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History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历史
人吃与吃人(下篇与后记)
—— 中国大饥荒的劫因难果
作者:郑兢业

下篇:吃人

 

1、到处打听何处有新坟 

《墓碑》记述:安徽无为县有些饥饿的乡民经常到处打听谁家最近死了人,何处有新坟?一旦听说某处有刚死的人或附近有新坟,人们便结伙蜂拥至新坟地,掘尸而食,野外常见被剔除了皮肉的尸骨。当年任无为县派出所所长的胡大海说:“看守所里的犯人,有女人杀丈夫的,有儿子杀老子的,有母亲杀儿子的,各种丧失伦理的事都有,但大都是饥饿的原因。”

 

2、“盲流死亡人员被扒吃了不少”

梁志远回忆:19604月,去亳县劝阻站检查盲流人员的生活情况,站内医生杨文德说:“劝阻站盲流死亡人员被扒吃了不少。”随后,梁志远与杨医生一起去坟地看,确实有不少被扒的劝阻站盲流人员墓坑,地上烂衣狼藉,还看到一个未理发的中年男子的头。梁问杨医生:“公安人员怎么处理?”杨说:“我已向公安局反映过多次了,没人表态。”

 

3、饿民跌死在盗尸路上

肖磊先生在《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中写道:19591960这两年,莱阳全县盗挖尸体案件时有发生。有的吃了盗尸自己死亡了,还有的死在盗尸现场。莱阳城关公社两位五十多岁的男社员,他们是邻居,白天二人还病恹恹地坐在门口石台上说话,都说自己不行了。到了夜间死了一位。当夜其亲属将死者埋到莱阳城东南一里远的丘陵上。活着那位邻居饥饿难忍,在这天的下半夜,背上筐,带着铁锨和菜刀奔向城东南丘陵,掘开邻居的土坟,割下死者两条腿装进筐里。在背着人腿返回时,摔在梯田下死亡。天亮后被过路行人发现,报告了城关派出所,经民警检验认为:盗尸人严重水肿,身体极其虚弱,加之偷尸劳累、恐惧,跌撞而死。通知了盗尸者亲属及被盗尸体亲属各自作了掩埋。

 

4、一个死孩子埋两次

依娃记述:甘肃省和政县新营乡河沿村饿死了一个孩子,白天埋的时候,被“有心人”看见,到晚上就挖出来,等孩子家人再看见的时候,孩子的身体已经不见了,只留下头颅。这个家人就把孩子的头重新埋葬了一次。

 

5、扒坟抢尸二人丧命

《墓碑》记述:信阳的李世平,1959年底的一天深夜,叫上儿子李心泉,女儿李小妮,到一个新坟扒尸体。一个叫王振宇的,也来扒这个新坟。在扒尸争夺战中,李世平一怒之下就去打王振宇。儿子见他不占上风,也加入对打。黑灯瞎火中,不知是他还是他儿子下手太重,王振宇倒地不一会儿就断气了。李家人不再扒坟,把王振宇的尸体抬回家后,立马割肉下锅。刚煮熟开吃,就被村干部发现。一个干部抓起案板上的菜刀,用刀背猛击李世平的头部,他被击昏倒地后没再醒来。

 

6、第一起“破坏尸案”

梁志远记述:1959年春,安徽亳县城关公社涡北派出所抓获了一起正在煮死小孩肉的“盲流”,遂将“犯人”和小孩肉送到县公安局。公安局当时不知如何处理。一位副局长向县委第一书记赵建华作了汇报,当即定为“破尸案”,并决定逮捕“犯人”。县委政法书记李庭芳亲自审讯后认为,“犯人”身体瘦弱,无政治目的。于是未经请示县委,发了两个馍,将“犯人”教育释放。县委知道后,李庭芳受到严厉批评。李又让公安局将“犯人”抓回,重新入狱。经过半个月的审讯,确定“犯人”没有政治目的,县委批准将其释放。

 

7、小姑娘追打背妹妹尸体吃的男孩

依娃受访者通渭县西城乡雷英花:五九年,我父亲饿死了,他才四十几岁,我也就十几岁。我是最大的孩子,妹妹饿死了,没人扔,我背上扔出去了。因饥饿没力气,扔的不远。过后我担粪,看到小名叫成路子的男娃背着个死娃娃在山夹夹里往家走。背回家吃肉哩。他背的是我妹妹,妹妹的衣服我记得。那里石头多,我捡起来就撵、就打。我比他大几岁,他才十来岁,他就跑,我就撵。

 

8、强抢葬礼上的尸体

《往事微痕》转述:1959年冬,安徽亳县的一中年男人饿死后,家人和近门子的加在一起,仅有四个人的送葬队伍。虽然死者干巴萎缩成松皮抱着的一把骨头,对饿得站不稳的抬尸者来说,还是太重了。他们抓胳膊抓腿,连抬带拖,走走歇歇来到村北。喘息一会儿正要挖点土遮遮死者的脸,只见八九个男人围过来,送葬的人预感到要出事。拥过来的人群虽然走路摇摇晃晃脚下无根,毕竟人多势众,死者的亲人只得丢下尸体各自逃命。把送葬的人吓跑后,那帮人就把尸体拖走了。

        

9、没有锅,用茶缸煮人肉

依娃记述:和政县新庄乡榆木村余宝饿死了,家人随便扔掉了他的尸体,被同村人马小九拉回家割肉煮食,被在山上找寻野草莓吃的孩子们看见。当时家家户户也没有锅煮饭,王小九只有用茶缸煮一点人肉吃,以缓饥饿。后来,年仅二十岁的王小九也被饿死。

 

10、他不敢多刮人肉,怕被人抢去

依娃记述:通渭县鸡川镇上店子村王新民经常在山沟里看见没有掩埋的尸体,刚开始人们是刮肉,过了一段时间,人的身体、头颅都不见了,只有人的肠肚胡乱扔在山沟里。

依娃问他:把人整个都弄回家,是不是害怕被人看见?

王解释:不是害怕被人看见,是害怕被人抢去了,自己吃不上了。因为人肉,是那时候唯一能找到的“食物”。吃过人肉的人,有些还活着呢。

 

11、“人肉有大块块,也有小块块”

依娃受访者通渭县鸡川镇牛家湾牛德琴:那时我二十多岁,在邻居家看见他们一家煮出人肉吃,人肉有大块块,也有小块块,还看见有很多油花。那时家里饿死了人,没有人有力气掩埋,有时家里人饿得忍不住,就开始刮食。不知这一家吃的是自己家人?还是从外面找来的。

 

12、寻找的路尸在锅里

依娃记述:通渭县鸡川镇水莲村牛让生逃荒走到司家川,饿死在路上,被同村去开会的大队书记牛宗代发现,他想开会回来把他埋了。可回来时尸体已经不见了,只看见地下有血迹。等他带着几个人找到牛让生,已经被饥饿的人剁碎煮食,人家还让他吃:“你要吃,我去给你端。”牛宗代无奈,只有返回。

        

13、去时路遇活人,再见肉被刮光

依娃受访者通渭县鸡川镇司川村司乃权:我记得我姐姐说,那时候给我们把粮供应上了,让她到镇上打粮去,她和槐树庄的一个老汉一路去。那个人和我父亲一起赶过马车,他把我姐姐带上去领粮食,走到许堡的一个河湾里,有一个人还活着哩,就是爬不起来。等他们回来的时候,那个人的肉就被人刮光了。那是六零年的一、二月。这个老汉说:“咱走紧。”还害怕人家把他们两个打劫了,把他们吃上了。两个人背上粮食就赶紧回来了。

 

14、“老鸹、鸟鸟就把人给啄着吃了”

渭通县刘书兰告诉依娃:我们村里的人能跑的跑,不能跑的都死完了。一院子、一院子的死人,躺在炕上没人管。老鸦都来啄着吃人肉,把人的眼睛、脸都啄烂了。刚开始人死了,是干部埋,干部家里没有死人,人家没有受饿,人家还一天到晚吃着哩。最后人死的多了,人家干部也不给埋了,就死在炕上。老鸦、鸟鸟就把人给啄着吃了,人都臭了,生蛆了,没有人埋。

 

15、云南——“把死人煮了吃”

《墓碑》记述:19583月,云南省泸西县就出现了饥饿性浮肿病,5月份就有肿病死人。到1958年底,已饿死3336人。有人为了活命,把死人煮了吃。

 

16、贵州——“人吃人事件难以计数”

《墓碑》记述:贵州省发生的“湄潭事件”,也像“信阳事件”一样骇人听闻。当时湄潭县总人口60.5万人,从195911月到19604月初,5个月之内,全县共饿死12.451万人,死亡绝户2938户。人吃人事件难以计数,有案可查的杀人而食案16起。

 

17、山东吃人“特殊案件”

