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History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历史
人吃与吃人(中篇)
—— 中国大饥荒的劫因难果
作者:郑兢业

中篇:人吃

        

1、把枕头里的荞麦皮烧成灰吃

依娃受访者通渭县鸡川镇苟堡王凡香:我们是三个月没有见粮,三个月不见面。我们就是吃菜,那些没有本事弄来菜的人就喝水,喝上七天水,就饿死了。还有把那个苞谷芯砸烂,在磨子上推成面,就吃这个。这个最香,没有啥怪味道。谷衣吃上也没有啥味道,但是吃上人就拉不出来屎。荞皮都吃上了,把枕头里的荞皮都倒出来,把地扫干净,点着,烧成了灰就吃上了。

 

2、“天天吃冰柱子吃白土”

依娃的舅舅牛富贵告诉她:1959年冬,外公饿死前,头发有半尺长,不剪掉,是为了暖和些。晚上无柴烧炕,把几十年珍藏的《论语》、《春秋》撕烂当柴烧。外公夜里饿得睡不着,到地里偷了一棵白菜,又咬不动,就在地里烧着吃,火光引来了村干部……他死前几天,屋里一点吃的都没有,我们吃的啥?天天吃冰柱子吃白土。你婆慢慢走到外头,拾些冰柱子,一人一条条子,叫吃哩。连点热水都没有。没啥烧。

 

3、母亲试吃有毒的牛巴叶子

依娃受访者安岁女:没啥吃,人就胡吃。明知道牛巴叶子有毒,也听说有人吃下这东西毒死了,还是不甘心,还是想冒险试着吃。万一毒性不大,以后就多了一样吃的。牛巴叶子煮熟后,不敢叫娃娃吃,如果大人平安了,再给娃娃吃。刚吃一点,舌头就麻了,硬成了棍子。接下来浑身麻木,头昏眼花站不稳,赶紧喝些酸浆水,吐了一大滩,才把命救下来。住在中街北巷子的一家姓武的地主,比一般百姓更艰难,也是吃了牛巴叶,毒死一个妇女一个娃娃。

 

4、一顿吃下十一只老鼠

依娃的老姑回忆道:我记得我大太爷对我说:我不得死,要活命哩,昨天晚上在仓房里打了十一个老鼠,我煮熟撕了一碗肉,我本想吃半碗留下半碗明天吃,把我想的黑了睡不着,心慌得忍不住,就坐在地上一顿把一碗肉吃了。我再活五天没问题,一下还饿不死。              

 

5、白鹭屎当“代食品”

《墓碑》记述:195911月中旬,潢川县桃林公社断粮80多天。断粮以后,饿民靠吃野菜、老鼠、草根、树皮、蚌壳、棉絮、稻草、玉米杆、吃白鹭屎充当“代食品”延生苟活。白鹭是一种水鸟,屎呈青白色,饥饿的人们把白鹭屎捡回家,用水洗洗,放在锅里蒸熟了吃。

6、大雁屎煮汤喝

依娃受访者富平县流曲乡李振荣:60年和母亲一起回过一次河南。在偃师县火车站,就看到满车皮的鱼草,从外地拉来的。就是大海里的草,难闻得很,又臭又腥,这是给人吃的。村里的人都到河滩上铲雁屎去了,就是大雁的屎,大雁吃的是麦苗,铲回来淘一淘水煮汤喝。

 

7、送葬女娃吃掉祭奠死者的菜根

甘肃和政县新庄乡刘佩兰老太太告诉依娃:白土就是观音土嘛,吃上那个拉不下来,但是人饿得没有办法。我记得每天都让妈妈用筷子头给我掏,我也给奶奶掏,不掏会憋死哩。城里吃面是用袋子装,我们这边就是用面柜装面。那个时候面柜是空的,我奶奶饿死后,又没有棺材,就用面柜把人抬出去。我没有东西祭奠,我用苦曲菜根祭奠了,放上去自己吃上了,没办法,饿嘛。

 

8、女人偷割活羊尾

依娃记述:通渭县苟堡村一个叫司双英的媳妇,有人发现她偷刮人肉吃。村干部到她家搜查时,不仅搜出了人脚,还搜出了羊尾巴,她把队里的羊的尾巴偷着割去了。

 

9、偷割的驴耳朵没煮熟就吃上了

依娃受访者秦安县王维华:村子里叫王维钱的人把驴耳朵割了,我把这个人给抓住了,他说“叫我走,我饿得很。”我说“你不能走,你把驴耳朵割了,是个大事情。”王维钱找了些柴火就煮上,没煮熟就吃上了,人饿疯了。

县城更难寻烧的,为了烧柴,摘铺子的门板,扒居民房上的椽子。

        

10、为买救济粮拆房卖椽子

依娃的舅爷牛耀乾对她说:救济粮要掏钱买,掏不出钱来,买不起,眼看着还是饿着。有人就拆房,卖椽子,卖衣服,想些办法弄些钱,到粮站上买上些。救济粮小麦是一角三分五厘一斤,黑市卖到六元一斤,有人就先从粮店买回一点,到黑市上卖掉,再用赚来的钱去买。

 

11、女儿订婚为父换来“要饭权”

依娃受访者秦安县城关乡刘春花:解放前,我父亲是个经商的人,我们有农业,有工业,有商业。解放后,我家的地被没收了,埋在地下的一些银元被挖走了,还把我妈给吓病了。到了五八年,把我们的房子也拿走了,把我们一家扫地出门了。后来我爸还成了反革命分子。大饥荒时,成分好的敢出去讨饭,我爸想讨饭却不敢,怕抓住了往死里整。

那是六一年,我虚岁十四的一年,大队长要把我娶成他家的儿媳妇,他的儿子十五岁。我不同意,人家就威胁我爸。爸爸害怕了,对我说:咱们全家的命都在你手里哩,就算爸爸求你了。为了一家人的命,活命,活下去。你掌握着一家人的命。实在没办法,我就答应了。

