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Global Observer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环球一瞥
星光不滅,海浪不息——美國老兵頌
作者:王康
     2018,7,4
 
 

 

誰讓星辰閃爍在帽沿,誰讓海浪蕩漾在雙肩?

誰請自由女神托舉大西洋的旭日,誰請正義女神睜開雙眼?

誰制止納粹旗幟覆蓋歐羅巴,誰阻遏鐮刀斧頭於太平洋西岸?

誰馴化尚武而幽昧的條頓日爾曼,誰降服大和武士和平立憲?

誰以鋁合金反光照亮陀峰航線,駕馭猛虎於神州藍天?

誰晝夜兼程空運柏林,再揮師東向登陸仁川越過三八線?

誰順手掐滅東方暴君蛇種,斷絕始作俑者萬世一系的迷幻?

誰到人跡罕至之地搜尋兄弟殘骸,肅穆裝殮後禮葬故園?

誰處決拉登並為他舉行海葬,盡顯仁義之師悲憫惻然?

誰令暴君恐懼獨裁者顫栗,誰為他人苦難為人類自由而戰?

 

正是仲夏,旭日準時上升,溫柔的夜色從此光輝燦爛,

屏障巍峨,七色彩虹拔地而起,橫亙阿巴拉契亞群山,

美洲松青翠欲滴,楓葉如火如荼,橡树金黃如烈焰,

波托馬克河水潺湲平緩,約旦河支流,永遠流淌的蓝色綢缎!

安魂曲凌空回旋,彌撒詞撥動希臘豎琴千百條琴弦,

自由女神高擎火炬,漫天雲翳演繹伯羅奔尼撒不滅的戰端

沒有持久憂傷的美國,陷入憂傷,美國式的憂傷,就在今天。

19187月,美国第1师第18步兵团(18th Infantry, First Division)的士兵在法国圣米耶勒(Saint-Mihiel)附近一个城镇的废墟中。

 

你們,美國老兵,正向華盛頓進發,千萬顆頭盔寒光閃閃!

方尖碑高聳入雲,水中倒影投射林肯紀念堂,上帝的氣派,慈父的威嚴

高大林蔭道,淺灰、蔚藍、棕黃、翡翠綠和黑色眼睛瀏覽顧盼,

戰爭紀念地鱗次櫛比:二戰、韓戰、越戰,大理石如永不融化的冰川,

橄欖枝懸掛群星閃爍的榮譽、英勇、犧牲,晶瑩奪目的淚泉!

永遠反對籠罩人類性靈的暴政,潮汐湖上杰弗遜的誓詞已回響兩百年。

一片片烏雲墜入羅克河:羅馬的恢宏、雅典的雋永、迦太基的狂歡、

巴黎的浮艷、倫敦的莊嚴、柏林的內斂、莫斯科的盤桓……不,

這里是美利堅!上帝垂青的山巔之國,勇士的故鄉,人類的迦蘭!

 

你們,美國老兵,正向華盛頓匯聚,千萬條旗幟迎風招展!

阿靈頓國家公墓芳草如茵,林木蓊郁葳蕤,長眠你們的兄弟和長官。

這是新大陸奥林玻斯山,陽光和月色輪番映照的神山,這裡

星光閃閃,约翰·潘兴特级上將、喬治·馬歇爾陸軍五星上將、

海軍上將威廉·哈爾西,陸軍中將克萊爾·陳納德,落寞的飛虎司令,

以战死士兵身份贏得一席之地的約翰·肯尼迪,一簇長明火席地作伴。

看哪,兩百萬美國大兵風塵僕僕,遠征歸返,100年前!

看哪,美国第1师第18步兵团正從法国圣米耶勒废墟凱旋,100年前!

看哪,出于信仰而拒服兵役的阿尔文·约克中士,羞澀靦腆,

卻獨自攻下德军机枪火力点,成为海外美军第一批传奇英雄,100年前!

奥迪·墨菲,单挑6架坦克,阻擊240个德军士兵的小個子好漢,100年前!

黃葉飄飄,軍旗垂降,哀樂低回,“無名士兵紀念碑”落成大典,100年前!

尺寸一致,數以萬計的墓碑通體潔白,起伏連綿直上雲天,100年間!

洶湧傾覆的缅因号战舰桅杆,迎風不倒風彩依然,100年間!

一面星條旗高高飄揚,海波激揚白雲翻卷,蒼穹湛藍星光燦爛,100年間!

血然淚灑的光榮與夢想、勇气與犧牲,榮耀星條旗,見證美利堅!

微笑吧,歡唱吧,綻放漂亮的酒窩,敲響軍鼓,吹響軍號,

多少好男兒從墓中舉手致意,慶祝新大陸最傷感的一天!

