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and USA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美关系
原中国进出口银行行长李若谷:中美关系已经发生根本变化
作者:李若谷

美国对中国的看法已经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中美关系不会沿着过去40年所走过的道路继续走下去。即使是美国的知华派、友华派,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本文为李若谷2018年5月13日发言


我的工作部门不是使馆、外交部,商务部,也不是外办,对中美关系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各个方面的接触相对来说了解较少。不过我最近主持召开了一次中美关系研讨会,我的发言可以以此作为切入点。


美方大概来了十多个专家,都是研究中国问题的顶尖的人物,其中包括前任驻华大使芮效俭先生,还有基辛格研究所成员、佩特森和美国商会的代表等等。中方有与会的学者有二十多个,一共加起来四十多人。


我们获得的第一个印象,就是美国对中国的看法已经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中美关系不会沿着过去40年所走过的道路继续走下去。即使是美国的知华派、友华派,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第二,美国国内无论什么党派,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无论什么阶层,是白领还是蓝领,他们都主张对华采取强硬的态度,尽管他们的目的并不相同;


第三,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国防战略这两个文件我从头到尾仔细看过英文原版。它是美国政府、国会及民间各个方面整体对华态度的反映。从中可以看出,绝大多数专家现在已经不愿意站出来为中美关系说话了;


第四,美国认为我们的发展方向与美国的期望不符,认为我国是有意用军事手段来达到政治目的,认为我们所确定的建立世界一流的军队的目标与中国的防务需求不符,指责我们试图建立与美国同样的全球军事存在;


第五,在意识形态上,美国过去主流观点认为,中国不会挑战美国的意识形态,但是现在他们认为中国目前的意识形态回到过去的模式上去了;


第六,在经贸问题上,美国认为中国故意拖延不解决美国的有关关切,口惠而实不至,所以华盛顿现在弥漫着对华失望情绪,逐渐失去了耐心的态度;


第七,美国认为,它的市场经济体制无法与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进行竞争,因为中国的政府和国家强力介入市场,是不公平的,也不符合WTO的原则,他们特别对“中国制造2025”表示强烈不满,认为这是政府主导,不是市场主导。


第八,美国的“一中”政策将发生很大的变化,内部遇到了严重的挑战——《台湾旅行法》就是这种变化的一个反映。这说明美国国会和特朗普政府对“一中政策”的理解已经降到了原来的最低点。


第九,美国虽然没有说要改变中国的政治经济制度,但是如何在现在这个环境下创建一个可以公平竞争的体制,这是个难题。


我们现在有不少报纸、新闻评论、专家学者都把当前的中美贸易争端,看成是一种纯粹的贸易问题或者是赤字问题,我认为这是个严重的误解。中美这次争端完全是关于中国发展方向的争议。


美国认为中国的发展方向不符合美国的期望值,还认为中国的政治经济制度在倒退。美国过去40年容忍了贸易不平衡,现在它认为中国和美国渐行渐远,无法再容忍了;他们对中国的这种“非市场经济的竞争”表示了不满,认为中国现在做的一切需要取代美国的位置。


如果中国不能按照美国的期望值进行市场化的竞争,美国就要和中国在经贸上脱钩。脱钩是什么意思呢?就是美国有可能重返TPP,同时和欧洲搞TIPP,然后架空WTO。


因为中国不是TPP、TIPP的一份子,这就等于美国重新建一个世界经济贸易的规则和体系。我们过去几十年所做的融入世界贸易的努力,可能要付之东流了。


去年年底,美国正式向世贸组织(WTO)提交文件反对赋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之后,中美商贸谈判陷入僵局。


我们目前并不具备另立一个市场和美国相抗衡的能力。我们改革开放40年所取得的成就,包括第一大贸易国、第一大制造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出口国、170多个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等等,有可能会大幅度回落。


如果我们每年260亿的芯片进口、200多亿的石油进口等等被美国“脱钩”的话,会出现很多问题。


因为这个市场还是美国和西方主导的。我们将来面对的恐怕不光是美国,而且还有整个西方市场。


有的人也许会说,西方也不是铁板一块的,我们可以争取一部分国家。西方到底是不是铁板一块,这有待观察。


从美国、日本、欧洲都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这样一个事件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些端倪:他们实际上态度是一致的。在解释中国为什么不是市场经济方面,欧盟有400多页的文件,美国的“301政策”有200多页的文件,加起来有700页左右。


当然,即使出现这种状况,我觉得也不必过分担忧和可怕。美国不是曾经封锁了中国22年吗? 1927年红军上了井冈山,毛主席写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回应红旗还可以打多久的质疑。后来被迫长征,后来也走到了延安,并且建立了根据地。


后来蒋介石封锁延安,我们又搞了大生产和自力更生,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中国不会被它整垮,也不会被封锁死、我觉得中国人民、中国是不怕这些困难的。关键我们现在是要选择一条什么样的道路,更符合中国发展的需要和未来。


—— 原载: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June 24, 2018
关键词: 李若谷 中美关系
其他相关文章
从量变到质变——中美关系40年
大灣區絕非救命稻草
如果浅薄成为国家病症
用一场深刻、全面的真正改革来应对挑战
美欧日走向零关税自由贸易协定,WTO的命运?
一寸山河一寸血,抗日阵亡的国军将领名录
蒙在鼓裏就沒有錯嗎?
在中国好戏开场:权力和资本开始互相较量
土耳其之后,又一个大国摇摇欲坠!
权力如何阉割我们的历史记忆
这才是美帝长盛不衰的秘密
西方价值观到底碍我们什么事儿?
联合国专家指中国在新疆拘押百万维族人
“生娃也是国家大事”:中国鼓励女性多生孩子
“我去大陆工作,不代表我不爱台湾” 中国对台软策略是否见成效
土耳其里拉闪崩 是旅游的好时机吗?
《台湾旅行法》通过后 蔡英文再度过境美国有何“突破”
平论Live | 土耳其里拉崩盘,俄罗斯卢布,南非兰特大贬值,人民币还能挺多久?(视频)
从伯尔和汉密尔顿的决斗说起
呂智恒:“一八憲章”旨在體制外的新體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