父亲答应了人家提亲,就得到了优惠,怎样的好处呢?就是我爸不拉出去斗争了。订婚了,怎么样订婚?给了我家两元钱的人民币,一个姑娘两元钱。我就生气,我爸把我两元钱给卖了。我爸说了,卖身养父。人家来了两个人,用一截子红毛线绑着钱,一头拴了一块钱,戴在我的脖子上,我一把扯下来就给扔了,我妈就捡起来了。人家还拿来十二个馒头,我妈给人家回了四个,我们留下八个。

订婚后,大队允许我爸在附近村庄讨饭了。

 

12、“吃饭技术革命”

余习广先生写道:到195911月初,荥经县多数食堂粒米不见,全靠红薯、玉米掺野菜下锅煮糊糊。五九年冬天开始,绝大部分公共食堂断炊了。为了体现人民公社和公共食堂的“优越性”,公共食堂奉命不得停伙,必须冒烟!于是,食堂将糠壳、红薯藤叶、玉米秸秆、棉花壳等晒干磨成粉子,掺上野菜、树叶之类,煮成“面糊糊”,号称“吃饭技术革命”。在“吃饭技术革命”运动中,刚到初冬就菜根菜芽都挖光吃尽了。食堂又从县仓库里运来粗糠,加上玉米核核,经炒、炕后磨成面,或者是用玉米壳渗上石灰水,浸泡几天捣烂,捞去粗纤维,过滤成粉,多是石灰沉淀物,加上米浆,做成米“豆腐”。有的食堂还想出了新招,用人尿加清水,晒上两周,待水中生出青苔,取名小球藻,就以这种尿水来充饥。

1960年春,公共食堂大多停伙。社员肿的肿,死的死,四乡八野,尽是哭声。逃难的人们流向县城,流向外地。从各公社到县城的路上,每天都有一路倒地的死尸;而县城四街八巷,到处都是饿死者或干枯、或肿胀、或发臭的尸体。由于县城死人多,开始人们还将死尸抬出去,用席子一裹,挖个坑掩埋。随后,死尸越来越多,埋尸成了个苦差事。于是,县里决定给埋尸的人以“粮食补助”。而奉命掩埋的人越来越精,想方设法进行“技术革命”,挖下大坑,抬来死尸往里扔。后来干脆不埋了,死人往沟里扔,或者随意扔在县城北门口外的那条小河沟里,任其顺流而下。至于农村,开始还有人埋。随后,因死人太多,而活着的人们,也大多病病秧秧地自觉得离死不远,哪有心思和精力去埋人。尤其是那些死得只剩下老小病残和那些全家死绝的家中,死人搁在家中无人过问,一直臭气冲天,最后烂得只剩下骨架。不到半年,荥经县饿死了一半人。荥经县大规模饿死人事件,被称为“荥经惨案”。

 

13、借粮、借锅、借碗

依娃的姑姑说:从甘肃逃荒到陕西嫁给老姑父,二月间,要面没面,没碗没筷子,没锅没灶。你姑父到四、五十里外借来40斤玉米,磨成珍子就赶紧做饭。做饭还没有锅,借了别人家的一个烂锅,把水烧开了,棍子一搅,锅是漏的,水就漏光了。弄些面糊住锅,放上水再烧。我和姑父咋吃哩?我用从甘肃带来的一个缸子吃,他出去借一个碗,他妈吃完借他妈的,他大妈吃完借他大妈的。有时候我这里饭做好了,你老姑父跑到人家门口一看,要人家的碗来了。人家就说:你来要碗了?就赶紧让你老姑父拿去。有时候说:我们的饭还没熟哩,你先拿去吃。拿回来,你老姑父吃饭快,一吃,我赶紧把碗给一洗,给人家送回去,人家才吃饭。这样对付了四、五年,才买了锅,买了案板,买了暖水壶。

 

14、小妞尸体盖在被窝里直到发臭

郓城县樊作运说:1958年,潘庄的刘学进添了个三女儿,因为饥饿,一岁多时还不会坐。一直躺在床上。1959年麦收前,小妞饿死后,为多领一个人的口粮,刘家仍把小孩的尸体盖在被窝里,一瞒好多天,从他家门口经过,臭味熏人。

 

15、新媳妇偷不来庄稼婆婆不给饭吃

依娃受访者王玉珍:我们到地里偷粮食,我刚嫁过来,地里摸不着,还偷不上。我的兄弟媳妇是这个地方的人,穿个大褂子,偷回来好多洋芋。我偷不回来,人家老婆婆还不给吃。我偷来了,人家给舀饭,偷不来就不给吃。不给我舀洋芋,就给我舀些汤。我喝上两碗、三碗,肚子胀了,但是嘴里还饿的不得了。

 

16、妻子举报丈夫偷苞米男人丧命

依娃受访者安岁女说:那阵子,已婚女人跑到陕西的很多。村里一个叫吴吉祥的男子,他的女人也想走,想离婚,只有拿着离婚证更容易改嫁。但丈夫不同意离婚。一天,吴吉祥偷了几个苞米棒子在家烤着吃,被媳妇发现后声言要报告给队长。男人求她:你不要报,报了就把我打死了。女人还是要去报,男人就跪在小自己几岁的女人面前乞求:姐姐、姐姐求你不要报,报了就把我往死里打哩。我就没命了。女人毫不动心,一脚把男人踢倒后,出门报告给队长。队长叫人把吴吉祥暴打一顿,几天后就死了。办过丧事,女人就带着两岁的孩子去了陕西改嫁了。

 

