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台海两岸
若中国武统,有多少台湾人愿意上战场?
作者:AMY CHANG CHIEN
随着特朗普上台后中美冲突加剧,台湾经常沦为国际强权角力下的筹码;在习近平治下,北京一方面进一步地把手伸向台湾所剩不多的邦交国、在台海实施军演,又一方面祭出“惠台31项政策”,来拉拢台湾企业及个人赴中国大陆就业。在变动的局势中,二十多年前一触即发的台海飞弹危机可能再次上演,这成为了继续践行民主的台湾人不得不正视的烦恼。民主是最好的制度吗?两岸关系会如何发展?我会为保卫台湾挺身而出吗?这些回荡在许多台湾人内心的叩问,在一有涉及台湾的国际事件发生时,便会化为公众热议的材料、政党争斗的口水,也成了台湾学界试图通过民调及研究来找寻解答的主题。
今年4月,由台湾政府资助的非营利组织——台湾民主基金会发布“2018台湾民主价值”民意调查结果,该结果涉及两份调查,第一份是由该基金会委托国立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所执行的“台湾民主价值”民意调查,第二份是由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设计执行的“中国效应调查”,内容是关于台湾人的身份认同、统独立场与参与国防的意愿等相关问题的倾向。
本次发布的民调中有几个重要的发现:调查显示,台湾青年对民主价值和自卫有坚定的承诺,即使他们比其他群体更支持台湾民族主义,但年龄在20~29岁之间的年轻人比其他年龄组有更强的维持现状的倾向。而在防务上,当台湾人面对中国强制统一的军事威胁,约有70%的人承诺打仗。台湾民主基金会的执行长徐斯俭在记者会上指出,台湾青年展现出“天然独”(认同自己是台湾人)的本质实际上是“反统一”。
民调结果甫一发表,便在台湾获得广泛关注,并收到正反两面的评价。有国民党籍政治人物质疑这份问卷的设计,其中是否有来自民进党的操控?或暗含蔡英文政府推进台湾独立的议程?主要由国民党资助的智库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也将这份民调斥为为政府遮羞的“恶意民调”。
但一些学者和媒体人则予以反击,认为这份民意调查的研究方法与议题设定并无太大瑕疵。如常驻台湾的评论家、台湾守望(Taiwan Sentinel)网站主编寇谧将(J. Michael Cole)撰文称,台湾民主基金会做的民调与最近台湾学界发布的民调结果类似,且执行民调的学术机构在这方面有良好声誉。总的来说,即便不同机构所做出的民意调查在台湾存在争议,但其中呈现出的台湾民众对民主的认可与对未来的悲观,仍勾勒出了台湾现况的部分面貌。
纽约时报中文网专访了此次调查的研究者之一、台湾中研院副研究员林宗弘。他长期关注台湾青年世代认同、台湾与中国大陆的社会不平等问题,曾与台湾劳工阵线协会及一些社运人士合著《崩世代》(台湾劳工阵线出版)一书,内容是有关台湾即将面对的财团化、贫穷化与少子女化等危机。
林宗弘接受了纽约时报中文网的采访,采访以电子邮件进行,内容经过编辑与删减。
1月,台湾海军在军演后向国旗敬礼。
1月,台湾海军在军演后向国旗敬礼。 MANDY CHENG/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问:今年的民意调查结果出来后,你们有哪些重要的发现?其中有让你们感到比较意想不到的地方吗?
答:“台湾民主价值”调查中较为特别的结果,是将民主支持度与防卫台湾的意愿连结起来,而且将防卫台湾的意愿分为因为台独而遭中国大陆武力威胁,或是中国大陆为了统一以武力威胁两种情境,发现在被统一的武装威胁下,台湾民众更愿意为保卫台湾(67.7%),且支持民主者更愿意为台湾而战,是较特别的发现。
问:近期台湾在国际上面临的外交困境、蔡英文执政下的台湾政局、来自中国大陆的压力与示好,以及特朗普上台后美中台关系的变化是否反映在你们得到的研究结果上?面对这些问题,台湾人展现出什么样的态度?
答:“中国效应调查”与“台湾民主价值”这两份调查都是今年2~3月间执行,调查机构与抽样都各自独立。当时两韩(朝韩)领袖尚未相见,中兴通讯遭美国处罚事件与美中贸易谈判尚未发生,来自中国大陆迫使台湾邦交国断交的压力尚未明显,因此不能完整反映地缘政治与国内外局势变化对台湾民意的即时影响。倒不如说,这两份调查反映相对常态情况下的台湾民意。
在问到愿不愿意为保卫国家而战时,倾向愿意防卫台湾的民意一般约七成,事实上,曾经当过兵的年长世代对国防更为坚持,与台湾过去或其他单位的调查结果差异相当小,短期内由于民进党上台两岸关系紧张,民众对于两岸对峙局势或影响自身损益,而在身份认同上有所摇摆,双重认同(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有显著上升。
问:研究结果显示,许多人对台湾民主政治的未来感到悲观,但人们对于民主制度的认同意程度也逐年升高,你们觉得可能的原因是什么?
