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 the World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国与世界
戊戌春回——當中國被打回原形
作者:蘇曉康
「『打回原形』的中國,不但經濟奇跡不復存在,勢將陷入經濟危機甚至面臨經濟崩潰的局面。」(示意圖,取自Shutterstock,數位時代提供)
 「『打回原形』的中國,不但經濟奇跡不復存在,勢將陷入經濟危機甚至面臨經濟崩潰的局面。」(示意圖,取自Shutterstock,數位時代提供)

4月23日收到一份傅莉的生日賀卡,來自一對老人:余英時教授、陳淑平女士伉儷,賀卡乃余先生親書,年年如此,已經二十幾年。跟賀卡一道寄來的,還有一件新年賀卡,赫然見余先生手書「戊戌春回」四個大字,我心頭飄起一股春風,描述此刻天下大勢,除了這個四個字,你還找得到更恰如其分的嗎?

余英時先生手書「戊戌春回」的新年賀卡。(作者提供)


其實今年全球都失去了春天,寒意料峭,冷風冷雨。三月裡曾有暴風雪襲擊北美新英格蘭地區,聽說新澤西特別厲害。一日嚴家琪來電話:「好幾個朋友都說,他們給余教授家裡打電話,幾天都打不通,曉康,你要問一問啊!」須臾耶魯康正果告訴我,余府的電話線被刮斷了,一直未能修復。這件事,也是這場倒春寒給我留下的一個寒意。

今年是戊戌年,中文語境裡自然躲不開百年前的「戊戌維新」,雖然這個歷史記憶並不令人愉快,尤其三十年前的那個春天裡,戊戌人物絕大多數都在北京城的現實裡,找到了他們的當代替身。更加荒誕的是,有個「小學文化程度」的大國統治者,大喇喇的最近竟模仿起袁世凱來。

2018-03-20-中國兩會,人大舉行閉幕典禮,國家主席習近平表談話02。(美聯社)
「更加荒誕的是,有個『小學文化程度』的大國統治者,大喇喇的最近竟模仿起袁世凱來。」(美聯社)

這不是「政治倒春寒」嗎?全世界都有點乾瞪眼沒轍。未幾,號稱上億用戶的「內涵段子」被封,不問政治的九〇後、〇〇後也開始了弱弱的「政治抗議」。終於要「人間四月天」了,忽然驚雷炸起,中美貿易戰開打,天下沒人覺得那是政治,因為美國總統是個商人。直到美國商務部宣佈停止向中國的中興公司供應晶片,中國上下才一片哀嚎。

如果微軟、蘋果和谷歌三大作業系統同時向中國關閉,有人如此描繪:1、中國所有的大飛機當即落下;2、中國所有銀行重新使用算盤;3、所有商場的收銀台電腦徹底死機;4、醫院重新回到望聞問切時代;5、學校回到粉筆時代;6、電視信號消失電視臺關閉;7、所有通訊重新回到騎自行車傳遞信件時代。

川普打到了這個極權制度的三寸,是籌畫已久的一個殺手鐧呢,還是意外命中?我們不得而知;但是中共三十年奇跡、積累龐大資源和國力提升極權制度,靠的是盜竊西方技術而僥倖成功,則是毫無疑問的。這三十年它能造太空船、太空梭、長城防火牆、人臉識別系統,卻造不出一個小小的晶片,便是全部問題的實質:由於這個龐大系統過於功利的統治哲學,而形同築於沙灘之上,除了技術之外,其他都是虛假的,它的強大只是因為人民的恐懼而已。

中興。(美聯社)
「中共三十年奇跡、積累龐大資源和國力提升極權制度,靠的是盜竊西方技術而僥倖成功,則是毫無疑問的。這三十年它能造太空船、太空梭、長城防火牆、人臉識別系統,卻造不出一個小小的晶片,便是全部問題的實質⋯⋯」圖為中國中興科技公司。(資料照,美聯社)

法廣網的評述說,中國建立在貿易順差上的「大國崛起」,也將隨著美中貿易戰開打,要求中國回到公平、對等、互惠的國際貿易準則,消除貿易逆差,而被打回原形。「打回原形」的中國,不但經濟奇跡不復存在,勢將陷入經濟危機甚至面臨經濟崩潰的局面。

人們還提到兩條:如果網路長城崩潰了,如果超過國防經費的維穩費枯竭了,僅僅這兩條,這個政權還撐得下去嗎?

戊戌年真是不一樣呀,

「戊戌春回」真乃神來之筆!

—— 原载: 《風傳媒》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May 4, 2018
关键词: 余英時 戊戌春回
其他相关文章
支持还是反对 华人纠结面对哈佛“歧视亚裔”案
澳门中联办主任郑晓松坠亡 中国官员坠楼成高频词
意欲何为 特朗普上台近两年退出国际条约一览
台湾宜兰普悠玛号火车出轨事故:盘点四大技术焦点
平论Live | 美国宣布将退出《中岛条约》 针对俄罗斯还是针对中国?(视频)
醒來吧!香港人
北京移動紅線,摧毀香港自治
我的忏悔——从人到“驴”的自白
疯牛强闯瓷器店之三
维吾尔裔美国人发声,呼吁关注新疆拘禁营
“政治凌驾专业”?逾千亿港珠澳大桥在香港引发的五大争议
与中国相比 为何英国超市食品这么便宜
中国经济现十年来最慢增速 恐持续放缓
平论Live | 债务危机尚未全面爆发,A股已跌破2500点, 凛冬将至的最后忠告(视频)
正被肢解的香港傳媒
評北師大地球院圍堵冰川的宏偉暢想
中国为什么可能重蹈日本覆辙?
从孟宏伟事件彭斯演说看北京的外交处境
我希望贸易战早打大打
《中国大跃退》:习只顾造神不惜摧毁数十年改革开放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