肖磊先生在《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中写到:1959年至1961年,山东非正常死亡319.9万人。人相食事件虽无全省数字,但从部分案例中说明,全省重灾县均发生过人相食事件。1961年春,莱阳县检察院批捕二起卖人肉案件。作案人均是复员军人。一人供述:两年内盗尸煮了当牛肉卖共有七、八次。

 

18、四川崇庆县群体吃人

郑大军先生回忆他参加的一次饥荒调查:196011 ,他率领工作组进驻东阳。他在大食堂门外看到,人们喝完稀粥,有一半以上的人在舔碗,没舔碗的直喘气,似乎喝粥是重体力活儿。他正被这景象惊呆,却听大队支书大吼一声:欢迎工作组同志!社员便有节奏地边鼓掌边背诵:公共食堂好,人人吃得饱,感谢毛主席,感谢党领导!一连背诵三遍,就有五、六个人因元气消耗过度,倒地昏厥过去。五大队第一生产队人吃人最严重:全队共有491 口人,仅在1959 12 月至1960 11 月间,就虐杀并吃掉7 岁以下的女童48 名,占全队同龄女童人数的90%83%的家庭有吃人史。1959 年底,公共食堂无粮下锅,灶房只供应白开水。食堂把社员的少得可怜的救命粮扣下来,供党员干部们夜半三更时享用。其理由非常堂皇:群众垮了干部不能垮,否则就失去了革命的主心骨。

 

19、安徽亳县吃人高峰

梁志远先生在《安徽亳县人吃人见闻录》中写到:人吃人并不是个别现象。其面积之广,数量之多,时间之长,实属世人罕见。从我三年近百万字农村工作笔记中查证和我自己耳闻目睹的事实来看,绝对没有一个公社没有发现吃人的事,有的大队几乎没有空白村庄。19604月达到顶峰。有时路上死人被人埋后,一夜就不见尸体了。有些地方,农民家里死了人,为了防止被人扒吃,就守坟多夜,待尸体腐烂发臭为止。有的吃人家的死人,有的吃自家的死人;人肉有吃熟的,也有吃生的;有吃死尸的,也有杀吃活人的;有吃自己搞来的,也有从市场上买来的。在城郊、集镇、村头摆摊卖的熟猪肉中,有不少是人肉冒充的。在吃人肉的人当中,约有40%引起腹泻而死亡;另一些人常吃人肉而没出事,主要是吃瘦弃肥、肉菜混吃、少食多餐、腌咸常吃等。

针对人吃人的情况,先称“破尸案”,后按上级指示,统称“特种案件”。这种案件能办不能说,对外只字不漏,对上汇报慎之又慎。稍有泄露,就大祸临头。

 

20、吃人“原始记录”

尹曙生先生在《安徽特殊事件的原始记录》中写道:1961423日,安徽省公安厅向省委写了一个报告,题目是:《关于发生特殊案件情况的报告》。报告称:“自1959年以来,共发生1289起,其中阜阳专区9个县发生302起,蚌埠专区15个县发生721起,芜湖专区3个县发生55起,六安专区5个县发生8起,安庆专区2个县发生2起,合肥市3个县发生201起。发生时间,绝大部分在1959年冬和1960年春。宣城县发生的30起特殊案件,有28起是195910月至19602月发生的;蚌埠专区的凤阳县等10个县1960年共发生此类案件619起,其中发生在第一季度的512起,发生在第二季度的105起。

        

21、甘肃临夏吃人

李磊在《悠悠岁月》中记述:19613月,北京派人到甘肃临夏市调查1959年、1960年大饥荒中非正常死亡情况。调查报告中记载:有些生产队和小队人口死亡达三分之一以上,锦光9小队106人,死67人。这个小队的马希顺家吃了病人的尸体,全家11口人全部死绝。有的生产队一天就死20多人,人死后无人抬埋。尹集公社铁寨生产队两个萝卜窖里,就挖出60多具尸体。红台公社李家庄马有卜全家10口人,全死在炕上,尸体腐烂了没人埋。有的妇女死了,小孩还爬在母亲尸体上吃奶。

临夏市全市10个公社,41个生产队,588人吃掉337具尸体,其中,仅红台公社就有170人,吃掉尸体125具、活人5名。小沟门生产队8个作业队,有6个队发生吃人的情况。23户吃掉57人。有的父子、母女、夫妻、儿女、姐妹相互残食。有的吃刚死的人,有的吃埋了7天的人,甚至埋了一个月的人也被吃了。

 

22、淮滨县生产队办公室煮人吃肉

余德鸿记述:淮滨县防胡乡高油坊的余文海当年是小队会计。他回忆说:我爷、我娘、大爷、大娘、奶奶、两个妹妹、一个娃子全都饿死了。村西头一个坑里埋了上百人。那时四个庄都集中在余庄食堂吃饭。有的家饿死人不抬出去,放在家里用被子盖起来。为什么放在家里?一是没有力气抬,二是想留个名额还可以在食堂领一份吃的。尸体在家里放一个冬天,鼻子眼睛被老鼠啃了。人吃人的现象不是个别的。我也吃过人。那是在大队姚庄,我找生产队长姚登举开会,在生产队办公室我闻到肉香。他说:“吃肉吧。”我问:“啥肉?”他说:“死猪肉。”我揭开锅夹一块放在嘴里,软软的。我说:“这不是猪肉。”他说这是别人割的死人肉,是从地里死人身上片下来的,他拿来一块煮着吃。

 

23、掩盖真相,政法干部用砒霜毒死吃人者

李素立在《豫东事件探秘》中写道:据时任县监委副书记的胡子芳说:1959年冬的饥荒,永城县南的马桥、裴桥、双桥、新桥等公社最为严重,尤其是马桥,全公社5万人,竟减少1万人。在广大农民挣扎在死亡线上的紧急时刻,这些公社的书记和县委书记韩文明竟然拒绝上级拨付的统销粮。196010月的一份地委文件也称,永城、夏邑等县的领导曾向地委反复表示不要款、不要粮。韩文明还对上级派来检查灾情的工作组封锁消息,试图把他们安排到县委小灶。这时小灶上吃的是精粉,书记整日花天酒地,大吃大喝。工作组亲眼看到城北一个小庙里有8个人饿死在那里,韩却瞪着眼说:那是安徽人冒充我们永城人,给我抹黑!你们不要谎报灾情!不要上当受骗!不要右倾!工作组成员周化民当时戴着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帽子,但他还是回去报告了实情,却被地委行政科长叫去斥责,收去工作证和公费医疗证,下放巩县钢铁厂劳动。酂阳公社的何全德夫妇,被发现吃人肉后,竟在公社书记的授意下由公社社长、政法部长和武装部长等将二人骗到公社,以关心生活的名义用砒霜将其毒死以灭口。

 

24、妻子背着被人“吃剩”的丈夫遗骨回上海

杨显惠先生《夹边沟纪事》中记述:1957年反右运动中,甘肃省三千多名右派分子,被放逐到酒泉地区夹边沟的沙漠荒滩之中。在这个劳改营里,大学教授、中学教师、报社编辑、作家、画家占了多半。劫后余生的仅剩三四百人。在全民大饥荒酷烈岁月,夹边沟劳改营一天饿死四、五十人的纪录有的是。来不及埋葬也无力掩埋的尸体,只能拖出去扔在荒滩戈壁,任人割肉,任狼啃骨。

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的董坚毅,就饿死在这里。为报效祖国,他1952年回到中国上海行医。三年后,为支援大西北建设,奔赴甘肃省人民医院,两年后打成右派,押送夹边沟农场。

他的妻子顾晓颖,也是从美国留学回国的。从董坚毅发配到夹边沟后,她坚持每隔两三个月,从上海到夹边沟探望一次丈夫。

1960年初冬,董坚毅饿死后,难友把他的尸体藏到一个土洞里。

董坚毅死后不久的一个晚上,顾晓颖突然掀开丈夫生前住过的窑洞的草帘子。

她问老董在吗?大家面面相觑良久,却没人搭话,女人大惊失色,带着哭腔连连追问,刘文汉才哽咽着告诉她:老董去世了。

女人哭足哭够了,哀求去看丈夫的尸体。难友只得带她去藏尸的地方。手电筒在藏尸的地方刚扫两下,刘文汉惊叫:尸体没了!

