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习近平强权时代,中国科技巨头变身政府“好伙伴”
作者:RAYMOND ZHONG, 孟宝勒 译者: Cindy Hao

 Chris Koehler

在过去差不多十年的时间里,中国是只有自由开放的社会才能创新这种不言而喻的道理的反例。在共产党牢牢控制政治和话语权的同时,中国的科技产业在复杂巧妙和雄心勃勃上已经发展到可与硅谷匹敌的程度。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铁腕统治的倾斜,可能会让所有这一切面临考验。

在习近平开始他的第二个任期之际,曾把互联网主要视为对控制信息构成威胁的中国政府,正在利用大型科技公司的资本和知识,来实现其在国内更广泛的目标。

在特朗普政府着手采取措施对付中国的科技实力的时候,北京的严厉手段可能会对中国自身的竞争力构成威胁,也可能对已经把中国公司转型为全球重量级企业的创新构成威胁。

对中国政府来说,中国最受欢迎的短信和社交媒体服务平台微信,已经成为监控人们言行的重要工具。有报道称,政治活动人士因微信上的对话被跟踪;聊天记录已成为法庭上的证据。与此同时,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正在帮助城市当局管理交通。

警方已经在利用微信的母公司腾讯技术,监控公共活动的人群。据官方媒体最近的报道,阿里巴巴在网上购物方面的主要竞争对手京东正在帮助中国军队升级其后勤采购系统。(不过,京东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公司与军队的合作仅限于采购那些公司网站上所有客户都能购买到的商品。)

在科学研究方面(随着经济增长变得越来越难以为继,科学研究成了习近平的重点),科技巨头已经在与政府研究机构进行合作,在量子计算、深度学习和人机交互等领域运行联合实验室。不久,中国公民或许甚至能把他们在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客户端帐号用作他们数字版的身份证。

美国的科技公司当然也与政府做生意。它们有时也被要求将用户数据交给执法机构。

习近平的政府正在利用中国科技公司的资本和知识来实现国家目标。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正在帮助杭州等城市管理交通。
习近平的政府正在利用中国科技公司的资本和知识来实现国家目标。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正在帮助杭州等城市管理交通。 China Stringer Network, via Reuters

但在美国,不同的观点可以在法庭上得到充分讨论。中国的司法系统由共产党控制。让自己对政府有用,往往是中国企业为得到监管和金融许可——乃至企业存在的权利——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如果你能清楚地认识形势,并能与政府共振,你将得到很大的支持,”互联网搜索公司搜狗的首席执行官王小川最近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说。“但如果你的本性是说,‘我要自由,要跟国家唱反调’,那你现在可能就会比原来更痛苦。”

广告

凤凰卫视后来从网站上移除了这部分采访内容。搜狗发言人拒绝置评。

中国的科技公司已经找到了许多与北京共振的方式。去年,它们向一家处境艰难的国有电信运营商注入了资金,正是它们长期以来试图颠覆的那种国有企业。

监管机构曾选择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兄弟企业蚂蚁金服来建设信用评分数据库,尽管这两家企业在这些努力中的作用已有所削减。不过,分析人士说,它们的系统和数据对中国希望建立的更广泛的“社会信用”系统仍将是重要的,该系统会收集人们的金融活动、警方记录及其他公共行为。

直到最近,腾讯的网站还称其云服务帮助共产党“规范和简化了党建工作”。但在《纽约时报》向腾讯询问此事后,那个页面被移除了。原来的网址现在指向一个描述腾讯如何帮助地方政府管理数据的页面

“他把所有的人都吓得够呛,这对科技领域来说通常是不灵的,”香港大学研究员瑞安·曼纽尔(Ryan Manuel)说,他指的是习近平,习近平比过去的领导人更愿意清洗官员,逮捕高姿态的商人。“这种恐惧与创造力是对立的。”

多年来,随着中国企业成为在线服务、电信设备、无人机等行业的主要玩家,中国政府既没有大力扶植它们,也没有过多地干涉它们的业务。而现在,随着北京致力于让中国成为世界上的技术领军者,它正试图更直接地引导私营企业,尤其是在研发方面。

2015年,华盛顿州雷德蒙德,腾讯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左)与亚马逊的杰夫·贝佐斯和习近平在一起。马化腾是越来越多的加入中国橡皮图章式议会的科技领袖之一。
2015年,华盛顿州雷德蒙德,腾讯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左)与亚马逊的杰夫·贝佐斯和习近平在一起。马化腾是越来越多的加入中国橡皮图章式议会的科技领袖之一。 Ted S. Warren, via Associated Press