17、驴皮汤引发弟死兄囚

依娃受访者酒泉市三墩镇夹边沟村盛春兰: 我的一个小弟弟,是五九年出生的,到六零年就饿死了。我的一个哥哥,是在五九年饿死了。我的爷爷、奶奶,还有一个叔叔,也死掉了。还有一个叔叔,是被我爹打死的。起因也是为了一点点粮食。我提了一点点从生产队分的粮食渣子,走到饲养室门口,被我的叔叔抢去了,我们一家子人一天的口粮就全部没有了,一家子人就饿着。饿到了晚上,我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块驴皮,放在火上烤,把皮毛烤干净后下锅煮。我叔可能是闻到腥味了,来了坐着不走。我妈几次撵他走,他就是不走,我爹本来就生着他抢粮食的气,一怒之下用石头砸在叔叔的鬓间,气头上下手重了,又打到要命的地方了,我叔才三十二岁,喘都没有喘一下,当时就死了。我爹被判处无期徒刑,后来改判二十年,在监狱整整关了二十年。我叔叔家里也没有人了,婆娘也跑掉了。

 

18、妻子不偷庄稼,丈夫生气摔死孩子

从甘肃逃荒到陕西再嫁的王秀英告诉依娃:我来之前,在家一共有三个娃,第一个娃,是娃他爹让我出门去偷,我不愿意,他就发脾气,就摔娃娃,我看他摔,我也摔,拿娃娃出气,就把娃娃摔死了。我抱着不满一月的儿子逃荒,在武功车站被抓后,关押在收容站,儿子饿死在收容站后,我求收容站的管理人员帮我把孩子送走,人家不帮,我就把娃娃夹在胳膊下,走到武功车站的麦地扔了。孩子一个接一个死去,我哭瞎了一只眼。我的姐姐也死了两个娃娃:她的大娃娃给生产队看晒在场上的麦子,麦叫鸡吃了,娃娃被干部打跑了。她出来找娃娃,把一对双胞胎娃娃丢在家。两个娃娃饿死在炕上后,村里人就把两个小尸体扔了。没隔几天,姐夫也饿死了。

 

19、为一碗稀汤,母亲摔死儿子枪毙

依娃受访者通渭县苟兴华:鸡川四堡的一个叫何顺祥的半大娃,从食堂打来汤,不给他妈喝,他妈要来端碗,他就把他妈搡到土崖下去了,把他妈摔死了。他舅把他告了,他就被关进了牢房。这孩子当时不到十八岁,关到十八岁枪毙了。

 

20、大学生攒钱救助家人饿杀自己

依娃受访者仁天和:1959年,我在甘肃师范大学中文系上学,政教系有个来自四川的二十岁出头的男同学,记不得他的姓名了。他每天把自己的馒头尽量省下,拿到兰州西站黑市上去卖,一个一块钱。当他攒下五百块钱时,自己把自己饿死了。他死后,我们从他的日记本里发现了把馒头拿到火车站卖的秘密。原来,他家非常困难,来信说家里没吃的,让他寄钱回去。一个学生往哪弄钱?他就把自己那点保命的口粮挤出来卖掉,把钱存起来。他没有往家里寄,想着假期回家拿回去。结果没活到假期就饿死了。政教系处理他的后事时,用五百块卖馒头钱,给他买了一口棺材。

 

21、大学生收到家中援粮一顿吃完撑死

仁天和告诉依娃:他的另一个姓邵的同学,与饿死的同学截然不同,撑死了。这个饥饿难耐中的同学写信向家里要吃的。收到家里寄来的五斤粮票的当日,他跑到十里店食堂,把五斤粮票全部买了馒头、米饭。一顿就吃光了。从挨饿到到撑死,就没隔日。

 

22、妈妈省吃,娃娃撑死

依娃记述:1959年农历十月起,苟堡村连续三个月没见过粮食。村里有个妇女,与十五岁的儿子苟成儿凄惶度日。1960年正月,分得一点救命的油渣。当妈的心疼娃娃,自己舍不得吃,就叫成儿多吃些,结果把娃娃胀死了。

 

23、被一斤干牛肉撑死的留美博士

据《当代四川简史》记载,1957年一万多名右派发配到峨边县沙坪劳改营。大饥荒时期,全农场死亡人数超过5000人,在这群饿殍中,包括了著名的右派分子董时光。董时光是留美教育学博士,从美国回国时受周恩来总理亲迎,在西南师范大学任教。“反右”中,董时光因主张教授治校被打成右派。饥饿中,他在每次吃完饭,都用指头刮桶里残留的浆糊充饥。1961年,他用一条呢毯换了一斤干牛肉一口气吃完,饥饿太久的肠胃难以消化,被肠梗阻夺命。

 

24、饲养员偷割驴腿煮食肠子胀破

依娃记述:通渭县司家川的一个饲养员饿极了,从活驴身上割下一条腿,还没煮熟就开始吃,等煮熟也吃完了,结果这个饲养员肠子胀破而死。

 

25、饿汉被饭店的好意夺命

资阳县李诗信说:金台乡一个因视力不好外号叫“白瞎子”的男子,拉着个板车到处找活。不给工钱也行,只要给碗饭吃,就能给人家拉半天车。一天,他在红霞饭店找到拉车的活,主动提出不要工钱,只要让他吃饱一顿饭就行。饭店不仅答应了他的要求,还好心大发,让他先吃饭后干活。饥饿太久的“白瞎子”拼命塞满肚子后,怀着感激之心立马干活,在他拉着重重一车货上一段坡路时,肚子太撑又用力过猛,导致肠胃破裂,当即倒在地上,在打滚、呻吟中死去。

        

26、到粪便里寻找偷吃谷粒的罪证

依娃受访者牛俊香:母亲从田里偷了些谷穗,脱粒后不敢生火,就生着吃了。看到的人报告给村干部,人家来家逼问她是否偷了谷穗,她拒不承认。生吃的谷粒难以消化,次日,干部在她的粪便里找到了囫囵谷粒,坐实了罪证,遭到批斗。

 

