罚。

濮阳一个建筑工地的小工头陈守理因为在微信聊天群里发了个隐射中国政府高层官员的玩笑被警方拘留了五天。 图片来源:EVA DOU/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今年9月份的一个晚上,建筑工地小工头陈守理在一个聊天群里发了个玩笑。

陈守理在自己的黑色iPhone 7上输入了“哈哈”两个字,然后又输入了问询涉及一位名人和一位政府领导人传闻的信息。

他说,四天后,警方打来电话,命令他去派出所接受问话。

陈守理回忆说,“我感觉我没差失儿,对不对?遵纪守法。那我就去吧。去了之后,就不让我走了。” 陈守理今年41岁,身材精瘦结实。

陈守理说,他被关了五天。警方的报告里指出陈守理在微信(WeChat)上的言论涉嫌寻衅滋事,这是一项比较宽泛的罪名,包括结伙斗殴和破坏公共财产,可在不经庭审的情况下对涉事者处以拘留处罚。

在快速演变的中国政府监控新形势下,私人空间正在变小。曾经利用举报者揭发人们私下言论的中国政府部门现在可以依靠一个庞大的新科技网络。中国政府能够识别走在街上的公民的身份、监控他们的网络行为,也能通过手机即时通讯应用识别涉嫌对政府有不满情绪和意见。

在多年前的毛泽东时代,人们曾因私下表达的观点而被判入狱、劳改甚至死刑。毛泽东去世后中国实施了经济改革,在之后的几十年中,经济繁荣和社会流动为人们带来了更多的个人自由和言论自由。但现在,在新的数字监控工具的协助下,中国似乎又有往回走的趋向。

这意味着,将有其他像陈守理这样的普通人可能因为不慎言论遭到调查和处罚,尽管他们认为这只是私下言论。现在普通公民很容易跨越雷池,他们与家人或朋友之间一句漫不经心的言论就可能会被截屏作为证据,而无需告密者。

现在陈守理已被当地政府和警方视为麻烦,他还被警告要注意自己的行为。他表示,一些朋友现在也开始与他保持距离了。

在近日的一个下午,陈守理在位于濮阳市郊的一居室公寓里就被拘留一事与他妻子争论了起来。

他的妻子对他说这个事儿过去了。

陈守理反驳妻子说,“你不懂,远远没有过去。”

濮阳公安局和运营微信的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均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9月份,在安徽省阜阳界首市开展酒驾专项整治行动期间,在当地从事汽车修配的杨青松因为对交警雨天执勤感到不满,在一个微信群里发表了辱警言论。公安局在微博上就此事发帖称,杨青松向一个有241人的微信群发送侮辱性信息,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已对他做出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

24岁的杨青松去年刚开了自己的汽车修配店,他说,“我要是知道这么严重,我也不会去发。”

与在博客或类似推特的微博等公开平台上发帖不同,用微信等即时通讯应用程序聊天更具私密性,只有被邀入群的人才能看到聊天内容。腾讯对人数较多的群设置了更为严格的规定,另外还把群聊人数上限定在500人。

 
律师祝圣武说,大家已经不能在博客上畅所欲言了,能不能在某个地方画个底线,能不能让大家在客厅有点说话空间。 图片来源:EVA DOU/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律师祝圣武认为,监控非公开聊天就像在别人家里偷听。祝圣武之前是一位知识产权律师,代理涉及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Baidu.com Inc., BIDU)之类科技公司的案件,今年他接手了一桩有关言论自由的案子。

祝圣武称,大家已经不能在博客上畅所欲言了,能不能在某个地方画个底线,能不能让大家在客厅有点说话空间。

中国异见人士和国外学者曾预计,互联网上的信息传播和通过移动通讯进行的信息传播将使中国政府的控制变松。不过中国政府已先后攻克监控短信、电子邮件、博客、聊天网站的技术难关,如今即时通讯应用尤其是微信的监控成为最新挑战。

据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称,微信使用的软件似乎可以自动审查包含黑名单词汇的帖子,审查人员还会不断修改黑名单。这项技术目前已经先进到可以识别敏感图像,这些敏感图像在发送过程中就会被删除,而发送者不会收到发送不成功的提示。

中国政府颁布了相关规定和司法解释,散布官方认为的“谣言”将被定罪,最高可判刑三年。中国政府今年秋天还新出台了一项规定,要求私人聊天群的群主对群内人员发表的评论承担法律责任。

多数人发表的异见只会被删除,有时会收到警告。已被政府认定为政治批评者或社会活动者的人,以及过去有犯罪记录的人才会受到更重的处罚。

10多年前,王江峰失去了在中国东部城市招远一家地方供销社的职务,他妻子孙文娟说他之前曾经被控侵占了一家果汁工厂的公款。王江峰否认这一指控,并称解除他的职务不公平。孙文娟表示,王江峰花了数年时间到招远和北京等地政府机关上访,曾多次被拘,并被地方官员疏远。

法庭记录显示,由于在微信群中将习近平和毛泽东称为“包子”和“毛贼”,王江峰遭到逮捕。一家地方法院在4月份判处王江峰有期徒刑二年,而经过上个月的复审后,这一刑期被缩短至22个月。

孙文娟表示,被判入狱明显是出于报复;地方官员一直在盯着他。

王江峰代理律师祝圣武称,初审宣判后王江峰痛哭,对微信言论招致如此严厉处罚感到震惊。初审后不久,祝圣武开始在微博发文批评中国司法体制。山东省司法厅裁决,祝圣武的几篇微博危害国家安全,对其进行吊销律师执照的处罚。

