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acter Spotlight
Character Spotlight
推特 臉書  
人物聚焦
人物聚焦
那一天 普京哭了
作者:Gabriel Gatehouse

俄国人很少、很少看到他们的总统流泪,尽管他掌权18年间,俄国发生过不少悲剧。

不过,他刚刚上台的时候,确实当众哭过一次。那是2000年2月24日,在阿纳托利∙索布恰克 (Anatoly Sobchak)的葬礼上。

索布恰克和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人一起,推动了前苏联的解体。也正是他,把一个名叫普京、没有任何知名度的前克格勃中层干部提拔起来;正是他,给普京在政坛安排了第一份工。

没有人知道,当年到底是什么原因驱使索布恰克做出这样一个改变命运的重大决定。但是现在,前苏联国家安全系统的派系牢牢掌控着俄国权力,以至于民主这个字眼基本上不再值得一提。

即将举行的大选总共有8名候选人角逐,但是,普京被称作"主要候选人"。大选的结果没有任何悬念。

普京和索布恰克图片版权ALAMY
Image caption1992年圣彼得堡市长索布恰克参加公众活动,陪伴的是普京(左)

一名挑战普京的候选人批评这次大选是"假大选"。她告诉我说,"就像在赌场,东家总会赢。在俄国民主这个问题上,赢的总会是普京那一方。"

这位候选人的名字……准备好了吗?她叫克谢尼娅∙索布恰克(Ksenia Sobchak),父亲是普京的恩师、伯乐阿纳托利∙索布恰克。

她在俄国很有名,人们经常直呼其名克谢尼娅。她做过真人秀明星、主持人、记者,还是异见者。

但是,"真正"的反对派候选人、被禁止参选的纳瓦尔尼的支持者说,克谢尼娅是克里姆林宫的木偶,普京拉出这个私交亲密的老朋友的女儿参加角逐,目的是要再给大选增多一点可信度。

An election billboard: "For Sobchak. For truth. For freedom."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俄国大选在即,这块广告牌上写道:为了索布恰克,为了真相,为了自由。

当然了,没有当局的默许,克谢尼娅也不可能参选。俄国民主就是这样运作的。

不过,操纵克里姆林宫的那些"西装男"现在说不定有点后悔了。克谢尼娅游走各家电视台,揭露普京身边腐败的亲信,并且说俄国兼并克里米亚是非法的。

如果真像她所说的那样,她参加大选不是为了获胜、而是为了发声,那么她还真是在发声、而且打破了不少禁忌。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克谢尼娅
Image caption克谢尼娅在竞选。她说,她希望为无法参选的人发声

克谢尼娅参选背景:

  • 36岁,普京恩师、伯乐索布恰克的女儿
  • 绰号俄国的帕里斯·希尔顿,曾主持热播的相亲节目
  • 一度被视为社交名媛、官二代
  • 曾于2012年参加反普京的抗议示威

克谢尼亚从小就认识普京。她说,知道胜选机会渺茫,但是希望能为无法参选的人发声。

但是,被克里姆林宫禁止参选的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却的支持者说,克谢尼亚是克里姆林宫的傀儡,参选只是为了冲淡普京笃定当选、制造大选却有竞争的假象。

也有分析人士,克里姆林宫默许克谢尼娅参选也是为了反对力量中制造分裂。但是,克谢尼的支持者说,她公开表述异见、直言批评普京,是真正的竞选人

Ksenia Sobchak, Vladimir Putin and Lyudmila Narusova commemorating Anatoly Sobchak图片版权ALAMY
Image caption索布恰克追思会。克谢尼娅、普京和母亲柳德米拉。

让我们先把女儿搁在一边、回头再来看看父亲。当年他是圣彼得堡市长,普京是副手。两人关系非常紧密,到了什么程度呢?当索布恰克被指控腐败时,是普京帮了忙,索布恰克搭乘特别包机出走海外。那是在1990年代。

还记得那时的局势吗?俄国一片混乱,总统叶利钦经常醉酒、几乎无心无力打理公务。

克里姆林宫内的"西装男"以为,他们找到了办法:另外一个"西装男",一张白纸的普京,他们可以把他炼成对付叶利钦现象的解药。他们着手培养普京作为叶利钦的接班人。

接下来,普京第一次竞选总统的时候,他的老朋友索布恰克突然去世,年仅62岁,他死在加里宁格勒的一家酒店客房内。

验尸报告说,索布恰克死于心脏骤停,但是并没有找到任何心脏病发作的迹象。索布恰克的遗孀怀疑背后有阴谋,自行安排了新的尸检。

她是柳德米拉∙纳鲁索娃(Lyudmila Narusova)。不久前我去采访了她,我问她是不是认为丈夫当年是被谋杀的,她沉默了相当长的时间—长到足够说"是的"10遍,然后回答说,"我不知道。"