 

1918年,凱旋回國的軍人在紐約市(New York City)的熨斗大廈(Flatiron Building)和麥迪遜廣場(Madison Square)列隊遊行。

 

櫻花剛隨春光消殞,紫丁香正開放,今天,花枝招展的是紫羅蘭!

為心愛的人兒吐露芬芳,今天,心愛人兒成千成萬!

美國老兵,請不要用短劍剔刮你們軍靴底下的泥屑,

不管是歐羅巴冰雪覆蓋的亞平寧半島的銀色沙漬,

亞細亞古老王朝令它們的後代又癡迷又窒息的灰燼,

還是更古老更不願讓後人窺探它們秘籍的非洲沙漠的殘垣,

抑或再也聽不見喊殺聲的塞班島上如火星表層隕石坑的崗巒。

請保留你們的鋼盔,無數連鬚胡剛剛冒出來的年輕頭顱的城堡,

你爺爺100年前在基爾港割斷德國潛艇纜繩的卡巴格鬥短劍,

還能投入戰鬥的82空降師在諾曼底上空用過的降落傘弔帶,

法蘭克福上空五層航線中投下的天花似的糖果,將飄香1000年!

 

 

即使全世界的戰旗都灰飛煙滅,1945年2月23日上午1030

太陽剛從腥風血雨中漏臉,美國海軍陸戰隊第5師第28

哈羅德·希勒中尉率領44名英雄,衝上硫磺島折缽山

升起的那面旗幟,折衝天地,血色斑斕,將飄揚到永遠,

並輝映海軍飛機師尼尔·阿姆斯特朗多年後插上月球的旗幡!

 

 

每個美國老兵,都是火炬、旗幟、燈塔,熊腰虎背,炯炯鷹眼,

用不著我——從未參加戰鬥的東方文人——提醒,你們比誰都清楚:

士兵就是拼命,負傷,上氣不接下氣,射擊也被射擊,咬緊牙關,

戰場就是地獄,與敵人拼生死,跟魔鬼比快慢,鮮血從主動脈噴翻!

看誰先被死神帶走,士兵之夢,有一方塵土埋掩,哪怕在異鄉!

但是,美國大兵擁有不一樣的戰爭觀,在所有不自由的地方

為他人的自由而戰,迎接死神,而英勇,恐怖而傲然!

 

 

 

請寶藏你們踏勘的北非古堡、震撼中途島的炮聲,西歐平原的瀰漫硝煙!

從古羅馬日耳曼尼亞軍團到十字軍聖殿騎士團到薩拉丁阿拉伯聯軍

到蒙古韃靼鐵騎到蘇聯紅軍到中共土匪流氓,要么屠戮要么被屠戮

要么征服要么被征服,肝腦盈野流血漂櫓,以暴易暴,血腥循環!

你們,同樣英勇無畏,同樣馬革裹屍,同樣喋血荒原,

只有你們,不虐待俘虜不殘殺降軍不逞兇不泄恨不遷怒不計仇不懲怨,

只有你們,戰無不勝而心有不忍,義薄雲天而仁慈慷慨,

可以征服世界而不為,只为他人苦难而战。并且,当自由得到确立,

正义得以恢复,那些抛洒过你們鲜血的土地将无偿奉还,无一例外!

自由女神永远在你们头顶飞翔,一手紧握住灿烂的金棕榈,一手高举出鞘的锋利长剑!

 

人類糾纏於仇恨、臣服於強者,已經幾千年,習慣了鐵蹄和皮鞭,

直到美國陸軍第三步兵師橫渡大西洋堡,被直接送到殺聲震天的馬恩河,

直到威爾遜總統站在凡爾賽宮宣布新的世界原則:捍卫人类和平与公正原则,

对抗独裁强权,從此,當文明受到威脅,自由即將毀滅, 你們擺脫孤立、摒

中立,挺身而出,從此成為人類自由的保護神,世界文明的總監。

從此,世界各地,一排排美軍墓地,靜謐無言,

成千上萬美國大兵,魂歸故里而在異國他鄉留下骨骸。

看哪,威震地中海,美軍第42步兵師、來自美國各州國民警衛隊的年輕隊員,

化為石頭和水泥雕塑,懷抱死去戰友的美國大兵,永遠立於異國麥田!

 

威爾遜總統的傳記作家斯科特·伯格(Scott Berg)在《第一次世界大戰與美國:美國人參戰紀實》(World War I and America: Told by the Americans Who Lived It)一書中寫道,“第一次世界大戰永遠地改變了美國的民族性格。在戰爭初期向遙遠國度提供了人道救援之後,美國基於道義而採取了進一步行動,為和平與自由而舉國投入。”

 

櫻花剛隨春光消殞,紫丁香正開放,今天,花枝招展的是紫羅蘭!

