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acter Spotlight
Character Spotlight
推特 臉書  
人物聚焦
人物聚焦
权力与利益:默多克如何成为特朗普的亲密心腹
作者:AMY CHOZICK
 

打给白宫的电话至少一周一次。“我默多克,”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突兀的、带口音的声音。

几十年来,鲁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利用自己的媒体产业建立起了与澳大利亚和英国领导人的直线联系。但在美国买下第一份报纸后的44年里,他在很大程度上未能与美国总统建立密切的联系。现在不同了。

自70年代以来,默多克和唐纳德·特朗普总统——都经过了纽约小报文化的锻炼,一个是《纽约邮报》(The New York Post)的老板,一个是它完美的报道对象——在相同的圈子里游走,但直到最近两人的利益变得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加一致时,他们才变得亲密起来。

自就职日起,默多克一直和特朗普保持着频繁的联系,常常要绕过筛查来电的白宫幕僚长约翰·F·凯利(John F. Kelly)。默多克已经感觉良好到敢于提出其他人可能会有顾忌的建议,比如劝总统停止发推文,并建议他改善与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的关系。默多克还与特朗普的女婿兼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保持着一周一次的交谈。

默多克此前同意以524亿美元(约合340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将自己持有的21世纪福克斯公司(21st Century Fox)股份的很大一部分出售给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消息传出前,特朗普来电要求得到他的保证,有着高收视率、经常为特朗普的议程做宣传的有线电视台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 Channel),在该交易中不会受到影响。

在协议公布的12月14日,特朗普向全世界表示,他已致电默多克表示祝贺。白宫新闻发言人萨拉·哈克比·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也传达了总统的看法,认为这项协议对就业来说是“一件好事”。但这个说法遭到了华尔街分析师的质疑。

经历了几十年的兴衰起伏后,特朗普现在视默多克为他最亲密的心腹之一。2016年6月,这两大巨头向外界展示了两人关系的改善。当着一群记者的面,默多克前往苏格兰特朗普国际高尔夫球场(Trump International Golf Links)看望特朗普。今年5月,在一场纪念在二战中并肩作战的美国和澳大利亚老兵的正式晚宴上,两人再度一起现身。默多克在介绍特朗普总统时称其是“我的朋友唐纳德·J·特朗普”,之后两人短暂拥抱。

他们的个人风格截然相反。默多克粗暴而低调,更喜欢凌乱的新闻编辑室,而不是特朗普的镀金高楼大厦和浮华。但两人有很多共同之处。

时代华纳首席执行官杰弗里·L·比克斯(左)和AT&T首席执行官兰德尔·斯蒂芬森。
时代华纳首席执行官杰弗里·L·比克斯(左)和AT&T首席执行官兰德尔·斯蒂芬森。 JOSHUA ROBERTS/REUTERS

两人天生富有,但离权力中心都有一段距离。特朗普在皇后区的牙买加长大,父亲是一名房地产开发商,安于在曼哈顿以外的城区攫取财富,距离光鲜的中城——他的儿子日后扬名立万的地方——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默多克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度过了自己的童年,父亲是一名记者,后来成了一家报纸连锁的老板。现年86岁的默多克和71岁的特朗普还有一个共同点是,两人都曾被送进军校,后在家族企业中超越了自己的父亲。

两人都是将世袭的财富增值成了全方位的实力,但他们仍固执地将自己视为与体制对抗的外来者。当默多克在1968年进入英国报业市场时,伦敦的上流社会对他以及他用来伤害敌人、提高自身政治利益的低俗小报《太阳报》(The Sun)和《世界新闻报》(The News of the World)冷眼相待。而特朗普在通过不择手段地做生意和营销成在曼哈顿占据一席之地后,精英阶层对他也有过类似的怀疑。

 

为了在纽约爬得更高,两人都依靠过一个有权势的朋友,律师罗伊·M·科恩(Roy M. Cohn)。这位冷酷无情的操盘手在50年代以反共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Sen. Joseph McCarthy)的首席法律顾问身份成名,随后又代表了纽约一些最有权势的人物,包括黑帮大佬约翰·高提(John Gotti)以及纽约洋基队的老板乔治·史坦布瑞纳(George Steinbrenner)。

科恩将特朗普与默多克以及他在1976年买下的小报《纽约邮报》撮合在了一起。作为一名刚刚发迹的开发商,特朗普看到这份低俗日报能给他带来的益处——尤其是它在被默多克买下一年后开创的“第六版”绯闻专栏。

若不是因为他对近来另一起媒体并购尝试——AT&T提出要以854亿美元收购常常被特朗普控诉为“假新闻”的CNN的母公司时代华纳(Time Warner)——的强烈反对,特朗普对迪士尼-福克斯大交易的盛赞,或许早就被淹没在了华盛顿新闻的漩涡之中。司法部目前对迪士尼-福克斯计划还没有什么举措,但它以反垄断为由提起诉讼,以求阻止AT&T-时代华纳的交易。政府很少出面干预两家并无直接竞争关系的公司的并购案。

而在意识形态上,默多克并不像他的批评者以为的那样不思变通,实际上一直都在靠与权贵拉近关系谋取利益。在80年代,当他与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首相关系亲近时,他的伦敦小报选择了亲托利党的立场。1997年时,他的报纸又支持工党领袖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担任首相。

在最近的和解之前,默多克私底下曾称特朗普为“假货”,并谴责他夸大了自己的资产净值。而在《纽约邮报》报道了纽约东汉普顿大名鼎鼎的梅德斯通俱乐部(Maidstone Club)拒绝给特朗普会员资格之后,特朗普也曾一度威胁要起诉默多克诽谤。