大家急急慌慌四下寻找,在后沟找到了残尸。虽然裸身陈尸荒野的董坚毅身上的肉已被人割走,但完整的头颅还在骨架上,手电筒的圆光一框住头部,他爱人就在一声惨叫中扑倒他身边,抱着他的头,把湿湿的泪脸贴在他冰凉风干的脸上……

刘文汉拿出仅有的一条毛毯,把董坚毅的遗骨打包成“行李”。

爱人背上这个世上独一无二“行李”,一路哭回上海。

   

25、右派劳改营里的人肉味

夹边沟右派劳改营幸存者司继才先生,留下一本记录饥饿和死亡的日记。一篇日记中写道:埋人回来的路上闻到一股肉香,又带着一种腥味,和说不清楚的什么味。循味而去,两个犯人在锅里煮肉吃,还招呼他同享。肉黑乎乎的,皮又有些发白。他奇怪哪里来的肉,忽然想到是人,顿时感到恶心。身为小组长的司继才向管教报告后,吃人肉者得到惩戒,但饥饿和死亡没有停止。

26、人肉焙干慢慢吃

据张雄、郑文在《夹边沟“右派”劳改营》中披露:“1960年春天播种的时候,农场‘右派’有一半人累垮了,下不了地,成天在房门口晒太阳,躺着,死亡开始了,每天有一两个、两三个人从卫生所的病房里被抬出去。死者的遗体被饿得发狂的人们从沙地里扒出来,开肠破肚掏出内脏,割下大腿和屁股上的肉。有些人躲到沙堆后面用干草烧着吃,也有悄悄焙干了存着慢慢吃的。

                   

27、老婆婆用海椒面拌人肉蒸了吃

据宋永毅《大饥荒“人相食”双重悲剧之一瞥》披露,四川省石柱县桥头区人吃人最严重的是桥头公社的瓦屋管区。在去年冬月和今年春共计吃掉马德惠、马德秀、陈世兰等16个死尸。冬月二十开始吃人肉的是罗文修老婆婆,她把家人死绝的三岁女孩马德惠从地里挖起切成片,用海椒面拌来蒸起吃。接着是何朝毕把一个18岁的男孩袁家林尸体弄来吃了。陈世兰将5岁的儿子袁二头尸体吃了,她死后又被别人吃了。冯厚珍也将7岁儿子袁毛尸体吃了。这个管区共计吃人肉的有18人,因尸体有毒素吃后身上发黄发肿而死的13人,剩下5个未死的原因是只吃了一点。其它公社也有吃人的事,如马六营区何国芳的母亲刘清淑,埋后第二天就被人将大腿和手臂割去。

 

28、饲养员吃别人倒掉的人肉胀死

依娃受访者通渭县鸡川镇苟堡乡谢振翼:村民牛宗祥剁了人肉在家煮食,被公社书记温受致看见,牛宗祥就把肉端出去倒在山沟里,同村一饲养员饿得受不了,天黑后把别人倒掉的熟肉捡回一脸盆,暴食后胀死。

 

29、村妇篮子里的死人肉不停滴血水

张大军先生在《我母亲所经历的河南信阳大饥荒》中写道:母亲说,咱们那里有吃人的事。咱有个邻居,是蔡加轩的娘。有一天早晨,我碰到她的时候,她正挎着个篮子,篮子里放着死人肉,篮子下还在不停滴血水。你的一个本家大娘,你干爸的母亲,也都吃过人肉。吃过死人的人眼睛都不一样,看人的时候都直直地盯着。

 

30、女“劳模”也吃起死孩子

《墓碑》记述:灌县崇义公社三管区二队39岁农妇周玉光,因工作积极曾被选为劳动模范。1960316日下午,将该队杜之田已死两天的两岁小孩从掩埋处挖出,砍去头部、四肢,将肚腹挖出丢在河里,把身躯拿回家煮吃。

 

31、“人死了,把肉刮下来”

依娃受访者通渭县鸡川镇司家川司斗子:我饿得不上学了,我得去挖野菜,不挖就没法生活了。我的父亲饿死了,两个妹妹饿死了。 我父亲是六零年正月初四饿死的,才四十岁。我父亲死了,用席子一卷,我四爸来就埋了。我们司家川有几户吃过人的,人死了,把肉刮下来,吃上了。自己家人饿死了,放在炕上,活人死人在一起睡着哩,最后把自己家的人也吃了。好不容易等到春天,我就到地里挖苜蓿根,还没有长出来,挖出来就生吃上了,那把我的命救下了。我的弟弟就跑到场里找麦粒吃,我的妈就骂:“天黑了,你早点回来,不然人家把你拉去吃上肉了。”

 

32、吃人肉炼人油

余德鸿先生在《回忆1959年信阳事件中的家乡》中写道:姜寨吃人肉最多的,孩儿娘应算其中的一个。这个女人不光吃,还爱乱说吃人“经验”。

夜里,她和弟弟姜树彬一起,从“万人坑”旁边的干沟里背回一个饿死的人。尸体是一个十五六岁的男性。两人身体饿得都很虚弱,轮换着才把尸体背回家。二人先把尸体的头割下,用刀把颅骨砍开,取出人脑,放在大碗中,再打开膛,取出心、肝、肺等。最后,把四肢和躯干各个部位的肉全部剔出。人肉装了满满一盆。尽管这个人是饿死的,但其皮下还是有一层薄薄的脂肪,他们又把人的瘦肉和人脂分开来。人的脑子很好熟,煮开半盆水,把一大碗脑往开水里一倒,放些盐,再稍烧片刻,脑就漂了起来,可以吃了。

把人脑吃完后,再把人肉煮熟,把人脂炼成人油。为了不让他人发现,二人把煮熟的人肉装在一个大坛子里,把炼制的人油盛在一个小坛子里,连夜在她家附近干了底的大塘底部偷偷挖坑,把坛子埋起来。剔光肉的人骨头,也坑埋在大塘底。之后,每天夜里他们就偷偷扒开坛子上的封土,掀开盖子,取些人肉和人油,用罐子煨热吃。
  

33、一堆人围着吃烤人肉

依娃记述:许多通渭人逃荒到静宁县,也要不上饭,饥寒交迫,当自家孩子或家人饿死后,就与别家交换着吃。没地方煮,架起火来,烧着吃,把骨髓都吃掉了。常常是一堆人围着吃那家的死人,这堆人围着吃那家的死人。因为不是自家人,吃起来就不会那么不安。

 

34、街坊闻腥赶来抢吃人肉

张大发记述:已故的通渭县中医大夫卢念祖曾回忆说:1959年腊月,他三妈带着女儿到河沟里刮人肉,开始还颇有收获,后来去的人多了,碰上一具尸体,连骨头割下来平均分。一天他三妈煮了一条人腿,端给奄奄一息的他三爸吃,他三爸不忍吃,摆手示意让其端出去。可当他三妈刚端出客房门,就被几个闻腥赶来的饥民抢吃一光。不几天她三妈失踪了,人们在庄后的地埂下发现一双女人的小脚,从鞋袜上认出是他三妈的。

 

35、娃娃带着人肉去幼儿园

依娃受访者甘肃临夏新庄乡榆木村赵兰花:那时我在积石山县大河大队王家村,村里有个年纪和我差不多,脚有点瘸,这媳妇姓康,外号叫“铁啷镗”。她家住着一个逃荒的老汉,老汉死后,白天埋了,人家两口子夜里又挖出来煮吃。她的娃娃到幼儿园,别的娃娃没吃的,她的娃娃嘴里吃着啥,保姆就问:“娃娃,你吃的啥?”娃娃说:“我吃的肉。”再问:“你吃的哪里来的肉?”娃娃说:“我妈拿来的肉。”

娃娃吃人肉,不知道是人肉,娃娃太小,才几岁大。男人后来也饿死了,女人带着孩子逃荒去了,活下来没有不知道。

 

36、揣着煮熟的娃娃胳膊去大食堂喝汤

依娃记述:和政县新营乡河沿村的马应海,当时三十多岁,他饿得没有办法,就到人家的坟地里找。白天饿死的人埋了,晚上他就去挖,挖回来放在水缸里,慢慢煮着吃。马应海来食堂喝汤的时候,他把煮熟的娃娃的胳膊在怀里揣着,想喝着汤吃着肉。让人给看见了,被驻队干部一顿暴打。

 

37、老太太煮囫囵娃娃

依娃记述:和政县新营乡,三个干部去一个老奶奶家检查,问老奶奶吃早饭了没有,老奶奶说没有,干部看见锅上冒着热气,就问:“老奶奶,你锅里煮着的啥?”老奶奶不出声音,一个干部揭开锅盖,里面煮着一个娃娃。这个娃娃是本村饿死的孩子,没有剁碎,整个煮在锅里。

 

38、吃人四连环

李磊记述:1960年春,临夏市红台公社小沟门作业队的李尕六,先后吃了自己两孩子,也没挡住自己当饿死鬼。李尕六饿死后,被同村一个叫胡八的吃了。胡八饿死后,又被肖正志吃了。

        

39、“人肉冒充猪肉卖掉二斤”

黄河清先生在《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中写道:19601124日《中共凤阳县委向省、地委的报告》:……同时还出现了人吃人的残酷事件63起。大庙公社五一大队陈章英和她的丈夫赵夕珍,将亲生的8岁男孩小青勒死煮着吃了。武店公社中拌井大队王兰英不仅拾死人来家吃,还把人肉冒充猪肉卖掉二斤。

 

40、人肉假冒“牛肉”每斤五元

肖磊记述:1961年春,山东莱阳的一个复员军人因卖人肉被捕后供述:两年内盗挖尸体多次。一具尸体能割十几斤肉。最初,因全家饿的快要死,吃了几次人肉没饿死。往后盗了尸体煮熟推到大集上当牛肉卖,每斤五元,都抢着买。