27、把粮食藏在粪堆里

依娃受访者临夏县马希武:五九年的后半年,就开始死人。开始挖着吃树皮,砸包谷芯子,在磨子上推,我就帮助我婆在磨子上推。吃包谷芯、吃荞皮我都晓得,咱这里榆树多得很,把榆树都吃绝了。饿到这等田地,还逼粮搜粮哩。各级搜粮队官家叫青年队,群众背后叫土匪队。搜粮队不管男女队员都拿着铁棍子,到处乱捣胡扎。我记得清清楚楚,他们到我家来了,往酸菜缸里扎,往炕洞里扎,往粪堆里扎。

我家里就我一个娃娃,我爹不忍我饿死,就跑到我舅舅家求助,我舅舅家在秦安吊弯,人家比咱这里饿得强一点。拿回来两斤炒面。这两斤炒面没有地方放,人家来搜着放不住。大门口邻居家有一堆灰粪,我婆就把这两斤熟面藏在灰粪里面,中午偷偷取出来一点,就给我冲上喝。

村里一个姓马的男人饿得到处要饭,被收容所收容了。又饿又冷,就死在临夏县的收容所了。临夏县把尸体转到和政县,公社派了一个老汉用老牛车把死人拉回来。拉回来没有人给埋,就在食堂门口放了三四天。那是冬天,不然人就臭了。老放着也不行,队干部就对那个老汉说:“去,你去倒了去,放在这里做啥?”老汉把死人拉回家,他家有一个储存过洋芋的窖,空着哩,把车子扬起来,把人倒到窖里,就再没有管。

                                                                       

28、四川吃白矸石

崇庆县郑大军回忆:按当时的政策,公共食堂之外的私自开伙属违法行为,所以干部们半夜填了肚子,还肩负着巡逻的重任,要保证家家房顶不能冒烟。如此“坚壁清野”持续了一年余,而唯一的熟食来源公共食堂又名存实亡,广大群众只好满山疯转,捞着啥吃啥。树叶、树枝、草根、野菜、地菌,后来连整张草皮也争先恐后地铲回家。觅食中毒的青壮年居多,口吐白沫,面带土色,有的咽气时还发出“哞哞”牛叫。连蚯蚓和地蚕也成了稀罕美味。四川乡村四、五十岁以上的社员,普遍尝过观音土,有的地方叫白鳝泥,一种有光泽的白色黏土,饿疯了的人们在生死关头用它充饥。一撮泥一口水,两眼翻白地仰脖数次,肚皮就沉甸甸的,并且越来越沉,终于,饿转化为痛。当人们抱着肚子,倒地打滚、痉挛,有效的救治方法是灌服超量泻药:生菜油、桐油,最厉害的是含毒的蓖麻油,化泥的同时也化胃肠粘膜,令你走向胀死的反面——泻死。尽管如此,观音土仍是宝物,它带点腥甜味,进口感觉似乎比锯齿草还要好些。所以人们掏山泥把山都掏亮了。

 

29、一个县挖观音土50万斤

《墓碑》记述:1961年秋后,全国很多省份开始走出饥荒,而四川省还处于严重的饥饿之中。1961831日,四川省委整风整社达县工作团检查组,提交了一份渠县群众挖吃观音土的调查报告。六月下旬,大峡公社文兴大队的20多户人家,有15户在蒲家山挖观音土吃。七月底、八月上旬更加严重,挖土吃的已扩大到三个区十八个公社。我们在蒲家山、太公石、河底子、龙凤咀等四处调查的结果是,被群众挖空的土估算为400多立方米,挖土的约有一万人次,挖走的土50万斤左右。群众在挖土的过程中,由于坑少人多,还需要在烈日之下排队等候。路远的人为了不在当日爬过高山之后再挖土,头一天就住在山上的沙郎庙学校过夜,第二天早挖早走。这所学校每晚有四五十人住在这里,最多时有100多人。新河公社三大队派一老农专门挖土交给队里,队里给他记工分。由于饥饿,不少人边挖边吃。有的小孩由于天热和饥饿,昏倒在地,挖好的土也背不回去。挖土时还造成塌方,压伤了人。群众把挖回的泥土,经过发水、磨细等简单处理后,就渗合着南瓜花、丝瓜花和其它野菜等做成粑来吃。有的地方还有人卖土粑的。庆丰大队262户人家当中,就有214户、755人吃过泥土。截至823日止,他们挖回9840斤观音土,已经吃掉了6768斤,现在还继续吃。吃土后普遍反映肚子疼,屙不出,有6人死亡。据对三个生产队的初步调查,吃泥土致死的就有13人。

 

30、河南省临汝县吃“石头面”

李素立先生在《临汝闹社风波的来龙去脉》中写道:“石头面”,是“观音土”的地方性别称。饥饿最为惨烈的1960年,“吃石头面”的现象还没有出现在官方文字里。一则官方文献里只有这样的记载:1960年一年,临汝县共死亡群众10550人,其中打死127人,逼死286人,饿死811人,浮肿病而死1055人。干部共打伤群众425人,打残88人,神经失常48人,迫使群众卖小孩的28户,卖小孩30个。现有浮肿病2478人,妇女子宫下垂至今未愈2519人。全县被扒光或基本扒光村庄50个,群众被迫迁村130个,共扒民房21966间,荒芜土地54950亩。

1961年元月27日河南省临汝县委关于22日吃石头面报告中写道:全县有170户去邻县挖石头面596.8斤,已吃的109户、475人,已吃245.12斤。元月以来,全县死了791人,其中非正常死亡37人。

323日报告,寄料公社背石头面4362斤,吃的有251户、904人,已吃1556斤,其中以观上、李庄二队最突出。全县元月份死1001人,2月份死701人,3月上中旬死303人。另有病人35000人。

413日报告,元月以来,全县发生食物中毒103起,死了32人。主要是吃坏红薯、大烟膏、苍耳子,以及农药管理不善等中毒。另有病人34567个。

88日,洛阳地委检查组报告,杨集公社宗庄大队从720日开始吃石头面,其中宗庄村三个生产队111户,吃石头面的有50户。该大队第一生产队45户,吃的有27户。第二生产队90多户几乎户户都吃了石头面,并已发展到与这个村相邻的史庄生产队。