1984年,默多克在他的《纽约邮报》办公室。他以偏好新闻编辑室而非浮华的环境著称。
1984年,默多克在他的《纽约邮报》办公室。他以偏好新闻编辑室而非浮华的环境著称。 WILLIAM E. SAURO/THE NEW YORK TIMES

在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默多克——起初他一心支持杰布·布什(Jeb Bush)——大多数时候都在反对特朗普,在Twitter上宣称特朗普是在让“全国上下”和“他的朋友们丢脸”。默多克的王牌媒体《华尔街日报》发表社论称这位候选人是一个“大灾难”。《纽约邮报》则以“唐纳德一路走好”为标题宣告“特朗普完蛋了”。

 

特朗普在Twitter上回击道:“哇,我一直都喜欢纽邮,但他们对我在艾奥瓦州的报道的确是在撒谎。”他也对《华尔街日报》穷追不舍:“看看这些版面变得多小@WSJ,”他写道。“看着就像个小报——是在省钱吧我猜!”

《纽约邮报》在纽约州的初选中最后又有所保留地转为支持特朗普,但在大选中既没支持特朗普也没支持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

前段时间默多克对特朗普的移民政策表现出了愤怒。白宫发布禁令禁止来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的人入境后,默多克的公司——21世纪福克斯公司(21st Century Fox)——发布了一份备忘录作为回应,向所有受到该政令影响的员工提供帮助,并提醒他们,“21世纪福克斯公司是一个全球化的公司,为总部设在美国而自豪,这个公司由移民建立,企业的各个层面都包含了移民。”八月,詹姆斯·默多克(James Murdoch)——21世纪福克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默多克的小儿子——谴责了总统对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骚乱的反应。

还有另一个渴望地位和尊重的富有局外者,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关系的缓和: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

2006年买下《纽约观察家》(New York Observer)后,库什纳迅速与默多克取得了接触。“他想成为默多克,”一位当时与两人都很亲近的人表示。2016年初,特朗普在一场总统竞选辩论上遭到时任福克斯新闻主播梅根·凯利(Megyn Kelly)的激烈质疑,随后特朗普派库什纳去和默多克见面,展开了一场媒体外交。

库什纳的妻子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是默多克第三任妻子邓文迪的密友。2009年,默多克和邓文迪曾前往新泽西州贝德明斯特的特朗普全国高尔夫俱乐部(Trump National Golf Club)参加贾里德·库什纳和伊万卡·特朗普的婚礼。默多克的女儿格雷丝(Grace)和克洛依(Chloe)担任花童。

特朗普和默多克两家过从甚密,部分是因为鲁伯特·默多克的第三任妻子邓文迪(右)与伊万卡·特朗普和她的丈夫贾瑞德·库什纳关系亲密。
特朗普和默多克两家过从甚密,部分是因为鲁伯特·默多克的第三任妻子邓文迪(右)与伊万卡·特朗普和她的丈夫贾瑞德·库什纳关系亲密。 JEMAL COUNTESS/GETTY IMAGES

在2013年默多克和邓文迪离婚前,库什纳和伊万卡会去默多克的那艘184英尺长的游艇罗斯哈蒂号(Rosehearty)上度假。更加彰显两家关系之亲密的是,伊万卡·特朗普曾受托于默多克,负责监管两个女孩的3亿美元财富——她在父亲就任总统一个月前放弃了这一职位。

 

默多克和三月结婚的第四任妻子、前模特杰里·霍尔(Jerry Hall)一同抵达球场。在多云的天空下,新婚夫妇乘坐一辆可容纳4人的高尔夫球车游览了这个场地。特朗普把着方向盘,他的身边坐着霍尔,戴着墨镜的默多克坐在面朝后的后座,一行前往由特朗普翻修过的15世纪大宅麦克劳府(MacLeod House)共进晚餐。

时代华纳的高层也注意到了特朗普与默多克关系的改善。他们在想,为什么AT&T收购时代华纳的尝试会遇到监管问题,与此同时总统对迪士尼-福克斯交易却表示认可。

“从我们这一案的事实来看,就算你还没有听闻政府对迪士尼-福克斯交易的支持,都很难理解司法部怎么会阻止我们的交易,”时代华纳的首席执行官杰弗里·L·比克斯(Jeffrey L. Bewkes)说道。

白宫发言人拉吉·沙阿(Raj Shah)表示,特朗普未与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谈及有关AT&T-时代华纳的交易,并且“没有哪位白宫官员曾获得与司法部讨论此事的授权。”

 
 
—— 原载: 纽约时报中文网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December 27, 2017
关键词: 默多克 特朗普 权力 利益
其他相关文章
马克龙、特朗普与1918年的教训
特朗普总统在“全国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日”发表声明
中期选举前的中美关系:“脱轨”背后的多面特朗普
废除出生公民权:特朗普提案的意图及影响
特朗普拉开“新冷战”序幕?中国或成关键第三方
意欲何为 特朗普上台近两年退出国际条约一览
特朗普望11月与习近平会谈 贸易战或将触两国底线
习近平考察东北:塑造民粹主义形象,反击特朗普
中共朝圣地引发不满台湾拆除“五星庙”
平论Live | 9月6日公众垂询期截止,烦恼缠身的特朗普,何时拿2000亿美元对中国出气?
《恐惧》:又一本让特朗普愤怒的书讲了些什么
我是特朗普政府中的一名抵抗者
特朗普政府高层官员:我就是抗拒总统乱来的其中一人
贸易战影响朝鲜去核?特朗普将矛头指向中国
《华盛顿邮报》披露:特朗普收到朝鲜充满敌意信件后取消国务卿访朝行程
为什么部落主义能够解释世界
特朗普支持者:“我才不在乎他是否付钱给AV女”
在中国好戏开场:权力和资本开始互相较量
权力如何阉割我们的历史记忆
特朗普的贸易战之下 早期“受害者”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