 

41、“爹肉”充“猪肉”每斤一元六角

梁志远记述:1960525日,亳县魏岗公社逯楼大队陈营村马某,父亲饿死后被他煮吃,并将一部分充当猪肉,以每斤1.6元卖掉。

 

42、人肉最低价三毛一斤

《墓碑》记述:河南息县张陶公社温圈子大队社员张文儒,195911月间,卖人肉时被抓,并在群殴中一命呜呼。他被人下毒手往死里打,不是恨他没人性卖人肉,而是同行恨他价格太低,一斤人肉只卖三角钱,让别人也卖不上价。他是当成扰乱行情的害群之马被打死的。

 

43、人骨冒充“熊骨”一斤一元五角

《墓碑》记述:1960316日,四川灌县蒲阳公社八管区三队一个潘姓妇女的丈夫死后埋葬时,她让帮忙的人埋浅点。当晚深夜,她带上锄头、菜刀、背篓,挖开丈夫的坟,将尸体弄回家。自己把肉吃了,把骨头冒充“熊骨”售卖,一斤1.5元,共卖11.75斤。

 

44、“还没有走过桥头,人肉就卖完了”

依娃受访者和政县城关镇沈家庄王玉珍:离我家不到半里路有个桥头,经常看见有人提着罐罐在桥头卖人肉,人肉是方块的、粉色的、皮很薄。那时候也没有什么斤两,饥饿的人买上就吃,天刚刚亮,还没有走过桥头,人肉就卖完了。

 

45、吃人肉、卖人肉、存人肉

王冠群先生在《我所知道的颖上县“特殊案件”》中写道:1960312日,江口镇48岁的居民刘陈氏,用花生米将其4岁的亲侄儿马驹骗到自己家中,按倒在地用手卡死并肢解了尸体,除自己食用外,又冒充煮熟的猪肉在街上出售。剩余部分仍保存在自家床下。马驹的父亲刘在志发现儿子走失后,向公安机关报案。破案后刘陈氏被判处死刑。其夫刘在祥涉嫌包庇罪被拘留,教育释放后不久也饿死在家中。

 

46、“人的脚跟和手掌最好吃”

曾任信阳地区专员张树藩的秘书余德鸿回忆:秋收过后不到一个月,食堂基本都停了。到了农历10月草根树皮吃光了。以后就大量饿死人。我家在淮滨县防胡,回去两次。阴历年前从包信到防胡几公里路边看到6具尸体,回到离我家5公里的防胡两边死人一片,100多具尸体在野外没人埋,走到河塘两边的苇塘里,又看到100多具尸体。外面传说尸体被狗吃了,还说狗吃人吃红了眼。这是不符合事实的,狗早被人吃完了,那时哪有狗?

开始死了人就抬出去,放在门板上用牛拖走,后来就抬不动了。防胡西边的刘长营村,一家姓杨的,大人死了没抬出去,剩下38-12岁的小孩靠吃大人的尸体维持了几个月。后来从他家清理出一堆人骨头,孩子说人的脚跟和手掌最好吃。

 

47、“我也曾吃过人肉,是个脚脖子”

安徽省濉溪县临涣镇刘油坊村陈令峰告诉李素立:“我们一家子,七八口人,死的剩下我父亲一个人。我大娘的孩子叫抓根,她吃她的小孩。孩子刚会走。死了被我大娘吃了。我也曾吃过人肉,是个脚脖子。我饿。我那时有十一岁。”

 

48、“小娃的手一煮,和馒头一样”

依娃记述:通渭县鸡川镇下店子村冒德一家三口,靠在山沟里刮人肉活了下来。母亲已经饿得动弹不了,姐妹俩天天提个篮子镰刀去刮肉,冒德妈给村子人说:“小娃的手一煮,和馒头一样。”

 

49、“孩子的肋子软,好吃”

依娃记述:通渭县西城乡一对老夫妻,因为饥饿,经常到山沟里刮死人肉吃,吃得脸上冒油。还毫无顾忌的对十几岁的雷英花说:“小孩的肋子软,好吃,老人的硬,咬不动。”

 

50、脑髓,“就这个吃上好”

依娃记述:通渭县鸡川镇上店子村农妇静娃的母亲,给儿子煮了三个人脑髓,说:“就这个吃上好。”她用人脑髓救下了儿子的命。

 

51、“我还吃过死人的骨头哩”

2014523日,依娃在秦安县王堡乡罗店村采访69岁的王碎狗老太太时,已经采访过三百多人次的她,还没有碰上一个像王老太太这样坦然直言——

“你见过吃人吗?”

她没有任何愧疚地回答:“死人吗?见过嘛,见过的多得很。我还吃过死人的骨头哩。”

当时只有十来岁的王碎狗家里饿死了八个人,她天天和妹妹在地里挖野菜吃,挖到什么吃什么。本村的高高父亲饿死了,因为埋的浅,尸体被狼挖出来吃。王碎狗挖野菜的时候挖出来一条腿,抓在手里就啃,她记得上面已经没有血色了,只有干干的皮。饿死的人,身上没有什么肉,皮很快就干枯了。到现在, 王碎狗见到她的妹妹,她的妹妹都会说:“你把高高大吃上了。”

 

52、把腌人肉的瓮抬到打麦场上“展览”

依娃受访者通渭县冰峪乡冉月花:路上人死的没处走路了,人也都不知道害怕了,小路上死人死满了。我们那里有个人,叫伍孙子,四十多岁,我叫四公哩。人家打窑时发现,他把饿死的人捡来腌在瓮里,准备慢慢吃,度荒哩。我看见腿伸出来,伸出多长,还有手、胳膊。几个干部把腌肉的瓮抬到打麦场上,叫全村社员都来看看,展览哩。开会的时候,几个人朝死里打哩,你吃人还不得往死里打?他腌的都是死人,不是他打死的人,就开了个斗争会,没判刑。过了一年多,四公就死了。

 

53、会场上“一盆人肉抢得精光”

王体忠回忆:1960年春,亳县五马公社泥店西南王楼村有不少农民因饥饿而吃人肉。大队干部为制止这种情况蔓延,决定抓一个多次吃人的村妇示众。有一天,这个村妇刚把煮熟的人肉捞到盆里,被干部查获,把人和人肉一起送到大会场里,立即召开群众大会对她进行批斗。参加大会的人闻到香喷喷的人肉,想吃又不敢吃。有个大胆的人说一声“我尝尝”,伸手拿了一块人肉大口吞食,接着众人一哄而上,你抢我夺,乱成一团,转眼间一盆人肉抢得精光。王体忠的妻子也抢了一块,当时吃了感觉很香。批斗大会无法开下去,只好宣布散会。

 

54、“批斗会后,吃人肉的就少了”

李士远先生回忆:1960年春,亳县吃人肉的越来越多。立德公社杨王大队为制止人吃人愈演愈烈,就抓了李寨村一个多次吃人肉的李某的老婆,召开群众大会批斗,要求人人参加,不参加者食堂扣饭。几个干部在会上发言,指责她“犯法”,“往政府脸上抹黑”。并警告说:谁再吃人肉,就把谁关死在监狱里。批斗会后,吃人肉的就少了。

 

55、叔父吃侄女

亳县民政局离休干部葛现德回忆,他的家乡城父公社葛鱼池生产队有一名社员,吃了侄女的肉。1960年,他的兄嫂死后,一个不满10岁的侄女被他收养,不久侄女饿死,被他吃掉。

 

56、弟弟去姐家讨吃的,反被姐吃了

依娃受访者通渭县鸡川镇许堡张玉凤:许堡三队陈莲凡的娘家弟弟从陈家河来姐姐家,本想讨要点吃的,但姐姐家也没有吃的。弟弟就饿死在姐姐家。陈莲凡割了些弟弟的肉煮食。后来她的丈夫不要她了,嫌弃她吃过自己兄弟的肉。

 

57、老太太吃了一家七个人

时寒冰先生在《这是父母告诉我的老家的真实情况》中写道:1959年,所有家庭的锅碗瓢盆被没收,一律吃大食堂。但由于干部虚夸,虚报粮食产量,上面要求多交公粮,交不上去的有的被活活打死。家里都没有粮食吃了。大食堂只能喝稀汤。人们饥饿难忍。舅舅饿得端着碗不松手。姥姥去地里弄些草根、菜叶在铁锨上面煮,驻队干部看见谁家生火就闯进去,看到好吃的就端走,看到不好吃的就砸掉。母亲才两岁的妹妹在哭声弱下来的时候,饿死了。村里谁家死人,都不会说,有的直接把死人吃了,有的瞒着多分一碗稀汤。村里一个老婆婆,就是把家里死掉的孙女吃掉活下来的,她吃了七个人。

 