 

31、换粮人遭抢,吊死后狼撕吃了下身

依娃受访者陕西省富平县流曲乡东川村孙春芳:1959年春,我父亲背着我妈织的布,步行到延安山区换粮食。半路上碰到一个骑自行车换粮食的男人。父亲回程中再见到这个人时,已经成了悬挂在路边树叉上的半截尸体。据当地人说,强盗抢了他的自行车和粮食,又把他吊死在树上,夜里狼把下半身撕吃了,只剩下挂在高处的头和上身。

        

32、炼狱中的人性闪光之一

依娃受访者富平县流曲乡李中: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习仲勋是富平人,他是比较耿直的人,敢说真话,在中央也得罪了好多人。六一、六二年咱这里没有什么吃,到陕北背粮,陕北没有棉花,我们这里的人就拿些棉花、布、衣服去换些粮食回来。那阵子没什么交通工具,人步行到陕北背粮哩。有的人背粮食把肩膀都背烂了,血流得把衣服都浸硬了。有人往返一趟一个多月,有人死在了路上。后来这个情况反映到习仲勋那里去了,他就给陕西下了一个通知,凡是到陕北背粮的人,把粮食放在陕北,不要人力往回背。给你开个票,人回来以后凭票到富平县粮站去领粮。

 

33、炼狱中的人性闪光之二

依娃受访者富平县孙春芳:我们去偷苞谷棒,有些人会偷得很,腰里能塞一、二十个,裤腿下面一扎,也能塞几个。一走出玉米地,一个一个往后面躲,身上看着都是鼓鼓囊囊。我是个娃,不会装,一装就从裤脚里出来了。我就喊村里的几个姐姐给我帮忙再装。我只能装五个苞谷棒,一走,还都给掉下去了,就走不成路。

队长看见了就喊叫:“你们把偷下的苞谷都掏了,自己掏,不要叫我搜了。”

每个人都装着哩,就一个往一个后面藏,队长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说:“你们掏下些,掏下些。”人就掏出几个,扔在地上,赶紧往家跑。

 

34、炼狱中的人性闪光之三

余习广记述:在“荥经惨案”发生地,荥经县凰仪公社发生了震惊四川高层的“反革命武装暴动”案。六0年春,凰仪公社各食堂都断粮绝炊,短短几个月,死了快一半人。有的在地里干活,倒地就断气了,有的在路上走着就倒地死亡。在公社驻地凰仪堡的小街上,几乎天天有死尸。偏桥沟、木沟岩一带村子几乎死绝了人。

时任凰仪公社武装部长的李文中,婶娘死后叔叔带两个儿女去逃荒,还没走出县境,一家三口全死在路上,几天后有人告诉他才去收尸。他把三个尸体背上,轻飘飘的加起来没一百斤。一路上,他看到路边、河边、山坡上,到处都是枯瘦如柴、皮包骨头的死人。李文中本是一个忠厚老实的干部,眼见死人遍野,他就找到县委反映灾情,要求立即发粮救灾。县委书记饶青不仅不接受他的请愿,还怒斥他“站歪了阶级立场”,要严肃处理。李文中实在忍不下去,决心宁肯自己死了,也要为还没死的老百姓搞点粮食吃。于是,他拿起了枪,率领公社部分武装民兵和勉强能走动的社员,持枪闯国库,开仓抢粮救灾民。当公社粮库人员阻拦时,李文中用枪顶着站长,逼他打开粮仓,随行的饥民把一袋袋白米和谷子,背回了家中。

李文中被捕后,以“反革命武装暴动”罪,判刑20年。送到四川省第四监狱劳动改造。李文中并不后悔,他对狱友说:虽然判了二十年,但决不后悔!那些抢到粮的人,死前还是吃了一顿饱饭的嘛,我对得起自己做人的良心。

 

35、炼狱中的人性闪光之四

李素立在《商城”死绝村“调查》中写道:颜伟珍老人说,商城县鄢岗西李集有个汪洼生产队,领头的是大队民兵营长杨世湘,还有队长胡长根、副队长汪文先等。杨世湘家过粮食关时住在汪洼。一次开会后,他回去对胡长根等人说,今年有可能饿死人,我们要藏点粮食,不能饿死人。他们分给每家一小缸米,全生产队27户,弄了27个缸,并排深埋在一块田的坎子里,夜里大家去偷吃。规定谁也不能偷别人的,不能烧干饭吃,只能兑野菜喝稀粥。还在草垛里藏了一些粮食,以致开了大伙后,汪洼不仅没饿死一个人,还能接济邻近的敖寨一些粮食。潢川县张集镇樊岗的王指金等村干部,带领群众把粮食藏在稻草里,全村没有一个人饿死。后来有人告密,王指金被迫逃亡。

 

36、炼狱中的人性闪光之五

《墓碑》记述:19606月,在饿死了近一半人口的贵州江口县,农民群起暴动。带头的有几个是公社的党委书记。但农民手无寸铁,很快被镇压下去。擅自开仓放粮的县长饮弹自杀。这就是江口事件。

 

37、偷胡豆“追赃”扒光衣服

《墓碑》记述:四川荥经县五一公社新进大队二队社员朱玉发1961年春天拿了地里的胡豆2.5斤,被罚款120元,除了把他家里的衣服、被子、席子、红苕及口粮供应证全部没收外,还将他身上衣服脱光,进行批斗。朱玉发每天还要付给每个向他“追赃”的人粮食1.5斤,工分10个。

        