答:民主转型是一个权力与资源重组的复杂过程,在台湾,前威权政体的受益者(包括国民党相关媒体)或亲中媒体经常表达对民主较悲观的态度,这种唱衰民主的论调虽不可取但可以理解。有趣的是,即使在台湾年金改革或处理不当党产导致过去既得利益者反弹,加上中国大陆国防外交宣传战的压力下,仍可发现台湾民众逐渐将对民进党(或三年前国民党)现任领导的不满与民主制度本身的绩效做出区分,显示为对民主认同感的上升。从我们对“中国效应调查”的分析显示,台湾民众对民主制度满意度与支持程度仍在提高,40岁以下提升速度较快,一方面是过去20年来民主巩固与公民文化改变的成果,另一方面与中国大陆或香港政治自由紧缩亦有部分关联。在2014~2016年间,“中国效应调查”研究发现认为中国或香港民主倒退的人,对台湾民主的认同感与满意度显著上升。
问:台湾青年的台湾认同度很高,却在面对两岸关系选择时,大部分主张“维持现状”。在你们的观察中,你认为“维持现状”的态度是如何成为台湾人普遍的意识的?长久来看,“维持现状”可以理解为一种“台湾认同”吗?
答:过去,台湾学界对维持现状的解释多半是方法论上的“访员效应”(interviewer effect),也就是受访者为逃避政治争论而模糊其真实立场。为了处理这种效应,中研院社会所吴乃德研究员另创两题,即“如果台湾宣布独立不会引起战争的话,台湾就应该宣布独立”与“如果中国大陆在经济政治各方面的发展和台湾差不多,两岸就应该统一”,可以协助我们进一步区分维持现状者的真正心态。
根据近三年的“中国效应调查”,将维持现状者回答“如果台湾宣布独立不会引起战争的话,台湾就应该宣布独立”比例区分出来,会发现40岁以下年轻世代其实过半数支持台湾独立,回答维持现状只是不愿表态,而年长世代支持独立者则逐年下降,然而由于强烈主张两岸统一的人口也在下降,这也可能是因为原来主张统一的年长民众流入维持现状一类造成的。
在进一步的统计分析当中,维持现状仍然是一种隐藏真实政治偏好的回应方式,在蓝营执政期间,台独偏好者会流入维持现状一类以避免统独纷争,相反地在绿营执政期间,统一偏好者会流入维持现状一类,因此我们实在无法将这个类型视为某种“台湾认同”,倒不如说是统独双方被迫共同面对日常生活与合作的策略,这也明显影响了蔡英文政府对内与对外的政策立场。
近三年的民调结果显示,在大多数主张“维持现状”的台湾人中,不同世代同意“如果台湾宣布独立不会引起战争的话,台湾就应该宣布独立”的比例出现变化。本图根据受访者提供的资料制作。
近三年的民调结果显示,在大多数主张“维持现状”的台湾人中,不同世代同意“如果台湾宣布独立不会引起战争的话,台湾就应该宣布独立”的比例出现变化。本图根据受访者提供的资料制作。
问:调查结果显示,受访者的民主满意度和对民主的乐观程度曾在2014年时低落,之后回升,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转变?从时间点来看,这是否受到了太阳花运动、香港雨伞运动等社会运动的影响?
答:相对于雨伞运动受挫,太阳花运动确实改变了台湾的政治版图。“中国效应调查”里,2013年太阳花学运前与2016年同样询问受访者对台湾与中国民主情况的满意程度,结果发现台湾民众对台湾民主满意度上升而对中国满意度恶化;2015年同一调查数据分析后发现,太阳花运动的支持者(当时仍占四成、年轻世代为主)同时更常是民主支持者,而赞同太阳花运动理念,是影响民众在地方选举里支持民进党与柯文哲(无党籍台北市长)的最主要因素,此后支持度与乐观程度等多项类似议题上,对民主的偏好亦逐渐回升,显然在台湾民主支持者的心目中,太阳花运动可能抵挡了某种威权力量崛起,无论他们认为这股力量是来自当时执政的国民党或对岸的共产党,而且台湾民众对中国民主的观察日趋悲观。
问:2014年之后,台湾的“双重认同”(认为自己既是台湾人,又是中国人)出现回升,出现这个情况的可能原因是什么?