為心愛的人兒吐露芬芳,心愛人兒可是成千上萬!

你們,風塵僕僕、風馳電掣,墨鏡後面銳利如鷹眼

你們,美國陸軍好漢,7集团軍正從圣米耶勒戰場走向兴登堡防线

你們,美國陸軍第42师勇士,正乘坐“利维坦号”从法国凯旋,

你們,美國陸軍非裔第369步兵團,牙齒雪白,瞳孔閃閃

以鮮紅血液展示對林肯總統的敬意,跟白人兄弟昂首並肩!

看哪,美國遠征軍總司令的靈柩在華盛頓獨立大道步履緩緩。

 

你們,美國陸軍第二軍士兵們,滿頭露水,正從聖米歇爾山濃霧走來;

你們,美國陸軍3集团军,剛從卡薩布蘭卡进入蔚藍地中海

巴頓將軍佩戴左轮手枪脚登骑兵高筒靴,揮舞象牙手柄走在最前面!

你們,美軍第一騎兵師,正越過新罕布什尔大道如同越過三八線,

你們,綠色貝雷帽孤膽戰士,游擊戰大師,諳熟各國外語和方言,

美國戰車駛向哪里,你們就出現在那裡,美軍鋒利無比的“匕首”,

世界被壓迫被奴役者的密友,反動軍隊和恐怖分子聞風喪膽的天敵。

你們,正聚在国会大厦外聽永遠的長官麦克阿瑟發表講演:

在夢里,我聆听远处微弱而迷人的号声,咚咚作响的军鼓声、隆隆的炮声、

噼啪作響的步枪射击声,战场上壓抑而悲伤的低語声。

我总是来到西点,耳边始终回响着:责任荣誉—国家。

我仍銘記一首军歌:老兵不死,只是渐漸凋殘……

 

 

1918年,婦女在操作製造軌道車馬達的車床。隨著男人們奔赴前線,婦女頂替了那些對戰爭至關重要的工廠崗位。 (©AP Images)這場戰爭確定了美國在國際事務中的領導地位。在國內,戰爭擴大了政府的規模和權限,在成千上萬婦女從軍或接替辛苦的工廠崗位後,婦女獲得了選舉權。曾在法國英勇作戰的非裔美國人(African-American),回國後開始了長達幾十年的反種族隔離鬥爭。

 

华盛顿国家大教堂巍峨莊嚴,鐘聲如禮炮轟鳴,久久回旋,

性急的紅葉搶在秋季前頭偷偷吐蕊,杜鵑花和月桂爭奇鬥艷,

海鷗和水鳥的領空被哀鸠猫头鹰、角枭、赤尾鹰和北方苍鹰分割,

山猫灰狐红狐赤狼野猪都豎起兩耳,臭鼬浣熊土拨鼠睜大眼瞼,

你們,美國海軍67特遣艦隊舊金山號巡洋艦血染

瓜达尔卡纳尔海水水兵们,正为丹尼尔·卡拉汉將軍举行海葬……

你們,正登上企業號航空母艦,在密蘇里號戰列艦遙望,

鸚鵡螺號核動力潛艇靜靜下沉,你們,海豹特種部隊,個個是好漢,

營救约瑟夫医生,在崇山峻嶺的阿富汗山;营救菲利普斯船长,在荒無人煙

的索马里海岸;獵殺奥萨马·本·拉登,潛入巴基斯坦;

营救女兵杰西卡林奇,衝進戒備森嚴的伊拉克醫院;

你們,海豹特種部隊,戰功卓著,瓜岛、塔拉瓦、硫磺岛、冲绳、朝鲜、

黎巴嫩、索马里、越南、海湾……你們以生命履行誓言:忠誠到永遠!

 

 

你們,美國海軍,波濤洶湧,吞吐日月駕馭水火,至今犹然!

日本横须贺港韩国釜山;美國海軍第七艦隊,西太平洋自由之盾,

你們,從加利福尼亚圣迭戈海军基地走來,閃爍陽光地帶的黧黑

你們,從夏威夷州檀香山海军基地走來,太平洋波光灩瀲

你們,從关塔那摩湾海軍基地走來,古巴獨裁者永遠的夢魘,

你們,從西班牙羅塔海軍基地走來直布羅陀海峽波光漪漣

你們,從意大利西哥奈拉海軍航空基地走來,西西里女郎嫵媚浪漫。

 

 