58、按新“家规”吃自家人

《墓碑》记述:河南淮滨县刘长营村的老杨,1959年春饿死前交代家人:我没几天活头了,先把丑话说在前头,往后家里不管谁死了,都不准埋,统统留着自家吃,也算给续杨家烟火做点最后贡献。大人接二连三饿死后,剩下的小孩靠新“家规”活了下来。

 

59、死婴脱胎就下锅

《墓碑》记述:1960年春,安徽凤阳的一个孕妇,枯竭的羊水养不住胎儿,孩子提前降生了。那女人太瘦弱,早产儿刚露头,女人就虚脱了,紧接着就昏过去了。家人商讨过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后,她婆婆就两手卡住婴儿的脖子,从娘身上拽了出来。婆婆见孩子没有一丝声息,就直接放进洗脸盆,端到厨房。 

产妇苏醒后,挣扎着来到厨房时,看到婆婆正用笊篱从滚锅里捞起煮熟的孩子。

 

60、全家九口一顿吃掉一个孩子

《墓碑》记述:安徽亳县大杨公社老石家,是全村人口最多的家庭,四世同堂,共十八口人。1960年春,家中第九个饿死的,是石老三的孩子。石家像先前吃过饿死的家人一样,把尸体也下锅煮了。剩下的九口人,一顿就把小孩吃完了。仗着石家人多,最终没成绝户。十八口之家饿死十七口,只剩下石有亮一人延续烟火。

 

61、儿子媳妇外出讨饭,爷爷在家吃了孙女

武威县城刘惠珍老太太告诉依娃:街道上,城门外边,野滩上,都是斜躺着的人,横三竖四死了的人。就是要饭的,吃不饱,就饿死了。我们这里有一家,一个老汉,一对儿子媳妇,还有一个孙女。儿子媳妇出门要饭前对老汉说:你在家看着娃娃,我们出去要吃的去,要上了就回来。老人走不动,弄不到吃的,儿子媳妇出门七、八天不见回来。孙女已经饿死,老人哀叹:孙女都饿死了,我还活着干啥?想死又死不了,饥饿难当中就把孙女吃了。没等到儿子回来,老汉也饿死了。一个饿干的小丫头能有多少肉吃?能顶几天?儿子媳妇回来也不哭,那时候的人没有眼泪了,死人见多了,连自己都顾不上,还说啥感情不感情。

 

62、奶奶的缸里腌着孙女肉

据时任开封地区第二书记张申回忆:1958年底他陪副省长赵文甫到禹城社集私访,一进村就看到很多饿得浮肿的群众。从村西头走进一家,见一老人在草窝里睡,屋里有个小缸,缸里腌着肉,问是什么肉,老人哭了,说是我孙女的肉。

 

63、奶奶拖起孙女的尸体向后院走去

《金桥路漫》作者张大发记述:一个四口人的家,儿子已经饿死了,剩下奶奶、儿媳和一个孙女。一天孙女也死了,年轻的妈妈望着死在院中的女儿发愣——她无力哭泣,哭也没眼泪。就在这时,奶奶从屋里爬出来,拖起孙女干柴一般消瘦的尸体,向后院走去。过了一会,年轻的妈妈来到后院,发现孩子已被奶奶碎尸后煮进了锅。后来,这个煮食孙女的奶奶也没能活下来。

 

64、母亲害怕知道孩子的埋葬地点

依娃记述:通渭县鸡川镇许堡村占义妈自己的孩子饿死了,人家抬上出去要走哩,占义妈说:“你们出去埋去,不要给我说这个地点,不然,我就到那里割肉去了。”

 

65、假埋孩子,偷抱回来煮食

用依娃记述:通渭县陇阳乡周店大队黄家菜子,一对夫妻,在自己家孩子饿死后,抱出家门,放在碾子上在村里转一圈,让村子人知道他们去埋孩子了,然后又偷偷把自己的死孩子抱回来煮食。

 

66、妈妈“舍不得”埋娃娃尸体

依娃记述:通渭县马营乡九坪,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自己的孩子饿死了,她拉出去,又“舍不得”放下,又拉回来,剁碎煮食。她的婆婆对村子人说:“人家把娃娃偷着剁碎煮着吃上了。”后来,村里来了一个外地的讨饭人,饿死在村子,这个妇女也刮去了他身上的肉,将他的骨头扔到河湾里。

 

67、死者在灵床“丢”了一条腿

依娃记述:通渭县马营乡顺岔,一个老父亲饿死了,尸体放在家里,村里人给帮忙埋的时候, 发现少了一条腿,村人问他儿子怎么少了一条腿,儿子说“被狼吃掉了。”但是尸体是在家里的,大家心里明白,死者的腿是被他的儿子吃掉了。

 

       68、大队支书带头吃儿子

《往事微痕》引述:1960年初,山东省金乡县胡集公社一个大队支书不满四岁的儿子饿死后,家人拿不定主意是自家吃还是送乱葬岗。家长兼支书最后决定:自家的孩子自家吃。妻子只好依从丈夫,见丈夫操起菜刀,她就去抱柴生火。

“儿肉”煮熟捞到盆里后,夫妻俩和女儿围着肉盆落泪,谁也不愿先吃。最后又是支书当了带头人,他抹一把鼻涕眼泪,撕一块肉填进嘴里。他嚼烂咽下后见妻子女儿还在犹豫,就给妻女做起思想动员:第一,我当大队支书都敢吃,你们怕啥?第二,吃饱了就是立即拉出去枪毙,也比饿死强!

听了这番动员,妻子和女儿抖索着手伸向肉盆。                        

 

69、把女儿的尸体藏在门后随吃随割

依娃记述:和政县买家集乡民主大队河村陈立宝的女儿饿死了,他没有去埋,把女儿的身体藏在门后面,吃的时候就割一块放在锅里煮。他靠吃女儿的尸体活了下来。

 

70、把娘的肉腌在坛子里慢慢吃

依娃记述:甘肃陇西县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小伙,1960年春打死母亲,把剔下的肉腌在坛子里,藏在地窖里慢慢吃。眼看肉变黑了,还是舍不得放开肚子吃。地窖里冒出的腐臭味呛着了邻居才被告发。判处死刑后,一个法官对他说,你要是再小半岁,哪怕是提前一个月把你妈杀吃,就属于未成年人,也不会被枪毙。

 

71、独吃三个孩子的母亲

余德鸿记述:信阳淮滨县防胡乡余文海说:高庄生产队的高鸿文有三个孩子,高鸿文到明港修铁路去了,他老婆把三个小孩都煮了吃了。在外面片死人肉吃的人不少,片大腿和屁股上的肉,饿死的人很瘦,肉不多。片来片去,外面的死尸有的只剩下骨头架子了。那时吃人大多是吃死人,吃活人是个别的。那是冬天,死尸放在外面没有坏。

 

72、村妇先吃丈夫后吃女儿

李素立记述:商城县鄢岗冯寨大队的退伍军人付得民死去,妻子吃了他屁股上的肉。女儿死后,这女人又吃了女儿的肉。

 

73、爹吃娃肉卖娃尸衣

依娃受访者通渭县冰峪乡村民冉月花:有个叫曹玉州的,把五个娃娃都吃完了,还把衣服都剥下来,都卖了,换上些啥,都吃上了。有的人把死人收拾下,胆子大的,有办法的,还包上人肉包子去卖哩。想起来我就恶心。在咸阳火车站,我买个包子,一块钱买了一个,一掰开,指头这么长,在包子馅里哩。人家吃,我不吃,觉得恶心。

 

74、锅里煮儿肉,灶台放着死者衣

山东省郓城县樊家庄大队樊作运回忆:1960年的一天夜里,他开会回到村里,闻到樊兆祥家冒出肉香味,他就到樊家厨房里看看,揭开冒着热气的锅盖,锅里是个蜷曲着的小孩,锅台上还放着扒下来的小孩衣服。被煮的孩子,是樊家的小三,孩子饿死了,饥饿的母亲就煮了吃。

        

75、父亲吃了女儿肉,没力气扔骨头

依娃记述:通渭县鸡川镇苟堡乡咸阳社牛正正家,他的父亲吃了牛正正十多岁的姐姐。村里人进去看见孩子的骨头一堆堆的,给铲出去扔掉,因为吃人的人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

 

76、儿肉,“情愿一顿吃饱死”

梁志远的一个亲戚吃了死去的儿子,夫妇腹泻病危,其婶母说他们不该吃人肉。他说:“情愿一顿吃饱死,不愿长饿活着生。”结果两夫妇死亡,全家7口人死去5口。

 

77、父亲架着干柴烧吃小孩

    原商城县委通讯员陈德鸿回忆:鄢岗徐寨黄楼的张明信十三岁的孩子死了,他架着干柴,烧他小孩的肉吃。最后他们家绝户了。

 

78、女儿按母亲临终“遗言”吃娘的心

《墓碑》记述:临夏市农妇马阿卜都,1960年开春的一天,饥饿中预感没几天活头了,就把小女儿马哈素非叫到床前交代后事:孩子啊,你看,我身上没多少肉了,我死后,你就把我的心挖出来吃了吧,心好煮好吃。