有些人猜测普京或许和索布恰克的死亡有关。索布恰克是不是掌握着普京什么材料?纳鲁索娃径直否认了这种说法。

她说,"你知道吗?他(普京)是一个非常忠诚的人、同志、朋友。"

Vladimir Putin and Lyudmila Narusova revisit Sobchak's grave in 2007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2007年普京和柳德米拉一起为索布恰克扫墓

我重新翻出索布恰克葬礼的录像看了一遍。

很明显,普京非常悲痛。他眼睛红红的,和柳德米拉拥抱时好像在哽噎。普京不是演员,也轻易不在公众场合流露感情。所以,我们可以猜测,他内心确实非常悲痛,难以掩饰。不过,他的难过是不是还有其它原因,内疚?

纳鲁索娃告诉我说,"有人正在想办法让普京掌权。他们知道索布恰克可能成为绊脚石,因为普京唯一听的就是索布恰克的话。"

她说的没错。那时候,普京是克里姆林宫内各派系通往权力的工具。在某种程度上,今天也还是这样。

《记者来鸿》BBC记者从世界各地发回的深度报道。希望它能成为您了解世界的一个窗口。更多阅读,请点击这里

BBC记者盖特豪斯采访克谢尼娅
Image caption克谢尼娅告诉记者,俄国人从来、从来没有看见过普京哭,除了那一次。

如果说索布恰克是被谋杀的,那么,是不是那些担心普京的恩师对他影响力的派系之一所为呢?也许。如果真是这样,曾经是克格勃特工的普京有没有意识到,密友、恩师是因为自己的仕途而死呢?这只是一种怀疑。但是,我开始认为有这种可能。

我还询问了纳鲁索娃她自己找人做的那次尸检的结果。原来,她从来没有公开尸检结果,现在报告藏在外国一个秘密地点的保险箱内。

我问她为什么是这样,她不愿谈这个问题。我继续追问。我说,"听上去好像你给自己买了份保险。"她回答,"你也可以这么看。"

我问,"你担心自己、或者你女儿的安全?"她稍作停顿后说,"你看,生活在这个国家是很可怕的。特别是那些持不同观点的人。所以,没错,我是害怕,是的。"

普京从间谍到总统、总理、再到总统

普京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普京是不少俄罗斯人心目中的强人领袖
  • 1952年10月7日生于列宁格勒(现圣彼得堡)
  • 大学攻读法律,毕业后加入苏联情报机关"国家安全委员会"(KGB)
  • 在苏联治下的东德任间谍。一些前KGB同工在普京掌权后获得重要官职
  • 1990年代,普京的大学法律老师索布恰克出任圣彼得堡市长,普京成为其核心幕僚
  • 1997年加入叶利钦政府,先后出任联邦安全局局长、总理
  • 1999年除夕,叶利钦宣布请辞,普京成为署任总统
  • 2000年3月大选中轻易胜出
  • 2004年成功连任
  • 因受制宪法规定2008年无法竞逐连任,于是成为总理
  • 2012年大选再度胜出担任总统
 
—— 原载: BBC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March 15, 2018
关键词: 普京 独裁
其他相关文章
波兰中国都与俄有历史恩怨 但两国对普京政权立场截然不同
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专制独裁使独裁者时刻处于危险之中
强悍的不是金正恩,是朝鲜人
Facebook与至少4家中国公司共享数据
一位想获得中国公民身份的美国参议员候选人
一言不合就暗杀——俄国人的斗争哲学
普京时代的政治笑话
学者吁西方连手对付中国这独裁极权政权
美国社交媒体“造粉工厂”
法西斯党魁的覆灭与斯大林余孽的衰败
普京还能继续“王车易位”吗?
普京宣布竞选连任总统
那些轰然倒台和拒不让位的铁腕领袖
独裁者是怎样炼成的?
苏联大清洗70周年祭日,普京泪如雨下
川普一石击多鸟———打击阿萨德,儆猴金正恩,威慑普京,先礼后兵习近平
防止中国滑入“普京式治理模式”
川普是商人總統?普京才更符合?
“普京主义”的背后
普京与川普通电话 联手打击伊斯兰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