木鸭、黄莺角鸮 野火鸡松鸡成群撲騰波托馬克河畔,

嵯峨岩石咆哮激盪、湍急回旋的浪濤頓時消聲,千萬支長笛伴舞雲翳漫天,

你們,美國空軍英雄, 14航空队“亚当与夏娃队”的小伙子,

正飛越駝峰航線,你們,從阿拉斯加、夏威夷和加勒比海橫越大西洋的運輸

機駕駛員,正創造柏林空運壯舉,蘇聯尋釁者們只好閉上白內障的灰眼,

你們,美國空軍,全球自由的雄鷹,無遠弗屆的高空堡壘,

弗羅里達廷德尔空军基地24小時掃描東太平洋每一寸波瀾,

路易斯安那州巴克斯代爾空軍基地全球打擊司令部,精準監測每一個邪念,

新墨西哥州科特蘭空軍基地核武器監測中心,覆蓋每一片陰雲每一次地震,

 

 

賴特-帕特森空軍基地特種作戰司令部,輻輳北美廣袤空間,

德國拉姆施泰因空軍地,歐羅巴仰仗維持三代人繁榮平安,

夏威夷珍珠港-希卡姆聯合基地 ,亞細亞獨裁者從此不敢輕舉妄動,

第七艦隊日本横须贺港韩国釜山;西太平洋自由之盾……

 

 

佛羅里達山獅、美洲黑熊、島嶼灰狐、北美紅松鼠

瓶子草、雪曼將軍樹、天人菊、野櫻莓,無數我查不出大名的動物和植物,

你們,肯定把希臘奥林波斯山移到華盛頓,美國老兵,你們是半神英雄,

阿喀琉斯、赫克特、赫拉克勒斯、俄耳甫斯、列奧尼達,男性的卓絕典範!

讓左派學者把持講壇,讓政客們在國會激辯,讓恐怖分子密布,中共四處滲

透,只要你們在,美國就不會墮落,淪為庸人和歹徒的樂園!

即使總統被收買,政客們東奔西散,只要你們在,星條旗就迎風招展!

 

 

所以,太阳从东方升起,第一縷曙光首先照射到方尖碑頂端,

月亮接踵而至,波托馬克河銀波閃閃!每一個美國大兵,

都等待成為老兵,你們依然魁梧強壯彪悍,英武神勇依然!

你們,就是奧林岥斯男女諸神的後裔,你們就是自由萬神殿聖火复燃!

 

美國,你禁止贊美自己,因為你沒有自己,你只贊美好漢、英雄和聖賢,

今天,我滿懷熱情贊頌美國,你是山巔之國,基督徒慈善的典范!

美國,你是世上的光和鹽,你是山巔的光輝,不能隐匿不能暗澹!

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看着你们,如果放棄神聖旨意,你們就犯下欺騙

上帝的大罪,成為全世界的笑柄和恥辱!自由的敵人將如釋重負,欣喜萬端!

向往自由的人們將沉入深淵,他們的禱告將化成對你們的詛咒,直到永遠。

 

美國,你如此得天獨厚,天賦非凡,我永遠年輕的美國大兵,

我天神般的自由使者,我戰無不勝的英雄好漢!我的弟兄,我的孩子,沒有

你們,陽月亮就沒有人欣賞贊美,七十億生靈就茫然無所寄望,一千二百億

亡靈就永不醒來,黑夜將永遠籠罩,世界就永不破曉!

 

讓我以中國古代聖賢的箴言拱手於此,托付於此,祝福於此:

珍重千萬,任重道遠,前程無限!讓我以你們最熟悉最親切的辭語作結:

 

火砲閃閃發光,炸彈轟轟作響,它們都是見證,國旗安然無恙!

你看星條旗不是還高高飄揚,在這自由國家,勇士的家鄉?

映著朝霞爛漫,凌空照在水面,霎時紅光一片。

玉碎還是瓦全,擺在我們面前,自由人將奮起保衛國旗長永遠招展!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July 4, 2018
关键词: 美國 獨立節
其他相关文章
懷念甘鐵生
年少不懂李鸿章,如今方知真中堂
为当代集中营喝彩
即事有感
中美贸易战的最佳出路
中國人比美國人更愛國嗎?
赫尔辛基会谈与欧美俄中四方演义
中大調查:言論自由指數歷年最低
港「金融老師」新騙局 全國三萬人失100億
为什么英语民族能够崛起?
把中国逐出世贸组织
平论Live | 共克时艰,医疗教育养老三座大山会成为中国经济救命稻草?(视频)
华涌 “新时代”的真男儿
清理奥革阿斯牛圈——文学史视野中的“8964”
古道熱腸 談余英時和陳淑平伉儷
“一带一路”进展不顺 已有234个项目遇到了麻烦
跨越时空 柏林追思刘晓波
日本的启示:真正融入现代文明才让那些滥杀无辜的“爱国贼”消失
贸易战与川普决策方式
CECC就刘晓波逝世一周年及刘霞获释发表声明