审判王江峰案件的招远市人民法院对置评请求不予回应。吊销祝圣武律师执照的山东省司法厅也对置评请求不予回应。

祝圣武和其他一些律师称,如今中国政府对于没有前科的普通人也予以严厉处罚。

著名人权律师莫少平称,过去时有这种案件发生,但不像现在这样明目张胆、心安理得地抓人。

中国公安部、司法部和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对置评请求未予回应。

濮阳的陈守理称,他不是激进分子,但他对政治和社会等问题感兴趣,这些是“滴水穿石”微信群经常讨论的话题。这个群的部分聊天内容谈到了郭文贵。郭文贵是一位流亡海外的亿万富翁,目前住在纽约,他经常使用推特和其他中国境外的社交媒体指控中国高级官员的不当行为。郭文贵称,他希望曝光他口中的中国窃国贼,并将法治引入中国。

内容审查机构和警方此前希望压制穿过防火墙而来的郭文贵言论,以防干扰今年10月份举行的中共十九大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习近平获连任中共最高领导人。

一些政治意识强的中国人对聊天群的关闭潮发出抱怨。人权律师莫少平表示,他的微信号在10月份被封,此前他在一对一聊天中向一些朋友转发了一篇有关郭文贵的报道。尽管他曾为许多异见人士辩护,包括作家和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但过去他的微信号从未被封。

陈守理是9月15日22:45以“哈哈”开头把这条微信发进群的。根据郭文贵的相关爆料内容,他就发了那条微信问郭文贵所提到女歌手和孟姓高官的传闻是不是真的。

陈守理在这段文字中提到了这位歌手和她丈夫的姓名,但只提及了这位官员的姓氏。不过对于熟悉中国政治的人来说,孟姓高官可能指向当时主政中国政法委的孟建柱。孟建柱并未回覆记者通过中国外交部提交的置评请求。

陈守理不知道自己的评论是怎么被盯上的。中国警方通常会监视已知的社会活动人士的社交媒体账户,不过陈守理称自己此前与政府部门之间并无过节。他猜测有可能那位高官的名字被列为监控的关键词,也有可能是群里的453人中有人举报了他。

陈守理个头不高,自述小时候生活贫苦,经常挨饿,需要自己找吃的。他来自濮阳市郊外的东干城村,那时村子里不通电,房屋是小麦秆与泥巴做成的砖盖的。他的父亲是这个村子3000人中仅有的三个大学毕业生之一,是当地的医生。

与许多邻居一样,陈守理现在有了一辆汽车和一部智能手机。他和妻子住在东干城村旧址附近的一栋两层建筑里。他们经营一家小店销售智能手机,同时他还从事一些建筑工地的工作,他的妻子卖保险。

但之后他的父母先后患上了癌症,治病花光了家中的积蓄。他说,对医疗体系的不满让他在微信群中寻求信息。他想到了周围工厂的污染,怀疑正是这些污染导致父母患上癌症。他表示,他开始打电话向当地环保部门报告违法情况。

随着他在手机上看得越多、聊得越多,他了解到,一些主要国家有免费的全民医保,同时与世界上许多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治理更为专权。

陈守理表示,他逐渐了解到所有一切;他的想法不是一两天就转变的,而是缓慢积累的。

当陈守理在今年9月19日向当地警察局报告时,他说,警察明确告诉他,他们已经看到了他在微信中的发言。警察要求他确认,其微信名是“一念间”,然后要求他在手机上打开这个聊天群给他们看。

陈守理说,警察盘问了他几个小时,包括他是否有宗教信仰,他对中国领导人以及被列入黑名单的异见人士的看法。他表示,没有受到虐待。

他说,他和一些狱友在炎热的天气里轮流冲凉水澡,然后坐在凳子上,因为一天中大部分时间不允许躺下。他晚上睡不着,反复思考自己的处境。他还说,他的狱友认为他因为发了一条微信就进来了太可笑。

在被释放之后,陈守理说,他的亲戚朋友还有官员们都告诉他,要吸取教训,好好继续生活。然而,这次被拘对他的影响比他预想的更大。他说,他失去了一些朋友,现在一些人对他说话开始有所保留了。

他住的公寓外安装了监控摄像头。陈守理认为,安装摄像头并不是因为他的原因。

事情过后,陈守理和一些村民一边吃饺子喝白酒一边讨论了这次事件。一名邻居说,这是他自找的,谁让他发那种评论呢。另外一名邻居附和说,有些东西能说,有些东西不能说。

面色黝红的村长说,如果你受罚,那肯定是你做错事了,网上那个帖子的社会影响太大了。

陈守理回答说,“哈哈”两个字开头的一个帖子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影响。他说,他仍然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什么。

 
—— 原载: 华尔街日报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December 8, 2017
关键词: 网络监控
其他相关文章
温哥华房价狂飙,但为何连房主都高兴不起来?
救助良心犯的微信群被封 群主遭驱赶
人工智能、人脸识别:中国步入高科技监控时代
中国科技巨头的副业:做政府监视的“眼睛”
美智库自由之家:中国侵犯网络自由最严重
西方科技巨头瞄准中国监控市场商机
为何中国人说自己是黄种人,日本人说不
西方政府将赢得网络监控之争
中国强化网络信息监控
乔布斯给亚洲企业带来的深刻影响
“寒”朝――一个青春文化偶像能与权势拧到什么程度?
观点:中国高通胀的真正原因
中国威胁美国:一种幻觉
中国寻求加深对朝鲜的影响
对中国的“核”考验
鲍尔森才是国家英雄
联合国安理会谴责朝鲜核试验
格鲁吉亚战争:台湾从中学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