答:“中国效应调查”亦发现在2014年之后,台湾民众双重认同有恢复的趋势,但主要出现在50岁以上的年长世代,而且他们在调查里的回应率大为提升,甚至使得年轻世代所占样本的比例显著减少。经过统计检验,我们发现影响身份认同的主要是50岁以上的世代,其他世代就算样本减少也没有显著改变。
台湾学者从两个因素解析这种现象,首先是党派平衡造成的效果,蓝营执政时绿营受访者更不满,反之绿营执政时影响蓝营受访者的利益,使后者更积极应答;另一种可能性则是2014年后受调查母体改变,由于台商在中国大陆规模缩减,部分台商与台干陆续返台,使样本内有中国大陆生活经验者小幅增加。由于这两种因素都集中在50岁以上的群体,导致台湾认同者(年轻世代)所占的比例被压低了。若统计分析无误,双重认同的恢复可能是三四年内的短期现象,长此以往,台湾人口自然的世代交替,仍然会减少双重认同者所占的比例。
近三年的“中国效应调查”中,未满四十岁者的身分认同变化未达统计差异,在研究者分析后发现,双重认同的恢复主要出现在50岁以上的群体。本文根据受访者提供的资料制成。
近三年的“中国效应调查”中,未满四十岁者的身分认同变化未达统计差异,在研究者分析后发现,双重认同的恢复主要出现在50岁以上的群体。本文根据受访者提供的资料制成。
问:这份调查结果发布后,在台湾社会或其他地方是否引发了回响或争议?在台湾,政治上的民意趋势会如何影响政府决策、政策发展、选举和台湾的企业?
答:尽管美中关系与东亚地缘政治变幻莫测,2018年的“台湾民主价值”调查凸显台湾民众支持民主与国防的关联,而且民众高比例支持强化国防能力,将成为未来蔡英文政府的施政主轴之一。对此趋势最关心的当然是中共政权,自四月下旬以来,中国不断对台湾国防与外交施加压力,同时公布对台湾民众——主要是针对年轻世代31条就学与就业优惠的实际措施,胡萝卜与棍棒齐下。
对台湾与其他跨国企业而言,台湾民意与中共政策的分歧,将导致其中国投资营运的风险上升,台湾选民与消费者偏好更强调台湾认同与自由开放的文化价值,而来自中国的政治压力企图“以商围政”,例如逼迫全球品牌商或航空公司在网站上修改台湾名称、要求台商公开支持“九二共识”等。如前述分析所见,这虽然对年长世代身份认同的政治表态有所影响,却很难抵挡年轻世代的天然倾向,而受到冒犯的台湾民众,心理却可能将中国视为怨愤的对象,难以平复。
虽然中共企图以种种方法对台湾民众与政府施压,影响选举的效果可能很有限。台湾今年地方选情更可能取决于台北市各党派的合纵连横,民进党本身能否开启“太阳花世代”接班管道,以及近年来在劳动法修改争议上反覆对年轻受雇者的冲击等。在这些民主制度才会发生的党派斗争与公共政策议题上,中共的价值取向无法亲近年轻世代、国民党在年金改革与同婚等议题上青年选票流失,相对于争取年轻世代,他们可能更期望对民进党政府的批判导致青年投票率大幅降低。因此,除了台北市长选情有指标性意义,其他地方选战胜负可能仅限于候选人地方经营能力与个人魅力,以及党派结盟方面的差异。
—— 原载: 纽约时报中文网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July 4, 2018
关键词: 台海 武统 台湾人 战场
其他相关文章
中共朝圣地引发不满台湾拆除“五星庙”
为什么部落主义能够解释世界
《2018中国军力报告》及台海态势
“小奖励”、“Z名单”:哈佛招生秘密标准曝光
军队国家化之道——台海两岸对比
蔡英文受访呼吁对中国施压 大陆回应称“挟洋自重”
中美对峙:台海危机爆发再成为关注热点
被审查的小猪佩奇:它在中国是怎么变“社会”的
港澳舆论热议韩朝,思索台海
权力与利益:默多克如何成为特朗普的亲密心腹
台海关系有转机,“一国两府”渐成型?
台湾人林先生
中共在台海的军事冒险——台海导弹危机二十年记
前美司令:若中挑起台海危机川普会助台
跟煽动打台湾的战争贩子——学者李毅——辩一辩(八)
跟煽动打台湾的战争贩子——学者李毅——辩一辩(一)
為高瑜聯合募捐的聲明 (中英文)
迷失在金三角密林里的中国孤军
台湾没有大陆人说的那么好,也没有台湾人说的那么坏
台海关系:习近平朝“一国两府”方向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