38、母亲淹死偷米的一双儿女

《墓碑》记述:四川大邑安仁九管区30岁的女社员刘元芳,1960423日把8岁的女儿李水清,9岁的儿子李永安用牛绳子拉到安仁观音堂清水河淹死。祸因这两个孩子偷社上豌豆角被发现,当天中午事务长就扣了母子三人的饭。下午两个饥饿孩子又去偷了附近鸭棚子的米,又被捉住,第二天,队长打了刘元芳两耳光又吐她的口水,要刘把米退出来。刘想做了活吃不到饭,挨饿又挨斗,就下了整死孩子的毒心。

 

39、偷吃麦苗者被割成骨头架子

李素立《安徽濉溪县河南永城县采访记》中写道:永城县马桥镇马北村赵姓老汉说,我们一起去吃麦苗,一个背着铺盖卷的外乡人,被逮着了,打,三天后死了。后来尸体被割成了一个骨头架子。我们这儿停了七天的伙。我跟着大孩子一起吃麦苗,夜里偷着去。大麦苗有点发甜,小麦苗发涩,不好吃。一冬天都偷啃,有劲时勒着吃,后来没有劲了,就趴在地上啃着吃。有一次半夜里去偷吃麦苗,我被绊趴那,一看,是个死人。那时也不害怕,天天见死人。

 

40、只因拔了些荞麦,母子被逼上吊

依娃受访者武山县月牙镇侯香花:我娘,就是我二爸的婆娘,家里没吃的,就去拔了些荞麦,队长看见了,就拉去开斗争会。打了一顿,开完会回去,她就上吊了。我娘吊死了,还是没有吃的,大的小的躺在炕上,没有人能下地找野菜。小娃也不敢去剜野菜,狼又吃娃哩,不敢出去。实在熬不过,我二爸的儿子把队上的一个羊偷着给杀了,煮上一家子人吃。队长又发现了,把二爸的儿子拉去斗争,结果他也回来上吊了。

 

41、偷一把豌豆连丧三命

依娃受访者秦安县魏店乡张信中:我五叔张五盔的几个娃娃饿得躺在炕上不能动弹,他就到地里偷了一把豌豆棵,剥出颗粒煮熟让孩子吃了。怕留下偷庄稼的证据,把豌豆杆塞进炕洞,又用灰埋上。结果还是被干部发现了,要开大会斗争他。他恐惧挨斗连夜逃走。大队长就让我五婶顶罪,当批斗会上的罪人,从家押往批斗会场的路上,性情刚烈的五婶跳崖重伤,不治身亡。五叔并没有跑远,听说五婶跳崖就回来了。在埋葬五婶后的第11天,大队又要开我五叔的斗争会,他知道躲不过,就上吊自杀了。叔父叔母死后,家里还有三个饥饿中挣扎的姑娘。两个姐姐每天得到地里找野菜,又怕小妹妹从炕上掉下来,就用绳子把小娃娃拴在炕头。绳子一头绑住她的腰,一头绑在窗户上,结果,小娃娃就吊死在绳子上了。

 

42、女娃偷吃豆子被打死

通渭县陇阳乡周店张生莲老太太说:我有四个妹妹,两个姐姐,一个兄弟,都死得光光的了,还有我妈,也饿死了,这一家子就留下我爸没有饿死,都死了。我的一个妹妹是因为偷吃豆子被人打死了。那时候豆子已经发黄了,我一个妹妹拔了些豆子,躺在炕上剥着吃豆子哩,人家进门就打,拳头哩,脚哩,就打死了。人已经饿的不行了,一打就死了。

 

43、脖子里吊着猪头游街示众倒毙路旁

《墓碑》记述:一天夜里,遂平县嵖岈山公社李尧大队死了一头老母猪。饲养员宋和看到四下无人,就把死母猪扛回家里。用刀子一开膛,发现猪肚里还有12只粉嫩的猪娃子。他想,先把猪娃子吃了,把母猪埋起来以后慢慢吃。然而,他还没动手,大队长翟某带了一伙人闯进来,二话没说先劈头盖脸地给宋和一顿耳光,打得宋和满嘴流血。接着把他五花大绑送到大队部,吊在大队办公室的梁上。大队委员们连夜把母猪肉吃了,宋和被吊了一夜,疼得大叫也没人理。第二天,宋和脖子上吊着猪娃子和猪头,被队干部押着游街示众,一边游一边喊:“我是贼,我偷杀了猪。”游街一天,宋和滴水未进,倒在路旁死了。

        

44、脖子上挂着羊肉游街示众后吊死火烧

《墓碑》记述:遂平县嵖岈山公社韩楼大队一个老头饿得没办法,偷杀了一只羊,煮到半熟时,被民兵营长发现了,当场被抓了起来,把羊肉用布包上,挂在老头的脖子上游街。游完街后,用绳子捆起来吊在树上。从上午一直吊到晚上。老头不停地惨叫求饶,没人理睬。老头惨死在树上后,民兵营长把尸体拉到河坡上,盖上麦杆,点一把火烧了。

 

45、脖子上挂着猪崽肉游街示众被打死

《墓碑》记述:嵖岈山公社袁庄大队饲养员刘志兰和袁志红,弄死了一头小猪崽,被生产队长发现后,一个人脖子上挂一块猪崽肉游街。接着开会批斗。两人在批斗会上被活活打死。

 

46、杀吃一头牛,六人被打死

《墓碑》记述:19591112日,光山县城关公社李堰大队黄西店小食堂停伙两个月了,全小队社员共同商议,把本队一头牛杀了分吃,由队里17名社员执行。此事被大队干部发觉后,率领打手队,把17名社员绑到大队部,一起吊起来毒打了一整天,六人被打死。

 