女儿记住了她的遗言,实现了她的遗愿,她死后,女儿真就把母亲的心挖出来煮吃了。

 

79、母亲煎吃女儿心肝

《墓碑》记述:1961511日,贵州省赤水县隆兴公社马临管理区新华大队妇女王智珍在6岁的女儿罗三女死后,用刀解剖尸体,取出心肝煎吃。

 

80、妈妈想煮娃肉,没有锅烤吃

依娃受访者通渭县冰峪乡村民冉月花说:店子河的一个村妇,娃娃饿死后,想吃娃肉却没有锅,就放在火上烤吃了。

 

81、没咽气就被人刮肉

依娃的舅爷牛耀乾说:秦安县冯坪村,一个外地逃荒的人饿昏在路上,另一个人在他还没有咽气之时,腿还在一伸一伸,就下手刮肉。

 

82、神经病男子被杀吃

依娃受访者临夏韩集镇张尕进:长子沟有个神经病男子饿得天天到处乱跑找吃的,一天晚上跑到一个村子里,人家勒住脖子把他弄死,让人吃上了。那是人吃人的年间。

 

83、算命盲人被杀吃

李素立《商城县“死绝村”调查》记述:商城县上石桥公社的鲍正英说,上石桥大队的一个算命瞎子,因为吃的胖,在上石桥东岗被人杀吃了。

 

84、走夜路者被杀吃

李素立记述:商城县雷前修家住新楼,在余集工作。他听说全家死了,就回来看。天黑走路的时候,被人杀死,肉被割去。

 

85、把人杀吃后,头发积攒在笼里

甘肃省武都县李桂兰告诉依娃:那是大年景!东庄子人不敢到西庄子去,西庄子人不敢到东庄子去,就害怕半路上让人杀了刮上人肉。去了就把你杀着吃了,人吃人哩。自己的娃饿死了自己人埋了,有人就去掏出来煮着吃了。有的人去要饭,晚上随便歇息在烂房子里,人家就把人杀了,吃了,头发还积攒在笼里。

 

86、偷吃洋芋反被杀吃

依娃记述:通渭县冰峪乡冉月花的二姐夫因偷吃生产队的洋芋,被人发现后害怕批斗,逃跑中在马营乡被人按倒杀害刮食。

 

87、教师外出被人拦住杀吃

依娃记述:秦安县杨湾里有个老师路过通渭县牛家坡,在河湾里被人拦住杀掉刮肉。家人得到消息赶来时,见到的只是一架骨头架子。

 

88、杀子之父释放回家途中被杀吃

依娃记述:秦安县魏店乡小石沟一个三十多岁的父亲,因饥饿的孩子哭着要吃的,他就把孩子勒死扔到沟里。被人告发后被关押数月。释放那天,在回家途中被饿民杀掉割肉。

 

89、投奔哥哥半路被杀吃

李素立记述:商城退休教师汪流凯说:他有个姓黄的表弟,当时十三四岁。因为在家没有吃的,他去在外的哥哥那里。哥哥等了两天没有见他,去找。在上石桥西边的灌河河滩上发现了他的尸体。他被人杀了,屁股、大腿上的肉被人割走了。

 

90、背着粮食弃子逃走的女人被杀吃

依娃记述:通渭县鸡川公社某村一村妇,丈夫在外地工作,丈夫听说家乡发生饥荒,寄来了十多斤粮票。这女人把面买回来后,反锁大门,数日不出。好些天过去了,村里的人还不见这家门里有人走动,翻墙进去,发现几个孩子已饿死了,但不见这个女人。此后多年也不知下落。直到七十年代初,当年的作案者才供出真相,原来这个女人弃下儿女,背着面逃走,她还没走出村庄,就被人杀了吃了。

 

91、下工路上跑慢者被杀吃

依娃记述:宁静县贾河乡西坡村的宋东川、宋勤珍从水利工地回家,路遇两个背着背篓手持斧头镰刀的农民。体力好些的宋勤珍跑脱了,40岁的宋东川被人追上,杀害后被凶手刮肉。

 

92、用炸狼的“欢喜豆”猎杀男童吃

郑大军记述:1961年末,四川崇庆县出现杀人吃人高潮。最先被吃人恶浪大量吞噬的,是小女娃们。为了传烟火保男娃,心狠下得去手的,就爹娘亲手干;不忍直接杀死亲骨肉的,就找同样心肠的父母换着下手,你杀我的妞,我杀你的女。到了那种光景,被杀吃的女孩个个皮包骨头。为了多吃几口,不少人家砸开头骨,让男娃吃脑补脑。最彻底的吃法是:把骨头砸碎,在石臼里捣成骨粉吃,丁点不剩。女娃很快吃光了,吃人之风却像发疯的虎狼,到处突奔寻食。本村的社员,接着把手伸向邻村的男娃。有活着绑架回来的,有杀死拖回的。为了能逮住跑得快的大男娃,有人又施出以前打猎的伎俩和家伙,到处挖陷阱,设兽夹。东阳公社的莫二娃把自家三岁的小女儿杀吃后,也把黑手伸向了外村的男娃。他会打猎的另一套绝技:做“欢喜豆”。过去是把炸药做成糖果的形状,外面涂一层香油,遇到哪个狼贪吃上当,只要咀嚼引爆,顿时脑浆迸裂。这个春天见不到狼了,他就把人当“狼”猎杀。他竟用“欢喜豆”诱杀了两个男娃。

第二个男娃是在自家村头吃到“欢喜豆”的,听到爆炸声,孩子他爹就往这边跑,莫二娃扛起炸飞半拉脑袋的男娃往前跑,孩子他爹在后边拼命追……他就是这次犯事了,以杀人罪判刑枪毙。

 

93、师傅毒死徒弟,肉没吃完投案自首

《往事微痕》转述:四川一个姓康的男人,在打“莲花落”沿街乞食中捡来个弃儿,就让孩子随了康姓,收为徒弟。康师父除了卖艺,也捎带着卖点假药。1960年末,师徒俩在一座破庙里过冬,三天没讨到一口吃的,生死关头,师父就打起徒弟的主意。他配的毒药比卖的假药管用,一次就把徒儿毒死了。师父虽然吃了徒弟,他的良心还没有丧尽,夜夜噩梦不断,一晚数次惊叫着陡然坐起,哀哀呼喊徒儿的名字。肉没吃完,他就挺不住了,跑到公安局投案自首,判了个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康师傅在监狱过认罪悔罪关时,又拿出看家本领,用“莲花落”表现自己的“觉悟”:走千家,串万家,家家无锅灶台塌;鸡不叫,狗不咬,跑断双腿也白跑。肚子饿,身没力,三天没见一粒米。杀徒吃儿不应该,而今坐牢应该的,应——该——的。

 

94、女娃被村人骗去杀吃

依娃记述:通渭县新景乡白杨林村子,有一个妇女回娘家,把自己的小女孩关在家里,小女孩饿着受不了,跑出门。村里有一个人说:“你来,给你馍馍吃。”小女孩进去后被杀食。很长时间后,人们才发现小女孩的衣服在那家放着。

 

95、先吃自家儿,再吃邻居子

据亳县法院原秘书尚振华回忆,他所经办的案件中,有一个吃小孩的惨案。案犯是大杨公社钓台村农妇张某,1960年吃掉自己的死孩后,不久又打死邻居的小孩吃掉。案发后被捕,判决后死于狱中。

 

96、脸盆里煮邻家娃

依娃记述:甘肃省岷县铺马乡炭桥沟村,一个妇女全家都饿死了,她饿得神经失常,将邻居家的娃娃叫回家,杀后用脸盆煮食,家里连铁锅都没有,因为被拿去大炼了钢铁。晚上邻居找娃娃,这个妇女说:“我把娃娃杀了,吃了,我犯法了。”

 

97、木匠被表嫂表侄杀死腌肉

李素立记述:商城县双椿铺有个叫胡名新的木匠,他去古城找表哥,半夜里被表嫂和表侄杀死,做成了腌肉。第二天,队长找他们家做活,发现他们家有肉,就上报了,说他们杀牛。去搜,看见了人手,才知道不是牛肉是人肉。

 

98、未婚妻找未婚夫讨吃的被勒死煮吃

《墓碑》记述:1959年冬,河南淮滨一个与邻村订婚的姑娘饿得站不起来,爬到未婚夫家想讨口吃的。饿疯的未婚夫用裤带把她勒死后煮吃。  

 

