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精神日出 ——記一九八九中國民主運動
作者:北明

     題記:再讀當年北京街頭盛況,我再度意識到,那是近代以來中國民族唯一一次精神日出。

  ……大街上隐约传来口号声。

  我奔出门去。新街口由北向南,正在通过游行队伍。北大、人大、清华、北师大、政治学院、北航、民族学院、……队伍秩序井然,紧靠马路右侧,外围是手拉手的纠察队。毫无疑问,这既是出于维护交通方面的考虑,又可防止别有用心者混进队伍。标语口号表达了心声:耀邦,我们来送您了!”“耀国兴邦、英名永垂打倒官倒、清除腐败、人民警察爱人民爱国无罪我们要民主、要廉政对话”……一幅巨大高耸的标语牌,由十几名学生分组抬着由远而近。鲜明醒目的大字是:宪法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今夜,北京各高校的所有游行队伍都从这里通过。前不见首,后不见尾,浩浩荡荡。这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庞大最年轻的一支自由、主体的大军,真正的的大军。此刻,这支大军正迈着人类尊严的步伐,热情澎湃地向天安门广场进发。

 

1989年五月長安街遊行的北京高校學生。(圖片取自網絡)

  我猛然冲出人群,站在远离队伍与围观人群的黑暗中,想止住激动的泪水。却发现朦胧街灯下,口号声如潮,四面八方正在涌来并形成另一支自由、主体的大军——人民。

  老百姓里三层,外三层。平日里事不关己的冷漠神情一扫而去。他们伸出双指向学生示意,举起自制的上写大学生万岁!”“你们辛苦了!的小牌子向学生致敬,他们和学生一起呼口号,并自觉地协助纠察队维护游行队伍的秩序。

  你急什么?等这截过完了你再过。一位中年人对一位推自行车的青年人说。

  青年人更加抓耳挠腮:我是想到马路当中送他们一程,这边全是人了,人行道骑不成。

  马路当中,正有一个庞大的群众自行车队与学生同行。那也不行,你没见人家手拉手拦着哪!

  队伍接近西四,民众的情绪和人数已远远超过了学生。人们将人行道栏杆上的交通标语,折回前一半高高兴兴出车去,剩下后一半——“平平安安回家来”——高高举起,向学生们示意。

  人民是学生的后盾,是学生的家,这半句话寄托了多少父老兄弟姐妹的担忧和关切。表情庄严的学生们湿着眼睛,哽噎着对路边的人群不断说:谢谢,谢谢。

西单,已是人山人海。人们站在街道、巷口、商店,站满过街天桥、十字路口,挤满公共汽车窗口,伸出了无数双手臂。万头攒动,镁灯闪闪,口号声声,人们怀着前所未有的忧虑和钦佩,送学生们走向一个伟大壮举。

  人民这个字眼,一下子变得具体而生动。

  人民万岁!

  文化大革命时,只有一个人喊这口号。他不是人民。

  现在,人民自己说:人民万岁!

  这意味着人民不再是一盘散沙、一群不关心自己权利和义务的乌合之众。在权力的金字塔底座,他们终究意识到他们不是一块块被砌垒在各自行业的无知无觉的石头,他们开始从意识上乃至行为上联合成一个巨大的整体,第一次找到了足以消除彼此之间种种差异的共识。他们从对学生的支持和关切中,从民主与廉政的呼声中找到了默契。

  第一次,中国人与中国人开始相识了。

如莫札特的纯净加上萧邦的热情加柴可夫斯基的恢宏加上瓦格纳的激越加上贝多芬的雄壮加上德沃夏克的新大陆……有人听过这样的魂魄与精神的交响吗?


1989年五月的北京天安門廣場(圖片取自網絡)

 

  曾经在八四年那个失恋的冷秋,我独步长安街,丈量人生苦昧,挣扎于心灵的沉陆,正从迎面而来的橱窗里,辨认自己久别而陌生的面孔和影子,突然听见一阵宏大的钟声。北京站鐘塔楼振荡心脾的钟声里,我仰头向西,凝视中,那轮红色的日头正缓缓沉落。那一时刻,我如失足获救般忆起了米开朗基罗的那句话:把世界还给人,把人还给他自己。从新街口、西四、西单一路走来,走上长安街,在人海人山之中、在巨大默契的心之海中,我又一次铭心彻骨地忆起了这句话,再次感到一种崇高美,感到生命的新一次升华。

  这是一种无法逃避的选择:我选择审美我就必须选择人生;我选择审美的艺术和真诚不欺的人生,我就必须选择生命的自尊自爱和自卫;我选择个体生命的自尊自爱和自卫,同时也就选择了对全人类及一切生命形式的尊重爱护和捍卫。

  我捍卫人类的尊严,就不能不为汹涌的民主潮流所感动,所溶化,所升华。……

 

(點擊看《告别阳光——八九囚禁纪实》第二章自由潮全文:https://1989bbs.blogspot.com/2007/06/blog-post_17.html )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June 2, 2018
关键词: 一九八九 中國民主運動
特別專輯: 六四29週年
廿九年后,六四人“对话中国”
中共政权是如何编造六四反革命暴乱谎言欺骗天下的?!
任教中大上海姑娘 悼念六四不再躲藏:「沒有恐懼,才有自由」
七律·六四惨案周年祭
鲍彤再看六四(二):我是如何被抓进秦城的
鲁比奥和史密斯议员就六四屠杀事件29周年发表声明
“六四”29周年:主动遗忘还是被动选择 困在政治与金钱之间的中国年轻人们
风萧萧兮易水寒(1989)
天安門事件29周年前夕,香港鬧區現劉曉波雕像
方政在奥斯陆自由论坛讲述六四真相,观众含泪起立致敬
天安门母亲致习近平公开信
美国华人纪念六四29周年活动陆续展开,华府主办者邀请中国驻美大使参加
港大學生會:支持平反六四
立會辯論毋忘六四議案
鲍彤再看六四(一):邓小平的一场政变?
支聯六四晚會邀青年對談
「六四」燭光悼念晚會 6月2日多大紀念碑舉行
支聯會放風箏悼六四死者
「六四酒案」疑太敏感官方采不审不判
何俊仁不估計集會人數 照喊結束一黨專政
其他相关文章
从量变到质变——中美关系40年
大灣區絕非救命稻草
如果浅薄成为国家病症
用一场深刻、全面的真正改革来应对挑战
美欧日走向零关税自由贸易协定,WTO的命运?
一寸山河一寸血,抗日阵亡的国军将领名录
蒙在鼓裏就沒有錯嗎?
在中国好戏开场:权力和资本开始互相较量
土耳其之后,又一个大国摇摇欲坠!
权力如何阉割我们的历史记忆
这才是美帝长盛不衰的秘密
西方价值观到底碍我们什么事儿?
联合国专家指中国在新疆拘押百万维族人
“生娃也是国家大事”:中国鼓励女性多生孩子
“我去大陆工作,不代表我不爱台湾” 中国对台软策略是否见成效
土耳其里拉闪崩 是旅游的好时机吗?
《台湾旅行法》通过后 蔡英文再度过境美国有何“突破”
平论Live | 土耳其里拉崩盘,俄罗斯卢布,南非兰特大贬值,人民币还能挺多久?(视频)
从伯尔和汉密尔顿的决斗说起
呂智恒:“一八憲章”旨在體制外的新體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