47、干部杀猪偷吃,栽赃地主头上

李素立《商城“死绝村”调查》中写道:商城县鄢岗曹寨破楼的队干部和几个成份好的杀了一头猪,诬称是22岁的地主朱邦镇干的,将其送到教养院劳教7天。龙堂胡窝的干部们偷吃了麦种,却栽赃到地主杨允植身上,将其吊在梁上拷打。在双椿铺劳教场中,被劳教人员83人。这83人后来有54人死亡。鄢岗肖寨肖油坊的肖百仁二叔7口人,被队干部打死3口:16岁的堂哥因为拔萝卜缨子吃,12岁的堂妹因为偷生产队种的菜吃,先后被毒打致死;二叔不知何故被扒光衣服吊在梁上打,最后尸体也没见。还有一个姓王的,因为偷麦吃,被队长逼着自己把手剁掉。观庙南洼大榨屋文小塆一位妇女,被队干部一个倒煤油,一个划火柴点火,活活烧死。

 

48、用屎盆吃饭

夹边沟右派劳改营幸存者李景沆先生回忆:最难熬的日子,右派们饿得连炕都下不了。吃在炕上,拉在炕上。一个人两个盆子或者两个大洋瓷缸子,一个用来喝糊糊,一个用来大小便。一天,一个送饭的炊事员从一个右派分子接过饭盆时,发现盆里有大便,炊事员顺手把盆子在门口土壁上一抖,抖下大便,把面糊糊直接舀进屎盆里。那个右派分子接过去就喝起来了。

 

49、从粪便里寻找别人没消化的包谷粒吃

李景沆回忆:夹边沟右派分子贺守瑛吃了家中寄来的包谷,拉出的大便里有没能消化的颗粒,被难友邢树义发现后,捡起来用水冲冲就急忙吃了。

 

50、捞住他人尚未落地的大便趁热吃

哀凌在《右派劳改营血泪史》中记述:19594月,北大数学系的右派分子陈奉孝和几千名劳改、劳教男女犯人一起,从北京被转移到中苏边境黑龙江密山县的兴凯湖农场。这是北京市公安局新添的劳教营。兴凯湖农场有种可怕的“发明”:石棺小号,用于惩罚违规犯人的禁闭室,高一米左右,宽不足一米,长一米五左右,不透光线,形似一具石棺。陈奉孝在其中关押了三个月。大饥荒时期,兴凯湖和夹边沟一样大量饿死人。一次陈奉孝和另一个人抬死尸去埋,挖坑时发现冻土下已经埋了一具尸体,索性两人合葬。跟陈奉孝一起分到四分场一中队的一个难友,饥饿中甚至捞住陈奉孝刚拉出尚未落地的大便塞入嘴里。

 

51、幼儿爬着从粪便里抠出玉米粒吃

1960年被强迫从上海移民到甘肃阿克塞戈壁滩的张方晦追忆:农场供应的玉米,都是整粒的,根本找不到磨子来磨碎,就煮熟了吃。有些小孩消化不良,吃下的是玉米粒,拉下的还是玉米粒。我亲眼看到一个小孩蹲下拉大便的时候,另一个还不会走路的孩子爬过去,在大便里抠出玉米粒就往嘴里送。这个移民点500多人饿死300多。就其死亡比例来说,是已知数字中最高的,达五分之三。

 

52、见干部来检查工作,她就跟着抢屎吃

依娃受访者通渭县苟兴华:大牛沟有个妇女,家人全饿死了,只剩下她一个。救灾人员问村人她怎么活下来的,知情者回答:“咋活哩?靠吃屎活哩。这几年这个女人一看见干部来检查工作,就一直跟着,只要人家一拉屎,就抢着去了,就吃上了。干部的屎才能养活人嘛。人家吃的是粮食嘛。”

 

53、社员吃炊事员的大便

依娃受访者静宁县贾河孙家湾孙国兴:我们村进农业社的时候一百多人,五八年、六零年一过,饿死三十多个。有四户大人娃娃都饿死了,一个都没有留下。有一家九口子人都饿死了。他们的爷爷奶奶饿死了,就摆放在炕上,食堂一天给一个人四两面的汤,为多喝一碗汤,就没有给人说家里饿死人了。人进去问:“你爷爷咋没有见?”他们就说:“炕上睡觉着哩。病了。”他们就端回来四份汤,最后人都放臭了。

人饿得没有办法了,炊事员的大便人都拿去吃上了,我们村一个女人就吃着哩。人吃人屎着哩,那是我看见的。

 

54、队长家孩子拉的屎有“营养”

依娃记述“宁静县贾河乡西坡村的一个农妇,知道队长家有粮食吃,拉下的屎有“营养”,就总盯着队长家的娃娃拉的屎,等到了,捡了,吃了。

 

55、“外地人的屎质量比较高”

《金桥路漫》作者张大发曾记录,通渭一个老人早晨喝茶没有吃的,到外面转,发现一摊屎,拿回家烤着吃。以后就专门去找屎吃,活了下来的。并说:“外地人的屎质量比较高。”

 

56、女人合着血吃从屎里掏出的馍馍

依娃受访者天水市天水镇上街村安岁女:村里有个女人,她的娃娃叫罗宝子,人都叫她宝子娘。她偷些吃的,就被打得满头流血。打着,偷着,就把宝子娘打坏了,神经上出了毛病。有天她见一个人买了个馍馍,她抢过去就边吃边跑,被抢的人就撵。她看跑不脱了,就往路边的娃娃屎里一塞,人家就没法再要回去了。被抢者逮住她劈头盖脑往死里打,人家走了,她把馍馍从人屎里掏出来,在衣服上一擦,就吃上了。脸上的血顺着鼻子流到嘴里,她就合着自己的血吞咽。吃完了,她就唱歌,歌词半疯言半天书:“花园边,铁扫帚,叼着吃,宁可打死,不吊死……”

 

57、讨饭女饿杀前吃了两口屎

依娃记述:临夏永靖县盐锅峡镇抚河村郭昌华: 我亲眼看见一个女的要着吃,路边有那个大粪,就是人屎,她把那个大粪吃了两口,她就死了,那个女的也就是个二十来岁。

 