99、儿媳回娘家,奶奶杀吃孙子

甘谷县安原乡牛玉凤老太太告诉依娃:大庄乡有个奶奶把孙子杀吃了。儿子到外面找吃的去了,媳妇小娃在家里,那个下午,媳妇对婆婆说:妈,我回娘家找些吃的去。媳妇回了娘家,那晚没有回来。天黑了,奶奶把三岁娃娃杀吃了。第二天,队长到她家喊人干活,见案板上血呼呼的,就问她:你媳妇哩?咋不见娃?老婆子说:媳妇回娘家去了,我把娃娃吃了。队长不信,就说:你胡说!你胡说!那婆子说:真的,娃还在锅里呢。队长把锅盖一揭开,娃娃的头还煮在锅里呢。公家来人把老婆子拉走了,把她砍了娃的刀子,煮了娃的锅都拿走了。最后就被枪毙了。

 

100、爷爷杀吃一岁孙

依娃记述:和政县新营乡河沿村,一个家庭男人出门逃荒去了,女人和两个孩子留在家里,这家的老爷爷饿得没有办法,想出门也没有力气出,就杀了自己一岁多的孙煮食。

 

101、重婚男人挑选胖老婆杀吃

李诗信记述:四川省资阳县金台乡的一个男人有两个老婆。1960年冬饿得受不了时,男人与长得瘦小食量小的老婆商量后,就把那个长得胖些又能吃的老婆杀了,并腌制成腊肉长期食用。

 

102、哥哥杀吃弟弟

亳县杨心宽回忆:1960年春,我在城父公社任组织部长,该公社龙台庙大队韩老家村16岁的韩某,其父母死后,与其弟韩四生活在一起。19603月,他因饥饿将弟弟打死,头和脊背放在泥圈里,肉在锅里煮时被干部发现。经审问供认杀弟煮吃的事实。因未满18岁,公社党委决定将他抓送强化劳动的“火箭营”扣留关押,数月后在“火箭营”死亡。

 

103、哥哥杀吃妹妹

任彦芳在《中国第一个人民公社的大饥荒》中披露:原开封市纪检委书记姚学智到南尧大队,发现一家老人饿死了,只剩下哥弟俩和一个妹妹,冬天晚上烤火,哥问弟:饿不饿?饿了咋办,咱不能等死啊!两人一商量,吃了妹妹吧!便把小妹打死,在火里烤着吃。他家叔叔闻到烤肉味儿,过来一看,哥儿俩正烧妹妹的大腿撕着嚼呢。便大骂他们,他们像没听见,还撕着吃,把啃完的骨头放在窗台上。叔叔报告了,公安局来抓他俩,哥哥被抓去,又送回来——在路上死了。逃走的弟弟也饿死了。

 

104、姐姐杀吃弟弟

原信阳地区专员张树藩在《信阳事件:一个沉痛的历史教训》中写道:信阳五里店村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将其四五岁的弟弟杀死煮了吃了。因为父母都饿死了,只剩下这两个孩子。女孩饿得不行,就吃弟弟。这个案子送到我这里我很难办。法办吧,是生活所逼。我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还是把这个小女孩抓起来了。我的想法是,不抓起来也是饿死,不如让她进派出所,还有口饭吃。

 

105、夫吃妻,姑吃侄

顾准先生在《商城日记》中写道:民间除大批肿死,商城已发生人相食二件,一是夫杀妻,一是姑吃侄。据说要公判。既是公判自然满城风雨,但劳动队是传播不得的。如果活生生的身边人都能杀了来吃,那饿死后的人岂有不被吃掉之理?

吃活人要公判,吃死人呢?

 

106、夫妻杀吃聋哑弟弟

依娃记述:和政县马场沟社三沟阳洼,王玉英大舅的娃娃饿死了,她的小舅的女儿王莲莲和她的丈夫把这个孩子的尸体吃掉了。他们夫妻两人还杀掉了他们聋哑的弟弟煮食。

 

107、用棉袄闷死丈夫后吃其内脏

《墓碑》记述:江苏省省委农村部孙海光在一份报告中写道:我和刘耀华同志到和桥公社,听到有些社员谈去冬今春饿死人的事情,令人痛心!这个公社人口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六、七。今年春天因为死人太多,人死后连稻草也不包。高楼大队有一户人家一天死了两个人,就用一副担子把两个死人挑出去了事。个别公社甚到发生过把丈夫、儿子害死后吃人肉解饥的事。堰头公社大儒大队贫农女社员孙来弟,丈夫浮肿病严重,不能起床。今年41日晚上,她用棉袄把丈夫闷死后,将内脏拿出来煮吃。

 

108、爷爷活煮孙子

依娃受访者秦安县王家村牛俊香:1959年冬,“我们生产队有个老汉,50多岁,孙子也就五岁的样子。儿子、媳妇都出门要饭去了,一老一小走不动留在家里。娃娃饿的成天哭,要吃的,爷爷也给不上。爷爷饿得躺在炕上不得动弹了,就打起了孙子的主意。老汉硬撑着起来,抱了柴草,烧了些水。锅头就在炕边,爷爷就问哩:娃,水煎(开)了没有?给爷看看。躺在炕上的孙子翻身看着锅给他爷说:爷,煎了,我看着煎了。爷又说:没煎,你哄爷哩,你再给咱看清楚。娃娃往锅边爬近了些,给他爷说:煎了,真煎了,我不哄你。他爷又说:没有,你凑近些,再看看。娃一凑近,爷一把就把娃掀进锅里去了,娃穿着衣服哩,还叫了两声。声音不大,饿得叫不动,又害怕,没力气叫。煮熟了,他爷就把他孙子娃吃了。

 

109、母亲因饿昏吃儿未遂

秦安县吊湾乡王秀秀对依娃说:这个老婆子是通渭人。她要去煮她的儿子去,她把锅烧开,把她的儿子抱到锅前。她给饿得摔倒了,她昏过去了。等她慢慢爬起来,又腿软着摔倒了。她就没有吃成她的儿子。她的儿子那时候就是一岁多些。不知道是她心虚,还是饿着。她就说:“我险乎把我的儿子吃上了。邻居都吃人着哩,不吃不得活了。”

 

110、男子吃掉两个儿子又要吃娘

李素立《豫东事件探秘》中写道:永城县荒北何庄何派澜老汉说:我们庄当时有287人,死152人,剩下135人。我们庄的梅唠,大名何玉超,三个儿子,杀吃两个。三个儿子分别叫金城,十一、二岁,银城,七、八岁,庄顶,五、六岁。杀了老二老三,要杀老大,老大跑了。还要杀他娘,他娘跑到我家,他娘说,梅唠要杀我。我家没有给她开门。她娘吓得不敢在家,到底不知上哪去了。

 

111、“我的邻居劝说我妈吃上一个娃娃”

依娃受访者通渭县鸡川镇上店子村王北致说:我记得我们姊妹四个都在炕上睡着哩,饿得睡不着,新致三妈到我家来对我妈说:“老姐,给你弄上一个,眼看着都饿死了。”我妈说:“我饿死了饿死,那个活计我不做。”新致妈再劝:“人都吃着哩,你把你的也抱上一个吃嘛。”我们姊妹都听得见,我的邻居劝说我妈吃上一个娃娃。

        

112、先吃了孩子以后再生

依娃记述:临夏回族自治州韩集镇韩集村,一对夫妻有两个孩子,因为饿,夫妻就商量:“我们先吃了,等以后有粮食了,我们再生。”他们先吃了一个娃娃,觉得有力气了,后来又吃了第二个。为了避免中毒,他们挖来野菜和娃娃的肉一起煮食。干部到他们家发现娃娃的头和脚煮在锅里。

 

113、父亲杀吃病中女儿

李素立记述:息县项店公社陈登常,38岁,将他病重的6岁女儿掐死煮吃,又将队里的两岁男孩尸体吃掉,被捕后判20年,死于狱中。

 

114、回娘家的女儿被母亲掐死腌在缸里

依娃记述:通渭县陇阳乡周店大队黄家菜子,一个老妇出嫁的女儿回来看望妈妈,饥饿的老妇在半夜掐死了自己的女儿,将其尸体剁碎,放在缸里储存,天天以自己女儿的肉维持生命。这个妇女活到六十多岁才死亡。村里人都知道她吃过自己的女儿。妇女和其女儿的姓名不详。

 

115、孩子被父亲杀吃

李素立记述:商城县鄢岗镇一男子曾在公社当会计,有一天傍晚下班时经过甄油坊,看见一个人杀自己的孩子吃。他去报案,把这人抓起来了。

 

116、母亲剪断儿子喉管后吃内脏

《墓碑》记述:江苏省宜兴县铜峰公社黄童大队贫农社员卢洪生患浮肿病,用剪刀将儿子喉管剪断后,把内脏挖出来吃了。

        

117、母亲杀吃儿子

李素立记述:商城县二中的胡先生说:他曾结伴到三里坪葛窑村同学冯宜甫家,冯的父亲刚饿死,冯的母亲告诉他们,屋后山上一个女人把自己的儿子杀了,放在缸里慢慢吃。并说,他们那里,天黑了没人敢走路;两人行路,没人敢走在前面,因为后面的人随时都可能把前面的人杀了充饥。

 