中国政府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旨在提升电动汽车、机器人、半导体和其他先进产业的国家能力,这是中美贸易关系紧张气氛升级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超级计算机、卫星导航和无人机等领域,习近平一直在推动中国企业与军方合作,寻找突破点。据新华社报道,习近平上个月在北京的一次讲话中说,互联网和信息技术是“军民融合最具活力和潜力的领域”。

中国的互联网巨头已经被动员到政府引领人工智能的计划中去。去年11月,阿里巴巴被指定为发展“智慧城市”基础设施的全国依托;在医学成像领域,腾讯被选中担任同样的角色,搜索巨头百度将引领自动驾驶汽车的研究;还有一家叫科大讯飞的公司被选为语音识别系统的先锋

不过,在行业尚未成熟之前就将其分给某个公司的做法,可能会扼杀竞争。并且,把具体的活动硬塞给公司,可能会阻碍它们去探索其他领域。

“由国家指定和挑选赢家与输家,这不是长期可持续创新的真正方式,”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研究中国技术发展的教授张太铭(Tai Ming Cheung)说。

从苏联到日本等尝试过这种做法的国家来看,“它们并没有真正取得长远的成功,”张太铭说。

中国的记录也有好有坏。在20世纪60和70年代,毛泽东的“两弹一星”计划帮助政府研制了核武器、弹道导弹和人造卫星。更近的例子是,国家的引导帮助中国企业在高速铁路和可再生能源领域取得了进展。在包括平板显示器和汽车在内的其他领域,中国的工业政策一再失败。

对中国的科技巨头来说,与北京合作变得更加重要,还有另一重原因:习近平已经加强了政府对互联网的控制,对那些越界的公司采取了强有力的行动。

习近平任期的早期,监管机构打击“散播谣言”的协调行动让类似Twitter的新浪微博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其作为一个喧嚣论坛的吸引力;上个月,监管机构严厉打击了中国最成功的初创企业之一“字节跳动”,关闭了公司的客户端幽默应用,并责令公司清理自己其他几个应用程序中的“低俗”内容

其后果是,科技巨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在更加努力地取悦领导人。

在深圳一座耀眼的腾讯大厦的三层,共产党在公司的存在是实实在在的。

墙上的一张图表给出了公司员工中有多少党员(今年已超过8000人);另一张图表列出了对员工进行党课教育的月度安排。(本月的教育主题是:“新时代,新思想,新征程”。)

腾讯的吉祥物、一只活泼可爱的企鹅随处可见,企鹅的胸前带着镰刀锤头的标记。

越来越多的科技行业领袖也进入了中国的橡皮图章议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及顾问机构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去年12月,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宣布成立一个100亿元的扶贫基金;在今年全国人大会议召开之前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已经担任了数年人大代表的腾讯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提出了改善学校和医疗保健的建议

“总书记讲话内容非常丰富,信息量很大,”据官方媒体报道,马化腾在听取习近平讨论创新之后这样说,他用的是习近平党内的头衔。“我整整记满了六页纸。”

马化腾接下来说,“这是我们创新型企业跃升发展的新机遇。”

 

Raymond Zhong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孟宝勒(Paul Mozur)是《纽约时报》驻上海记者。

—— 原载: 纽约时报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May 3, 2018
关键词: 习近平强权 中国科技巨头
其他相关文章
大学讲台,危险的雷区
难堪:2001年中国“入世”承诺表(全文)
不是去全球化, 是去中國化,是去中國的全球化
习近平是引蛇出洞,还是被迫暂退,伺机反击?(视频)
许小年最接地气的演讲:财政政策失灵,货币政策失灵,苦日子才刚刚开始
不能忘卻的歷史碎片
高层权斗面临摊牌?山西日报刊文抨击“定于一尊”
日媒:中国遭沉重一击 WTO认定中国市场封闭
房地产很快要大变天...
懷念甘鐵生
年少不懂李鸿章,如今方知真中堂
为当代集中营喝彩
即事有感
中美贸易战的最佳出路
中國人比美國人更愛國嗎?
赫尔辛基会谈与欧美俄中四方演义
中大調查:言論自由指數歷年最低
港「金融老師」新騙局 全國三萬人失100億
为什么英语民族能够崛起?
把中国逐出世贸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