58、濒临饿杀的小兄弟啃扫帚啃门槛

湖北省利川县柏杨大镇的李漫回忆道:1959年春,母亲每天都要出去干活,四岁的弟弟东豪,三岁的弟弟东杰留在家里。没有饭吃,他们又不会找吃的。平时是母亲在食堂吃完了,省下一点点红薯,下工后带给弟弟吃。他俩一饿就是一天,一个小红薯怎么能吃饱?母亲没办法,总是哄两个弟弟去睡觉,熬一天算一天。饿极的两个弟弟在家找到什么啃什么,啃土坷垃,啃扫帚,啃门框,饿得昏昏迷谜中,嘴挨到什么就啃什么,最后,连门槛都啃出几个坑坑来,嘴里都是木渣渣,他俩趴在门槛上等妈妈回来带给他们红薯吃。有一天,母亲又天不亮就到八里外的工地上干活去了。当母亲在黑灯瞎火中回到家时,我的两个弟弟已饿死在门口。

痛失两个儿子的母亲还是得去出工,天不亮就得到食堂吃饭,吃完饭就得去劳动,当天不劳动,次日食堂就扣饭,食堂不给饭吃活路就断了。

 

59、大汉饿杀前把床帮当“花生饼”啃

《河南大饥荒幸存者访问记》中朱登振讲:1960年春天,人都饿得浑身没劲,叫依袍的男子是个力气大饭量大的人,他饿得躺在床上起不来。一天,他侄子在外间听见里边咯咯吱吱响,进去一看,是依袍在啃床帮呢。他侄问他:叔,你这是干啥啊?依袍说:我啃点花生饼吃。依袍就在啃床帮中死去。

 

60、趴在饿杀的母亲身上吃奶

依娃受访者甘肃陇西县玉峰乡王玉兰:有一家人,和我们有些亲戚关系,早晨,队长说:你去看一看,那家子门还没有开,看看咋了?我去把门一开,两口子这头睡着哩,一个娃娃还趴在他妈身上吃奶哩,还有一个老人和一个小女子在另一头睡着。我不敢看,不敢看,可怜得害怕。我出来给队长说:“人完了。”队长说:“啥完了?”我说:“这两口子都死了,小娃子还趴在他妈奶头上吃奶哩,那个小女子还睡着觉哩。”这是我姑婆的兄弟家。队长说:“你去,把那个娃抱出来。”我说:“把娃抱出来?我也没吃的,把那个娃抱出来弄啥?”他说:“你没有办法,我也没有办法,给国家送。”

最后只得把两个娃送到了孤儿院。

 

61、饿疯的幼女咬烂妈妈的嘴唇拼命吸血

依娃的舅舅告诉她:咱家最先死的是你那个小姨。娃就是个一岁的样子,身体长得不好,在炕上坐不住,软得很,脖子也软得很,撑不起头。普通一岁的娃能走能爬能说话,娃立不起来,爬不动。就没说过话,就会说两字:“妈,吃。”“妈,吃,吃。”娃哭一时,睡一时。我但能从场上拾些麦颗颗子回来,手里捏着一把给你婆,你婆就把麦颗颗子嚼在嘴里,嚼烂了,喂些面水子给娃,就是大人对着小姨嘴喂,娃急得咬你婆的嘴皮子,饿慌张了,你婆嘴都咬破了,血都叫娃吸去了。你婆再精心,也没能把娃留下。关键是没啥吃,把娃活活给饿死了。是我的小妹子。

 

62、吃自己发辫的姑娘

依娃舅舅告诉她:你妈下面有个女娃叫佛黛,家里穷还爱打扮,两条辫子一天梳几遍,就怕不光溜了。知事得很,人能找上些吃的都先往自己口里塞,你这佛黛姨找下些野杏树上的干杏子,挖些啥草根根子,都是先给你婆吃给我吃给小舅吃,有多余的了,自己吃上两口,没多余的了,喝上些凉水,把裤带扎紧些。她躺在炕上,饿的劲大了,就把辫子放进口里,嚼着嚼着就睡着了,又是一天。她饿死前都没说过要吃的,知道家里没有粮食,只是低声叫着:妈,妈,我想喝哩,给上些水,水,我想喝……

 

63、饿到神志不清的男人嚼食自己的手指

李漫记述:四川云阳县农果乡孚银忠德娃娃和妻子饿死后,他也耗到了皮包骨头。一天上午他吃了一个煮红薯,还是饿,饿到神志不清时,他就躺在地上咬自己的指头,皮都咬掉了,几个指甲盖都咬掉,咬得鲜血淋淋,嘴上牙缝都是血。有人问他为啥咬指头,他说:“我吃……我吃的是红薯……红薯。”那天下午他就死了。

 

64、智障姑娘饿极撕吃自己脸

依娃记述:和政县三河乡,村民赵代明因为家里没有吃的,就将自己的智障女儿关锁在一间小屋子里,很多天都不给她吃的,长期的饥饿,让这个残障的女孩难以忍受,最后发狂到撕扯自己脸上的肉吃。把自己的脸都吃光了,后来饿死。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January 18, 2018
关键词: 大饥荒
其他相关文章
清华教授:我所经历的饥荒岁月
习近平是引蛇出洞,还是被迫暂退,伺机反击?(视频)
抹不掉的记忆——新华社记者“三年困难”鲁北救灾纪实
中监委调查组组长李坚:亲历1961年安徽饥荒调查
人吃与吃人(下篇与后记)
人吃与吃人(上篇)
人吃与吃人(序言与目录)
大饥荒中的大吃大喝风
大饥荒时期出生中国人 中年后易失忆
安徽和江西两省“大跃进”及饥荒的比较研究
探寻1959年河南商城“死绝村”
产粮大省为何饿死人
在历史面前需要诚实
我所亲历的大跃进与大饥荒 —— 历史的回顾与反思
感到自己跟一头猪、一条狗没有什么区别
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
大饥荒的记录与分析
中國幾千萬人餓死是謊言嗎?(视频)
开封地委书记眼中的大跃进和大饥荒
我们也是顾准的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