118、母亲打死女儿,吃后神经失常

梁志远记述:亳县观堂公社张催粮回忆,1960年春,张庄张韩氏,全家4口人,饿死两口之后,身边只有一个瘦弱的女儿,她迫于饥饿,丧失理智,打死了女儿,将其煮吃,之后精神失常,有时呼叫女儿的名字。

 

119、父亲杀吃儿子

原亳县大杨财政所孙传玺回忆,大杨公社丁国寺西南邵庄他妻子的娘家邻居孙某,1960年将其亲生儿子小秃子打死煮吃,全家8口人先后死光。

 

120、“吃我自己的娃娃,我心上疼得很”

依娃记述:通渭县鸡川镇上店子村,一户农家饿得不行,男人将自己还有一口气的女儿拖到场里捏死,然后拿回家剁开煮食,她的母亲,村人叫她“毛巧妈”,一边吃自己女儿的肉一边说:“吃我自己的娃娃,我心上疼得很。”再咬一口,又说:“吃我自己的娃娃,我心上疼得很。”

 

121、烹儿锅里欲煮女

依娃记述:1960年春,通渭县一个妇女饿死后,丈夫带着一儿一女熬日子。一天上午,饿疯的父亲把女儿赶出家门后,把小儿子杀了煮了。当爹的吃饱后躺在炕上。

女儿回来后问弟弟去哪了?她爹说跑着玩儿去了。女儿闻到了肉香,见灶台上扔着啃净的骨头,揭开锅盖看到有半锅肉。她爹见她动锅盖,怒骂女儿滚远点。

三天后,当爹的吃完了儿子的肉,喝光了肉汤,又往锅里添水,两眼放着凶光盯着女儿。女儿看出爹目光里透出的杀机,哆哆嗦嗦哀求:别吃我啊!你把我吃了,就没人给你搂草烧火,洗衣刷碗了。

 

122、夫妻杀吃女儿,不让儿子吃肉

依娃记述:通渭县白杨林,一对夫妻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在他们饿得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就把这个女孩打死,然后煮食,他们两口子吃,没有给两个儿子吃,吃过人肉后,这对夫妻还是死了。没吃上肉的两个儿子倒活了下来。

 

123、女人先吃丈夫,再吃四个儿女

依娃记述:和政县三十里铺马家河大队,一位五十多岁的老阿娘吃了饿死的丈夫、两个十几岁的儿子,一个三岁多的儿子,最后砍死自己十几岁的女儿尕依努煮食。她吃了自己一家五口。她到队里的食堂打饭,村里人说:“把你的碗拿远些,你吃过人肉,盛过人肉,脏死了,滚远些!”没有几天这个阿娘也被饿死了。

 

124、母亲杀吃小女儿,吓跑大女儿

依娃记述:通渭县马营乡碱滩村,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将自己四、五岁的女孩杀食,村里人看见她家冒烟,进门问她煮的什么,她说煮了一点菜,结果锅里面煮着自己的女孩。她的大女儿因为害怕被母亲杀食,半夜逃跑,在半路上被一个好心的司机收留,以后结为夫妻。这个妇女被判刑几年后回来,活到八十几岁。

 

125、她吃下全家七口

依娃受访者通渭县陇阳乡周店张生莲说:庄里的一个女人,叫张玉梅,她叫上我拿着个罐子去提水,那庄子后面有一泉水,我们两个去提水。我们看见这家子冒烟着哩,就奇怪得很,张玉梅就说:“这家子冒烟做啥着呢?咱两个进去看看。”等我们进去看,一个草盖子盖着锅,张玉梅一把揭起来,一个娃娃的手就在锅里面伸着哩,老奶奶把她的娃娃割成那个样子,煮着哩。吓得我们两个提上罐子就跑。我记不得名字的老奶奶,一共吃下全家七口人,她的男人先饿死了,把男人拉出去,放在地里一个水冲出来的渠里面,她都割着吃上了。她的娃娃饿死一个,她吃一个。再饿死一个,她吃一个,吃剩下的一个小娃娃还背着一个小笼笼,成天在麦草里面找麦颗颗子。天黑了,她把娃娃割死了。

村干部撵着打着,她讨饶说:“你们不要打我,我一家子人我都吃上了,我就不吃了。你们不要打我了。”队里的干部还是往死里打,说:“你一家子人你都吃掉了,你还吃啥哩?”她让干部给活活打死了。五九年,她吃了最后一个娃,就被人打死了。

                                                                       

126、“我三妈把我姐姐拉住就咬”

通渭县陇阳乡周店卢金莲老太太告诉依娃:我的妹妹饿死了,我哥哥饿死了,我爷爷也饿死了。我三妈把我姐姐拉住就咬,把胳膊咬得烂烂的。不知道是不是我三妈把我姐吃上肉了,就再没有见了。那时候吃一个人随便得很嘛。

 

127、母亲生吃女儿肉

梁志远记述:1960年春,亳县大杨公社刘匠大队朱寨村朱李氏,全家4口人已饿死3口,自己饿得无法忍受,就在死去的女儿身上啃掉几块肉吃下去,因此引起腹泻,拉出许多烂肉。当检查人员任怀赞发现时,此人已全身浮肿,处于半昏迷状态,但知道要馍,要饭,要医,要药。生产队长朱本善把真实情况告诉检查人员,并说昨天刚把生吃的女儿埋在地里。

        

128、父亲活杀生吃一岁娃

依娃记述:和政县城关镇后寨子大队阴洼村,一个家庭,女人去地里挖野菜,男人饿得躺在家里动不了,饿着不成,就将自己才一岁的小娃娃,用破被子捂死。他也没有力气下炕生火煮熟,就那么生着啃吃自己的娃娃。虽然吃了自己的娃娃,最后他还是饿死了。

 

 

                           后记

 

本文参考辑录书名篇目:杨继绳先生的《墓碑》;依娃女士的《寻找大饥荒幸存者》、《寻找逃荒妇女娃娃》、《寻找人吃人见证》;李素立先生的《商城“死绝村”调查》、《豫东事件探秘》、《临汝闹社风波的来龙去脉》、《安徽濉溪县河南永城县采访记》;顾准先生的〈〈商城日记〉〉;杨显惠先生的《夹边沟纪事》;张大发先生的《金桥路漫》;丁抒先生的《惨绝人寰的信阳事件》;尹曙生先生的《安徽特殊事件中的原始记录》;梁志远先生的《安徽亳县吃人见闻录》;肖磊先生的《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李磊女士的《悠悠岁月》;冯客先生的《毛泽东的大饥荒:1958——1962年中国浩劫史》;张树藩先生的《信阳事件:一个沉痛的历史教训》;任彦芳先生的《中国第一个人民公社的大饥荒》;时寒冰先生的《这是父母告诉我的老家的真实情况》;黄河清先生的《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余德鸿先生的《回忆1959年信阳事件中的家乡》;宋永毅先生的《大饥荒“人相食”双重悲剧之一瞥》;张雄、郑文的《夹边沟“右派”劳改营》;杜治中先生的《左祸肆虐的年代——1959年我们生产队大饥荒纪实》;乔培华女士的《信阳事件》;管怀伦先生的《肥东县大李大队1960年饥荒调查》;信力健先生的《三年饥荒死亡人数远超八年抗战》;邵燕祥先生的《公祭勿忘那些普通的死难者》;《当代四川简史》;《河南大饥荒幸存者访问记》;从创刊到2016年上半年的《炎黄春秋》杂志;刘真女士独立创办的电子版期刊《周末分享》;从初创到停办的电子版期刊《往事微痕》;余习广先生的大饥荒调查……非常遗憾,部分引文因在他人的引述中遗失了原作者的名字,在此,向这些朋友真诚感谢,由衷致歉。

编辑整理者水平低浅,错谬肯定不少,恳请原作者和读者多多赐教。

    最后郑重声明:此文放弃版权,谢绝稿酬,任何人都可无偿传播。

编者简介:郑兢业,男,现居河南郑州。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January 19, 2018
关键词: 大饥荒
其他相关文章
清华教授:我所经历的饥荒岁月
习近平是引蛇出洞,还是被迫暂退,伺机反击?(视频)
抹不掉的记忆——新华社记者“三年困难”鲁北救灾纪实
中监委调查组组长李坚:亲历1961年安徽饥荒调查
人吃与吃人(中篇)
人吃与吃人(上篇)
人吃与吃人(序言与目录)
大饥荒中的大吃大喝风
大饥荒时期出生中国人 中年后易失忆
安徽和江西两省“大跃进”及饥荒的比较研究
探寻1959年河南商城“死绝村”
产粮大省为何饿死人
在历史面前需要诚实
我所亲历的大跃进与大饥荒 —— 历史的回顾与反思
感到自己跟一头猪、一条狗没有什么区别
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
大饥荒的记录与分析
中國幾千萬人餓死是謊言嗎?(视频)
开封地委书记眼中的大跃进和大饥荒
我们也是顾准的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